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 紫色霞披.黑衣人

“呵呵,不要冲动,我这就出来。”那道虚幻的声音,隐藏的身体,忽然的就那么出现在宁采臣身前。

宁采臣眼睛骤然一缩,只见在距离自己前方五米之处,出现一个黑衣人。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这个人绝对不是剑宗之人,虽然从这个人身上同样能感受到剑气,可是对于剑宗的剑气,宁采臣是清楚无比。

“你是谁?鬼鬼祟祟来我剑宗究竟有什么企图?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宁采臣厉声一喝。

绝世好剑紫色光焰暴涨三尺,铿锵一声龙吟之声,朝对面这黑衣人指去。

“你别管我是谁,你知道我是来帮你的人就成了,至于我怎么进来的,全部得益于我的这件法宝。”

说完,这黑衣人手中浮现一个紫色霞披。

“这个乃是一件极品灵器,可以隐藏身影,所以我可以自由出入剑宗,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们剑门关处,护山大阵打开。”黑衣人轻轻一笑,而后把紫色霞披重新收起来。

“我凭什么相信你?”宁采臣双眼眯缝,宛如毒蛇一般。

“你不需要相信我,还是那句话,我是来告诉你一件秘密,至于你的心魔,这件事我能否管得住自己的嘴巴,还要靠你。”黑衣人上前两步,看着宁采臣。

“你威胁我?”宁采臣眼睛眯缝的更厉害。

“呵呵,威胁你?谁敢?你可是剑宗第一高徒,只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被心魔控制而已,放心,咱们现在是朋友,你是不是想杀那叶枫?”

最后一句话,黑衣人牙齿咬得颇重,语气也颇重。

“朋友?我俩?呵呵,我杀不杀叶枫与你有什么关系?”宁采臣冷笑道。

“你必须要杀他,他现在知道你心中有心魔,他可是跟那青玉真人很熟悉,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到时候全宗都知道,你宁采臣还怎么在这里生存?你的宗主继承人位置怎么办?”黑衣人笑吟吟道,一连说出很多问题,句句都让宁采臣心中震颤。

“你也知道我有心魔。我岂不是也要杀你?”宁采臣反问道。

“这个你放心,我可不会自找苦吃。跟剑宗高徒作对?呵呵,我还没有傻到这个地步,况且,我与这叶枫不共戴天之仇,欲杀之,而后快!”黑衣人冷冷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跟他有仇?为什么教唆我杀他?”宁采臣忽然身体一闪,来到黑衣人面前,眼神透出狐疑,冷淡至极。

奇怪的是黑衣人居然没有闪躲。

黑衣人眼睛斜睨看了宁采臣一眼,他似乎猜得到宁采臣不会杀自己,似乎也是不惧怕宁采臣。

“我知道,你杀我很容易,不过,你不能杀我!至于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现在我就好好跟你说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还跟你说一个天大的秘密,这叶枫到底是那个叶枫。”

……

叶枫从剑峰撤退后,体内刀气有些浮动,他找到一个地方,稍稍运转一下体内刀气之后才平复心情。

刚才与宁采臣对战,他是拼尽全力,而宁采臣何尝不是拼尽全力?

所以当时叶枫毫不保留,才堪堪撑住那一招,随后迅速撤退。

他知道自己不能与宁采臣僵持太久,速速离开这里比较好。

再说了,宁采臣与聂小倩的关系,很微妙。

叶枫不能伤害聂小倩,不能让她伤心。

随即,叶枫化为流光,带着小黄迅速来到剑庐。

青玉真人本来正在练剑,不料从旁边冲进来一个大汉,这大汉渡劫初期修为,青玉真人询问他,他直接说是叶枫让他过来的。

正心下疑惑不已,叶枫怎么会有别的朋友进来,却看到剑庐之外,顶着风雪,叶枫的身影几个踏步之间,来到自己面前。

看到叶枫稍显狼狈,青玉真人眉头一皱,“出了什么事情,我刚才可是听到剑峰那边一声巨响,天雷滚动。”

“掌门师伯,这件事比较严重,我稍后跟你说。”

随后叶枫把之前的事情详细的说一遍,小黄如何三番五次说从宁采臣身上感觉不对劲,而后压抑不住心中好奇,去那边探寻,发现他正在对聂小倩发火。

最后自己去那边跟他战斗,带出聂小倩。

青玉真人听过后,眉头皱起。

“入魔?怎么可能,宁采臣的修为可是厉害的很,心魔怎么可能对付的了他?”青玉真人知道这件事很严重,而且从叶枫所说的情况看来,宁采臣一直在隐瞒自己入魔的消息。

这件事一旦被所有人知道,那整个剑宗势必震颤不已。

“我担心都是聂小倩,她好不容易找到宁采臣,却不料发生这件事,我觉得我现在就要走。”叶枫随即看向一边被蛮狮带过来的聂小倩。

此时聂小倩梨花带雨,仿佛还在梦里。

听到叶枫说要带自己离开,聂小倩忽然愣神。

接着聂小倩道:“枫哥,我不能走,采臣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更不能走,他现在被心魔控制,正是需要我的时候。”

聂小倩的眼神很坚定,叶枫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好。

不过叶枫心中,聂小倩早已经成了自己亲人,所以他要保护聂小倩。

“掌门师伯,你怎么看?”随即叶枫看向青玉真人。

“这件事是大事,天亮的时候,我就去禀报我师尊,让他来定夺这件事。不过你需要离开。”青玉真人略一沉吟说出办法后,在最后却是给了叶枫一个命令。

“我要离开?”叶枫身手指着自己,有些不懂。

按照自己心里所想,此时不能走,一定要让聂小倩安全才是。

“你必须要走,宁采臣这件事情,一旦被宗主和师伯师尊他们知道,肯定是要详细调查,到时候相关人员也都要去征询,他们修为高强,肯定能找出蛛丝马迹,到时候定也然要你过去,你若不走,去了之后,他们万一认出来你怎么办?毕竟你现在情况已经很危险。”

