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 宁采臣,绝世好剑

叶枫站在风雪中稍稍等待,约莫半盏茶功夫,里面那药童踏着碎步朝这边走来,后面跟着一身穿蓝色服饰带着帽子的管家。

叶枫眉头微微一挑,看来这剑峰上下倒是人不少,有药童,有管家,跟世俗的官衙府邸没有什么差处。

这管家乃是元婴修为,一出来便抬眼看着叶枫,缓缓问道:“你是来找我家主人的,刚才药童与我说了,可以先进来,外面风雪大,怠慢了道友还别见怪。”

这管家倒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叶枫点头,跟他进去。

药童跟在管家身后,也不做声,脸上浮现恭敬之色,端的是老实的很,完全没有之前那狡诈模样。

很快,来到剑峰内一座精致院落里,分在厅上坐下,这管家给叶枫温了一壶酒,随后道:“道友先在这里坐会,主人此时还在雪山练剑,估摸一时半刻不会出来。”

说话间这管家也坐下来,与叶枫一起吃酒。

“道友所谓何事?可与管家说些一二。”这管家微微一笑,很是温和朝叶枫问道。

“是这样的,在下有位妹子,与夫君分离多年,当年她夫君宁采臣离别后,便去追求仙道,多年调查,发现唤作宁采臣这人姓名的有很多,逐一寻觅下来,总算是确定一二,今日来,便是找寻你家主人,辨别一番。”叶枫并没有隐瞒,而是直接回应,喝了一杯酒,只觉得这剑峰酒水还不错,只是酒水内,蕴含剑气稍多了点。

对舌头有刺激之感,酥麻无比,伴随一丝疼痛,混在一起特别舒服。

“哦,这样,我主人以前的确有一别名,乃是叫做宁采臣,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道友所说那位,既然来了,也就多待上一时半刻也没事。”

随即这管家就与叶枫交谈起来,这管家对世间蓬莱仙岛风土人情了解颇多,与叶枫交谈,似乎很有兴趣,两人不免多谈了一段时间。

此时,院落之外,寒雪纷飞,只是那直插入云霄绝世好剑上面,电光闪耀,轰然一响,一位身高七尺,朗星朗目神俊男子手中握住那绝世好剑,凌空而立。

直接一剑挥出,漫天乌云竟然在刹那间全然消散,被剑气荡然一空。

随后这人白衣飘飘从那青峰之巅迅速飞来,一眨眼便来到这里。

“管家,来了客人是吗?”从那山巅处,这白衣男子便感觉剑峰来了一位陌生人,气息独特无比,竟然不是剑,而是刀,所以刹那间便飞过来看看这人到底是何人?

管家见白衣男子飞来,连忙站起来,抬手恭敬道:“主人,是来了客人,说是找主人有要事。”

管家简单回话之后,这白衣男子恩了一声,这管家就没有进来,沿着走廊迅速而去。

叶枫站起来,看着这白衣男子。

只见他剑鼻挺拔,双眼有神,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端的是好面相。

一头青丝被一描金玉带扎束在头顶之上,并用意玉簪插入其中。

腰间绑着一玉色腰带,脚上丝鞋净袜,满身不仅有剑气缭绕,而且有浓郁书卷气息。

就在这房舍之内,书架之上,万卷藏书,毫无一丝匠气。

叶枫自以为,自己没有读过这么多书,顶多是少年是在私塾中读些聊斋志异之类的神话故事,有时候跟着一些子弟读些春宫图,至于那什么孟子论语,不过是随耳一带。

这人便是宁凡尘,他背上那柄绝世好剑,闪耀紫色光电,与他配合,简直是融为一体。

宁凡尘看着叶枫,有些疑惑,他并不认识眼前的叶枫。

“这位道友,听管家说你找我有事,不过看你不是剑宗之人,为何能来此地?”

“哦,是这样的,在下叶枫,是跟青玉真人一起来的,找宁道友的确是有要事。”

叶枫连忙回应,随后微微一笑继续道:“不知道,宁道友是不是有别名宁采臣?”

“对,我有这个别名。”宁采臣坐下,这时,门外走来管家,端着一玉盘,上面放着玉色酒杯还有一壶酒。

管家双腿微微一跪,把玉盘放下,酒杯斟满,放在宁采臣身前。

他把自己酒杯重新放入玉盘内,躬身退后,房舍内再次只有叶枫和宁采臣两人。

“既然如此,那就好了, 我且再问,公子不是这里的人吧?是从世俗来的可是?”

