347 扑朔迷离

“这段话说的可是真的?”身穿天师道袍的修士,眼神一寒,看着宇文通。

“这个晚辈朋友冒死去西门家族得来的,当时还引动西门家族全族人来追杀这位朋友,好在我朋友福大命大,最后没事。”

宇文通介绍的时候,叶枫走上前两步,朝那身穿天师道袍的修士微微拱手。

这人看 了叶枫一眼,发现带着斗笠,但是他渡劫中期修为,却是可以看到斗笠下叶枫的面容,十分狰狞也十分丑陋,并没有太多注意在叶枫身上。

“可是我那一群徒儿徒孙,全都死了,你可知道是谁杀的?”这天师袍道士,忽然悲怆至极看着宇文通。

“这个晚辈不知道,当晚晚辈去过王离道兄那边,想要把自己得到的证据给他看,然而道兄一门全部消失不见,丝毫没有踪影,倒是看到一些打斗痕迹。”宇文通恭敬道来,不敢有半句假话。

这天师袍修士听在耳朵里,看在眼里,忽然道:“这件事,我一定要调查清楚,我那徒儿不会白死的,倘若你这证据是真的,我定然要灭掉西门家族一门之人。”

天师袍道士语气冷酷无情,但是听得出来他心中十分悲痛。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自己过来后,慢慢处理,没想到徒弟刚给自己发去信息,不过五天时间,全部消失不见。

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所以他很愤怒,以至于一来便把心中怒火抛向宇文家族,毁掉那所大殿。

他当然看到了正一城自己术宗设立的道观里面那些打斗痕迹,故此才来这边直接找宇文家族算账。

“把你宇文家族精英全部给我叫上,我要去那西门家族,算算这笔账。”说完,天师袍道士就朝天上飞去。

然而就在这时,从远方来了十多个人。

其中为首两人身穿蓝色衣袍,面容古怪,模样苍老,但他们身上的气息都很浓郁,一身修为跟那天师袍道士不相上下。

为首的一个人,叶枫认识,正是那西门飘雪。

这一波人,最低修为都在洞虚初期,应该是西门家族精英子弟。

天师袍道士眉头一皱,眼神骤然微缩,这西门家族的人居然来了。

呵呵,自己没去找他们,他们居然亲自过来。

之所以能立刻辨别出对方身份,乃是西门家族和宇文家族子弟,身上的衣袍都镌刻他们自己家族的字号。

“前辈,在下是西门飘雪,乃是西门家族家主,我有要事禀报,刚才听说前辈到来,于是就带着家人迅速赶来了。”西门飘雪表现的极为有礼貌,很是谦卑的朝那天师袍道士拱手。

“哼,我正要找你,你却自投罗网,好,也倒是省了我去找你的时间。”说完,这天师袍道士手中扔出一张灵符,远处迅速飞来十多个修士。

这些修士,四个是洞虚后期,模样稍显年轻,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但他们真实年龄肯定不止这些。

另外五个人乃是渡劫初期修士,身上穿着天师道袍,他们的道袍除了颜色不一样外,装饰都一样。

另外还有五个人乃是渡劫中期修士,加上刚才那自称为王离等人师傅的修士,一共六名渡劫中期修士。

这是非常强大队伍,绝对可以横扫整个正一城。

“前辈何出此言?晚辈这次来是有大事情要禀报前辈的。”西门飘雪见这天师袍道士,对自己非常厌恶和愤恨,他表现出极为惶恐神色,。

“哼,大事情?你们两个家族都有大事情。真是好笑,好,今天老夫倒是要看看,你能给出我什么大事情消息来。”那天师袍道士,冷笑一声。

“前辈,晚辈还未请教前辈尊名?”西门飘雪依旧是一脸惶恐小心谨慎问道。

“老罗樊篱,别给我废话,直接说你的事情,不然我这一干师兄弟,立刻将你全族正法。”

王离师傅樊篱见西门家族和宇文家族的人都聚在一起,而且煞有其事,暗道自己徒弟这件事莫非有什么重大事情和隐情?

所以他再看了其他师兄弟一眼后,明白他们心中所想,干脆暂时压下心头怒火,要看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晚辈这就跟前辈说一下。”

……

这一群人随即全部飞下天空,来到宇文家族大殿前方空旷广场之上。

其他子弟根本插手不上,只得迅速撤退。

而叶枫站在宇文通身边,眼神微缩,这西门飘雪看似自信满满的样子,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叶枫好奇不已,小黄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它这几天找到什么结果没有。

这些天,叶枫总觉得王离等人失踪透着一股诡异,但是又一时间无法找到线索,因此便让小黄出去看看。

这家伙对灵魂的气息感受十分敏锐,说不定是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前辈,在下有一个玉符,里面记载着此事相关重要信息,这就给前辈拿来,前辈可以知晓一二。”说完,西门飘雪很是郑重的从自己衣袖之内拿出一个玉符。

这玉符递给术宗天师们为首樊篱手中,樊篱脸上浮现疑惑,这玉符是什么东西?

