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 千千万万个王二

拓拔野带着三十万魔兵,从天都城离开后,迅速朝前方奋进。

与此同时,整个天都城里面,那些男人女人,都把孩子老人藏在地窖里面,用灵气封住,不让他们出来。

他们跟随在大军一起,他们要战斗,要维护家园。

一时间,人如蚂蚁一般,朝四面八方不断冲杀。

看着身后那不断融入进来的天都城百姓,拓拔野心中生出一股豪迈感动。

这股豪迈,可以冲破九霄。

拓拔野之前至少是做过天都城十万魔兵代理元帅,也经过千百战场洗礼,他知道凭借自己几十万,跟对方对拼,绝对不能分散。

一旦分散,凝聚起来的士气,就会被慢慢消去。倒不如,凝聚成一根绳子,变成一把尖刀,插入敌人心脏。

所以他选择朝敌方中军直接攻杀而去。

三百里之地,终于看到了嫪毐魔域魔兵。

“万千儿郎,随我杀敌。”

“儿须功名,须杀敌,破虏千万,把家还!”

“守城于此,血染疆场,不破楼兰誓不还!”

“血染衣甲金銮殿,拔剑四顾双目射九天,杀敌三万里,人还,家园!破楼兰!!气冲霄汉!!!”

……

此时此刻,竟然是数不尽的诗词佳句从一个个修士的脑袋里面迸发出来。

让每个人都视死如归!

四处都是喊杀声。

只见整个四合之地,全然被魔气充斥。

拓拔野这边魔兵,手持黑色弯刀,化为一条条猛虎,嘶吼声如雷动,猛虎下山,张口吞人。

刀气纵横,嗖的一下,杀入那些猝不及防,站在最前面的嫪毐魔域魔兵身上。

轰咔一声,敌军队列最前排的人,身上衣甲骤然崩裂。

那刀气直接杀入他们体内。

那地面更是被一层刀气给掀翻开来,刹那间是沟壑万千,尘土飞扬,更甚者是鲜血顺着刀气,不断从各自身体内流淌出来,沾染大地。

……

王二是从寒山城那边跟随魔将大人退过来的,他亲眼见识过,自己那一伙兄弟,满城将士,被面前这群嫪毐魔族人斩杀。

即使是投降者,也毫不留情斩杀。

他清楚的记得,跟随自己一起进入军队的同村兄弟,被对方斩杀。

那个兄弟对自己实在是太好,有什么吃的东西都会第一个想到自己。

自己修炼灵石不够用,他都会把他自己的一份灵石分出一些给他。

王二曾经询问过,为什么要这样。

当时那兄弟说,我修炼资质其实也不怎么样,给我我也用不完,倒不如给你。

王二看着兄弟脸上灿烂有些憨厚且有些痴傻的笑容,眼泪的水儿不停的打转,但是他忍住了没让眼泪掉下来。

还记得有一次,自己去前线杀敌,与一个魔兵战斗,自己刚把对方给杀了,却不料身后传来一声闷吼。

他猛然转身,发现兄弟居然抵挡在自己身后,他的肩膀上被一把弯刀砍中,鲜血直流,宛如喷泉。

王二目眦欲裂,他知道兄弟是为了不让自己受伤,才用身体跟对方弯刀抵抗。

而这柄弯刀,如果不是兄弟抵挡,恐怕早已经会插入自己胸膛。

在血域,充斥着蛮横,充斥着野蛮,暴力,王二很庆幸,自己能够在今生遇到这么一个兄弟,可以为自己生,为自己死。

但是,兄弟在几日前,那场大战中死了。

他死了,今后再也没人给自己食物吃,再也不会有人给自己灵石修炼,也再也没有人给自己挡弯刀了。

那一刻他知道这个一直心疼自己的兄弟已经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为什么那么痛?

王二还记得当时自己留下了血泪。

“兄弟,看到了吗,我要来为你报仇了,我要杀光这些可恶恶人,我要让他们为你陪葬。”

王二一声怒吼,手中下品材质的魔器弯刀,噗嗤一刀,穿入敌军甲胄之内。

那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就被一刀给插入心脏。

鲜血顺着王二的弯刀流淌出来,是黑色的。

王二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笑意。

“哈哈,看到没,兄弟,你在天上的灵魂看到没,我亲自帮你杀了一个仇人,我还要继续帮你杀第二个。”

狂吼一声,王二双臂伸展,身体上七八道黑色魔气上下窜来窜去,他的身体竟然是增高了一倍。

粗壮的手臂,与弯刀合二为一,他直接冲入另外一团战场中,专门针对嫪毐魔域的魔兵砍杀。

杀戮在继续,王二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只是感觉自己有些疲惫,体内的魔气已然无法支撑自己继续厮杀。

可是对方人还是很多。

噗嗤,王二忽然感到心口一阵疼痛。

一把弯刀,带着黑色烈焰从自己胸口穿过。

他惨然的回头,看到一个满脸鲜血,双眼通红带着盔甲的魔兵正在残忍朝自己微笑。

他的面貌十分年轻,是一个年轻小伙子。

去死吧!

