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 都是一等一的名角儿

叶枫在徐北风提醒后,便进入自己玄字号牢房里面。

其他人则都是闭口不言,仿佛老僧入定一般。

以往是如何模样,现在也是如何模样。

地牢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那嫪毐魔王一袭黑袍宛如深夜乌鸦落地,让整个牢狱看起来黑暗无比。

但是刹那间嫪毐脸色变得难看。

他发现周围洞虚期那些蓬莱仙岛之人居然都不见了。

“来人!”嫪毐猛然大喝一声。

随即有狱卒慌忙从旁边跑过来,嗫嚅颤颤巍巍道:“大人……有……有何吩咐?”

“哼,你自己看。”嫪毐眼神毒辣无比,射出幽狼一般神色。

这狱卒朝周围一看,大惊失色。

“这……这……小的刚才一直在外面,并未有人进来,而且地牢防护大阵,并未有任何触动啊。”这狱卒吓得脸色苍白。

双腿一弯,直接跪在地上,朝嫪毐叫屈。

“给我速速去查。我就不相信这群人能够凭空消失。”随即嫪毐连忙朝深处飞去。

化为一道黑色流光,眨眼间便来到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牢狱面前。

他发现里面的人如同以往一样,心中的紧张猛然一松。

“这些人,都是被打碎肩胛骨,修为化为虚无,怎么可能有事?我还是多心了。”嘲笑自己一番后,嫪毐随即看向这些人。

他扫视一番后,冷笑道:“各位朋友,今天你们牢房里面来了一个新伙伴,以后可要多照顾一二啊,哼,你们这群人,老不死的在这里,若是我早就咬舌头自尽了。”

“嫪毐,你休要猖狂,我们不死,就是为了看着你死。”

“对,我们就是要看着你死。”

“哼。冥顽不灵,你们都是我魔族的妖孽,都该死,本王放你们在这里,不过是想要虐待你们罢了,你们想要看我死,呵呵,真是笑话。”

说完,这嫪毐手指头猛然攥紧,朝那宇宙洪荒四个牢狱,瞬间张开。

四道流光射入牢狱之内。

继而,牢狱内电光四射,从他们脑袋上劈砍下来,无数道雷电。

这些人立刻全身颤抖,躺在地上,嘴里哀嚎不已。

在一边的叶枫看着这群人,还真是都会演戏哈,如果放在世俗界那边,肯定是十足十的优伶。

绝对能被捧成一方名角儿!

这群人哭喊连天,披头散发,模样是凄惨无比。

在嫪毐眼中却是世间小丑,博得他内心十分痛快。

他喜欢这种感觉,能够握人生死与手掌间的感觉,畅快淋漓,就好像自己是天上神仙一般,主宰万物生死。

“哼,这就是你们对抗的下场,今日我且不管你们,我有要事要办,他日我再来一一给你们世间最好的享受,哈哈哈。”嫪毐说完,猖狂大笑,三眼角中射出毒辣光芒。

他笑得十分邪恶,一边的地字号牢房徐北风却是冷笑一下。

“嫪毐,你不过是罗睺一条狗罢了。”

嫪毐被徐北风这么一刺激,猛然眼睛一瞪。

来到地字号牢房外面,大吼一声道:“徐北风,你说什么?我是狗?哈哈,我的确是狗,你算什么?嗯?你以前的骄傲气势跑哪里去了?我告诉你,妖域那些人早已为你死了,谁让你当年跟我作对,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可惜晚了,我还告诉你一个秘密,罗睺魔皇已经出来了,到时候我们先踏平血域,然后进入蓬莱仙岛,最后拿你们妖域开刀,放心,对待你的族人,我一定好好恩宠,那些男的……都杀掉,女的嘛,哦,我记得你有一个妹妹,长的是国色天香,到时候我一定让她在大床之上,享受我无尽体贴。”

说完,嫪毐眼神里带着淫笑。

他看到徐北风气得发红的眼睛,倍感舒服,有什么能让这个当年力压自己风头死对头如此发疯?

这感觉,前所未有的爽快,用语言来刺激别人,让别人情绪爆发,这也是一种掌控。

他嫪毐很享受这种感觉。

“你该死!”徐北风犹如一头受伤的狮子,发疯的嘶吼。

“对,我是该死,可惜啊,你只能说说而已,有些人只能说说罢了,可根本没什么用,哈哈哈。”嫪毐吐了一口唾液喷向徐北风。

这唾液乳白色的,直接喷到徐北风那头发之上。

恶心至极。

这让在玄字号的叶枫都差点看不下去,为这徐北风捏一把汗。

他现在还是在慢慢积蓄力量恢复自己的伤势,所以叶枫担心他直接暴怒起来,跟着嫪毐对抗。

不过很显然的是,徐北风忍耐能力够强,而且他也很会扮演。

丝毫不亚于其他牢房里面的人。

随即,嫪毐转向自己这边,叶枫知道这家伙开始来奚落和刁难自己了。

果不其然,嫪毐张口道:“叶枫,怎么样,这天牢的感受不舒服吧?嘿嘿,你如果是这个感受,那就对了。我告诉你,稍后我会给你更厉害的享受,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嫪毐,何必这么麻烦,直接把我杀了不就得了,这么心性变态干什么?”叶枫盘腿坐在地上,一脸哂笑。

他伸出手挑了挑自己散落在额头的长发,一脸不屑。

“呵呵,杀你,直接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了你?在这里,我为天王,你只不过是最不起眼的狗才罢了,我告诉你,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出去的。”被叶枫言语相激,神态蔑视,让嫪毐心中很是不爽。

“呵呵,咱们倒不如先说说之前那些牢房消失人的事情。”叶枫继续哂笑。

嫪毐听到叶枫这句话,脸色一变,随即张牙舞爪,狰狞着脸蛋看着叶枫问道:“你知道?”

