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准备猎杀

“这人居然胆敢觊觎我们术宗根基万年冰棺,简直是找死,不过这小子的确有点道行,之前在我刑峰大殿,倘若不是长空高僧事先跟我说了一下,我还真的不曾发现,奇怪,一个小小洞虚期修士,还是洞虚中期,居然在我渡劫初期修为下,来去如风。”

被压在万年冰棺内,这人说话叶枫听得清清楚楚,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判断出,这人是那刑峰峰主,看样子,他们是早就知道自己要过来拿走万年冰棺。

长空?莫非是归元宗长空?

叶枫心下骇然,眉头一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件事情绝对让人震惊。

这是一个惊天大阴谋!一个针对自己的阴谋,叶枫苦涩一笑,没想到自己能量这么大。

“这人,隐藏修为和气息的手法可是厉害的很,当初在我归元宗之时,连番动作,最后还是在我师兄和罗汉联手下逃生,这人罪大恶极,杀了我归元宗那么多人,今日我定要为我归元宗死于这叶枫之手的徒子徒孙报仇。”长空咬牙切齿道。

这周围那么多人,就自己修为最低,因为叶枫三番五次攻击自己,自己的修为硬生生从渡劫初期降到现在这个地步,真是吐血三声都吐不完。

多亏归元佛陀帮自己压制体内心魔,才缓缓提升一丝修为,达到如今洞虚初期境界。

若问这么多人那一个人最恨叶枫,长空觉得, 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希望叶枫死。

要叶枫魂飞魄散,要叶枫千刀万剐。

他要亲手杀掉叶枫,斩杀自己的心魔。

“各位,在下还有一个请求。”忽然长空抱拳朝其他人道。

其他人,微微皱眉,疑惑不已,但是大家都点点头,示意长空有什么说什么。

“待会,大家给长空一个机会,让我亲手斩杀这孽障,实不相瞒,在下因为这叶枫,已经生了心魔,这次是斩杀心魔好机会,此次之恩,我长空万般感谢。”

“长空大师,不必如此,我想这次归元佛陀宗主没到来,让你前来,也是这个意思,大师的心魔不必担心,不过待会还请大师分我一点机会,我也要亲手杀掉这叶枫,为我那死去的弟弟报仇。”一道声音,听起来温文尔雅,侃侃而谈之间,却是自由定夺叶枫生死。

叶枫在冰棺之内,心中冷笑连连,这些人可真是够卑鄙,在这里随便谈论自己生死,好像自己已然是难逃一死一样。

当下,手指微微动弹,他查看四周,慢慢跳动灵魂之力,须弥戒指,一道绿色光满时隐时现。

“宇峰掌门,这个自然不必多言,你与这叶枫的仇恨,跟我等一样,当然可以杀他,再说,帮别人圆梦,乃是我得道高僧应该做的事情。”长空微微一笑,眼睛里闪烁一丝狡黠之意。

“那就多谢大师了。”宇峰抱拳感谢。

随即转身看向身边的黑衣人。

这一次可是多亏了这个黑衣人联合自己这群人,才破掉叶枫阴谋。

“不知道,黑衣兄,有什么话要说,这一次你可是居功至伟。”宇峰看向黑衣人,一脸赞赏。

这黑衣人跟自己一样是渡劫初期修为,只是这黑衣人智谋倒是让他十分钦佩,而且有招揽之心,但是他知道强者的心,都是不羁的,想要招揽实在是难之又难。

男人的心,男人的情谊,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一旦认真起来都是非常值得钦佩的。

黑衣人当然也知道宇峰的心,他听到宇峰的话后,淡淡一笑:“既然大家都要杀这叶枫,我自然也要杀他,我要他挫骨扬灰,不然也不会一直这么处心积虑的要置他于死地,只是你贼小子厉害的很,我的妻子,徒孙,爱人亲人朋友奴仆,都被他杀掉,心中仇恨胜似三江之水。”

黑衣人自然是江别鹤,他说的话,虽然看似平淡,但是从他语气中,能够深深体会,他对叶枫的杀意,丝毫不亚于在场其他人。

“既然这样,那全凭各位处理,这人来我术宗,分明是不把我们术宗当一回事,今天是他葬身之地。”说话的是一羽扇纶巾白袍书生,看起来不过是二三十岁,但实际年龄怎么估计都有几百岁了。

“宗主,你说的是,这叶枫胆大包天,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混进来的,此人罪大恶极,杀了那么多人,必除之而后快。”刑峰峰主朝术宗宗主道。

不过他们术宗,怎么说,对于叶枫杀意都不是太严重,只是出于愠怒状态。

叶枫对于他们来说,是冒犯之徒。

术宗宗主和刑峰峰主的话,已然表明,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你们几个小子,要杀要剐他随便,不过你们得给我留个全尸,我要把这小子的尸体,吊在我那枯井上面,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丑陋的小子,我能做个比较,可不能让你们给浪费掉,摧毁掉。”

