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 九剑.血气动

“好,没想到居然会这等魔功。”说完,这光头大汉,呼哧喷出两道白气,宛如两条丝带。

接着,他巨大的身形,弥漫着狂暴魔气,施展出强大一击。

“魔牛再世!”

光头大汉爆喝一声,身体骤然变大,三丈至高,脑袋上更是长出一对牛角。

嗖,光头大汉化为一道流星,一下子来到叶枫身边。

头上那一对牛角,闪烁一道黑色光芒,黑不溜秋的比墨水都要黑。

宛如利箭,朝叶枫胸膛擦来。

另外一只巨手里面的锤子,骤然扔到天空,化为一座大山。

大山轰鸣,瞬间砸中叶枫脑袋。

但是叶枫那变为魔猿的身体,手掌一伸,居然支撑住了那巨大山丘。

同时光头大汉脑袋上的牛角,撞到叶枫胸膛。

叶枫双腿剧烈一震,朝后面倒退十步,但是并没有倒下。

胸口出现两道白印。

接着,叶枫那举起的巨手,猛然一甩,锤子变成的山丘,轰的一下,砸到光头大汉脸上。

光头大汉惨嚎一声,就跟陨石一样被砸飞。

嘭的一下,撞在地上,白玉地板成了一个坑洞。

这家伙脑袋上朝、都出现一个血红色大包。

见把这光头击飞,叶枫身上毛发消失不见,接着身体也变成正常模样。

他的身体,在须弥戒指内,让蛮狮不断撞击,而且还在九天瀑布之下,不断磨练,即使是渡劫初期的蛮狮,也休想轻易伤害到叶枫。

蛮狮虽然说是渡劫初期,可他是灵兽。

灵兽之道,身体强度可是比魔族要强不少。

所以这光头大汉,即使是渡劫中期修为,也不过让叶枫胸膛留下两道白印子而已。

说实话跟叶枫比力量,比身体强度,他还真的不行。

光头男子有些气急败坏,不过他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叶枫,所以也没有上前。

化为人形的叶枫,感受一下体内刀气,有些虚浮,他虽然是渡劫初期,可毕竟跟对方渡劫中期战斗,还是要耗费很多刀气的。

故此,体内刀气消耗有些大。

灵魂之力一动,须弥戒指内,一股狂暴力量瞬间进入他身体之内,弥补之前消耗所有灵气。

叶枫脊背无比挺直,好似背后有万千力量支撑着他这赳赳男儿。

“你们还有谁来?”叶枫开口了。

周围那些观看的人,都是震惊不已,叶枫战到这里,其实已经有做那将军职位实力。

毕竟连续挫败两大魔将。

一伙人看的是热血沸腾,在远处百官之中,做在龙椅之上魔王宗雀,一脸笑意,对叶枫的实力那是毋庸置疑。

颇为欣赏!

“挺厉害,不过我倒是要领教一二。”

叶枫话音刚落,群臣议论纷纷,这时却是从那八位魔将中走出那位一直都未开口,面色傲然,脊背挺拔的白衣魔修。

他背后背着一把剑,血色长剑,血剑之上还有一个血槽,眼睛注视上去,会让人产生一股错觉,就好像自己鲜血在那血槽中流动似得。

他踏前一步,叶枫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疯狂暴乱的剑意。

没错,是剑意。

谁说魔族之人不修剑?

力量是本质,其余都是途径而已。

这魔修走前一步后,抬着头看着叶枫道:“在下白玉楼,叶枫,希望你给我惊喜。”

白玉楼说完,背后血剑铿锵一声,宛如有开天之力一般,剑意凌然,一出现,周遭全部被血色弥漫。

血腥气息十足。

这白玉楼是杀了多少人?

血剑周围,并有不少恶鬼缠身,张牙舞爪,叶枫知道这些都是灵魂。

从白玉楼身上叶枫的确是感到一股强烈战意和杀意,不过他跟宁采臣比起来。呵呵……

忽然,叶枫嘴角微微一扬,朝白玉楼做了一个请字。

接着,这白玉楼就上前一步,一剑划出。

以他为中心,嗖的一剑,一柄血色巨剑,就朝叶枫杀来。

他只是踩出这一步,而后身体并未移动。

白玉楼,白玉九剑,一剑快似一剑,九剑出,死神现!

这道血色之剑,约莫百丈之长,叶枫抬头,发现漫天都是剑气,尤为是这剑好似与九天相接,自己根本不可能闪避开来。

当然,叶枫也没想着闪避。

他手中飞刀,嗡鸣作响,朝这血色巨剑,猛然一挥。

一道刀气把身体围绕,刀气护体。

叶枫未出手,但是护照的防御强度,已然证实,这白玉楼一剑想要打败叶枫,根本不可能。

因为血色巨剑撞击到护体刀气之后,产生一丝狂暴之声,而后消失无形。

远处白玉楼,眼神微微一挑。

有点意思。

再次踏前一步,第二步。

这一步,让他的剑气骤然缩小一半,没有百丈之长,而是五十张之长。

劈天盖地,速度比之前那道快了一倍。

嗖的一下,地面龟裂,叶枫衣衫猎猎作响,万千银丝被风吹得狂舞不已。

叶枫感觉,刀气之外,全然是一片血海。

这血海之上,有九天斩来一剑,血海翻滚,凭空划出一条道路。

这剑砍在自己身上。

血雨淋漓,护体刀气光罩,震颤,但叶枫仍未动。

白玉楼眼睛微缩,再次踏前一步,第三剑。

第三剑,再次缩短一倍,二十五丈之长。

叶枫顿时感觉,血海之上,海浪滔天,所有的血气宛如一把剑,全然被这一剑给吸引过去,他们的力量全然被血色一剑吸收。

嘭!

