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 黑玉桥、墨麒麟

万毒幡之内,射出道道青色气体,全然是毒气。

叶枫等人立刻关闭鼻眼口等,不让毒气入体。

不过却是给了嫪毐逃走机会。

他只身跳出那地牢入口。

红光大盛,洞口被重新遮挡,大阵覆盖。

刹那间,所有人都停下来。

吱吱。

小黄从地下钻出来,叶枫准备跟他要哪大理院院长令牌。

不料那徐北风直接站出来、

扎着马步,双手猛然一挥。

上下出现长约三米的方天画戟。

这方天画戟,上头锋芒毕露,锋刃尖锐无比。

一出来,直接从虚空划拉出一道空间裂缝。

同时散发无尽红色光芒。

这光芒一出,让周围的人感觉脑袋昏沉沉。

红芒乃是他的杀戮之气。

“惊天一击!”

徐北风手中方天画戟朝四周猛然一甩,无尽魔气都被吸收进来。

叶枫等人迅速撤离飞入两边。

这徐北风身后,乃是地牢通道。

一股狂暴的青色洪流,闪烁雷电,被他一股脑给攫取过来。

这洪流乃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牢狱的自然之力。

骤然间被吸收过来后,全然凝聚在徐北风脊背之后。

徐北风大喝一声,方天画戟上,杂糅千万力道,直接朝前方洞口猛然飞去。

他的身躯高大无比,冲刺前方之时,身上浮现一直狂暴紫色狮子虚影。

他的卷毛在狮子头上,狂飞不止。

周围的空间裂缝刹那间出现无数道,而那两边石壁还有牢房,全然坍塌。

化为无穷力道,怦然击中那洞口大阵。

大阵轰鸣,刺啦一声,在方天画戟头部那一处顶尖上,先是出现一道小点,进而这小点裂开,变成千万道裂痕。

洞口之上,宛如蜘蛛网一般,道道裂痕相互连接。

但是这洞口阵法还是没有破掉。

徐北风朝后大吼一声,“众位给我力量!”

这身后几人,便立刻上前,手中魔气滔天不要命输入徐北风体内。

然而,地牢之外,忽然出现一道红色光波。

这光波宛如流星,约莫十多米长,一旦触及这阵法之上,那万千裂痕竟然在刹那间融合充足最后消失无影无踪。

嘭的一下,徐北风身体朝后退开两三步,那方天画戟弹射回来,直接插入地牢的墙壁之上。

地牢晃荡不已。

这一击可是凝聚几个人合击之力,力量澎湃无比,可以逆天,可以裂空间,但是此时**入反击进入地牢里面。

地牢立刻要坍塌。

众人眉头皱起。

然而此时叶枫却做出众人不解动作,他咧嘴一笑,“众位前辈,请别丧气,我有令牌。刚才徐前辈攻击太急,我都没来得及说出我有令牌。”

叶枫灿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而徐北风眼神一愣,语气一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总之场面倒是有些尴尬。其他人则是哈哈大笑。

随即徐北风也是哈哈大笑。

叶枫更是哈哈大笑,小黄也是龇牙咧嘴。

叶枫把手中的玉牌朝那洞口一扔,洞口刹那间出现一个大门。

一行人慌不迭从里面飞出去。

大理院,氛围紧张且浓烈。

大理院院长一脸铁青,而嫪毐魔王更是一脸铁青。

他看向大理院院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令牌怎么会在他们手中?”

捂着胸口,胸口处很疼的嫪毐,本来心中就不爽,现在看到叶枫等人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出入地牢玉牌,他心情更为糟糕。

语气阴沉着,面容阴沉着,让大理院院长根本无法可说。

这个时候,叶枫正好出来,正好听到,他乐呵呵一笑道:“嫪毐,你可是养的一个好手下,不过可惜的是他已经跟我同谋了,他是我的朋友,你说不是不是,嗯?”

