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联合

修罗老祖之所以能够迅速诡异来到将棋旁边,是因为人越来越少。

人只要越来越少,他能利用的空间也就越来越多。

在这里,棋盘是空间,他也是空间,他能利用棋盘空间,也能施展自我空间。

故此,他在基本上无人情况下,施展大规模空间之力,不与项羽对抗,就来到将棋之处。

如果能以巧力取得自己要的东西,岂不是很舒服很爽快?

所以修罗老祖此时在笑。

他夺得了将棋!

修罗老祖得到将棋后,对面帅棋部位,也被人捏住。

这人乃是剑尘。

剑尘身上背负车的行走步伐,另外还有相的行动轨迹。

故此在修罗老祖得到将棋后,他手中忽然出现四把剑。

诛仙四剑!

陷仙剑,诛仙剑,绝仙剑,戮仙剑。

四剑本身就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四剑合一,当真是厉害无比。

就那么的朝前方帅棋那边一斩,一道五光十色的剑气。

宛如开天神斧一般,辟出一道黑色空间。

这真龙棋局整个局身都震荡起来。

傲龙和地藏王本来正在对战,不期剑尘忽然杀来。

于是两人只能后退,如果对抗剑尘一剑,那么就势必要收到对方攻击。

但是如果不对抗剑尘那一剑,在抵消对方攻击后,剑尘的剑已经杀来。

他们还是要受伤。

唯一指的也是需要做的, 那就是后退。

这样才能不受伤。

可是他们不甘心啊,因为这么一退,帅棋就空门露出,剑尘就能直接捏住。

果不其然,两人退开,剑尘渔翁得利。

风晴雪本来要正准备在一边找机会,不料被剑尘拿住。

她也没办法。

虽然所有人都被压制在渡劫初期境界,但是战斗技巧和道法方面,她跟这些强者根本无法对比。

故此,她选择后退。

唐十三则是来到叶枫身边,现在这些人中很多都不认识。

而自己来到叶枫身边,则是可以与他一起并肩作战。

拍打了唐十三肩膀一下,叶枫微微一笑。

剑傲和刀霸天两人并排站在一起。

忽然间,两个人也都来到叶枫身边,朝叶枫微微点头。

对于刀霸天,叶枫没怎么了解,毕竟两人见面很少。

之前晋升外门弟子见过一次,他并未见过自己,也没听过自己名字。

今日相见,他或许知道叶枫性命,也可能知道自己。

刀霸天看着叶枫,经过一番介绍他算是了解过来。

眼神里带着一股战意,“哈哈,没想到啊,叶枫,你真的是很牛掰,真的,我不是说假话,能够一人对抗几大宗门强者绞杀,立于不败之地,简直是这个!”

刀霸天伸出自己大拇指。

他伸出大拇指的时候,叶枫看的见他大拇指上面老茧满布。

看来这家伙为了练刀,肯定是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磨难。

不然老茧不会消失再出现,再消失,如此反复,只有这样,才能长出如此黄色透明的茧子。

刀霸天这人,长得十分魁梧,满头长发,乌黑至极,蓬松开来,在微风吹拂之下,飞舞不止。

他的眼睛很亮,也非常黝黑,一对眉毛,张狂至极,浓密至极。

国字脸,高鼻梁,厚嘴唇,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乃是一脸的福相。

声音也是很豪爽,这样的人,走到哪里估计都是很受欢迎。

他拍打叶枫肩膀,丝毫没有生分感觉。

“叶枫,以后有机会好好挑战一番,我这整天跟剑傲战斗,真的是太了解对方,没多大意思。”

刀霸天有什么说什么,丝毫不会觉得不自在。

一边剑傲耸耸肩,却也没说话。

不过刀霸天说的另外一句话,他倒是很赞同。

两人交手多年,对方的什么招数都是清楚的很。

“先别说比试吧,咱们还是先看看怎么办吧。那葫芦里面好东西到底是什么?真的有仙丹?”

唐十三眉头一挑,示意几人看向修罗老祖和剑尘。

“唐十三,你这家伙,也很厉害,只是百川宗那边很少听到你的名字,刚才一见,你的那剑道很是厉害,与剑傲相比,别有另外一种意境。”刀霸天见唐十三说话,随即朝他开口。

唐十三微微一笑道;“如果以后想战斗,唐十三自然陪刀兄过过手。”

“哈哈,这简直是太爽了,唐十三,我喜欢,这家伙很懂我心意嘛。”刀霸天爽朗一笑。

其他人则是面面相觑,有些无奈。

只是,正如唐十三所说,目前所有的人目光都凝聚到剑尘和修罗老祖两人身上。

当在将帅上面的葫芦被两人夺取后,整个寻音殿主殿中的棋局空间,刹那间消失不见。

大殿看起来如此普通,没有任何威胁。

但是修罗老祖和剑尘两人脸色都是一边。

接着他们手中的葫芦猛然炸裂开来。

两个人面色阴沉无比,如同狂怒的狮子。

怎么回事?

这葫芦里面怎么一个东西都没有?

又被骗了?

