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 虚伪之徒

轰咔,万年冰棺出现一声爆炸般响声。

冰棺盖轰然掀开,从冰棺上弹跳开来,悬浮在冰棺九尺之上。

六道紫色光华,闪耀雷电光芒,交织在一起,聚集到万年冰棺之上。

万年冰棺被这六道雷电光芒交织,竟然是旋转,旋转,再旋转。

嗡。

旋转过后,骤然停顿下来。

只见万年冰棺之上,血光大盛。

通体散发如血光芒,其上根根经脉,流动血色液体,咕咕作响。

叶枫整个身体,猛然从冰棺内被拉出来。

没错,就是被拉出来,叶枫此时感觉身体不由自己控制。

这六道紫色雷电光芒,通过万年冰棺,顷刻间把自己交织一起,雷电如同铁丝,根根缠住自己奇经八脉,随即不断朝身体之内涌去。

透过皮肤,沸腾鲜血,接着,进入骨头之内。

“符咒至天,神灵现世,我火之神灵,升腾,焚烧!”

“符咒至天,神灵现世,我火之神灵,升腾,猎杀!”

“……破灭!”

“……虚妄!”

“天地之灵气,万火至尊,焚烧一切!”

一句句诛心之言,一句句狂暴之语,全部是猎杀, 焚烧,破灭。

嗡,嗡,嗡!!

那术宗之人,手中拿出红色符咒,朝天上一扔,顿时变成火焰。

六道火焰诈然生起,把叶枫给焚烧起来。

叶枫挣扎,挣扎,可是这火焰就好像是要融入自己体内,丝毫无法祛除。

火焰不断焚烧,他感觉皮肤都干裂起来。

这群人要活活烧死叶枫!

火焰融合在万年冰棺之上,从叶枫脚下,窜到脑袋之上。

此时叶枫全身火焰大亮。

嗡鸣一声,叶枫体内飞刀迸射而出。

刀魄与飞刀瞬间合二为一,划出一道绿色光芒,围绕住叶枫周身。

不断与火焰对抗。

同时,叶枫体内经脉也都颤抖起来,刀气不断的切割那火焰。

“北冥神功,今日我要靠你了。”

叶枫一声暴喝,全身刀气运转开来,灵气狂暴无比,吸力从他周身三千九百九十九万根毛孔内,全部释放出来。

六合阵法产生的火焰,灵气瞬间被抽离出来,进入叶枫体内,与刀气融合一起,反过来对抗火焰。

这五名渡劫期修士,一名洞虚初期的修士,产生的攻击力,叶枫居然还有反抗之力,莫不让几人大吃一惊。

但是他们都是冷笑,叶枫根本逃不了,不然,他们可以撞豆腐去死了。

空间被封闭,火焰在燃烧,叶枫被架在万年冰棺上。

一时间陷入僵持。

但是这火焰的火毒,却是不断侵入叶枫身体。

烟火熏得叶枫全身上下通红无比,血泡都冒出来,尤其是眼睛。

随着时间推移,叶枫感觉自己眼睛快要瞎了。

这种疼痛,在火熏之下,不断增加,从眼角延伸到脑袋之中。

灵魂意识海都受到波及,一次次震荡,叶枫感觉自己脑袋都快要炸裂。

啊啊啊啊啊!!!

叶枫狂发乱飞,不断拍打身体。

胸腔,皮肤上的血液流动更快,此时他看起来如同血人一样。

“北冥神功,给我,吸!吸!吸!”

“情之殇,七情领域,给我破!破!破!!”