叶枫微微一笑,看向那大理院院长。

大理院院长脸色潮红,伸出手指,颤抖的叫骂叶枫道:“你……你血口喷人……大人,我……”

可是他一个我字没说出来,就被嫪毐一掌击飞。

虽然嫪毐身受重伤,然而他毕竟是渡劫后期七重天修为,这大理院院长不过是对中期修为,一招之下,这大理院院长吐血三升。

“大人,且慢,不要中了叶枫离间之计。”神武卫金龙队队长聂龙从一边走过来拱手替那大理院院长求情。

嫪毐哼了一声,便罢手。

这个时候,从远处飞来一个黑袍人。

叶枫双眼骤然一缩,这人乃是罗睺魔皇。

他明明是在几千米之外,可是刹那间已然是从虚空踏步而来。

来到嫪毐面前。

“地牢被破掉,是怎么回事?”刚才他在魔宫中修炼,不期感觉地牢入口自己布置加强的阵法受到攻击,直接甩出一道红色光芒,同时身体从魔宫内随之而来。

“大人,逆贼叶枫把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牢之内的人全部救出来,而且一干蓬莱仙岛之人也消失不见,手下怀疑都被这叶枫给收走。手下……手下也被这卑鄙小人偷袭……”

嫪毐不敢说自己因为大意,被叶枫抓到机会,所以近乎于哭腔朝罗睺哀求道。

罗睺看了嫪毐一眼,手中一团黑气直接扑到嫪毐胸口,他胸口上那伤口之处,血肉正在以肉眼可辨速度生长恢复。

随即罗睺转身看向叶枫,嘴角露出一丝残忍。

黑袍滔天把罗睺那一身虚幻身影包裹起来,他的声音宛如雷电,带着金属之声朝叶枫喊来。

“小子,有点意思,上一次你被那项羽救下,中我灵魂一击,反而没死,可真是好的的造化,还突破到了渡劫中期,简直是……呵呵,不过今日,你还能逃吗?”罗睺声音听起来很缥缈,但是叶枫却是觉得每一个字都如炸雷一般,在自己脑海里响起。

让自己气血一阵翻涌。

叶枫抬头,双腿猛然站直,脊背挺拔。

“罗睺魔皇,别来无恙,只不过今日,我想你仍旧杀不了我。”虽然自己在落后面前根本没有一战之力,但是气势上叶枫不想输人。

“呵呵,好大的口气,那我就直接斩杀你吧。”罗睺冷哼一声,他可没有嫪毐那么磨叽,要杀谁,直接杀谁便可。

居然在这里挑衅自己,真是冥顽不灵,不知所谓。

只感觉空间一处波动,这罗睺就消失不见。

众人都知道,他要杀叶枫。

被叶枫搭救之人,全然心中凛然,对叶枫十分担忧。

嗖的一下,方天画戟猛然插入虚空之中。

在叶枫脑袋上空,那空间咔嚓一乱,破碎开来。

“罗睺,你的对手是我,我想有我在,你还杀不了他。”徐北风傲然挺立,脊背雄壮,那头上卷毛狂舞,宛如战神,他手中的方天画戟,更是锋利无比,紫色光华大作。

却说他的方天画戟朝虚空一刺,虚空一阵动荡,罗睺身体被搅乱出来。

罗睺脸色有些诧异。

他舞动黑袍,身体嗖的一下,出现在半空,他看着徐北风。

“你的力量不错,但是还不是我对手!”罗睺直接摇头,只是眼神里以旧闪过一丝诧异。

“是,我不是你对手,但拖住你总没问题吧?”徐北风乐呵呵一笑,没错,他打的就是这个目的。

说完,他手心的方天画戟,猛然朝虚空一插,方圆千米之内,虚空之处,空间裂缝此处断裂,还未合上,另外一处已然断裂。

千米空间,没有一丝完整之处。

全然被方天画戟上的力量给震碎。

“我知道你罗睺魔皇空间能力十分强大,但是这片空间被我搅碎,你如何隐匿杀人?”

徐北风傲然自得,没了空间掩体,这罗睺行动便不会那么容易。

即使他能够复合空间裂缝,但自己总能给他影响。

我打不过你,还拦不住你吗?

