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 仙丹

只见一道白练宛如瀑布从天而降,周遭空气瞬间都结出冰晶。

刺啦一声,只见虚空掉落一抹黑色袖口。

接着就看到虚空一荡,一个人影距离风晴雪十多米开外出现。

修罗老祖眼神里带着一丝淫秽笑意。

“娃娃,你这神兵利器果然厉害,当初听说蓬莱仙岛五宗之一的峨眉宗有镇宗神兵倚天剑,没想到居然在你手里,看来那群臭婆娘野心不小,你定然也是宗门内的天子骄子,不如这样,跟随老祖我纵横修罗域如何?

你做了我的女人,到时候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修罗老祖桀桀一笑。

他之所以跟风晴雪这么闹下去,不过是想言语调戏一番。

从而让这小丫头心智迷乱,自己倒是可以直接把他守为胯下,做自己的禁脔。

他修罗域美女万千,但是跟面前的冰山美女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

再说了,这女人拿着倚天剑,这等神兵利器,堪比仙器,自己也是想觊觎得到的。

只是没想到的 是,这丫头在之前看起来也不过是渡劫初期修为。

一旦没了禁制之类压制,修为猛然窜到渡劫二重天。

真是罕见,罕见。

不过修罗老子心思更为动荡,这样也比较有意思。

带回去也有面子。

风晴雪是何等自傲的女人,冰清玉洁,这修罗老祖满口污秽言语。

如果是平常等徒浪子,早就被自己拦腰斩成上千块。

这老东西依仗自己修为强大,竟然三番五次戏耍自己。

风晴雪暗自恼恨无比,可手上功夫却没有落下。

一剑快似一剑,每一剑都在虚空之处,留下爆炸碎片。

只是这修罗老祖乃是精通空间之术,让她无计可施。

她不仅杀不了这老东西,老淫贼,还要提防他时不时隐匿虚空,突袭自己,占自己便宜。

“桀桀,小娘皮皮肤真嫩,如水一般,如玉柔滑,倘若被老祖我临幸,那一定舒服极了。”修罗老祖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言语,让风晴雪暴怒不已。

她的倚天剑厉害无比,只要让自己逮住机会,就能刺伤这老东西。

可惜的是老东西躲闪功夫十分厉害。

“老淫贼,有本事你出来,我定要你好看。”风情绪忽然站在虚空处,停止攻击,她朝四处叫喊。

“呵呵,老淫贼,哼,等会我好好淫你一下,唉,玉背很柔软嘛。”

修罗老祖伸出自己那黑如墨水,脏如粪便的手指头从虚空中陡然出现,朝风晴雪的肩膀上触碰一下。

嘴里发出淫 笑并且淫语,却是隐藏虚空,估计逗弄风晴雪。

风晴雪转身,脸色寒气如刀。

手中倚天剑刹那间杀出。

只见虚空轻易被斩出缝隙,却不见修罗老祖身影。

“哈哈,怎么样,那我没办法吧?嘿嘿,老祖我也不跟你玩了,看我迷香。”

不知道是不是修罗老祖疲倦觉得没什么意思,还是他有什么事情要做。

忽然朝风晴雪说一声后,手指头上出现一个药瓶。

这药瓶乃是他炼制的奇淫合欢散。

端的是厉害无比,就是贞洁妇女,一旦被药沾染身上,瞬间都要变成荡 妇 淫 娃。

他的身体在虚空一闪,出现在风晴雪面前一米之地。

手指头嗖的一下伸出,要把药洒在风晴雪身上。

风晴雪没有提防,且反应不过来,这药几乎就要洒在她身上。

风晴雪脸色苍白。

只是刹那间,一道风从风晴雪身后猛然吹来。

呼哧一下,这药粉全然喷洒在那修罗老祖身上。

修罗老祖脸色僵硬,并且阴寒,阴寒之中还带着一丝愤怒。

另外还有无尽震惊。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在短时间内无法控制,虚空之处,好像有一把手抓住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晴雪眼神很敏锐发现这个问题,她眼睛里随即无尽寒芒射出。