叶枫不在保留,七情领域施展出来,喜怒忧惧四大领域,延展周围几十米。

六合阵法内,这一干修士,立刻感觉到情绪变化。

尤其是长空,被四大领域情绪感染,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害怕,一会忧伤。

其他人也感受到这种奇诡现象,但是他们立刻修正过来,全力以赴大喝一声,周身紫色光电旋转围绕,噼里啪啦作响。

很快破掉叶枫情绪感染。

同时,五个人爆喝一声,五道灵气打入长空体内。

长空竟然是身体一震,体内灵气骤然融合,变成了洞虚中期修为。

长空一声佛号发出,大喜过望,他大声喝道:“感谢各位!长空没齿难忘。”

长空说完,纵声大笑,叶枫我看你今天还不死。

手中佛气翻飞,火焰更胜。

叶枫感觉到燃烧自己的火焰,比刚才再次浓烈一分,身体内血液流动速度再次加快,水分正在被迅速蒸发。

他不得不集中全部精神吸收灵气,补充体内血液水分流失。

叶枫身上传来的吞噬之力,当然也被阵法内外的人发现。

“这怎么回事,此地空间被封锁,灵气也被我们给驱逐,他为什么还能吸收灵气?”术宗宗主站在外面,很好奇打量叶枫,皱着眉头问道。

“宗主,这小子的确厉害,全身上下透出诡异,他的功法太过逆天,这种吸力,吸收 灵气,全然是从六合阵法施法者施展火焰中猎取过去的,尽管不多,但却可以支撑他多活上不少天。不过……”

说到这里,术宗宗主身边的瘸腿老人,却是冷笑一声。

“他顶多也是多活一些天,随着火焰不断加大,他体内吸收灵气根本来不及转化,物极必反的道理到时候他就会体会到了。”

这瘸腿老人声音极为嘶哑,好像没说一句话,就要用尽他全身力气一样。

听完身边老人解释,术宗宗主点点头,这老人可是渡劫后期修为,他对灵气的掌控力度不是自己能相比的。

他既然这么说,那一定没问题。

却说叶枫不断被焚烧,却借助北冥神功抽离火焰灵气,加入自身,从而让局面僵持下来。

忽然他张口狂笑起来:“江别鹤,这一路上,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哼,为了杀你,我当然要煞费苦心。”江别鹤被叶枫这么一说,没有思索,当下吼道,只是手中灵气并未停顿,反而以一种更为狂暴方式,让火焰变成刺,朝叶枫周身猛戳。

“呵呵,你江别鹤也是个卑鄙小人,当初你那妻子,徒弟还有仆人全部都是咎由自取,你为了杀我,去归元宗杀凡俗,栽赃陷害与我,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在那归元宗与术宗交接之地,偷袭我,让这归元宗人认为你跟我是一伙。

而后,一路尾随我,通知宇峰,通知术宗各位前辈,给我设下这一个计谋,你是要耗费掉多少心血?是也不是?”

叶枫冷笑看着江别鹤,心中把之前的事情全部联想在一起,竟然找到一条主线,这条主线恰好能够把这些事情穿插起来。

江别鹤听到这话后,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隐藏下去。

“哼,狂妄之徒,口舌之争,你以为你能狡辩的了?我告诉你,今日你必死无疑,别想着离间我们。”

江别鹤没想到叶枫居然想透这其中事件发生经过,暗自惊叹叶枫智慧超绝。

不过心中却是已然冷笑,今日无论你叶枫如果争辩,也无济于事,箭在弦上,他们是不得不发。

这时,那长空爆喝一声,“叶枫,你杀我弟子,偷我归元宗金轮秘籍,还想狡辩,诬赖江别鹤先生,真是冥顽不灵,待会我让你下不成地狱,让你魂飞魄散。”

“呵呵,长空贼秃驴,你一心想要谋害我,三番两次杀我,不过是为了抹杀你心中心魔而已,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让人耻笑?还有,我告诉你,你那弟子,不是我杀,你那金轮秘籍,也不是我拿。可你们偏偏不信,自以为是什么得道高僧,我看全然一个屁都不是。”

“叶枫狂徒,你还真是牙尖嘴利!”宇峰见叶枫咒骂江别鹤和长空,猛然冷笑。

“哼,你宇峰也不是好东西,你弟弟沦为魔道,杀我青玉门弟子,炼制百鬼幡,死,是咎由自取!