他随后查看玉符,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个时候,西门飘雪很会抓机会说道:“前辈,这个可是我让属下冒死从宇文家族这边得到的,希望前辈明鉴。”

攀篱把手中玉符朝空中一扔,里面的东西便显现出来,跟之前叶枫拿出来的那枚玉符一模一样。

只是里面 话和说话的人是不一样。

“这次听说西门家主得到了一个宝贝,对咱们宇文家族很不利,所以……”

接下来那话说的就是如何谋害王离等人的事情,如何去行动,反正是说的一清二楚,声音是宇文通的事情,一点都没错。

“西门家主,这种玉符,宇文通也给了我一份,我到底要相信你们哪一个?”樊篱随即看向宇文通和西门飘雪。

西门飘雪故作惊讶,“什么,前辈,这宇文通也给了你玉符?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自己听一下就知道了。”樊篱冷笑一声把之前关于西门飘雪跟那小黄门说王离等人事情被叶枫偷听到的话玉符拿出来,随后朝空中一扔,里面的话语就说了出来。

西门飘雪脸色大惊,“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随后他转身怒目看着宇文通,“宇文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要血口喷人?”

“哼,西门飘雪,我还说你是血口喷人,这一定是你找人假扮我的声音,放进玉符的。”宇文通眉眼一寒,转身看向攀篱,希望他能定夺。

“好,宇文通,你说的好,既然你都认为这东西可以假扮,那我说的话为什么不是你找人假扮的?所以,前辈这个玉符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没想到他居然恶人先告状。”西门飘雪很会演戏,至少看起来不假。

那樊篱见两人在这里狗咬狗,唱着双簧戏,心中一股怒火生出。

但是现在的事情,并不像之前那么简单了,而是参入两大家族势力,他需要斟酌处理。

两个家族,占据正一城主要部分,而且他们每年给术宗提供不少好处,再者,每一届的符咒贸易权,他们两大家族都是得到过的,所以在术宗那边也是有些势力。

现在事情变得朴素迷离,攀篱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还有,前辈,不知道这宇文通提供这个玉符之外,还有其他证据没有?”西门飘雪忽然仰着脑袋,很是自信的问道。

“他宇文通就给这个玉符,其他的证据倒是没有。”樊篱眼神微缩,缓缓摇头。

“好,既然他宇文通只有这个证据,那就好办多了,这样我也能更快的揭露他宇文通虚伪面容。”西门飘雪微微一笑道。

“哦?你又其他证据?”樊篱眉头一挑,很是好奇。

“恩,晚辈的确有,不过需要等一会。我那些属下已经在查探了,而且跟我禀报也有了结果。”西门飘雪拱手诚恳道。

“放心,只要你找到结果,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们一个公平交代,我身后站着的,都是术宗的精英,代表公义,我不会让术宗弟子白死,同样触犯我术宗威严的人,我也会代表术宗斩尽杀绝。”樊篱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道。

……

叶枫站在一边,西门飘雪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对于西门飘雪的用意,他似乎猜到一二,。

他要找的证据是不是关于王离的?

不知道为何,自己脑袋里面就是蹦出这么一个想法, 叶枫暗道奇怪,但这个想法却是一个突破点。

忽然,叶枫感到一阵波动,他回头一看,小黄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

“主人,我找到了那王离等人的尸体了。”小黄传音很是激动朝叶枫道。

叶枫心下大惊,虽然猜测王离等人凶多吉少,但是听到他们死亡消息,叶枫还是很吃惊,当下连忙问道:“是在哪里?”

“在宇文家族旁系最外围一颗大树下,被深深埋藏在地下好几千米位置,我是废了好大力气才找到的,当然也跟机缘有关系。”

叶枫不管小黄到底是怎么找到的,但是这个结果却是给了他启发,他暗道一声不好,这西门飘雪肯定是要拿这个做文章。

果不其然,在与小黄谈话的时候,远处飞来一个西门家族的弟子,他来到西门飘雪身边,一阵耳语之后,西门飘雪非常激动。

“前辈,我的证据已经找到了,只不过需要前辈去此地一里之处,真正的证据就在那里。”说完,西门飘雪便带着他们家族之人朝那要去的地方迅速飞去。

攀篱等人听说找到证据,他们也不耽搁,都迅速飞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