手中倚天剑直接朝修罗老祖的心脏刺去。

噗嗤一声,修罗老祖的胸膛被刺穿。

在虚空处隐藏的叶枫诧异无比,这倚天剑太过锋利了吧。

修罗老祖可是渡劫八重天修为,身体强度再不济也要比一般渡劫后期修士厉害。

可在倚天剑面前,宛如肉泥豆腐,不堪一击。

修罗老祖胸膛被刺入一剑,立刻从心脏之内流出黑色鲜血。

他惨叫一声,全身上下猛然颤抖,一道道浓烈黑气从身体上散发出来。

尤其是那一张脸,青面獠牙的看起来十分恐怖。

他身体背后更是生出一对翅膀。

黑色肉翅鸡皮疙瘩一层,看起来狰狞且丑陋。

这修罗老祖翅膀奋力一闪,周围虚空破碎开来。

在虚空内的叶枫身体猛然间被甩出,他身体一闪来到风晴雪身边。

这修罗老祖终于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了。

“刚才是你在虚空捣鬼,控制我空间之力?”

尽管胸膛被倚天剑刺入一剑,但是修罗老祖还不至于身死。

他好歹也是渡劫八重天修为。

瞬间全身血液倒流进入那心脏之内。

尽管倚天剑上的剑气具有无限破坏之力。

可最终还是被他给湮灭,只不过这老家伙到底还是受伤不轻。

“不是我还能是谁?老杂毛,等会可有的你受得了,想必寻音殿外面有不少母猪,qingyu散发出来的时候,可要悠着点。”

叶枫乐呵呵一笑,直接挥手,让修罗老祖滚蛋。

修罗老祖面色一沉,想要反抗,但是这股大力让他根本无法反抗。

就好像虚空出现无数张手掌拉着自己身体脊背朝外面飞奔。

他大惊失色,这叶枫到底是在玩什么鬼东西?

他不是阿修罗族人,为何能够施展空间之力?

但是叶枫可不管这些。

“为什么要让他走?”风晴雪冷声询问,秀眉蹙起。

“难道你我能打得过他?他空间隐匿诡异无比,咱们追不上,如果一个不小心,被他找到机会,捏死我们如同蚂蚁。”叶枫一笑置之。

这风晴雪着实语气太冷淡了点,自己好歹是救过她一命。

“你怎么能够控制空间之力?”风晴雪继续询问,她好像是有无限的问题要说。

叶枫眉头一挑,“这个是秘密,我就先不告诉你了,恩,我要走了。”

“慢着。”

叶枫只感觉到自己脖子一寒,那倚天剑被风晴雪放在自己脖子上面。

“快说,你是不是得到了这寻音殿枢纽了?”

“什么?我好想听不懂。”叶枫转移话题道。

“别给我扯开话题,要死的话,你就不说。”说着风晴雪倚天剑就已经朝叶枫脖子上微微用力划出一道血痕。

叶枫心中有些腹诽,这风晴雪太冷淡了吧。

“那个人没有秘密?非要说?再说了,你不也有秘密吗?渡劫后期二重天非要隐藏下来。”叶枫反驳道。

“你说还是不说?”风晴雪好像是没有顾忌到刚才自己性命是叶枫所救这个问题,她只是在乎她的问题。

叶枫抬眼看着风晴雪,“那我要是不说你要怎么办?”

风晴雪沉默。

三个呼吸时间后,她忽然开口道:“我只要雷劫丹,这是我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

叶枫听着这女人的话,心中暗道,还是有点人性的。

“雷劫丹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不过如果有的话,我一定找给你。”

叶枫眼睛看着风晴雪。

风晴雪的确很美,美艳之中带这样一丝冷冰冰。

不过这更能够激起一个男人要征服的yuwang。

当然了,叶枫觉得自己倒是没有这个yuwang,因为对风晴雪,自己只感觉到好看而已。

并没有其他之心。

不过风晴雪却不这么认为,一个男人盯着自己看,而且还略有所思。

她啐了一口,“等徒浪子!”