你们这群人,枉为名门正派,实际上都不过时猪狗一辈,狼狈为奸,今日我还告诉你,告诉你们。

你们杀不了我!”

叶枫陡然大笑,狂笑,衣衫猎猎,北冥神功吸力无限。

其实做着一切,说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在凝聚灵魂之力。

他心里有一个更大的谋划。

“小子,啰嗦完了吗?今日不管谁是谁非,你都是活不了,看你长得比我丑,等他们杀过你后,爷爷我给你留个全尸。”见叶枫啰嗦不休,那枯瘦老人,冷笑一句,抛出话来。

不过他心中对叶枫倒是挺感兴趣,这家伙本来是洞虚中期修为,在万年冰棺内躺一下就变成洞虚后期修为了。

还有他居然可以在自己五大渡劫期和一名洞虚中期修士联合攻击之下,凭借诡异功法,僵持下来,这实在是荒谬,他自己都觉得可笑。

这世界难道变了吗?

还是自己常年在祖师峰落后了?

叶枫听到这枯瘦老人的话,则是冷冷一笑,他呸的一下吐出一口唾液。

“你自己长得丑,居然还说我丑,你这人心理变态至极,看到别人长得丑,你就高兴的要死,殊不知你心更丑,秃顶,你该去死了。”

之前这秃顶枯瘦老人,每一句话都是狠辣至极,所以叶枫也没有打算跟他好声好气说话。

“呀呀呀!!!”

这秃顶老者听到叶枫说他丑,而且还恶言刺激自己,顿时火冒三丈,不是阵法为了封锁空间已然启动,他非要直接上去,把叶枫一张嘴巴给撕的稀巴烂才好。

怒气充满双眼,秃顶的两边头发根根站立。

不说这秃顶枯瘦老者气得要死,叶枫话语刚一说完,嘴角露出淡淡笑意,随即不理睬这人,兀自闭上眼睛。

他这个动作,却是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这小子,刚才那么多话,为何现在这么安静?”

六合阵法内,每个人都这么想。

但是他们不知道原因。

或许叶枫骂累了吧,或许是火焰侵入他体内,让他不得不全神贯注对付火焰焚烧吧。

而真实情况却是,叶枫已经找到了契机,灵魂之力已经与万年冰棺取得一丝联系。

他的灵魂之力,透入了万年冰棺万万千千密密麻麻棺木身上的经脉之内。

……

时间,在不断流失。

六合阵法内,一行人,心中恼火不已。

“已经七七四十九天了,为何这叶枫还能活着?为什么?”

……

除了归元宗长空之外,阵法之内五个人都皱着眉头。

他们本以为烈火焚烧叶枫,能够迅速斩杀叶枫,不料他居然凭借北冥神功,硬生生的支撑七七四十九天。

“大家稍安勿躁,你们看,他的灵气快没有了,这四十九天,他的确是在吸收咱们发出火焰的灵力,可是随着咱们不断增加烧灼力度,他吸收速度被火焰蒸发的速度,已然不成正比,今天我看,午时三刻,就是他叶枫,魂飞魄散,肉 身化为尘埃之时!”

长空诡异一笑,他是六合阵法的中心基点,对叶枫的情况了如指掌。

“没错,你们且稍安勿躁,这叶枫历经七七四十九天,已然是油尽灯枯,顶多一个时辰,他就会魂飞魄散。”

站在阵法之外,术宗宗主身边瘸腿老者斩钉截铁道,只不过语气之中蕴含丝丝震惊。

这叶枫,实在是太过出乎意料。

以洞虚后期,力抗五大渡劫一大洞虚,六名强者修士攻击,居然可以抗衡七七四十九天。

这人若是到了渡劫期,那岂不是天下无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