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 好一段闲暇时光

那小将一眼灼热看着叶枫,双目炯炯有神,十分期盼叶枫回答。

其余人也都是七上八下瞪着眼睛盯着叶枫。

叶枫回身一看,发现身后那一干文武群臣,并那拓拔野一起都在看自己。

他似笑非笑,微微点头,“你说的却也不假。”

这小将似乎专门等待叶枫这话,权且叶枫说其他话,估摸他也会接下话把来询问叶枫。

“那大人何不让我等开开眼界?”

叶枫心里一笑,这小将还真是,说这番言语,肯定是受人指使,亦或者专门想要自己打一场。

顿觉心中索然无味,叶枫朝四下一看,“既然你们想要观看,当然可以,不过你们谁要上来?本大人还要赶忙休息一二,这一路赶来,身体困倦。”

小将们没想到叶枫如此爽快,暗暗吃紧,不过也正好遂了他们意思。

既然这样,那大人交代的事情就可以完成。

这个时候,从后面来了一个文臣,这文臣拱手朝叶枫道:“魔将大人,既然如此,不妨与军候大人比试一二,往日来,军候大人军威甚重,这些人都与军候服气不已,所以只要战败军候,一切好说。”

“哦?拓拔军候,既然如此,你我且比试一番吧。”

叶枫的话看起来十分鲁莽,说起来也没多加考虑,这正好顺了拓拔野的心思。

拓拔野心想,自己是渡劫初期修为,之前那传言,叶枫力抗八大魔将,甚至把第一魔将白玉楼一刀击败。

他不怎么相信,今日一见,叶枫不过是跟自己一样境界,如何心服气?故此心中早有要与叶枫一较高下决定。

所以他拱手道:“好,既然大人差遣,拓拔自当全力以赴。好让这帮魔族子弟看看大人神威。”

说完,他双手一摆,便让身边文臣武将全部退后,只留下自己和叶枫在这教武台上。

叶枫抬眼再次朝台下一看,十万魔兵都睁着眼睛看向自己,看向教武台,当下不说话,身体骤然退开三米开外,一头银丝狂舞不已,破显威势。

拓拔野铿锵一声,抽出手中宝刀,黑刀铮亮无比,刀身宛如清泉,只一眼便可以看到人的影子,清清楚楚。

拔刀之时,这刀身之上还传来幽魂啜泣声音,扰人心神慌乱,头皮发麻。

不过叶枫却是微微一笑道:“拓拔将军,既然大家想看,咱们也抓紧时间,一招定胜负就可以了。”

叶枫的话,拓拔野微微一愣,不过随后却是哈哈大笑,“好,既然魔将大人吩咐,拓拔敢有不从?”

随即也不藏拙,竟生生把黑色弯刀猛然间挥动,他的身体周围迅速魔气笼罩,整个人身影变得虚幻起来。

周围的魔气接着嗖然移动,一把弯刀,竟然如同九天上浦下的银河,端的是漫天银光闪烁。

这一刀劈头盖脸朝叶枫砍来,周遭空间在魔气绞杀之下,形成一道道缝隙。

咔嚓之声不绝于耳,那修为略低的魔兵根本看不清楚这教武台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片模糊。

然后是一刀宛如九天瀑布,直接就把叶枫给笼罩住。

三个呼吸时间,教武台上寂静无比。

准确来说,是灵气,魔气还有刀气全部静止。

轰,刹那间静止破除。

无尽魔气全然消失,叶枫身体立在教武台上,背负双手,身前一柄青色飞刀,三尺之长,嗡鸣作响。

而那拓拔野则是朝后退开十多米,双脚在地上踩踏百步,每一步都让地面摩擦出火星,同时地面龟裂,深深脚印看得出来他退的十分用力。

噗嗤,一口鲜血从拓拔野口中喷出,他的黑色弯刀哀鸣不止,甚至上面出现一道非常微小缝隙。

拓拔野知道,这是自己刚才跟叶枫战斗时,他的那柄散发青色光芒的飞刀抵在这刀身之处,让弯刀受伤。

台下十万之众,沉声不语,全然陷入寂静中,更有那文武大臣目瞪口呆。

他们看着叶枫长身玉立,白发飘飘,轻松站在那里,背负双手,而拓拔野倒退十多米,脚步更是踩踏几百下,知道拓拔野败了。

而且败得还很惨。

……

叶枫看了众人一眼后,伸出手把悬浮在身前的三尺飞刀化为一股清流融入手臂之中,接着飞到拓拔野身边,手指间射出一道灵气打入他身体之内。

拓拔野立刻感觉全身浮动魔气瞬间安逸下来,体内刚才被叶枫攻击留下的伤势竟然在迅速恢复。

拓拔野连忙抱拳,朝叶枫一拜,“大人威力,小将佩服。”

“恩,以后多与我配合就行了,别再像今天这样,我本不想立威的。”

叶枫说完,便转身朝一边的之前那个在台上跟自己说话的文臣勾了勾手,让他带自己去天都城自己宫殿休息。

那文臣慌不迭乐滋滋的跑到叶枫身边,带着叶枫朝远处走出,腰板挺直,觉得甚是荣耀,好像是办了一件非常值得夸耀的事情。

而拓拔野在听到刚才叶枫说道的话后,身体猛然一震,眼神里露出一丝复杂神色,看着远处叶枫身影,竟然产生一丝王霸之气的错觉。

他随后微微转身,只身飞入教武台上,要给这群魔兵训话。

……

叶枫自是不知道,今日自己与这拓拔野一战,算是彻底把自己的身影镌刻在十万魔兵心中,让他们时刻谨记叶枫之名。

更有甚者,把叶枫当成自己偶像,整日膜拜,作为奋斗修炼目标。

魔族之人本来就是喜欢打斗厮杀,他们最喜欢强者。

叶枫跟着文臣来到宫殿,“对了,你叫什么?”