接着,手中的倚天剑直接朝叶枫胸前猛然一拍。

叶枫身体变朝远处飞去,在地上退两三步方才止住身形。

叶枫本来要抬头说,我怎么等徒浪子了,这风晴雪却是身体一闪,留下空荡荡的天空。

叶枫忽的灿灿一笑,这女人倒还是有点意思。

雷劫丹?

他忽然想起来天残地缺两位老前辈这次来也是要找这雷劫丹。

雷劫丹,可以减少渡劫的威力,让修行者轻而易举度过雷劫。

叶枫随即拿出来黑色水晶球,朝里面喊了一下。

“金行者,咱们这边有雷劫丹吗?”

约莫一个呼吸时间,水晶球里面忽然闪现出来金行者脸来。

只不过在水晶球里面,脸显得很长,跟马脸一样。

“少主,这个丹药可是稀奇的很,不怎么多。”金行者如实回答。

“那倒是有了?”叶枫眼前一亮。

“恩,这个老主人也没有炼制几颗,而且炼制这种丹药也不容易。”金行者嘿嘿一笑。

叶枫微笑不语。

……

“大哥,咱们这到哪里找那什么雷劫丹?狗日的,这寻音殿貌似很诡异啊。”

在一处荒野之中,天残地缺这两位老人,依旧是合二为一。

用对方的手臂,代替自己的手臂,用对方的双脚代替自己双脚。

他们生死相依,心有灵犀,从出生到现在,默契无比。

地缺说完一句抱怨的话后一双眼睛朝四处观看,可是除了苍茫一片,就是一片苍茫。

“谁知道,就朝前面走吧,不过这雷劫丹咱们可真是需要找,之前从那大殿里面被吸入棺材里,这可是得了不少东西,那里面东西居然让你我硬生生将修为提升到渡劫中期巅峰,三十天后乃是你我渡劫时间,咱们可得好好寻找丹药,”天残叹息一声,有些无奈,但尽管无奈还是要打起精神来继续寻找。

他两个人倒是比其他人幸运得多,没有被安排到与其他势力人在一起,不然一定少不了厮杀。

只是这里苍茫一片,对于两个老人来说,也着实有些孤寂。

……

叶枫重新回到寻音殿主殿,他看了一眼被仍在一边的龙九,眼神冷淡。

而龙九则是咬牙切齿,只不过他现在是全身鲜血淋漓。

各大经脉丹田灵气都被封锁住,还是被他自己依仗的血链给锁住。

这家伙也是够悲催的。

但是,叶枫从心底里对那师傅李寻欢更为尊敬和好奇。

这师傅居然能够推算到日后百多年的事情,还真是厉害。

那岂不是大神仙,千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这也太邪门了吧。

看着龙九愤恨的样子,却不能把自己怎么办,叶枫心中没来由一阵舒爽。

当日那些仇恨和怨言,此时无论如何都减少很多。

“金行者,我那师傅的丹药房在哪里?”叶枫朝一边金行者问道。

金行者朝那龙九身上呸一声吐口唾沫,笑眯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

在听到少主叶枫询问,他便连忙道:“在这边,我这就带主人过去,白媚娘,你在这里看着,这家伙倘若有一丝一毫不听话,你就照死里打。”

白媚娘点点头,对这个龙九她也是恨之入骨。

当年这人跟那龙家之人,一直追杀老主人,老妇人林诗音也是被这家伙给设计害死的,所以对于龙九,白媚娘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让他碎尸万段。

不过叶枫却是连忙打住金行者的话。

“可别弄死他,顶多让他痛苦残废,这人我还有用。”

白媚娘连忙点头,“少主放心,媚娘下手有分寸。”

叶枫随后不管这有仇怨两人,跟着金行者来到丹房。

“对了,老金,咱们这里是不是有仙丹?”

“仙丹?”叶枫忽然叫喊自己老金,这让金行者顿感诧异,不过也没在意,他在意的是叶枫所说的仙丹。

“对,就是这个,我来之前,可是听外面那些人说,这里面有可以让人白日飞升的仙丹。”叶枫眉头一挑,盯着金行者。

金行者却是一笑置之。

笑,是冷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