“唔,这个我当然知道,刚才我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一个很神秘很厉害的人呢,把他们给就走了,所以刚才你的那句来到这里的人、出不去这话,明显是一个假话。”叶枫呵呵一笑。

“你!”嫪毐发现自己根本说不过叶枫,不过他眼神随即寒芒一闪,整个身体化为一道幻影。

下一个呼吸时间,便已经出现在叶枫身前、

一双青色手掌,抓住叶枫喉咙。

“快点告诉我,不然我立刻让你死。”嫪毐龇牙咧嘴,因为愤怒,因为心理扭曲,以至于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嘴巴里面喷射出来的是一股股恶心的腥臭味道。

叶枫觉得自己可真是受苦不堪啊。

叶枫却是呵呵一笑,“让我告诉你,我就告诉你吧,这个人就是我。”

说完,叶枫哈哈哈三声大笑。

这让嫪毐以为叶枫是欺诈自己,故意嘲弄自己,他火冒三丈,心中之火,即使是魔域江水也无法熄灭。

一拳朝叶枫胸口捶打而来。

黑气缭绕,魔气滔天,一只拳头闪烁无边恐惧,打的叶枫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喷溅在嫪毐身上,嫪毐血性更为狂暴,狰狞的面孔,似乎在述说他内心的狂热和激昂。

叶枫依旧是冷笑,“你打啊,继续打,反正老子是中了你的失心之毒,也活不了多久。”

听到叶枫这话,嫪毐微微一愣,伸出的拳头却是停滞在半空中。

随即他哈哈大笑,一把掌把叶枫给拍飞,掉在地上。

“也是,你都中了我失心之毒,如果没有我魔宫麒麟魔兽的精血喂养,你也只能是在一个月内无法找到解药毒发身亡,我何必跟你这个贱人生气?”嫪毐拍手叫好。

不过这人随即微微摇头,“既然你都要死了,反正无论如何,都是要死的,倒不如满足一下我内心的yuwang,满足我内心的痴狂,叶枫,我要让你变成残废,但是……”

嫪毐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被热血冲昏了脑袋,说话有些不带逻辑,他于是转折语气。

“当然,如果你能告诉我,洞虚期那些蓬莱仙岛的人,到底是怎么消失的,被谁给带走的,我就饶你一名,给你解药,如何?”

嫪毐眼神带着一丝笑意,笑眯眯看着叶枫,眼睛都能眯成一道缝隙。

叶枫看了一眼嫪毐,随即沉默半分。

“你……你说的可是真的?”他嗫嚅着声音朝嫪毐问道。

嫪毐微微一愣,叶枫不是很犟嘛,呵呵,现在在生命面前也是如此不堪一击,如此没有尊严。

嫪毐觉得自己可以给他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给他解药,自己说了算,先把问题解决了再说。

“你……你过来,我说给你听……”叶枫十分虚弱道。

嫪毐露出一丝狡诈微笑,这叶枫刚才被自己一阵拳打,现在体内虚弱无比。

他毕竟体内没有刀气,自己把他肩胛骨给捏碎,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却没想到,叶枫的北冥神功,可是能够把全身修为吸收殆尽,隐藏起来。

端的是厉害无比。

嫪毐随即来到叶枫身边,此时全身心处于放松状态,他的谨慎心理已经完全被瓦解。

叶枫抬起头,张开嘴巴,呢喃两句,这嫪毐听不清楚,他脑袋朝下面再次低了一低。

周围那些牢狱的人,都忽然间露出一丝诡异微笑,随即一闪而逝。

异变突生!

他们微笑之间,叶枫嘴角也是浮现一丝诡异笑容。

只听得到一声噗嗤,嫪毐的身体宛如石头一般,被甩开。

不,准确来说,是他嫪毐自己挣扎开的。

嫪毐捂着胸口,面色大惊。

伸出手指,不敢相信颤抖的朝叶枫道:“你……你不是……不是……”

叶枫站起来,呵呵一笑,拍打身上肩膀处灰尘。

“不是?不是什么?”

忽然间他身体一闪出现在玄字号牢房外面。

这个时候,嫪毐魔王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但是他始终无法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随后他的眼睛睁得更大。

因为他看到其他牢房里面的人,居然也都走出来。

他们慢慢的朝自己这边走来,嘴角带着微笑,看起来犹如魔鬼般狰狞。

他们明明是笑着,可为何自己脊背心底都传来一丝丝寒气?

“不,不是这样的!”

嫪毐一声怒吼,他随即从地上站起来,捂着胸口。

胸口之处,鲜血淋漓,被叶枫飞刀猛然刺一下,不仅精血流出,而且他刚才感觉自己体内的魔气也被刹那间吸收十分之一。

恐怖的吞噬之力!

“万毒幡,给我出!”嫪毐惊恐之间一声爆喝,手中青色气体邹然射出来。

他毕竟是渡劫后期七重天魔修,这些人除了那徐北风之外,自己根本不怕。

即使自己是重伤,想要逃跑,谁也不能阻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