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不送,不必送

看了一眼白发,叶枫有些感慨,白发就白发吧。

之前在术宗祖师峰被长空等人施展六合阵法,以六昧真火焚烧之。

叶枫虽说后来被火毒熏出火眼金睛,但是却也白发复生,三千青丝转眼化为白发。

而火眼金睛厉害之处,在于灵魂攻击。

可以直接射透人之内心,与霓裳炼魂曲配合起来更能发挥强大笑容。

叶枫眼睛里一抹金色消失不见,暗自感慨一番。

术宗之行,福兮祸兮相伏相依。

这一次剑宗之行,不希望出现一些意外。

一路行来,全部都是追杀,术宗,归元宗,凌霄派这些人都在通缉自己。

目前叶枫所知道的是, 只要能抓住自己,无论死活,奖励一千万下品灵石,五件上品灵器,功法可以任意挑选。

这是凌霄派,归元宗,术宗三大势力联合,从而发布的悬赏。

所以叶枫是步步如履薄冰,必须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即使是在这剑宗之内,各大城池也都张贴告示,追击自己。

想来这都是那宇峰的功劳,他凌霄派属于剑宗之下一大势力,可以申请这个权利。

同时叶枫还想到,如果江别鹤没死,那么他还会继续给自己下套。

打开纸糊的窗户,叶枫从这里朝飘雪城看去,只见房舍纵横交错,几乎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柄古朴之剑。

这些人全身之上都笼罩一丝丝剑意,这些剑意或凌厉,或温和,或纯正,各有不一。

剑气所展现出来的气息,乃是他们主人心境的体现。

剑宗本宗弟子,精修剑道,攻击力同级无敌,越级战斗是时常发生的事情。

天下剑宗名头之盛自非浪得虚名。

而在城池城墙上,每隔几处都有一些告示,这都是通缉之人,叶枫白天见过,上面赫然有自己画像。

好在自己隐藏功夫还算不错,才没让人认出来。

窗外的雨水斜斜飘过来,打湿叶枫裸 露在外一双宽厚的手,叶枫眯缝双眼,视线透过迷蒙秋雨,望向远方。

远方万山林立,高耸入云,然而目及之处全然一片白茫茫,并有薄雾围绕,宛如仙境。

上面有隐隐可见的宫殿道观,千檐白宇,好不整齐,那便是剑宗最根本之处。

夜色笼罩,寂静无声,叶枫宽衣休息几个时辰忽然站起来。

他此时困倦顿消,准备再次出发,朝剑宗而去。

因为是和衣而卧,所以起身下楼是极为方便灵敏。

肩膀上的小黄闭目养神跟着叶枫一起来到酒楼第一层。

此时酒馆之内以旧有人在饮酒作乐,有声乐之声,有高声谈论者。

无非是哪里美人xiaohun,姿色上佳,功夫如何如何;

哪里城池发生惊天大事,杀人放火修真趣闻。

叶枫沉默不语,迅速朝描红黑色柜台找掌柜结账。

却是眉头轻轻一挑,因为远处一桌子人,正眯缝眼睛讲述这段时间最热最奇幻修真趣事。

“我给你们说啊,当时是昏天暗地,那叶枫一手抬出,一柄飞刀刹那间化作一条百丈巨龙,张牙舞爪便把术宗四大长老瞬间击伤,而后施展出漫天道法,天雷滚滚,翻江倒海,大地都被一柄飞刀射的地震起来,那柄飞刀,真是快的很,一刀出,鬼神惊。”

这人谈论之时,嘴巴里面还吐着吐沫星子,可能是说的激烈,口干舌燥拿起酒壶朝肚子里灌入一口。

他身边的人,听得是热血沸腾,双眼放光,因为此人讲的话,正是高 潮时分,自然兴奋不已,期待下文,都伸出手揣着这说话的人,让他快点说。

这人也不拖延,袖子一抹嘴巴,继续道:“结果,当然是叶枫消失不见,正如他那柄飞刀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消失,你说这人诡异不诡异?现在赏金那么多,也难怪很多人搜寻,可是你们那里知道这叶枫厉害之处,他能从术宗四大长老手里逃走,岂能是寻常之辈,能那么容易被搜寻到?

我可听说那四大长老个个都是快渡劫的老修士了。”

“啊,渡劫后期?那这叶枫岂不是大乘期修为?”

有人惊呼。

“是不是大乘期我不知道,但是能让术宗四大长老都身受重伤,你我再修炼一百年都不是对手,甚至连人家衣服都碰不上。”这讲故事的人,眉飞色舞,侃侃而谈。

“喂,你看远处那人是不是叶枫?”忽然其中一个人乐呵呵的朝远处一指,众人顺着他手指方向去看,在柜台出有个付账后准备出去的人。

“这人肩膀上也有一只猴子。”

这人喃喃自语。

其余的人,尤其是那讲故事男人,噗嗤一笑,“老三,你这话说得可真搞笑,我肩膀上搞一只猴子,难道我是叶枫?叶枫那可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据说身高十二尺,宛如神人再世!”

