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梧桐树,黄叶地,这般真相

“你有什么办法?”樊篱见叶枫陡然出来,而且还当面指责自己这些人,不免心中有些不快,当下就朝叶枫质问。

叶枫淡淡一笑,“只是我希望你们看住这西门飘雪,别到时候我把场景模拟出来,他们吓得仓皇逃窜。”

“呵呵,这蓬莱仙岛我还没听说过有人可以复原场景的,叶枫是吧,你放心,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西门飘雪胜券在握,并不担心叶枫会把今天事情给搞砸。

“哦,没想到西门家主这么大度,既然如此,想来术宗前辈应该没什么意见吧?”叶枫转眼看向这术宗一群人唯首是瞻的樊篱。

“没问题,今天我们来就是要查出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只要你能帮我们找出来凶手,我便饶你不死。”在樊篱眼中,倘若这件事真的是宇文家族人干的,那么无论是谁只要跟宇文家族有关系都要受到牵连,自然叶枫也不例外。

“好,晚辈这就来做事,不过还希望西门家主你能帮在下一个忙。”忽然叶枫诡异一笑,看着西门飘雪。

西门飘雪不知道叶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但还是点点头,毕竟在这个场合这个时候,自己若不答应,岂不是说明自己心里有鬼?

叶枫也当然知道西门飘雪不会拒绝自己的理由,这西门飘雪不是愚笨的人,反而非常聪明。

“呵呵,这位小友,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尽管说就好了。”西门飘雪呵呵一笑看着叶枫,他同样很好奇,叶枫那个复原场景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需要西门家主滴出一滴鲜血,哦,还有你身边那两位黑袍人。”

叶枫所指的黑袍人,当然是西门家族内的两位长老,他们可都是渡劫中期修为。

这两个黑袍人,在叶枫挑眉看了看自己时,都眼神冲叶枫看来,眼神凌厉无比,夹杂风雨之势。

但叶枫岿然不动,在术宗这些修士面前,叶枫谅他们也不敢放肆。

“一滴血而已,叶小友想要的话,我西门家族当然乐意为之。”西门飘雪微微一笑,并不觉得有什么损失。

随后他手指一划,自己的手掌心就出现一道伤痕,从里面迸射出一滴鲜血,殷红无比,随即飞到叶枫身前。

同时,他身边站着的另外两个老头,身上的血液也悬浮出来,全部来到叶枫身前。

叶枫点点头,这三滴鲜血,散发强大气息,一滴精血如果被吞噬,无异于吃 了一颗非常不错的丹药,能够提升很多修为。

“这件事办完了,不过接下来还需要樊篱前辈帮点忙。”叶枫转身,语气抑扬顿挫,表现的温文尔雅,就好像是一个极为有经验判官一样,说话办事有理有据。

樊篱很想知道叶枫要干什么,点点头,“想要帮什么忙?”

“我需要从前辈弟子身体上取出鲜血。”叶枫知道,动死人尸体是对死人极大不尊重,所以要征询樊篱同意。

樊篱略一沉吟,看了身边师兄弟一眼,只见他们说一切遵从师兄所言,这樊篱便道:“叶枫,我就答应帮你找个忙,希望你真的能帮我找出真凶。”

“好,那晚辈就多谢前辈给面子。”说完叶枫便不再言语,他直接来到那梧桐坑洞旁边。

泛黄的梧桐树叶,在地面被风吹起,叶枫衣袍在黄色梧桐树叶中猎猎作响。

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幅画,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伟岸。

随即,叶枫手中浮现一丝绿色光芒,朝那梧桐坑洞里面一挥,里面悬浮出来一具尸体,是那王离的。

与王离,王丰等人相处几日,叶枫虽然说自己跟他们关系并不是类似兄弟关系的那种,但也算是萍水相逢之缘分,多少有点念想,见他们原本是活生生的,现在死了,不免有些唏嘘。

一丝刀气流出来,直接破开王离胳膊,划出一道痕迹,里面挤出来一道鲜血。

人死不能复生,鲜血自然也无法流动,因此叶枫需要用点力气把鲜血给挤出来。

远处,西门飘雪眼神骤然眯缝起来,叶枫身上的刀气,很熟悉,正是几天前那个晚上,偷偷去偷听自己和小黄门谈话的那个人。

心中一道杀机本能闪现,叶枫,此人留不得。

叶枫不知道西门飘雪已经对自己起了杀心,此时正在全力以赴施展镜像阵。

身上窜出来施展镜像阵需要的剑意数量和一些材料,另外叶枫也滴出自己鲜血。

而后他开始运转阵法。

一阵绿色光芒,如同水中波纹一般,几个呼吸时间便荡漾开来。

只见虚空出现一个三米长宽的类似于镜子的东西,里面迷雾重重,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忽然画面一转,黑夜来到。

