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剑尘的剑道

三个时辰,宗雀跟剑尘两人在空间裂缝内已经战斗三个时辰。

这三个时辰,叶枫只感觉得到漫天颤动,剑气和魔气横飞。

周遭都是血色之气。

战斗,每个人都在战斗。

而他也在跟自己战斗,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修补体内伤势。

北冥神功实在是强悍无比,三个时辰,他居然把体内伤势修复的七七八八。

然而当叶枫此时睁开眼,站起来,却是看到一人朝自己狞笑。

是宁采臣!

叶枫眉头一挑,看来这宁采臣早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为何刚才不出手?”叶枫看着宁采臣,神色有些复杂,此时的宁采臣,一身白衣之上,沾染了些许血液,看起来有些刺眼。

他的头发也有些散乱,但是眼神里以旧是神光奕奕,一身傲气依旧如剑意八方凌霄九上。

“我是还你恩情!”宁采臣淡淡的声音里透出一丝解脱。

叶枫抬眼朝远处看去,只见那黑蟒蛇此时有些狼狈,在那群修士的攻击下,稍显劣势,不过并无生命危急。

因为跟在他身后,也有一些强大魔族跟他一起作战。

这个时候,宁采臣飞身前来,叶枫心中已然知道七七八八。

“那你等一会是不是准备要杀我?”叶枫惨然一笑,其实他并不想跟宁采臣战斗,因为聂小倩,也因为此时的宁采臣,之所以要杀自己,不过是因为他的心魔原因。

“我必须要杀了你,杀了你,我才能全力去对抗心魔。”宁采臣声音变得有些冷,一双眼眸射出两道寒意。

“你入魔已经很深了,但是你难道不知道,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来?”叶枫不是在祈求,也不是要拿这件事情来让宁采臣心软,他只不过是在陈述自己内心的话。

“这跟你没有关系,而且我宁采臣,一直都相信自己,所以只有你死,我心魔的事情才不会被人知道,来吧,咱们说的话已经很多了,天空中,那裂缝里面两个人战斗那么厉害,咱们不助助兴,不杀杀人,怎么能甘心?况且, 前天晚上,你居然能够抗击我绝世好剑,我已然把你当成了对手。”宁采臣说完拔出绝世好剑,指着叶枫。

叶枫语气一窒,眼神看向宁采臣。

与宁采臣成为敌人,不是他所想要看到的事情。

但是今日一战,恐怕难以避免。

“好,宁采臣,我就与你一战,这一战不论生死。”

说完叶枫赫然飞入半空中,一道青色光芒时隐时现,盘旋在他身体周围。

“好,够爽快,我给你尊严。”宁采臣猖狂一笑,飞身来到叶枫身边。

绝世好剑闪电滚滚而出,剑气挥动之间,横扫八方。

叶枫则是刀魄融入飞刀,化为三尺长刀,刀气纵横,丝毫不亚于宁采臣那绝世好剑。

绝世好剑乃是一柄极品灵器,自从出世,便一直傲笑九天,让万剑臣服,没想到碰上一柄飞刀,居然如此厉害,如此嚣张。

它当然心中不服,它要斩断这飞刀。

与主人宁采臣的灵魂意识刹那融合在一起,发挥出比平日还要厉害剑气。

瞬间,叶枫和宁采臣两人已然交手上百下。

交战的时候,周围空间因为剑气和刀气凌厉无比,都产生丝丝缝隙。

下方迎战的人,不得不退避开来。

两人从地上打到天上。

骤然,叶枫手中飞刀射出一道刀芒。

这刀芒迅速无比,肉眼难辨,出现之时,周遭空气刹那静止,而且那周围一片白云,全然被吸入刀芒之中。

叶枫如今,抵达渡劫期,对天地感应更为灵敏,故此施展飞刀得心应手不说,还可以运转一丝天地之力。

仿佛,此时的白云就是这天地之力,在北冥神功加持之下,吸收进入刀芒之中,引动风雷变幻。

嗖的一下,刀芒化为一直狂龙,嘶吼不已,直接一个龙头扫过宁采臣绝世好剑。

宁采臣丝毫不惧,他见刀芒击打而来。

手中绝世好剑,刹那间引动,体内剑气骤然全部释放出来,那绝世好剑紫色剑身之中,浮现一直紫色小龙。

这小龙嗷呜一声,在剑气催动之下,从剑身之中迸射开来,化为九天紫龙。

紫龙舞动之间,龙尾扫荡,天上雷电也被引动,融入紫龙之中。

紫龙张嘴,巨大无比,要吞噬掉叶枫射过来青色巨大刀芒。

刀芒速度调快,快的比风快,比雷电都要快。

巨龙刚张嘴,便被刀芒变成的青色巨龙,直接窜进他的嘴巴之内。

三秒,短暂的三秒静止。

一道气浪从剑气和刀气之间迸射开来。

它们的主人叶枫和宁采臣,两人身体都是骤然晃动一下,接着倒飞开来,头发散乱,嘴角也都溢出一丝丝鲜血,

叶枫噗嗤喷出一口鲜血,他眼睛看向远处,刀芒消失不见。

那剑气紫龙也消失不见。

一柄飞刀悬浮在他身前三尺。

至于宁采臣,同样是喷出一口鲜血,衣衫碎裂,显得狼狈不堪,身前三尺之处,紫色绝世好剑嗡鸣作响,颤抖不已,刚才与刀芒的撞击,它显然也没有沾上便宜,反而是让剑身收到一丝挫伤。

宁采臣双眼骤然一缩,叶枫那手中飞刀到底是什么材质,居然可以让极品灵器绝世好剑,剑身受挫,飞刀是仙器不成?