忽然间,从白玉宫殿大殿之前传来一道阴冷尖锐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他的话。

这人正是之前叶枫在那枯井旁边看到的枯瘦老人,他此时不是在枯井躺着,而是躺在白玉宫殿殿门上,一脸笑意的看着里面的人。

可是里面众人,怎么看,都觉得心里胆寒,这枯瘦秃顶老人,虽然说话笑眯眯的,可是那语言之毒辣超越在场所有人。

他居然只要叶枫尸体,还要把叶枫尸体,用钩子勾住,吊在枯井之上,整日作为比较,让他心中宽慰,这世界上居然有人比自己还要丑。

这种人的心,估计早已经扭曲至极,是受了多少人说他丑,他才形成这个心理?

但是无人敢小觑这枯瘦秃顶老者,因为他的一身修为,渡劫后期,力压在场许多人。

高手,可以做出一些看似无理要求,别人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叶枫在冰棺里面,背后生出一股冷汗,这群人真是很毒。

自己落到他们手里,死状一定很难看。

“老三,你还是这个脾气,不过这人真的长的那么难看?”在术宗宗主旁边,忽然出现一个老人,他穿着灰色长袍,只是一只眼睛瞎了,眼睛空洞无比,甚至能够看到里面那些死肉,黑不溜秋的。

“切,老二我告诉你,这人绝对比我还丑,所以我要把他给挂起来。”这个眼瞎的人,是四个看守白玉宫殿万年冰棺的长老之一排名第二。

他知道这秃头老三,以前相貌十分不好看,经过渡劫期重塑筋骨和面容后,虽然塑造了不少,可还是那么难看,可见他以前是如何丑陋不堪。

他很明白秃头老三的心情,耸耸肩,表示无奈。

而他身边,站着一个瘸腿的人,他的右腿,小腿部位之下,全部消失,被一根木桩钉上去。

成了他的新腿。

他没说话,只是站在那里。

在场一共有八个人。

这八个人是藏在那上百个棺材之内,其余的棺材并没有其他人。

这群人已经非常厉害了,最厉害修士乃是渡劫后期,最弱小的则是那长空,是洞虚初期。

那个藏在枯井里的人,仍然没有出来。

大家商议之后,最终决定叶枫的去路,只有死,没有生。

此时的叶枫,躺在万年冰棺内,气息的灼热,灵魂的迷瞪,让他有些慌神。

但是他不断的用飞刀刀魄刺激身体,让自己不昏迷过去。

很短的时间内,他对于万年冰棺作用已经大致有了了解。

万年冰棺能够让人灵魂陷入沉寂状态,同时让肉 身保持不会腐化,叶枫感叹,这万年冰棺的确是绝世灵宝。

而且从这冰棺之下,源源不断的传来地心灵力,叶枫在躺进去没多久,体内 的北冥神功骤然爆发出来,根本不受叶枫控制,居然在短短的一盏茶时间内,吸收足够多的灵气。

嘭的一下,叶枫心中骤然一喜,自己的二寸刀魄居然变成了三寸,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居然在这里呆一会,就突破了。

日他仙人板板的,这真是太神奇了。

此时此刻,叶枫不仅想起这句被唐十三经常挂在口边的口头禅。

笑骂出来,心中是十分舒爽,忘记了周围存在的杀机。

“还,咱们就开棺,杀了这叶枫。”大家伙一商量,随后开始在周围布置阵法。

“这个阵法是六合阵法,六个人施展,由渡劫期修士组成,我们中挑选留个出来,主要作用是困住这片空间,整个白玉宫殿,与我们融为一体,只要我们不死,这阵法就不会被破。

这叶枫即使在怎么厉害,我们也可以让他粉身碎骨,之前他有一种隐匿身影的空间法宝,我师兄归元佛陀都无法破去,所以希望大家要注意。”长空说完,便飞离白玉宫殿,直接站在一个位置上,他所占地方乃是中心位置。

这个六合阵法,很奇怪,中间施法者必须要修为洞虚期,这样才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自己正好是洞虚期,所以长空非常乐意这么做。

长空飞离后,那刑峰峰主,宇峰,江别鹤,秃头老人,已经那个瞎子都随后飞到白玉宫殿上空。

术宗宗主看了身边瘸腿老人一眼,点点头,随后这老人双手一挥,一道雄浑的紫色光芒,嗖的一下进入万年冰棺之中。

万年冰棺居然破开白玉宫殿,直接被灵力弹出,悬浮在大殿上空。

接着,六个人手中射出六道光华,交织在一起,顷刻间抵达那万年冰棺之上。

整个祖师峰,光华大作,周遭千米之地,如同白昼。

术宗上万子弟,都感到一股剧烈震动从地下传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