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煽动

叶枫见白羽奚落自己,并未搭理这人。

对他无视就是对他最大伤害。

叶枫很机智的让白羽被狠狠伤害一下。

白羽气不打一处来,可有没有办法。

因为对方无视自己,无论自己如何施展方法都无济于事。

他脸色铁青,怒眼看着叶枫。

叶枫跟瞿铭来到木桌旁边。

至于那王明志则是一直不言语,他对叶枫内心存有畏惧感,所以一直不言不语。

至于其他师兄弟,有不少人没来,正在酒楼房间休息或者修炼。

他们此次前来,目的是为了救人,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叶枫,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瞿铭示意叶枫把今晚的事情说一遍。

叶枫也没有推辞,随即把经过稍稍讲解一番。

“所以想要进入那地牢是千难万难,咱们需要从那大理院院长着手。”

“叶枫,你没说错吧,这大理院院长可是渡劫中期修士,我们肯定不行,再说了,这里就你一个渡劫期高手,只能你自己去,我们可帮不上什么忙。”白羽一厅叶枫要去找那渡劫期院长麻烦,从他手里夺取令牌,这无异于痴人说梦吧。

“我没说让你们一起去,你去的话,也只是添麻烦而已。”这一次叶枫没有无视白羽,不过说的话,却是让白羽哑口无言,心中更是愤怒。

“你……”白羽伸出手指头,指着叶枫,却被瞿铭道了一声师弟不要冲动而欲言又止。

“这件事情我们需要好好商量,现在咱们最重要的是打开地牢之门,救出众位师兄师姐们,这才是最重要的,大家可以商谈一二,如何来办这件事情,至于矛盾以后解决也不迟。”瞿铭此话针对的是罗燕和白羽。

这两人虽然觉得瞿铭说话不怎么好听,但他的话也没有错误。

于是两人就默不作声。

至于一边的王明志,他当然也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师兄,他们走撤走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叶枫正准备说话,从酒楼外面走来一个修士,这人乃是百川宗弟子,他被瞿铭叫到外面勘察情况。

“嗯?都走了?不追查了?”瞿铭好奇询问。

“是这样,他们好像是接到什么命令,全部撤退,此时城内安静无比。”这名修士一字一句道。

瞿铭点点头,“你先坐下吧。”

他看向叶枫,“叶枫,这件事情有蹊跷。”

“从表面上看来,的确是有蹊跷,他们或许是在预谋什么吧。今天我们是打草惊蛇,不过也算知道其他人位置在哪里,这件事,也不商量了,明晚我再去探查一番。”

叶枫说完,随即上楼休息。

因为他发现跟这些人讨论也讨论不出什么来,他们修为低迷,想要硬闯大理院,根本行不通不说,还会让他们身陷囹圄。

叶枫走到二楼,进入自己房间。

不一会,瞿铭却是走上来,轻轻敲打他的门窗。

叶枫让瞿铭进来,一脸好奇。

“叶枫,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要不这样,倘若明日你行动,我与其他师兄弟在外面制造麻烦,从而造成声东击西效果,也算是围魏救赵。”

瞿铭看着叶枫,把自己心中想法说出来。

“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吗?”叶枫微微一笑。

这群人修为并不高,因为大都是洞虚期修为,故此帮不上自己什么忙。

瞿铭语气一窒,略显尴尬。

“额,你说的也是,不过我们总归是要起到一些作用,这件事情总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瞿铭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叶枫怎么说来,都是被蓬莱仙岛之人列为叛徒,他这么出力,对叶枫本身就是一种不尊重,叶枫不占便宜,真想不明白,为何那帮人把叶枫非要置于叛徒位置?

跟叶枫相处越久,他越能发现叶枫身上一些优点。

怪不得雷震天对叶枫是赞不绝口,俗话说得好,人以群分,物以类取,雷震天这等汉子,结交的人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见瞿铭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叶枫干脆是伸出手掌拍拍他宽厚双肩。

“这样吧,你们先休息,如果明日我去,你们可以在一些地方给我制造点麻烦,拖延一些兵力。”

“嗯,我这就跟这些兄弟说。”瞿铭随即心情愉快走下去。

叶枫坐在窗户边,在夜阑深处,周围显得甚为安静,他眉头微微皱起。

那群人为何不追踪了?

反而是撤走?

他们是不是在密谋什么?

按道理来说,他们会全城搜捕。

“好了,先不管了, 等明天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叶枫有一个感觉,明天这一切的阴谋将会浮现蛛丝马迹。

如同往日一般,叶枫进入须弥戒指,在里面时间是十比一,灵气也浓郁,可以多修炼一会。

第二日,门外传来敲门声,而且很急促,叶枫连忙出现在门口,打开房门。

却是看到瞿铭脸色有些不太好。

“怎么回事?”叶枫十分好奇,毕竟这些天瞿铭给自己感觉是比较稳重的。

“出事了,清晨之时,皇城神武卫张贴告示,今日要在西苑法场斩杀抓捕的蓬莱仙岛修士,让所有人都去观看。”瞿铭说话之时,脸色很是焦急。

叶枫眉头一挑,暗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昨夜自己就觉得不对劲,没想到今日果然出事。

他们要斩杀蓬莱仙岛之人,肯定是想一锅端掉自己这群人。

但自己这群人又不能不去,故此这个阴谋很是毒辣。

“这个是他们的阴谋。但是咱们必须要去。”叶枫看着瞿铭。

“其他人都在楼下吗?”

“有的已经去法场了,不过还有很多人在这里。”瞿铭回应。

“去的人是不是白玉和罗燕等人?”