“叶枫,你好大的气运,居然得到仙器,没想到,你以渡劫初期修为,居然与我战平手,真是罕见。”宁采臣眼神中竟然是浮现一丝妒忌。

同时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红芒。

叶枫站在远处,自己体内刀气浮动无比,甚至有些要破体而出,之前那战斗,让他心神不宁,体内再次受伤。

见宁采臣说自己好大气运,叶枫惨然一笑,“宁采臣,你的运气也不差。”

不过他说的的确不错,自己运气是很好,但是你宁采臣的运气何尝不好?

剑宗第一高徒,剑道天赋强悍无比,甚至可以媲美这蓬莱第一剑剑尘?

刚想到剑尘,叶枫却是感受到虚空一阵动荡,那空间裂缝再次出现。

两具身体从空间裂缝中飞出,两人身上都有伤痕也有鲜血。

那剑尘一身白衣,鲜血迸溅其上,殷红无比,让人心生恐怖。

至于宗雀,他此时身上紫色变成了一个黑色战甲,这黑色战甲之上,魔纹无数,并且带着浓郁黑气。

黑气不断从那魔纹之上散逸出来,维持宗雀全身魔气的流失。

同时这战甲之上,还传来一只只巨兽嘶吼。

并且巨兽脑袋从宗雀战甲上,时隐时现。

只不过宗雀看起来更为狼狈了点,头发散乱,气息虚浮。

“剑尘,没想到,这几百年,你修为还是精进不少,倘若我没有蚩尤战甲,还真的被你伤到,今日你我且如此,我来的目的已经完成,只不过你这个老东西,被我这么一搅弄,体内大乘期气息该压不住了吧,还有两年时间,两年后,我会再来这蓬莱仙岛,到时候与你一决高下,当然,前提是你不要飞升。”

宗雀嘴角露出一丝狞笑,随即咳嗽两声,他虽然有黑色蚩尤战甲护体,可是剑尘的剑气并不是吹得,是经过几百年锻造,此时再跟蓬莱仙岛的修真界天道融合,力量根本不是这一界能承受得了的,即使他身穿战甲,也是受伤不轻。

“好,那我剑尘就等着你,不过这一次,你魔族胆敢进我剑宗,总归要留下一些东西。”

剑尘一抹嘴角的鲜血,瞬间三千银丝狂飞,化为万千剑气,接着,剑尘就那么的很轻松的一挥剑。

他手中的剑,散发出无尽的青色光芒。

朝天上一挥,整个天空刹那间居然暗淡下来。

毁天灭地,剑尘这一件如此厉害。

这一剑引动蓬莱仙岛之力,融合了天道,让整个天空都刹那间进入黑暗,宛如进入永夜一般。

在这一剑之下,叶枫等人,全部都感觉到呼吸被压制一般,全身气息都静止,并且心慌意乱。

这一剑太过恐怖,加上无限的黑暗,让人看不到光明。

黑暗本来就会让人内心恐惧,何况天地都已黑暗。

接着骤然,一道光芒出现,青色光芒,在这黑暗之中,显现的竟然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刺眼,那么醒目。

嗖,一剑挥下。

叶枫心神俱颤,双腿竟然无法移动。

“不好,这剑尘一剑,居然大部分力量是斩向宗雀的。”

宗雀站在叶枫身边,眼神里也出现一丝恐惧。

剑尘这一剑,看来是要让自己再次沉沦百年。

不,自己不能被这一剑斩中。

然而此时,无论他如何闪避,发现那剑气都是把自己锁定。

噗,剑气还未抵身,宗雀就喷出一口鲜血。

而身边不远处的叶枫,也是身体趔趄,嘴角喷出鲜血,这一剑,虽然不是朝自己杀来,可是威压存在,也让他体内经脉被剑气瞬间切割断裂。

“宗雀大哥,全身放松。”

宗雀惊魂失措之间,本想着牺牲蚩尤战甲,换回自己这一身修为,可是却在此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暖气,和一声非常温和的声音。

他眉头一挑,但是心身却是 无比放松,不知道为何,他很相信这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后想一想,宗雀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或许就是人海茫茫,看一眼,见一面就知道他是自己这辈子要找的兄弟缘分吧。

嘭。

叶枫在须弥戒指内,上下翻飞,体内气血喷涌,竟然是接连喷出六道鲜血。

脸色苍白无比,宛如死人一样,再看那须弥戒指上空,出现一道道裂缝,周遭的空间也是道道裂痕,再者,灵气狂暴,宛如飓风。

持续了半盏茶功夫,这阵动荡消失不见。

……

剑宗之内,重见光明,剑尘已然持剑傲立虚空,看了看周遭狼藉模样,心中颇有一丝伤感。

地面之上,躺着不少魔族子弟,这些人身上甲胄断裂,剑气无数,周身伤痕累累,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

尤其是远处那一只黑蟒蛇,约莫百丈之长,胸口出现一个洞,洞内血液流淌,幽深无比,而这黑蟒蛇眼睛浑浊,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

而剑宗其他人,也有不少尸体躺在地上,不过好在根基没有伤到。

剑尘松了一口气,不过身体却是微微晃动。

脸色有一丝苍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