但是很显然,这个答案毋庸置疑。

叶枫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当然不知他自己,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妈的,又被玩弄了。

妖族那边徐北风咒骂一声,很是不爽。

他身边那个黑袍人则是面无表情,似乎对这个现象是预料之中。

对于这个黑袍人,叶枫对他的感觉一直都很奇怪。

这个人看不透,真的, 自己真的看不透,即使是施展火眼金睛。

也看不透他身上那股迷蒙气息。

这气息,貌似不是这个世界的。

故此,叶枫把这黑袍人的身份给标注了一个感叹号。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他娘的刺激啊,修罗老祖,你抢啊,继续抢啊,没想到吧,居然什么都没有。”项羽狂笑不已,他觉得很可笑。

可是笑着笑着,项羽的声音变得冷淡起来,因为这事情很恐怖。

他们强大如此,是站在修真界最顶端的人,居然被人家玩弄如此,当真是没面子。

丢人丢到这个地步,他觉得自己实在是笑不出来。

全身心都是寒意。

修罗老祖则是一句话不说,项羽说的很对,自己争抢这么激烈,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

这岂不是笑话,这岂不是很没面子,这岂不是心中燃烧万千怒火?

他抬头头,双手在周围肆意搅动。

寻音殿的空间刹那间碎裂开来,化为千万碎片,但是这个主殿丝毫不受影响。

就好像他修罗老祖施展的空间粉碎道法根本对它没用。

“出来,该死 的, 你有本事出来。”阴沉的声音从修罗老祖嘴巴里面吐出来,他的眼球瞪得很大。

他说的让出来的人,自然是那虚空隐藏的人。

但是虚空之人,没有回应,回应他的只有主殿空荡荡的上空,还有他的回音。

另外一边,剑尘则是收起了诛仙四剑。

他虽然也很恼怒,可是他的休养,到底是让他没有爆发出来。

他选择沉默,他朝宁采臣招了招手,宁采臣迅速回到他身边。

剑尘朝宁采臣耳语一番,这宁采臣眼神里闪烁一丝犹豫。

不过看向剑尘眼神后,他很是尊重点点头。

接着宁采臣朝叶枫这边微微一笑,身体一荡,离开了寻音殿。

其他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剑尘,不知道剑尘为什么让宁采臣离开。

宁采臣的实力并不弱。

此时剑宗只有剑尘老儿一人。

妖皇傲龙见剑尘把宁采臣叫走,他冷笑一声。

“剑尘,你是不是怕了?哼,没想到堂堂蓬莱剑尘,天下第一剑,居然害怕,呵呵,真是可笑。”

傲龙同样脸色不怎么好看,他之所以这么嘲讽剑尘,主要是想驱走心中的恐惧。

他乃是五爪紫龙,是妖族最强大的人,一直以来都至高无上,说一是一,说是没人敢说不是。

可是今天,在这里,在寻音殿内,自己是三番五次被对方戏耍,到现在还没看到对方身影。

他心中着实不是滋味。

故此,在剑尘沉默让宁采臣离开后,他开口了。

剑尘淡淡看着傲龙。

他开口了,

“妖皇,到底是谁在恐惧?”

他的声音很淡,面色虽然波澜不惊,可是眼神里却是带着笑意。

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其实是哂笑,是带着嘲笑。

这句话让傲龙有些羞愧,老脸居然罕见一红。

不过随即一闪而逝。

“哼,你不恐惧?哦,你应该很愤怒,到手的丹药却是鸡飞蛋打,是不是很过瘾?”

或许是剑尘的话说中了傲龙内心,这家伙心中不是滋味便言语反击剑尘。

剑尘则是没说话,因为他觉得跟这种人无法交流。

傲龙吃瘪,脸色铁青。

“阿弥陀佛、”十二少见到这种状况,伸出手掌轻轻合十,说出一句佛号,脸色波澜不惊。

他看了身后两个小和尚一眼,又朝叶枫这边看了看。

他随即微微一笑。

叶枫本来以为十二少不会搭理自己,已经看破人世间,成为无情之人。

不过看到他这样子,心情略好,朝十二少微微回笑。

十二少穿着丝鞋净袜走了过来。

“十二少,宇文胜他……”

叶枫刚张开口,也刚说半句话,却是被十二少一句僧家言语给打住。

“叶施主,现在老衲叫长明,称呼我长明即可,宇文施主,乃是过往前尘之人,如果能活,那是佛祖让他活,如果不活,那是佛祖不让他佛,一切皆有定数,老衲在佛前面壁许多年,总是参悟透了一丝佛性。”

十二少微微道,说完乃是说一句,阿弥陀佛。

看的一边唐十三皱眉不已,很是不理解。

他朝十二少道:“喂,小和尚,你看起来也不过是跟我们差不多大,怎么叫自己老衲?你不老嘛,哎呦,做什么和尚,和尚多不好,还要吃斋饭,还要念经……”

唐十三说话,打趣的看着十二少。

其他人则是被唐十三言语给刺激的有些发笑。

叶枫却是白了唐十三一眼,这家伙就是喜欢捣乱。

十二少见唐十三说自己,他双手合十道:“这位施主,凡尘过往会扰乱心情,你倒不如随我一起修佛,我看你资质甚好,说不定我们可以做师兄弟。”

唐十三见十二少居然要让自己皈依佛门,顿时脸色有些尴尬,这和尚……

“可别,我觉得红尘之内,好玩的,好吃的很多,再说了,我还有娘子……”

只是唐十三说道娘子的时候,脸色忽然一顿,眉心皱起来。

“我娘子……也不知道仙儿现在怎么样了。”他开始愁眉苦脸来。

十二少见让唐十三提起伤心事,连忙阿弥陀佛一声,暗道一声罪过罪过。

“那你来,有什么事我可以帮的?”叶枫见唐十三愁眉苦脸,也是无法,只能等稍后再去查探这件事,不过他随即转身面向十二少。

十二少既然来这里,应该是有要事商量。

“老衲……嗯,长明想要跟各位道兄联合一起。”十二少本来想说老衲,不过觉得这听起来不是很正确,正如唐十三所说,自己年岁也不大。

于是就改口,把自己法号叫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