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我笑你们

叶枫并没有立刻告诉宇文通小黄发现那王离等人尸体的事情,他在想对应之法。yoUgE

随即眼睛一亮,想出一个办法,不慌不忙走到宇文通身边,“宇文前辈,什么都不要怕,这世界清者自清,咱们没做亏心事,自然不怕鬼敲门。”

宇文通本来以为这件事极为容易处理,没想到那西门飘雪居然如此歹毒,如此阴险,让人假装自己声音,谋划出这一个阴谋来,完全让叶枫冒死寻找到的证据变得毫无用处。

所以他此时心情十分迷茫,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再加上,那西门飘雪极为自信的样子,说他找到证据,宇文通内心迷茫之外,捎带一点惶恐。

倘若被西门飘雪得逞,自己宇文家族可是要遭殃。

但是他又没任何办法,这西门飘雪是有备而来,自己完全是没什么准备。

叶枫的一段话,宇文通听过之后,身体一震,他重重点点头,眼神浮现一丝感激。

叶枫的话,让他心情镇定起来,是啊,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宇文通没做这件事,凭什么要担心?

随即他让家族子弟在这里不要动,带着家族里面两位黑袍人和叶枫跟那樊篱等人一块过去。

宇文通身边的两个老人,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

但是他们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情感是,随时都可以为宇文家族献身,他们是宇文家族守护神。

有些人虽然默默无闻,并不是他们想要沉默下去,他们只是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会挺身而出。

这一日,再次入秋。

五日前的那个夜晚,大雨滂沱落下,意味着夏季已经从蓬莱仙岛正在流逝,今日立秋。

一行人迅速跟随西门飘雪来到宇文家族外围旁系居住地方,在一片空旷之处,坟茔无数。

这里是宇文家族家族之地墓穴所在,在这里,尘封宇文家族热血男儿。

历经岁月磨难,他们尸体变成骨头,化为黄土,融入蓬莱仙岛泥土之中。

在坟茔前方,有一片枫树林,枫树林,此时全然是黄色,这里的树木很奇怪,叶子也很奇怪,似乎在秋天其他地方,枫叶都是红色,这里确实黄色, 让人感觉有一丝哀伤。

在枫叶林最前面,有一颗梧桐树,这颗梧桐树之上,乌鸦居巢,黑色的翅膀在不停闪动。

梧桐树叶因为秋天,也变得泛黄,黄色的叶子从树枝上落下,伴随秋风,在地上起起落落,宛如一片黄金地毯。

这里是一处不错的风景地,然而今日注定要在这里上演不平凡事件。

西门飘雪来到这里后,带着他的属下精英,站在梧桐树下。

“樊篱前辈,晚辈所说的证据,就是在这里,前几日,晚辈正在大殿内修炼,忽然有人禀报,说宇文家族有人告密,但是当时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宇文家族的人,要来我西门家族告密,最后让他进来,可是商谈的事情却是让我大吃一惊,真是骇然听闻,就是在这一颗梧桐树下,藏着前辈爱徒的尸体。因为我不太确定,毕竟这件事太重要了,所以在刚才,我才让前辈等待一些时间,是因为我已经派人来这边,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果然他们发现这里的确是埋葬尸体。”

说完, 西门飘雪不管宇文通要反驳,便让那手下,直接掘开梧桐树,梧桐树倒下,树上乌鸦啼哭,迅速飞走。

随后倒下的梧桐树被西门飘雪一掌之间发出一道水蓝色光球,竟然是生生把树根给拔起来,梧桐树悬浮在他手中,朝远处一扔,梧桐树落下,砸起万千灰尘。

但是在梧桐树树根之下,那坑洞之内,却是埋葬几具尸体,赫然是王离等人。

樊篱和他的那些师兄弟无不动容。

“为什么你会知道梧桐树下有人?”其中一个术宗子弟询问,他一脸悲怆,术宗弟子居然被人埋葬在树根下,这简直是丧尽天良,术宗一定要讨回公道。

但是他们不会忘记公义,这件事毕竟发生的太诡异,个中事情颇为复杂。

“术宗前辈所问,正是我想要问的,西门飘雪,你不会是想把这件事推到我宇文家族上来吧?我还说是你故意把人杀了,尸体放在这边的呢。”宇文通冷哼一声,丝毫不惧。

“呵呵,宇文通,我会说谎?这尸体在你们这边已经很可疑了,而且我刚才也说了,这根本不是我告密的,而是你宇文家族内部人员告密的。”西门飘雪冷笑反驳。

“我宇文家族内部人员告密?哼,真是笑话,有本事你说出来到底是谁告密的,不能凭你一个人在这里信口雌黄吧?”宇文通也是冷笑。

“西门飘雪,你若是有证据,一起给我拿出来,别在这里耽搁老夫的时间,老夫耐心是有限的。”

樊篱眼神剧缩,宛如毒狼一般,他心情十分不好,树根之下,埋葬的是他的弟子尸体,埋葬之人真是胆大包天,居然还想毁尸灭迹,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个仇恨,他一定要报,这事情他一定要解决。