“嗯,你怎么知道?”瞿铭诧异问道。

叶枫淡淡一笑,也没解释,“行了,咱们也别耽搁,直接去法场吧。”

法场那边定然是设下天罗地网。

但是当叶枫等人来到西苑之时,发现只能只能靠近法场一千米。

其余地方不允许踏足进入,在这一千米有一个圈,站着一排排魔兵,手中弯刀猖狂,魔气冲天。

而在千米中央,有一个高台,上面帮着十几个人,全身修为被禁锢,身上鲜血淋漓。

她们都被锁在十字架上。

在这些人左边,放着一些案牍,案牍之上放着圆筒。

圆筒之内插着生死签,只要这竹签一扔下去,便是诛杀砍头之时。

这些人修为高深,其中一人乃是渡劫中期修士,两边是渡劫初期修士。

叶枫站在人群中,远远看去,这三人两个人自己是认识。

聂龙和大理院院长。

看来他们是故意设这个局!

叶枫看向高台,高台之上,每个架子身边,都站着一个五大三粗,肥头大耳,脑袋上绑着红色帆布的汉子,他们手中都拿着一柄魔刀。

这魔刀,魔气纵横,赫然都是中品魔器。

魔器锋利,杀这些修为灵气被禁锢之人,宛如杀鸡一般。

叶枫眼睛微缩,这群人中,有三个女人,七个男儿。

没有蓝心,没有雷震天。却是有玉玲珑和雷仙儿。

另外一个女人,应该是玉玲珑师门中人。

其余的有和尚也有剑修,更有符修。

这一群从蓬莱仙岛来的人,都是五大宗门精英弟子,在宗门之时,是何等风光,而在这里,沦为阶下囚,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不过或许是因为严刑拷打,他们面色苍白,气息虚弱,并没有多少斗志。

叶枫看向玉玲珑的时候,身体是颤抖,他眼神里浮现一丝不忍,尤其是看到玉玲珑那凄惨面容。

自己的妻子,怎么可以被这么虐待,所以叶枫当要从人群内飞过去。

不过却是被瞿铭伸手拉住。

“且慢,看他们如何说。”

因为此时,那坐在案牍中间的大理院院长站起来,准备说话。

这人飞到高台上空,背对高大城墙,全身散发无尽冲天魔气。

他看着众人,“我乃是大理院院长,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我们大理院乃是皇城刑法律政司,主管皇城内外刑罚之事,我们上对得起苍天,下对得起万民,我们会秉公执法,近日有蓬莱仙岛众人,入我魔窟,杀我魔族子弟,美其名曰历练,其行径当真是让人不齿。

不过也能理解,他们所谓正派之人,所谓蓬莱仙岛修真者,大抵都是虚伪狂妄假仁假义之徒,我们也表示理解。

今天来到这里,是要让各位见证,我们魔族对待蓬莱仙岛之人是什么手段,我们要杀一儆百,这些人都是他们正派之人精英中精英,你们说我们该杀不该杀?”

大理院院长的话,夹杂魔气,传播很远,周围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这一句话,是问皇城所有修士,当然也是为了给叶枫等人听得。

皇城内外,所有听到这话的魔修,无不张口大喊,“该杀,该杀!!”

声势昊天,震荡不已。

能够看得出来魔族的人跟蓬莱仙岛乃是世仇,血海深仇不是一日半日能够解决的,也不是一年半年能解决,这是不死不休之局面。

“该杀,当然该杀,他们屠戮我魔族多少子弟,今日我们就要杀他们多少下,这些话,我不仅是给你们所说,也是对那些想着劫法场,救人的蓬莱仙岛间隙说的,你们如今想必都来到这里 了吧,还等待什么,赶快出来,救走你们的同胞,这样就可以万事大吉了。”

大理院院长说完,双眼扫射四周。

而那些魔族子弟听到他的话,瞬间都炸开锅来,蓬莱仙岛的间隙也在这边?

他们也来皇城了?

这么厉害,这么胆大?

不过既然大理院院长都这么说,这些人肯定是来了。

他们在哪里?

“你是不是奸细?”

“说什么胡话呢,我来这里都好多年了,也是魔族好不好?看我身上魔气就知道了。”

“蓬莱仙岛奸细,快点出来,快点出来,来让我们杀了你们。”

……

一群围观的魔族臣民,听到大理院院长之言,便都轰动起来。

他们用怀疑眼光打量周围的人,可是很显然,这些奸细隐藏的很深,他们并没有发现。

忽然远处传来一丝骚动,有人说抓到奸细了。

叶枫和瞿铭眉头一挑,朝那骚乱方向看去。

只见那人正是白羽,此时白羽脸色苍白,嘴里大叫着,我不是奸细,我不是奸细。

而他身边的罗燕和水妍,则是抿着嘴唇,不说话。

那站在半空双手负立的大理院院长随即看了聂龙一眼。

神武卫——金龙队队长聂龙从座位上站起来,迅速朝那骚乱地方移动。

大理院院长继续说话:“现在已经找到一些奸细了,剩下的奸细们,你们觉得自己今天能走出这座皇城吗?当然,你们可以做缩头乌龟,看着你们的亲人同胞被砍头,被杀戮,这样你们就可以逃出去了,这样岂不是很好?”

说完,大理院院长呵呵一笑。

他对自己的说词很自信,他的语句的确也能够煽动很多人情绪。

叶枫确信自己已经被这大理院院长把情绪给煽动起来。

本来自己是对情绪很敏感的人,修炼《情之殇》可以控制自己情绪。

不过他此时却没有控制,而是让自己的情绪被挑拨起来,慢慢继续以至于爆炸。

ps:兄弟们,给力点,真心的,小竹子一般怎么说话,如果有读者,可以跳出来找我探讨探讨人生理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