“对,对,你说的也是,骑白马的也不一定是唐僧不是。”

“这就成了,来,咱们继续喝酒,继续说着修真趣事。”

……

叶枫走出酒馆,身后谈论之声还在继续,只是随着他朝远处移动,这声音渐渐消失不见。

雨水从天上飘落,深秋夜晚极为寒冷,城池各大街衢并未有多少修士行走。

叶枫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刚才那修士口中赘述之言,当真是说的天花乱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然变成了十二尺的神人。

大乘期的修士。

不过这样也好,外面这些人传播的越是邪乎,对自己越好。

小黄依旧在闭目养神,一丝秋风吹来,地上积水起了一层波纹。

从城池北门经过后,乃是苍茫森林,这森林过了便是那剑宗所在万山林立之处。

叶枫借着微弱月光迅速朝森林里行走。

约莫走了半柱香时间,形成已然有十几里路。

这苍茫森林,寂静无声,又因为是雨夜,所以人迹罕至。

叶枫加快行程,约莫走了上百里路,忽然前方出现一道火光。

这火光噼啪之声,声声可闻。

“前方的朋友,深夜来此,也是缘分,倒不如一起过来吃点东西如何?”前方郎朗一道声音,有些醉意,但听起来让人十分舒服。

叶枫挑眉,确实没有拒绝,当下也没有产生戒备。

而是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火堆之上,点燃三昧真火,正在烧烤一直小乳猪,上面放着一些辣椒还有一些葱花材料之类的东西,烧烤起来香味浓郁,油水覆盖一层,正在沸腾翻滚。

借着火焰叶枫才清楚看到刚才叫喊之声面貌如何。

只见这人坐在一块木头上,身高约莫三四尺,站起来估计有七八尺,也算是魁梧男儿。

年岁约莫平常人三十岁左右,头发呈紫色,并且用指头粗细的玉带围绕额头扎束起来,一身紫衣,上面绣着锦绣山河,还有一些图腾。

绣着猛兽之类的,看起来有些狰狞。

浓眉大眼,剑鼻星目,一脸微笑,尤其是笑得时候,眼角的皱纹朝上飞翘,十分有魅力。

手里的葫芦装满酒水,仰头就喝,见叶枫来到身边,他直接把酒壶扔给叶枫。

叶枫看着这人,他如此好爽,如此不介意,自己又怎能介意?

人生何处不相逢,既然相逢那边是缘分使然。

叶枫张口饮了几口,暗道一声痛快。

随即他拿出自己猴儿酒,让对方品尝,对方也丝毫不谦让不怀疑,张口痛饮起来。

“我本以为这里就我一个人深夜来这里,却不料还有一位兄台,故此让你过来。”紫衣男人开口,朝叶枫说道。

看他似乎有三四分醉意,叶枫微微一笑:“在下也是如此想法,深夜从此经过,没想到居然有其他人。”

“你不怕我是邪魔外道?”这人忽然微微一笑道,眼睛泛着火光看着叶枫。

“难道兄台不怕我是邪魔外道?”叶枫反问一声,两人随即乐呵呵都是一笑。

奇怪的人,奇怪的相逢,奇怪的事情,那就喝着好酒。

“再说,兄台是邪魔外道又如何,这正道之人也未必个个都是正人君子。”叶枫忽然接着道。

他想起来那非要杀自己的长空,不分青红皂白为入魔道的弟弟报仇也要杀自己的宇峰,还有那三番五次陷害自己的江别鹤。

他们不都是正派之人?

可是他们行径比邪魔外道还要可怕。

叶枫去过修鬼蜮,那边的人,也是被蓬莱仙岛之人所不容,他们认为他们是邪魔外道。

可是在那里,叶枫也结识到一群行为乖张,但脾性并不坏的人,他们一起战斗,一起厮杀,为了义气可以陪着兄弟一起去死,为了别人,也可以牺牲自己。

当初在诸葛圣地那边,身边的例子,依然历历在目,那段经历,无论如何叶枫都忘不了。

紫衣男子,稍稍诧异,接着有些愕然,随后扬天大笑,看着叶枫的眼神有很多赞赏。

“你说的又何尝不对?那些被人们称之为邪魔外道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人人得而诛之,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恶徒,而那些自诩为正人君子的人,往往才是最险恶最歹毒的人,你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遭到他们暗算中伤,天底下能有你这般见识的人已然不多了。”紫衣男人稍稍感慨道,眼神里露出一丝哀伤。

“谁说不多,你不也是其中一个?”叶枫眉毛一挑,带着笑意看着紫衣男人。

“对极,对极!”紫衣男人轻轻伸出手指头,上下摆动。

……

酒水喝完,乳猪吃完,火焰寂灭,叶枫站起来,紫衣男人也站起来。

“不送!”紫衣男人道。

“不用送!”叶枫微微笑道。

随后没入深林之中。

叶枫离开后没多久,紫衣男人忽然再次坐在木头上,只是那寂灭火焰轰然点燃,火光无限,映照他一张脸忽明忽暗。

只是这火焰并不是他点燃。

那会是谁?

“主人,这人有点意思。”黑暗中有人道,只是声音有些诡异缥缈。

“的确有点意思,正道中的异数!”紫衣男人微微一笑,眼神透出一股复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