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往事,故人

叶枫跟何文清朝着天都城之下地牢走去。

“峨眉宗的人,被抓到这里,不知道她们认不认识玉玲珑,我这么多年没跟玉玲珑联系,现在被蓬莱仙岛之人驱逐,还真是让她担心,希望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让她为难。”

叶枫一边走,一边思量,心中多少有些担忧,当然也有喜悦。

总算是看到峨眉宗的人,凭借玉玲珑修炼天资,那么聪明而且为人处世都不错,应该在宗门内名气火爆吧。

“百川宗的人也被抓来,真是奇妙,不过我现在成为百川宗弃徒,他们看到我肯定会很痛恨吧。”

一时间,叶枫的思绪似乎回到了百川宗,东方明师兄,雷震天,雷仙儿还有唐十三都还好吗?

酒中仙前辈,丁春秋师傅,都还好吗?

说起这酒中仙,叶枫对他挺有好感,修为高,为人豪爽潇洒,没有架子,而且他喜欢喝酒,喜欢自己的猴儿酒,虽然见面的次数也不过两三次,但这丝毫不影响自己对他的好感。

至于丁春秋,乃是百川宗九脉之丁脉的脉主,是自己在百川宗时候的师傅。

这个丁春秋炼丹技术十分厉害,当初自己接到宗门任务,去遣送十二少档口,是被那庚脉白羽阻拦,并且跟对方产生摩擦,在派送的时候,他们要找自己麻烦。

当时丁春秋直接站出来,拦住这件事,叶枫还记得,当初那老头说,我丁脉的弟子,自然是我来管理,谁都不能对他们不客气。

总的来说,对于百川宗,叶枫觉得自己心里还是感激的。

常怀感激之心,乃是大丈夫所为。

当然不要刻意为之才是最好,刻意为之就落了下乘。

不知不觉间,叶枫发现思索思索着,自己就跟何文清来到地牢。

这地牢乃是在天都城大殿之下,千米位置。

下面有水牢、火牢之分。

水牢里面积水密布,寒气逼人;火牢则是火焰升腾,温度很高。

地牢两旁站着一排身穿甲胄魔族狱卒,他们在叶枫两人来到后,朝两人微微点头,十分恭敬。

两人也没说话,直接朝里面走。

“这火牢关的都是魔族一些违法分子,水牢则是蓬莱仙岛的一些人,估计现在正在审判呢。”

何文清微微一笑,看起来有些冷血,从牢房深处能够听到一些惨嚎声,还有皮鞭抽打之声。

叶枫眉毛微微一挑,眼神朝四周看了一下,在一边的火牢里面,不少人披头散发,身上血迹斑斑,但个个长得都是凶狠恶煞,身上杀意很重。

有狱卒正在拿着鞭子,抽打一些人,这些人身材高大,肉皮是很厚的,所以抽打起来,他们并不怎么痛苦。

倘若是把鞭子上点燃三昧真火,猛然抽打,这些人无不是痛苦哀嚎。

有人看到叶枫和何文清,看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连忙从地上站起来,伸出手掌,张大嘴巴,似乎恨不得要杀了两人。

何文清冷哼一声,从一边的狱卒手里夺过一条鞭子,猛然朝这些人脸上抽打。

顿时血液纷飞,哀嚎发出。

“滚!”

说完,何文清把鞭子扔给身边 狱卒,这狱卒走上来,继续抽打这魔族之人。

这边温度却是是很高,叶枫感觉到一股灼热在空气里散步,呼吸都有些不畅。

不过转眼间来到水牢之地,水牢的温度瞬间降低不少,寒气弥漫。

在水牢里面,有一个牢房,里面积水密布,里面的有好几个人身穿白色衣衫,还有两个女人。

只不过他们都是手中戴着镣铐,这种镣铐都是玄铁打造而成,再者,这些人的肩胛骨都被锁住,根本无法运转丹田灵气,故此,此时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们根本别想跑出去。

有几个戴着镣铐的人站在一边,身上狼藉一片,也有不少伤口,是鞭子抽打留下来的。

脚下一片积水,时刻不停的散发寒气,让这群人感觉十分寒冷,嘴巴都发白。

至于那哀嚎之声则是从十字架上发出来的。

两个木头镶嵌,组成一个十字架,两个男人被绑在上面,手中镣铐紧紧帮着。

两个狱卒,嘴角狠辣笑着,用力的抽打。

嘴里更是叫嚷道:“你这该死修士,以前不是很嚣张吗,快点说出来,在哪里还有你的同党,不然今天非抽死你。”

“呸,有种就杀了老子,老子才不怕你,你们这群该死的魔族,如果老子没有被你们锁住肩胛骨,非喝血扒皮你们了不可。”

“对,瞿铭师兄,咱们就不说,看他们能怎么办。”一个声音有些颤抖的朝这被不断抽打的修士说道。

“哼,冥顽不灵,给我狠狠打。”

那狱卒被这两个人说的,怒火三丈,手中的皮鞭根本不停留,比之前还要用力。

叶枫却是眉头一挑,眼睛顿时朝那绑在十字架上的人仔细一看,这人面容有些熟悉。

随后他在听刚才那人叫他的名字,顿时想起来这人是谁了。

原来是自己刚进入百川宗外门的时候,那个专门来接引自己跟雷震天的甲脉弟子瞿铭,当时这人可是意气风发。

接引是可以得到灵石和丹药的,所以当时自己两人就有缘见面。

至于他身边被绑着的则是王明志。

这个王明志自己也熟悉,乃是刑事堂的弟子,这个人跟宫羽商,宫羽泉两个兄弟有关系。

当初他们身死,王明志还专门从外门那边过来,找自己麻烦,不过最后是被自己给解决。

再者,这王明志对自己有些畏惧,所以也印象深刻。

“还真是巧啊。”叶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转身朝身后的几个修士看去,其中两个女人,穿着白色宫纱裙,背后背着飞剑,但是身上衣衫被鞭子抽破,能够看到她们那如玉肌肤。

