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 火烧三千里

灵油的味道,他们十分清楚。

可是这群人身上为什么有这个味道。

但是他们也没多想,心下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逝。

再说这八千铁甲兵冲杀到叶枫军帐之前千米之处,叶枫手中三角旗帜猛然一甩。

立刻从身后涌出上千魔兵。

这上千魔兵排列整齐,他们接着全部都盘腿坐在地上。

他们要干什么?

难道要集体自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叶枫大人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莫非有什么诡异的计策?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战场。

但是坐在地上的上千魔兵,眼神里一丝颤抖都没有。

他们看起来镇定自若,视死如归。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神态,信心如此坚定?

是叶枫,一定是叶枫。

叶枫看着这群人距离自己中军大帐距离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忽然朝这千人大声喊道:“三百米处,行动。”

三百米,不过是刹那间就到。

铁甲兵,八千数量,全身青色光芒狂暴浓郁无比。

他们手中魔刀魔气纵横,每个人都狰狞脸蛋,在他们眼中,面前这群人都已经是死人。

居然还敢坐在自己铁甲兵面前,想要自杀?

哼,岂能让你们如此容易。

这群铁甲兵人昂马立,欲要朝这群人践踏而来。

可是忽然间,上千魔兵身前猛然大亮。

他们手中升起一股股火焰,这火焰一出现,空气都瞬息变得灼热不堪。

三昧真火!

上千道三昧真火,直接喷射到这群铁甲兵身前,而且是源源不断。

他们挥动体内魔气,不要命的释放出来,火焰一次比一次浓郁,一次比一次狂暴。

最前面的铁甲兵哪里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忽然他们意识到了什么,火烧!

最前面的铁甲兵全身上下,轰的一声,全部被点燃。

火焰迅速无比,蔓延全身上下。

他们怕火,尤其是三昧真火。

因为青色战甲的致命伤害就是这个。

战甲乃是用魔气寒水打造而成,放在里面浸泡一年才能炼制出这种材质。

八千人,其中又将近五千人身上,被泼上灵油。

他们刚才还在疑惑,为何之前那群魔兵只是朝自己身上泼洒液体,而不战斗。

现在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是在平日,他们脑袋稍稍旋转一下,就能知道这个事情。

但是在战场上,他们杀红了眼睛,谁会想到何文清一干人等是在给他们设计?

一时间,这群铁甲兵变成了火焰兵。

火焰浓烈,在战甲上燃烧起来,空气中迅速弥漫一种肉 身被烧焦的味道。

战马被火焰燃烧,暴怒起来,直接把坐在它们身上铁甲兵全部给掀翻在地。

这群魔马随后四处逃窜。

魔马身上也有液体,所以他们并不能把身上火焰给弄掉。

这些火焰一旦沾染在身上,尤其是还布满一层灵油的身体上,威力可想而知。

叶枫迅速让三大魔域的人朝天都城撤离。

那几千魔马,因为他们是嫪毐魔域培养出来, 所以受伤之后,都要朝他们自己家园奔跑而去。

所以瞬间让对方军营火光冲天。

而八千铁甲兵,因为身上布满灵油,被烧了一次有一次。

这些铁甲兵可都是最厉害的人物,而且是嫪毐魔域精锐中的精锐,杀了三大魔域不少铁血男人。

这些人一见,有此机会,可以灭杀掉铁甲兵,于是所有人义愤填膺,全然把体内魔气化为三昧真火,喷洒在八千铁甲兵上。

那些身上沾满灵油铁甲兵再次感觉到如同下油锅一样的痛苦。

在地上不断翻滚,想要扑灭火焰,然而这都是三昧真火,岂能是这么容易就被扑灭的?

又不是普通火焰。

至于那些身上没有沾上灵油的,想要逃跑,可是其余的铁甲兵伸出双手,要他们来拯救自己,所以不少人还是被火焰给射中。

大火约莫燃烧了半柱香时间,在叶枫中军大营,出现一地干尸,这些尸体血肉都已经烧的一干二净,只留下干枯的骨头。

骨头上,还有不少火焰在燃烧。

八千铁甲兵,本来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灾难,是一颗厄运石头,但是此时却被叶枫设计给杀掉。

无疑是给所有人心中点燃一把火焰。

“哈哈,灵油,灵油原来是杀招,我们怎么没想到,大家快点来,你们吧身上所有灵油都拿出来。”