青玉真人考虑的是叶枫被剑宗,归元宗还有术宗这三大宗门追缉,而且还被定为邪魔外道,青玉真人毕竟做过掌门,分析能力十分强悍,所以当下就说出隐患来。

叶枫听到青玉真人这般说,一时间陷入两难境地。

这个时候,青玉真人转身看了看聂小倩。

聂小倩会意道:“枫哥,你听青玉前辈的便是,我在这里,看着宁采臣,他心魔的事情天亮青玉前辈跟剑宗长辈一说,他们势必要调查,到时候采臣心魔的事情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解决,反而是你,如果不走,更加危险, 我在这里没事。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你想一下,我毕竟跟采臣这么多年夫妻,他倘若不是心魔作祟,定然不会对我这样,所以待他的心魔祛除之后,一切都会好转。”

聂小倩苦口婆心相劝,青玉真人也在一边催促,叶枫思虑再三,觉得他们两个说的的确是有道理,于是也不耽搁,便告别两人,让蛮狮进入须弥戒指,小黄跟自己快点离开剑宗。

青玉真人见叶枫答应下来,便带着叶枫朝剑门关处飞行。

……

却说青玉真人和叶枫迅速朝剑门关处飞去,距离剑门关之外,还有百米左右。

忽然虚空一道声音传来,冷酷无比。

“今日,不能有人从这剑门关出去,违者格杀勿论!”

这道声音传播久远,从剑门关上,迅速波及,乃至传遍整个剑宗。

青玉真人眉头一皱,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叶枫,不行,这剑门关出不去了,咱们从后山走。”

说话间,青玉真人要带着叶枫朝北方飞去。

不料,虚空杀来一剑,这剑剑气凌厉无比,直接朝青玉真人面门斩杀而来。

这道剑气来的很诡异,他不是杀叶枫,而是斩杀修为稍微弱小的洞虚期青玉真人,目的就是让叶枫帮助这青玉真人抵挡,从而拖延时间。

叶枫和青玉真人的关系,当然不能让青玉真人接下这一剑。

随即叶枫手中飞刀暴涨三尺,直接来到青玉真人面前,一道青色刀芒,化为百丈之宽,朝那百丈剑气轰击而去。

一时间,刀气和剑气上下翻飞百米之内,山峰一片狼藉,尤其是山石碎裂,剑气刺的地面千般沟壑,刀气也把地面弄的皲裂万千。

一柄紫色光剑随即悬浮在叶枫十米开外。

接着一道白衣剑修出现,猛然转身,眼神眯缝,带着无尽寒芒。

“宁采臣!”叶枫眉心一皱,惊讶道。

这宁采臣之前跟自己战斗,明显是担心自己跟他战斗引来别人注意,从而心魔被别人发现。

现在他居然敢公然阻拦自己,这很奇怪。

不过此时宁采臣身上没有一丝魔性,心魔荡然无存,全身充斥紫色剑气,而不是红色乱人心魄的剑气。

“叶枫,你欺骗我,骗我好苦。”在叶枫叫喊宁采臣名字后,随即宁采臣朝叶枫开口。

“宁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叶枫反问道,之前跟宁采臣还谈笑风生,怎么现在变成这种地步。

这个时候,聂小倩走上前来,声音有些恼怒。

“采臣,你要干什么?叶枫是我的大哥,也是你我夫妻团聚最重要的人。你要知恩图报。”聂小倩语气带着一丝祈求。

“小倩,你跟我过来,别多说话,叶枫的事情很复杂,不是你能理解的。”宁采臣见聂小倩劝说自己,连忙挥手一道剑气把聂小倩给裹到他身边。

“之前的事情,是为夫不对,不过心魔的事情你万不能说不去,今日我杀叶枫,不是为了刚才事情,而是为了另外一件事,他叶枫,乃是邪魔外道。”

说完,不容聂小倩反抗,宁采臣直接一道剑气冲入聂小倩身体内。

聂小倩的魂魄顿时昏迷过去,而后宁采臣从自己腰间取出一个法宝,放在聂小倩身上。

一道剑气再次射出,聂小倩被他轻轻放在一边。

这剑气光团把聂小倩围绕,起到保护作用。

“宁采臣,我希望你不要伤害聂小倩,他可是你妻子,为了你,这么多年都不曾去投胎,千辛万苦才把你找到。”在刚才,宁采臣在射出一道剑气把聂小倩弄到他身边的时候,叶枫是有机会出手留下聂小倩。

只是青玉真人在他身边轻轻拽了他一样,叶枫才没有出手。

聂小倩毕竟是宁采臣结发夫妻,无论如何都不会去迫害聂小倩的。

之前也不过是心魔所为,现在他心魔被压制,不会有事。

宁采臣把聂小倩弄昏迷过去后,抬头看向叶枫,眼神冷淡。

“叶枫,原来你就是那个被称之为邪魔外道的叶枫,还不撕毁你的面具?”

“青玉师弟,你在干什么?这个人可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你不要被他给蒙骗了。”

随即宁采臣话锋一转,示意青玉真人出手。

“宁师兄,这件事情是不是有误会?”青玉真人眉头微皱,远处已经来了不少剑宗弟子,修为都在洞虚期以上。

有些稍微低阶的剑修,则走出来,朝这边观望。

之前宁采臣的一声暴喝,可是全剑宗之人都听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