在一个朗星朗月的日子里,夜晚,凤很大。

宇文通从山下来到道观之内,跟王离谈论一番后,有些失望离去。

王离和王丰在他们师妹棺木前面大殿之前商量事情。

忽然,一阵风吹来,两只人影从远处嗖然飞过来。

随即两人挣扎一番,便消失不见。

这是第一个场景。

从王离鲜血之中引发出来的场面。

接着画风再次一遍,满地的梧桐树叶,泛黄一片,那是前几日黄昏的时候,那天天气似乎还不错,昏黄太阳将落未落,这个时候,梧桐树下来了一个人,正是之前那个宇文家族叛徒。

他左右张望之后,开始利用自己不是很厉害的符咒之术,化为一道火虫,开始朝地上挖掘。

深夜来临时,他总算是完成工作,随后他来到一个黑影面前。

虽然是夜色,但依然能看的清清楚楚,那个人是小黄门。

西门飘雪身边形影不离的小黄门!

只是今日并未来到这里。

远处,西门飘雪脸色骤变,尽管叶枫复原场面依然在旋转展现出来,但是他已经站不住了。

这些事情,居然能够复原出来?怎么可能?

妖术,一定是妖术。

西门飘雪大声喊叫一声。

一掌挥出,一道蓝色手掌印,宛如山丘大小,散发狂暴灵气,朝镜像阵上拍打而去。

刹那间,镜像阵便被西门飘雪一掌拍散,叶枫爆退十多步。

“怎么,西门家主想要毁灭证据?”叶枫冷笑一声。

这个时候,那樊篱等人目光都转向西门飘雪,愤怒,无尽的愤怒。

而西门飘雪见这些人看着自己,心中顿时有些害怕。

叶枫怎么会把事情复原?

为什么?

“西门飘雪,现在事情已经复原了,你还怎么诬陷我宇文家族?”宇文通很是时候说话,让西门飘雪如临悬崖。

“西门飘雪,这件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樊篱厉声一喝,身边的师兄弟,已然每个人手中拿出一道符咒,准备灭杀西门飘雪。

“前辈……前辈,这……这不是真的,凭什么他叶枫说能复原真相就能复原真相,修真界什么时候有这种功法?他肯定是故意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镜像阵的施展者是他,自然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说到最后,西门飘雪自我催眠,越说越是顺畅,不过却是起到效果。

樊篱身边一些师兄弟暗暗点头,他们认知范围内,修真界的确没这种功法,他们从来没见过。

这个方法是剑三十给自己的,剑三十是剑灵,他诞生之时,自然懂一些其他修真者不懂功法, 别人不知道并不奇怪。

但这并不是理由。

叶枫冷笑一声,看向樊篱道:“前辈,既然他西门飘雪不相信,众位心中也有疑惑。不如我且取出前辈一滴鲜血,复原一下前辈这几日做了什么事情,这样可好?如果正确,还请前辈一一指点出来,也让这西门飘雪无话可说。”

叶枫丝毫不因为西门飘雪的话而动摇,他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很自信,这件事自己绝对可以摆平。

听叶枫这么一说,那樊篱心中也没了思量,但随即点点头,认可叶枫做法。

一滴鲜血从樊篱手中迸射而出,接着叶枫再次施展镜像阵。

这是樊篱这几日的行动,画面上一一都展现出来。

一座宗门,万山林立,千檐白宇,纵横交错,十分整齐。

在这万山之中,白云朵朵,迷雾重重。

许多弟子正在紧张练习符咒吞吐之势,接着画面推进,来到一处偏僻宫殿,里面坐着的正是樊篱。

他忽然心中一痛,面色凄然,他发现自己徒弟们的灵魂玉符都破碎了。

本来前日徒弟已经传讯过来,说正一城那边出了大事情,他本来想着要立刻去,不料手中有些事情要处理。

于是耽搁半天。

没想到接着王离等人玉符破碎,他心中悲愤交加,立刻带着宗门师兄弟,禀告宗主之后,快马加鞭,马不停蹄朝正一城赶来。

一路上,他眉头紧锁,心情沉痛,面色凄然。

……

画面依旧在展示,梧桐树叶在地上飞来飞去,铺满了一层黄色如同地毯一般。

但是樊篱的眼神却是变了,“西门飘雪,此时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众位师弟,给我擒拿住这几个人,我要他们粉身碎骨,为我徒弟报仇。”

说完,樊篱再没有任何犹豫,他跟着那群师兄弟便开始压倒性的去猎杀西门飘雪。

西门飘雪大惊失色,早在叶枫施展镜像阵,复原樊篱近日所做事情时,他就跟身边两位老人做好了准备。

逃,唯有逃。

此时别的心情都没有,只有这一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