很多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后,都前仆后继的把乾坤袋翻开,他们要找寻灵油。

灵油不止是酒楼才有,一些人也需要,他们修炼的时候,会把灵油放在一边油灯里面,点燃,可以映照修炼场所明亮无比。

起到照明的作用,虽然灵石也可以达到这种效果,但是用灵石照明,燃烧的是灵气,毕竟太过奢侈。

所以很多人乾坤袋内都有一些备用的灵油。

这些灵油一旦被找出来,而且还能够起到这么大的效果。

所有人都疯狂起来,他们迅速朝嫪毐魔域那群魔兵跑去。

五十万,对战一百五十万,居然一点恐惧感都没有。

嫪毐魔域的人惊恐了,因为她们发现敌军根本不是来直接扑杀自己,而是从乾坤袋内,扔出一袋袋的灵油。

这些灵油一旦扑到身上,立刻全身都被覆盖。

接着,他们再次看到一个恐怖的事情。

三大魔域的魔兵,他们站在一起,手中浮现三昧真火。

魔气不断注入其中,变成一个火球,直接扔到他们身上。

呼哧一声,火焰沾染灵油, 瞬间燃烧起来。

再加上风势很大,所以刹那间,这火焰燃烧了上百里地。

一百五十万魔兵,如同看到了最恐怖事情,看到了这世界上最厉害的魔鬼一样。

连忙朝后面奔跑。

他们要远离火焰,但是那群被沾染上灵油,灵油燃烧的人,他们无法逃跑。

身上全部被火焰笼罩,噼里啪啦作响,他们的身体都被烧灼开来。

他们不是铁甲兵,身上穿的也都是普通战甲。

所以三昧真火对他们伤害特别大。

一个人连着十个人,十个人连着一百个人。

只是几个呼吸时间,有好几万人被火焰燃烧起来。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几万人变成 几十万。

大火蔓延好几百里。

加上这群人不断奔跑,他们想要扑灭身上火焰,以至于让火焰在三千里之地都能够看的清楚。

三千里之地,并不都是空旷之地,还有一些低矮的树木丛林,被三昧真火沾染上之后,都一溜烟全部点燃。

火光冲天,映照整个夜空光亮不已。

一个时辰后,嫪毐魔域那百万雄师,已经散乱无比,也消失不见。

只是地面上还有不少残余被烧伤的魔兵,还在打着滚,他们在做最后的抵抗。

叶枫看着这群惨败士兵,刚才一战,至少让敌军再次损失五十万军人。

至于那些还没死的,天都城的魔兵迅速走上去,拿出黑色弯刀,直接插入对方心脏,鲜血迸射之间,生命已经荡然无存。

他们死了,脸上的痛苦,皱眉现象都消失不见,这是一种解脱的表情。

……

嫪毐魔王带着上百魔修,正在朝天都城赶来。

可是在三千里之地,他们发现空间混乱不已,四处都是火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百万大军为什么变得如此狼狈不堪?

震惊之余的嫪毐魔王火冒三丈,立刻找来一个将领,连忙询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将领说完之后,嫪毐魔王痛心疾首。

后悔不已,他真的是后悔不已。

“七绝魔人,七绝魔人怎么会死呢?我就来晚了这么一会,就出现这么大的问题?”

嫪毐魔王是怒火滔天,即使是三江之水都无法熄灭他心中的怒火。

暴跳如雷间,手掌之上,浓郁魔气,猛然出现,朝远处扔去。

十多座山峰顷刻间被黑色魔气化为齑粉。

心中怒火稍稍减少后,嫪毐魔王眼睛闪烁黑色毒辣光芒。

“你们这些饭桶,逃什么逃?给我速速稳住军心,在此处驻扎。”阴沉的目光扫描这一干饭桶将领,嫪毐魔王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又要说些什么。

“可是……可是现在军心十分混乱,我担心他们……起暴乱……不好控制……”有几个魔将颤颤巍巍说道。

嫪毐魔王猛然转身,看着这些人,手掌猛然一伸,啪嗒一下,这群人直接被扇飞。

他们倒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坑洞,嘴巴里都是鲜血,嘴唇模糊一片。

“一群饭桶,不好控制,那就给我杀,谁若是敢做逃兵,就给杀掉,可不可以?”

嫪毐魔王恩了一声,冷酷无比,这群该死的饭桶都是怎么做将领的?

这点小事还要自己出谋划策?真是败类,无语至极。

“怎么没看到那些渡劫期的高手?我堂堂嫪毐魔域渡劫期修士都跑到哪里去了?”

忽然嫪毐魔王大声一吼,朝四周扫视,居然发现渡劫期修士少之又少,他心中又是暴怒无比。

“魔……魔王……他们在……在天都城被三大魔域的人围攻……”

一个属下颤颤巍巍禀报。

嫪毐魔王不听还好,一听差点气得吐血。

“什么?你说什么?他们在战斗,你们居然都在逃跑?”

说完,嫪毐魔王手中魔气纵横,化为一条蛟龙,朝四周猛然一甩,上千将领全部被甩开,砸在地上,烟尘滚滚,都是口中喷出鲜血。

“一群饭桶,给我滚!”

怒火宛如滔天洪水,直达九霄,根本无法熄灭,嫪毐是痛苦无比,愤怒无比。

自己 的这群手下,怎么都是这群饭桶。

好好一个厉害的七绝魔人居然被对方主帅设计杀了,还是被一个猴子杀的。

叔可忍,老子不能忍。

随即嫪毐带着身后一干渡劫,中期修士迅速朝前方而去。

他之所以来这么晚,是因为他嫪毐魔域出现了一件大事。

一件天大的事情,罗睺魔皇居然开口要他 帮助他捉一只幽魂兽。

魔皇发话,他当然不能反抗,而且要十分殷勤的做这件事情。

所以他才耽搁了一段时间。

只是没想到仅仅是耽搁一些时辰,自己晚来一段时间,就发生如此惨烈事情,他实在是心在滴血。

万千怒火,竟然不知道朝哪里喷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