长相也是很甜美,动人,宛如绰约仙女,即使狼狈,也难掩美色。

她们见叶枫看来,都是怒目相视。

这定然是峨眉宗的弟子了。

峨眉宗是女性修炼宗门,在场的只有她们两个女人。

至于其他的几个男性修士,是百川宗的,里面还有一个自己认识的,叶枫心中呵呵一笑,这缘分还真是让人无法想象。

这人居然是那白羽。

好几年前,在自己遣送十二少回天香谷 的时候,这白羽跟自己产生摩擦。

当时他身边带着王明志,说是要为王明志出气,被自己一刀给击败,怀恨在心。

看到叶枫,这些人也是愣神。

叶枫的名气在蓬莱仙岛那是家喻户晓,不过都是大恶人名头,再加上悬赏那么丰厚,张贴告示,所以他的面容这些人都记得。

“叶枫,哼,没想到你成了魔族的走狗,在这里跟你相遇,真是孽缘。”白羽率先开口。

他对叶枫本来就有怨恨,那叶枫那么出头他心里自然不忿,只是后来听说叶枫被剑宗那么多人围攻,而且还被百川宗去除百川宗弟子的名头,他心中的怨恨才稍稍减少。

不过对于那丰厚的奖赏却还是灼热不已。没料想今天看到叶枫,还在这么一个尴尬地方碰见,他立刻言语攻击。

“白羽,别来无恙。”叶枫淡淡一笑。

白羽的心思,他岂能不知道,不过是小人之心吧。

叶枫随即不理这人,转身看向瞿铭和王明志。

这两人听到白羽的话,也是为之一愣,抬起脑袋看着叶枫,张大嘴巴。

“叶枫,你怎么在这里?”王明志率先开口。

“我在这里稀奇吗?”叶枫反问一声。

王明志却是哑口无言,叶枫在这里确实不怎么稀奇。

至于那瞿铭,本来想张口,不过却还是闭住了。

他看着叶枫的眼神,有些别的意味,有疑惑,也有好奇。

叶枫随后看向何文清,“何文清,把这三个人给我带出来,我有话问。”

叶枫指了指两个峨眉宗女弟子,还有那瞿铭。

随即转身离开,却是让这水牢的人一脸愤怒。

尤其是那两个峨眉宗女弟子。

白羽愤恨不已,“叶枫,你个色鬼,有本事找我!”

白羽很是心痛,看着身边两位美人,眼神里都是难过和不忍。

这两个人都是一顶一的美人,他白羽再来这魔窟的时候,恰好碰见,对两位美人心神向往,所以一直都是献殷勤,不料叶枫一来就要带两人离开。

这让他的心思稍稍想歪,立刻暴怒。

但是他的暴怒根本无济于事,反而让两个佳人花容失色。

她们基本上是在峨眉宗修炼,对人世间的事情并不太清楚,还以为叶枫提取两人是要毒打一番,不料白羽说,要拿自己两个人去**,这可是让她们立刻啜泣起来。

那瞿铭眉头微蹙,不知道叶枫为什么非要叫自己三个人。

“白羽,不要乱说。”瞿铭忽然朝白羽开口。

他是甲脉弟子,修为是洞虚中期,比白羽要强大一个境界,所以白羽一时间顿住声音。

一边的王明志却是道:“师兄,你要小心叶枫这个恶贼,大不了咱们跟他鱼死网破。”

“你们放心就好,在这里呆着,我们这就出去。”瞿铭被狱卒从十字架上拉下来,捂着胸口朝自己身边师兄弟道。

“哼,啰啰嗦嗦干什么,叶大人让你们过去,那是你们荣幸。”

何文清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笑容,眼睛微微一抬,看向那两个女性修士。

心中暗道,这峨眉宗的修士,果然都是国色天香,长得是宛如仙女,肌肤雪白,暗香浮动,即使是身形狼狈,却难掩身上傲然身材。

尤其是那被撕破的衣裙,走路之间露出一丝春光,肌肤若隐若现。

都是处女!

他心思微动,叶枫不会是要拿这两个人开刀吧?

不过既然大人吩咐,他也不迟疑,便带着几人迅速离开牢房。

来到一处暗牢,看了一眼里面的叶枫。

何文清微微一笑道:“大人,这两个女人是先进去,还是后进去?”

“先进来吧。”叶枫心中思想玉玲珑,所以想快一点查探到她 的消息,问问这一次她来没有。

不过在何文清看来,却是有另外一层意思。

只见何文清露出你我都是男人,我都懂的眼神,嘿嘿一笑道:“大人,你慢慢享用,我让这些人都离开。”

随即何文清关上暗牢铁门,转身坏笑离开。

叶枫却是语气一窒,这何文清什么意思?看他那笑容好像是自己要对两个人做坏事一样。

随即他淡淡一笑,看刚才何文清的表情还真是。

这家伙想什么呢?

叶枫微微耸肩,随即转身,看向两位峨眉宗女修士。

却见这两个花容月貌的女修士此时躲在墙角边,从地上拿起一个板凳,指着叶枫,嘴里吐着颤抖的话语。

“你这个恶人,不要过来,不然砸死你!”

叶枫愕然,不过这两人舞动板凳的时候,却是把白色衣裙的上身肩膀处的一丝缝隙给漏出来,雪白肌肤暴漏在空气中。

尤其还能看到一丝白色亵衣边角,煞是可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