这个魔兵朝自己怒吼一声,接着手中弯刀猛然搅动,王二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一分为二。

他的意识逐渐消失。

“兄弟,我来找你了……”嘴角喃喃自语,不知道为何,王二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丝的解放,这种感觉很轻松,很轻松。

厮杀还在继续。

这个杀了王二的嫪毐魔族的士兵转身继续朝下一个人杀去。

……

战争在继续,激烈在继续,鲜血在继续流淌,死亡也在不断增长。

不少王二心中怀着仇恨,不断的去厮杀,他们为了自己兄弟,为了自己孩子家人,也为了保卫疆土。

王二死了,王二站起来,王二继续倒下。

千千万万个却是杀不完。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战况是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激烈,鲜血汇聚起来,让地面都泥泞不堪。

七绝魔人从中军大帐坐着轮椅飞出来,他双眼盯着前方大阵,他没想到天都城的这一帮魔兵,居然敢主动出击。

而且还是把力量凝聚成一起,朝自己中军大帐而来。

这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坑杀那将近六十万魔兵,这些人的心神应该是粉碎的,应该是压抑无比,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他毕竟是历经大小战役上千场,死在他计谋下的魔兵,鲜血可以用血流成河来阐述。

所以他眼镜骤然张开,“让左翼军队,不要在意中军,直接插入天都城,我要让这群人没有退路,我要让他们全部葬身于此。”

“右军魔兵,从侧翼偷偷溜进他们身后,全力冲杀,所有武器全部用上,符咒之类,不要命都可以释放。”

在他三两下的指挥,很快稍显混乱的嫪毐魔族军队,变得井然有序起来,他们不断组成阵法,朝天都城魔兵冲杀,一时间天都城这边压力倍增。

同时,有一股人数不少的军队,身穿黑色甲衣,正在迅速朝天都城城门进攻。

在七绝魔人的背后,站着十八个身穿血色长袍之人,这些人修为都是渡劫初期,甚至有两个是渡劫中期。

他们都是来保护七绝魔人的。

合兵一处,七绝魔人把所有强大高手都聚拢在自己身边,当然这群人也愿意保护七绝魔人。

虽然这个人,不仅是个瘸子,还是一个洞虚修士。

可在战场上,这个人绝对比渡劫期的高手都要可怕,都要厉害。

他们看着远方那不断冲杀的军队,知道胜利的天平很快就会倒向他们这一方。

军队在厮杀,战况更加激烈,拓拔野心中忽然产生一丝无奈。

因为他发现刚才被自己这一方已经打得有些心慌意乱的士兵,居然很快整合起来,他们井然有序的步伐,朝自己这方攻杀而来。

拓拔野发现自己一方魔兵受伤死亡数量骤然增加。

但是不能退,退已经没有退路。

只有杀。

他很清楚,从左翼方向走出不少敌军,他们要占领天都城。

叶枫,叶枫魔将现在在哪里?

拓拔野心中有些疑惑。

“天都城的魔兵们,只要你们投降,我们保证不杀你们,我们保证你们可以安然无恙。”

在中军大帐,七绝魔人坐着轮椅,声音尖锐的很,一下子席卷整个战场。

他在劝说这群人,他要攻心。

不仅要攻杀人的身体,也要攻心。

兵法有云,攻城为上,攻心为下。

他知道,在天都城里面肯定有个很会做思想工作的修士,因为本应该情绪低迷的天都城一干魔兵,居然精神抖擞,所以一定有厉害之人。

既然你能振奋人心,我就重新把这人心给击垮。

七绝魔人心中冷笑,他的声音很大,在身后那十八位渡劫期魔修特地用魔气加持下,传播方圆千里之地。

“我放的魔族士兵,魔王大人,在等待给你们奖赏呢,杀一人,赏千金,杀十人,赏魔器,杀百人千人,升百夫长,千夫长,为了我们的梦想,为了我们魔王的计划,杀,杀, 杀!”

他七绝魔人也会做思想工作,他要跟隐藏的那个人斗一斗。

我倒要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七绝魔人厉害。

我可是军神,战场之上,我才是主导。

他的话的确起到了效果,嫪毐魔域的魔兵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朝前方不断冲杀,他们毫无顾忌的释放自己全身魔气。

可是刹那间,虚空一阵动荡。

忽然黑压压的人从天而降。

他们穿血甲,批血衣,目眦欲裂,弯刀嗡鸣,要斩破苍穹。

“魔域的精英们,这里是你们的战场了,你们看看后面那些热血奋战的兄弟们,我们要多杀一点人,要破掉这中军大帐,给他们希望,去吧,精英们!”

凭空出现的叶枫,朝这群魔兵们爆喝一声吼,转身看向八位魔将。

“白玉楼,随我斩杀那两名渡劫中期修士,其余魔将,与那剩下的魔修混战,背水一战,杀身成仁,杀!”

白玉楼听闻叶枫的话, 也不拖延,毫不耽搁,直接拔出自己背后寒剑。

白玉九剑铿锵斩出。

一剑倾城,一步风云动。

九剑齐出,直接杀入那七绝魔人身后两名渡劫中期修士之中。

而叶枫也随即一跳,朝另外一个渡劫中期修士杀去。

而他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上千灵兽。

这些灵兽以蛮狮为首领,化为本体,狮子豹子,老虎蟒蛇……

百兽长鸣,灵气纵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