这文臣一看叶枫询问自己,慌不迭立刻道:“下官何文清。”

“何文清……名字不错,很符合你的身份。好了,今后你就跟我在一起,没事带我去这边好好玩耍玩耍,平日里,帮我收集一些奇闻异事,另外帮我打探天外天的消息。”

叶枫收这何文清在身边,其实是有自己用意的,他来这里不仅是为了玩耍,更是为了找人。

天外天的消息,自己可不能忘记,另外让这何文清搜集的事情多是蓬莱仙岛方面的,因为自己两年后要去往蓬莱仙岛,肯定时刻关注那边情况。

再者,寻音殿这个事情也是重中之重。

当下何文清听完叶枫的吩咐,心中大喜,连忙点头。口中说着,多谢大人恩典。

叶枫却是微微一笑,“何文清,在这里呢,就别那么多繁文缛节,咱们该怎么来,怎么来,就跟你自己朋友一样,放心,我不会动不动就杀你。”

叶枫说完,拍拍何文清的肩膀,何文清脸色微微一愣,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

反正是情绪复杂。

叶枫因为修炼情之殇缘故,所以对情绪波动最为敏感,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思考什么,他也懒得理会。

自从叶枫居住在天都城内,随着日子不断推移,他对这里越加了解,对魔族的风尚也多有体会。

……

东方之上,一个八角亭不远处,几处山峰高耸入云。

两人身影在上面移动,刹那间从东方已然到了西方,同时剑气刀气纵横交错。

瞬间已然是交了上百手。

而后一人身影略显狼狈,从高空下来,双脚着地,稍稍趔趄一下,放才稳住身形。

接着,从高空上飘来一满头银丝,长身玉立青年,微微一笑道:“白兄,你这修为可是日益见长,现在都可以坚持半柱香时间了。”

“半柱香有什么用,不还是被你打的这么狼狈?”白玉楼微微苦笑,随后身体一欠,飞入八角亭中。

只见八角亭内,早已经摆上了一桌酒席,在一边站着一个文臣,见两人走来,笑容可掬。

正是之前叶枫让他跟随自己的文臣何文清,这家伙办事情真是不错,就前段日子,叶枫让这家伙帮自己给修炼之所清理一下,他不仅清理一下,还把地面铺就白玉一层,让人修炼感觉舒爽无比。

另外还在修炼室内,放下一些魔族珍馐,以供叶枫早晚修炼食用。

这些珍馐都是一些稀罕玩意,是一些天材地宝制作而成,长期服用能够疏通经脉,增加灵气。

看着何文清可鞠笑容,叶枫示意让他也一同坐下。

这段日子,白玉楼呢,是每个月都会来叨扰自己,让自己跟他对战,同时也是修炼。

叶枫平日闲着无聊,也乐意跟他打斗,锻炼锻炼筋骨。

甚至叶枫都有些感觉,自己快要捅突破渡劫中期,不过这渡劫中期却不是好突破的,只是有感觉而已。

“何文清,跟我两个说道说道,这段时间又有什么奇闻异事了。”

来这里已经半年时间,何文清每个月都会给自己汇报一下,今日他来这里,当然是汇报的时辰到了。

“恩,”何文清点点头,而后开始跟两人讲述起来。

“前一个月,在距离我们三千里之地都城,出现一奇观,乃是一两百年死火山,忽然变成了活火山,一日复活,喷岩浆高达半空之上,让周围百里之地,三天三夜没有入夜。”

“在天北城,有一魔教逃犯,越狱逃跑之后,以元婴期修为,竟然猎杀一名洞虚期修士,奇怪奇怪,世人传闻,他乃有极品魔器。”

……

一边食佳肴,一边饮琼浆,听着这些奇闻异事,当真是让人兴趣盎然。

不过这何文清话语一转,却是把魔族的事情讲述完毕,接下来,清清嗓子.

“接下来,可是要讲一讲蓬莱仙岛的稀奇事情,而且,这件事跟大人你还有很大关联。”

何文清脸色露出笑容,看起来神神秘秘的,倒是让叶枫心中十分好奇。

“哦,你且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跟叶枫有关系,我倒是很乐意听听。我可是听说,这叶枫在蓬莱仙岛可是搅弄好一阵风云。”

白玉楼把筷子放下,酒杯放下,伸出一只手挑弄那小黄耳朵,而后嘿嘿一笑,十分打趣叶枫。

不料小黄伸出猴抓,从石桌上,抓起一颗花生米,直接扔进白玉楼嘴巴里面。

好家伙,可把他差点呛着。

小黄见白玉楼被自己成功戏耍,抓耳挠腮,好不自在,那意思好像在说,让你继续打趣主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