他敢断定,杀人者一定是在西门家族和宇文家族这两家人之一,只是他们现在狗咬狗,想要迷惑住自己的视线。

“宇文通,你要证据是吧,行,我这就把证据给你拿出来。”随后他朝身边一人点了点头,这人刹那间离去,没有十个呼吸,他身边出现一个中年男子。

只不过这中年男子相貌猥琐,长得很是丑陋,尤其是一双眼睛,东张西望的,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这人身上穿着的是宇文家族衣服,而且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火之印记。

外系子弟跟宇文家族都有血缘关系,只是他们体内的血液含量十分微弱,故此形成的火之印记并不是很清晰。

像这种世家大族,其实等级是很森严的,尤其是门阀之争,是非常剧烈,因此需要精英弟子来撑场面。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修真本来是逆天之举,所以天资不行,老天不说不去眷顾,家族也不会太眷顾,他们只是会眷顾天资好,有担当的人来做。

宇文通看到这个猥琐子弟后,眼神一缩,这人的确是宇文家族子弟,只是为何跟西门家族的人在一起?

看来西门飘雪这一盘棋,在几日前就已经开始下了。

“宇文通,这人是你家族的人吗?”西门飘雪问道。

“是。”宇文通无话可说,只是简短一个字,这人的确是宇文家族的,无法辩解。

“呵呵,我还害怕你不承认呢,这人正如宇文家主所说,是他们宇文家族的子弟,好了,你就把事情详细说一遍,免得我被人冤枉诬陷人。”西门飘雪随后把问题解释交给这相貌猥琐之人。

这人随即开口道:“各位前辈是这样的, 前些日子,也就是前两天晚上,家主忽然找到我让我把这人给埋葬起来,说让我想一个好办法,当时,我是很纳闷的,埋葬什么人呢?不过身为家族子弟我只能照做,再说了,我是外系弟子,一直不受重用,想着这一次是不是自己运气来了?于是就按照家主的想法去办了。

只是没想到这些人居然都是术宗道观那边的人,所以我知道这件事情真相后,思虑万千,最后觉得还是跟西门家主的人说,毕竟能与宇文家族抗衡的就是他们,如果我出事,他们还能成为我的靠山,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宇文通听过这话后,怒气暴涨三尺,他直接飞出,手中一道火焰符咒发出,一道火龙猛然朝猥琐修士身上扔去。

“你这个该死的叛徒,我宇文家那里对你不好了?居然吃里扒外,诬陷家族?!”

宇文通是怒不可遏,可是却犯了一个大错误,现在事情非常紧急,处于矛盾聚集焦点,他这一句话,一出手却是把宇文家族的天平立刻倾倒。

那边西门飘雪冷笑一声,连忙出手,一道水之符咒,化为水龙,与火龙相撞,产生巨大灵气波动,但那猥琐修士并没有事。

“呵呵,怎么,你宇文通要杀人灭口?樊篱前辈,现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我西门飘雪的任务也算完成,至于如何报仇,前辈自然可以自己定夺。”

西门飘雪的话显然是,樊篱前辈,这一次你之所以能这么快查出凶手,我是帮了你很大忙的。

樊篱不是傻瓜,在修真界混了这么多年,当然知道江湖之事,他此时双目通红,冷声一喝看着宇文通道:“宇文通,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一开始我过去,你就开始狡辩,那什么玉符,可结果呢?西门飘雪那边也有玉符,看来玉符是你造假的,现在你宇文家族内部人员都承认是你杀了我术宗弟子,你是咎由自取,今日我要拿你们宇文家族是问。”

停顿一句后,樊篱恢复内心宛如风暴跌宕起伏的情绪,愤慨朝身后的十多名这次从术宗带来的师兄弟说道:“各位师兄弟,本宗弟子被人暗杀,该当何罪处置?”

“杀无赦!”

“诛灭全族!”

……

这十多人异口同声说出这七个字,当真是字字如铁似针,扎入宇文通内心,宇文通脸色骤然苍白,身体趔趄一下,差点倒下。

然后这个时候,叶枫却是忽然哈哈大笑。

是哂笑!

“你笑什么?”樊篱刚准备动手,先行除掉宇文家族两个老头,然后擒拿宇文通,最后灭杀宇文家族所有人,却不料叶枫上前一步,语气冷傲,声音哂笑。

“我笑你们被他西门飘雪玩得团团转,而且你们不觉得这些证据漏洞百出吗?”叶枫站出来,挺着脊梁骨朝一行人道。

“哦,呵呵,这位小兄弟,想必是宇文家族请来的朋友吧,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开,不然殃及鱼池,小命丢掉可不好。”西门飘雪冷哼一笑,这叶枫身上并没有火之印记。

“你闭嘴。”

叶枫却是毫不客气直接让西门飘雪闭嘴。

西门飘雪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

一时间,脸色阴晴不定,一会白,一会红,一会青。

“众位术宗前辈,想必你们也该看出来,在道观里面的打斗痕迹,并不是符咒发出来的攻击,而是剑气,纯正的剑气,所以这就可以直接排除很多疑点,另外,在下也有一种方法,可以还原当时场景,只不过需要当事者的鲜血,才能够复原场景。”

叶枫的话,无异于在平静的海面扔下一颗石头,惊起一层涟漪,这道涟漪一道接着一道,从海的这一头到尽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