天崩地裂,宛如一道血色流星砸下,刀气光罩翁明声大作,叶枫闷吼一声,接着血海消失,剑气虚无。

第三剑已然无事。

白玉楼咦了一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嗖嗖嗖!

不是一剑,不是两剑,而是三剑!

他的身体也踏前三步。

这三剑,前后时间太过短暂,竟然是跟一剑似得。

但是这三剑的力量绝对不是之前那三剑可以比拟的。

海浪变成 了冰川!

血色冰川,一望无际大地,全然是冰川世界,寒气如血,所看到的地方,都是血色一片。

嗖,一道突然而至的攻击,从天上,从地下,从身前。

三件一瞬间杀到叶枫身前。

嘭,刀气光罩震颤,出现了一丝裂缝。

叶枫身体倒退三步!

白玉楼笑意再次浓了一分。

第六剑,叶枫居然抵抗住自己第六剑,不过好在,自己总算是让叶枫的防护刀气光罩出现一丝裂痕。

这表明,接下来的三剑,完全有可能重伤打败叶枫。

所以他笑得更浓。

此时距离叶枫还有五米,白玉楼有信心在三剑挥出后,叶枫就会被自己重伤吐血。

嗖,他再次踏前一步。

脚下血色一片,双脚之下,白玉地面龟裂万千,尘土飞扬。

一剑西来,没错,这一剑是从正西飞射而来。

夹杂日月星辰之力,血色一片,整个白玉广场的上空,都被血色笼罩。

这血色因为浓重,已经近乎于黑色。

黑色,压城!

血色之剑,不再以一般速度缩小,而是骤然剑变成了三丈之长,而且很细,犹如树木般粗壮。

叮!

这一剑,叶枫护体刀气刹那间破碎开来。

但是仅仅是破碎,这一剑破掉叶枫护体刀气后,那便已经足够了。

叶枫身体轰然再次倒退三步。

他感觉到体内气血翻涌,骤然间,叶枫眉眼一紧。

第八剑,这白玉楼的第八剑射来。

这一剑,不是一剑, 而是万剑。

一剑化万剑。

叶枫发现,无论是身体上空还是下方,还是左方,右方,反正是四面八方全部都是剑气。

血色浓郁的剑气,每一剑都一样,一模一样,力量,剑气凌厉程度,还有那血色浓度。

没有一丝一毫差别!

叶枫狂啸一声,终于不再防备,而是出手。

他只是一抬手,周围那射来的万剑,好像瞬间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一样,骤然间减慢了一倍。

情之殇,喜怒哀惧,四大情绪领域瞬间铺展开来。

产生的领域力量让白玉楼一剑,从狂风暴雨变成了 绵绵细雨。

叶枫化为游龙,手中飞刀,三尺之长。

三尺厂的青色飞刀,似乎是一个吞噬巨兽,亦或者是无尽空间裂缝,刹那之间,风雷静止,灵气静止。

嗖,刀芒一闪,叶枫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一道圆形的青色刀芒,迅速无比,宛如波浪,霎那间荡漾开来。

那血色万剑,居然倒转方向,全然指着白玉楼而去。

白玉楼脸色大惊失色,手中那柄闪耀血色烈焰三尺青锋,骤然一顿,插入地面。

噗嗤,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白玉楼气血涌动,接着,那万剑全部消退。

同时,白玉楼脚步退后一步。

白玉楼眼角缩的更紧,几乎是眯成一道缝隙。

他眼中并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是无尽的挑战yuwang,无尽兴奋,就是兴奋,这家伙眼睛发亮的跟深夜里的夜明珠一样。、

‘哈哈哈哈!!!’

一声狂笑,响彻这九天。

“好,我白玉楼今日爽快!”

白玉楼说完,身体邹然一顿,插入地面白玉中的三尺青锋,血色浓郁,宛如天上那一轮血色太阳。

漫天天空中,之前消失的那万千血剑重新出现,但是他们并没有立刻出现,而是悬浮不动。

白玉楼最终是朝前踏出了他最后一步。

白玉楼,九剑之道,最后一道,乃是第九剑!

骤然间,天地失色,周围全然黑暗下来,所有人只觉得眼睛一疼。

在远处观看的那群大臣,都闭上眼睛,只有那宗雀瞪着一双眼睛,惊叹无比。

这一剑,真的是一剑!

踏前一步后,白玉楼的身体融入了虚空之中,那万千血剑,刹那间居然跟被人施了诡了鬼术一样,变成了一剑。

这一剑,凝聚万千之力,凝聚一丝他白玉楼的天道之剑道!

“杀!”

一声暴喝,从虚空中迸射而出,天空上下,四面八方,都是这一句杀字。

宗雀拳头猛然攥紧!

叶枫,你会怎么样?

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因为叶枫真正的实力,他还从未见过。

一个人,只有在生死边缘,才会发挥出最强大一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