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 何为正?何为魔?

宁采臣之所以询问叶枫这句话,不过是因为这些天听过这个人。

这个人貌似很厉害,他心里无疑会生出挑战yuwang。

他是一名强者,强者的心当然希望遇到更强的人,然而击败他,这样来获得新的快感,因为无敌实在是太过寂寞。

现阶段的无敌也没有什么意思。

他当然没有见过叶枫,因为他更多时间是在剑峰之上与绝世好剑在一起,修炼, 修炼,修炼。

自从当初自己为聂小倩报仇之后,本想着一死了之,却不料进入仙岛,机缘巧合得知,如果修为足够强大, 那么便可以复活聂小倩。

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

他每天痴迷与修为,当然他也有这个天资。

击败所有的人,不断与别人战斗,来证实自己的实力,他要变强。

每天都会有一道声音在心里面催促自己,你忘记了最爱的 人了吗?

只是没想到叶枫居然出现了,叶枫帮他找到了聂小倩,所以对于叶枫这个名字,他记忆犹新,忽然的想起来,又跟之前别人传来的风言风语结合在一起,所以他才会询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叶枫没有与宁采臣说出来,他用一种很微妙委婉的话语回应了宁采臣。

宁采臣哈哈一笑,“我当然不以为你是叶枫。”

“哦?为什么?”叶枫反问。

“因为叶枫是个大魔头,从外面传闻来看,他定然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才会引起那么多人来追杀他,所以他肯定是魔头,你不像,你身上没有一点魔气,所以我能这么肯定。”

宁采臣说话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极为自信的神态和语气。

他当然足矣如此,因为他背上的绝世好剑没有给他提醒,没有警示。

绝世好剑是把很厉害的剑,辨别别人是魔教还是正道当然很容易。

“哦,如果你遇到那叶枫会怎么办?我是说外面那群人追杀的那个叶枫。”叶枫忽然问道。

“当然是赶尽杀绝,这样的人,即使不是魔现在也是魔了,对待魔教,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宁采臣忽然眼神之中射出一丝寒意光芒,让周遭山林都跟着动荡起来。

叶枫微微一笑,只是眼神里参杂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什么是正道,什么才是邪道?这是那么容易区分的吗?

“好了,咱们不说这个叶枫了,这次我可得好好感谢你,帮我带回了小倩,这个大恩大德我一定会记住。”宁采臣十分高兴道。

“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朋友了。”宁采臣随即拍着叶枫肩膀。

他看起来很高兴,叶枫也应该表现的高兴,因为能做宁采臣的朋友,当然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

从剑峰离开后,叶枫去找青玉真人。

聂小倩和宁采臣两人相见,叶枫自然不打扰两个人恩爱甜蜜。

他心里把聂小倩当做妹子看待,所以很希望她能跟宁采臣甜蜜。

“主人,我还是觉得那宁采臣有问题。”走在山道上,忽然小黄再次跟自己说道,叶枫不免心中微微沉吟半晌。

“好了,别多想了,我看宁兄不是这样的人。”

“我也不想多想,可就是忍不住。”小黄微微皱眉,有些苦恼。

“主人,是不是还失落呢?”剑三十随后问道。

“不失落了,现在倒是心情淡然,好了,咱们去找青玉真人,如果不出意外,这两天咱们就可以回去了。回去找你们的主母。”叶枫拍着小黄的脑袋随即朝前面继续行走。

“当然不要忘了木婉清主母和小红主母。”剑三十嘿嘿一笑,声音有些**。

叶枫一脸的冷汗,顿时尽是无言以对。

不过剑三十也没说错,所以叶枫恩了一声点点头。

“叶枫,我在这里。”远处,一个拐角,有一块石头,青玉真人站在石头边,朝这边挥手示意。

一脸微笑,如三月春风和煦,青玉真人少年的时候一定是风流俊才。

即使是如今脸上有些岁月的痕迹,可在修真之下,看的不是那么清楚。

“事情很显然已经办好了。”青玉真人爽朗一笑,叶枫看起来心情不错,那宁凡尘毕竟是宁采臣了。

“恩,办好了。”叶枫回应。

“好,既然如此,咱们就回剑炉好好喝酒。”青玉真人随后拉着叶枫回到剑炉。

只不过在一座山峰下,一双隐藏的眼睛,却是注视着叶枫离去的背影。

这双眼睛看起来很是阴险,更多的是残忍笑意。

“对了,叶枫,我倒是想问你一些问题。”喝酒的时候,青玉真人忽然询问叶枫。

“掌门师伯尽管问就是。”叶枫举杯朝青玉真人的酒杯轻轻碰撞了一下,酒杯相交,发出极为清脆声音。

“这段时间,咱们蓬莱仙岛上有一个人被传言传的很厉害,而那个人跟你同名,我想问是不是你?”

虽然这么询问,但是青玉真人其实已经心里有了答案,他与宁采臣不一样,他是看守剑门关的人,平日里也喜欢下山,他青玉真人本来就不是安分的人,他很随性,所以对传言中那个叫叶枫的人,他的事情知道的比较详细。

他把之前叶枫跟自己说的那些话,连接起来,随即想出一些蛛丝马迹。

他是当过掌门的人,对待事情的处理能力,是很强的,故此猜得出来,只不过还需要叶枫给个答案。

叶枫微微一笑道:“掌门师伯,对这件事怎么看?”

叶枫没有直接回答。

“不论叶枫他做了什么,我都相信他不是别人口中所称之为的魔教凶徒,再说了,正道和魔道岂能是那么容易分辨?你难道不知道当日在我们青玉门,令狐那一对父子,其实名义上是正道吧,至少跟玉玲珑的黑龙会比起来,我们青玉门是正道,可是正道之人不也是会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见得那玉玲珑行事多么残忍,肆意杀人。或许是行事诡异一点,但不能称之为魔教。”

青玉真人缓缓摇头,在他心中正道和魔道已然有自己 的理解。

不过他心中更加肯定叶枫就是之前那传言的叶枫。

“叶枫,无论如何别人怎么看你,你掌门师伯我,青玉真人,绝对会支持你,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爹跟我也是多年朋友,为人,性格我是最了解。我们只需要做我们要做的事情,认为对的事情,不残杀别人就行了,当然如果别人要杀我们,无缘无故或者是心怀鬼胎要杀我们,我们可以杀之后快。”

“多谢掌门师伯的金玉良言。”叶枫哈哈大笑,举杯痛饮。

青玉真人的话,无疑是他近来听到最好的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