“叶枫,速速带着其他人离开,其余天牢魔修,这个时候,是你们报答叶枫的最好时机,可别忘记之前是谁们开口大大咧咧说要报恩叶枫!”徐北风说完,便化为流光与罗睺奋战起来。

叶枫心中倍感温暖,他看向徐北风,不过有些担心。

毕竟罗睺太强大。

“你七重天修为,就这么狂妄,我还奈你不何?”罗睺冷笑。

“那可未必,我可不是你这群魔族小儿,狮王本体。”一声大吼,徐北风竟然变成一只紫色狮子。

“妖族小儿!”罗睺随即一声暴喝,手指一身,一道黑色蕴含一丝天道的剑芒朝徐北风杀来。

徐北风丝毫不惧,紫色狮子嘴巴里面喷出一道火球,与之对抗起来。

且不说徐北风与罗睺鏖战,叶枫带着众人迅速撤退。

因为身边这些人都是渡劫期魔修,而且个个对嫪毐是痛恨不已,恨不得把嫪毐扒皮抽筋喝血吃肉,他们暴怒之下,全部朝嫪毐杀来。

嫪毐心神沉重,不敢恋战,让手下上来帮他抵抗。

而叶枫则是悄悄离开。

他在人群中,并不恋战,他要去那魔宫。

找寻魔宫麒麟魔兽!

之前嫪毐魔王情急之下,情绪激动时,说漏嘴了,但是叶枫却一直记得。

所以他破开大理院大门,朝嫪毐魔王魔宫中飞去。

却说嫪毐魔王备受人关注,被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牢狱之人攻击,他便让自己手下迅速前来抵抗一二。

他是渡劫后期七重天修为,这些人都是魔族一等一的高手,当初抓捕他们的时候,耗费很多物力财力还有人力。

尽管在牢狱之中,被折磨百年,让他们实力受损,但是他们若是一起攻击自己,自己也要受伤。

所以嫪毐魔王并不恋战。

他朝四周扫视一番,发现居然没有叶枫踪影,心下大惊。

这叶枫到底去了哪里?

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愣是一点踪迹都没有,旋即他脑袋皱起。

约莫十个呼吸时间,嫪毐眼睛一亮,骤然一缩,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好,叶枫,我看你往哪里跑。”

说完,他便化为青色光芒朝远处飞去,方向乃是自己魔宫所在之处。

叶枫从大理院城门离开后,径直化为流光飞入魔宫。

此时魔宫安静异常,仅仅有几支队伍在魔宫外来回巡逻,大量魔兵在方才被调遣前往大理院地牢之处。

因为那边战况激烈。

在魔宫殿前,则站在;两个身穿黑色甲衣魔兵,气势高昂,眼神充满神奇光芒。

但是忽然一阵风吹来,这两人眨了一下眼睛。

其中一人朝四周看了一眼,看着对方问道;“刚才怎么去了风?”

“不知道,是不是进人了?”

“不知道,刚才眨眼了,不过应该没什么人,哪有人这么快速度,是鬼也还差不多。”其中一人打趣笑道。

“嗯,你说的很对。”随即他抬头看了看天。

“此时已黄昏,黑夜快来了,等会我就该轮休了。”魔兵眼神里闪耀光芒比之前更为耀眼。

远处那一轮血色残阳,正朝西方坠落,红日尽头,乃是一处处荒丘山岗,更有些许山峰,说不尽的萧瑟,说不尽的荒凉。

而他们所驻守的魔宫前殿,巍峨如巨石,盘亘在那里,千年未变。

至于刚才那一股风,迅速进入前殿,朝后殿走去。

身影晃动,一丝风消失,叶枫出现,他看向前方。

前殿后殿之中,距离甚远,其中黑气缭绕,宛如魔界。

在这黑气之间,乃有一座黑玉石桥。

石桥之下,滚滚黑色流水,浩浩汤汤奔腾不止。

叶枫随即朝前飞踏,前殿那么多房间,厅房,并未找到任何魔兽气息,唯有这前后殿之中,魔气滚滚,魔水浩浩荡荡,所以叶枫觉得这里面有自己要找寻的东西。

他飞身前去,还未走到一半,却是恰好来到黑玉桥上。

这黑玉桥,横亘在前后点中间,前后乃是一条青色石道。

石道尽头刚好是对着两个黑色巍峨大殿。

石桥上面,有两个玉石桥墩,统一黑色,黑如石墨。

桥墩之上,放着两只巴掌大小玉玺。

玉玺模样乃是麒麟模样。

吼!

叶枫刚站在石桥上,还未打量石桥多久,忽然那滚滚奔腾玉桥之下,黑色水流里猛然水花翻腾,黑水朝两边翻滚,水浪滔天。

接着出现一只黑色巨大怪兽,不是麒麟还是什么?

万千水剑从这麒麟口中喷出,叶刹那间朝叶枫奔杀而来。

这可不亚于剑宗万剑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