“恩,这个的确是,莫非道友调查过我?”宁采臣眉头一挑,神色泠然,对叶枫更加奇怪。

“不是,倒不是在下调查过宁公子,再说,宁公子现在声名在外,剑宗第一天才,剑宗下位宗主继承人,根本不用调查,公子的事迹随处可闻。”叶枫微微一笑。

当下一看,这宁采臣的确不凡,谈吐之间也颇有王者风范,加上有聂小倩这一层关系,所以叶枫对宁采臣有不少好感。

“道兄过奖了。”宁采臣谦虚道,不过虽然谦虚,面上却是傲然之色,好像是受之无愧。

“小倩姐姐,这人是你的夫君吗?好神奇啊。”小黄传音与聂小倩道。

“的确神奇,那把绝世好剑,真的是剑气十足,霸气外露,引领八荒。”相比于宁采臣的霸气傲气,剑三十更在意的是他背后那柄绝世好剑。

而此时,聂小倩这是啜泣不止,她是激动的,“这个……是宁郎。”

聂小倩的话无疑是给叶枫吃了一颗定心丸。

“叶枫再问一句,宁道友可有一位妻子叫做聂小倩。”

“恩?你怎么会知道?”宁采臣忽然双眼迸射出一道剑光。

叶枫神色泠然,“宁道友不要紧张,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小倩,还不快出来?”

说完,叶枫手指头青色光芒稍稍一亮,聂小倩忽然出现在叶枫身边,只见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宁采臣。

宁采臣也是身体猛然一震,只是稍有异色,一闪而逝。

“小倩,怎么是你?你不是?”宁采臣百感交集,当初聂小倩因为山贼缘故,不愿让山贼玷污,从而跳崖身死,当时自己是瞬间哀伤白头,烧掉书卷,步入道观,想要学一身武艺为聂小倩报仇。

只是后来机缘巧合进入了蓬莱仙岛,但是对聂小倩他一直都在寻找,从未放弃过复活聂小倩心思。

可是有一天,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宁采臣竟然是喜极而泣。

让一个男人,一个傲气十足的男人痛哭流涕,这该是多么感人的事情?

叶枫看着两人抱头痛哭的样子,在一边甚是欣慰,他随即站起来走出房舍,给两人一点时间,互诉衷肠。

宁采臣看到叶枫离去,眼神闪过一丝异色,而后拉着聂小倩在房舍内述说事情。

叶枫走出房舍来到一亭台处,看着满天寒雪飘零,竟然一时间心中失落落的。

为了聂小倩这件事情,自己是追踪了很多年,今日总算是圆了聂小倩的梦,自己也算是大功告成。

下一步自己该回去了,同时要把之前的事情做个了断,然后去找龙小小,天外天的消息他也一直在探寻,只是还没有找到太多信息。

“主人,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剑三十在剑匣内微笑道。

“的确,我应该感到高兴,只不过人的心有时候比较复杂,居然此时有些失落落感觉,你说奇怪不奇怪。”叶枫苦涩一笑,拿起一壶酒开始喝起来。

“的确是奇怪,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小倩姐姐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你 心病,现在心病解除了,固然有些失落。这可能就是矫情吧。”

叶枫听到剑三十的解释,稍稍愕然,矫情?这个词语用在自己身上还真是……

“主人,我觉得有点奇怪,有些地方不对劲。”这时候一直未开口的小黄忽然眉头一皱道。

“什么奇怪地方?怎么不对劲?”

叶枫不明所以看着小黄。

“主人还记得之前你在剑宗那森林里面遇到的人吗,我说他身上有股邪恶的气息,你没感应到,而我在这宁采臣上,居然也感觉到一丝一样,不是让我很舒服的气息,只不过这道气息时而浮现,时而消失,我想应该跟那柄绝世好剑有关系。”

小黄的话,无异于是给一潭死水的湖面砸下一块石头,惊起一阵阵涟漪。

“小黄,你感应错了吧,我在宁采臣身上一点邪恶气息都没感应到,他身上剑气凌云,书卷气也十足,不可能的。”叶枫摇摇头,当下按在心下不提。

“可能是我想错了,小倩姐姐的夫君,应该是顶天地里的人。”小黄也随即摇摇头,不明所以,只是这小家伙依旧是皱着眉头。

约莫一个时辰后,叶枫还在八角亭观雪,身后传来两道喜悦之声。

叶枫回头一看,正是宁采臣和聂小倩。

两人此时显得非常兴奋,叶枫微微一笑,也理解,毕竟时隔多年,分离人间和地府的缠绵鸳鸯,一朝得见,肯定是高兴无比,在所难免。

“怎么、你们两个郎情妾意衷肠互诉完了?”叶枫打趣笑道。

“叶枫,你就别取笑我们了,这件事我可得好好谢谢你。”宁采臣十分爽朗道。

“客气什么,小倩可是我的妹子。”叶枫连忙摆手,不要宁采臣这么客气。

……

“对了,叶兄,我听说最近有个人大出风头,名字也叫叶枫,不知道跟叶兄有没有关系?”在八角亭之处,宁采臣和叶枫来到一处悬崖峭壁间,看着苍茫白云,他忽然看着叶枫问道。

叶枫微微一笑道;“宁兄何出此言?再说,你看我像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