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李寻欢之目的

叶枫看着金行者嘴角浮现的冷笑,他眉头一挑,看来仙丹之事似乎是子虚乌有。

不过他又好奇,既然没有,可当初为何出现过有人服食仙丹,白日飞升的现象?

金行者也是看到了叶枫狐疑的神色。

他一边走一边冷笑道:“少主,这仙丹之事是没有的,如果真的有可以让人白日飞升的仙丹,估计仙人可以算是满地都是,这不过是老主人留下来的一个计策。”

“计策?”叶枫一听这话,兴趣盎然。

看来这其中有很多东西是秘密,李寻欢到底是留下什么计策?

抬头一看,前方繁星闪烁,在黑色夜空下,显得灿烂夺目,不过下方则有一座银色宫殿。

这宫殿约莫十多米长,十多米宽,内中有乾坤,灯火通明,淡淡香味。

“对,这寻音殿留下来的两个目的,第一,便是让少主人得到,当然少主人如果机缘不够,那只能选择下一个少主。”

这第一个目的,叶枫听到时候,眉头微微一挑。

看来自己也不是唯一的继承人,只是运气使然,让自己承担了这个使命。

如果自己身死,寻音殿可能会继续消失,然后出现,直到被人给摄取。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李寻欢的计策一定有深意。

大策划,则需要大决心。

更需要有毅力有机缘的人来施展。

“第二个目的,则是要给全天下留下一个笑话,主人要戏耍他们,要报仇。”

这句话说完,金行者满脸都是愤恨还有敬意。

他的敬意,叶枫知道肯定是对李寻欢的尊敬,而这个愤恨则是对那些迫害李寻欢的人。

“当年,老主人遭到天外天龙家人下的天涯追杀令,整个五族之人都以杀李寻欢为荣,杀李寻欢得万世珍宝为目的,不断追杀之下,老夫人被杀,主人陷入轻伤,夫人离世之后,他是一年内,没说过任何话,躲在一个山洞里面,。

一年以后,老主人忽然消失不见,等他回到山洞的时候,带来一具棺材,用大神通封印住,不泄露天机。”

金行者不断冒出来的话,让叶枫心惊。

这似乎一切都可以说得过去了。

他终于明白了当初自己在青玉门绝情峰下,发现被锁在棺材里面,封印百年的龙小小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李寻欢在轻伤之后,做的一件事情。

叶枫唏嘘感慨,只是这龙小小到底是李寻欢什么人?

亦或者是那天外天什么人?

当然叶枫知道龙小小是天外天大小姐,可是她一定还有另外的身份。

这个身份一定不为人所知。

“老主人思念夫人,每日雕刻画像,石刻,久而久之,他的雕刻艺术越来越高,可是有一天他甩到了自己正在雕刻的夫人雕像,站起来,说了一句,我要让你们全部付出代价,故此,寻音殿神秘消息,就慢慢的在修真界五族之内传播开来。

里面有仙丹,有灵甲,更有各大疆域至尊法宝,比如血域蚩尤战甲便是主人给夺过来,封印在寻音殿之内。

至于那个仙丹的故事,让人白日飞升,只不过是老主人故意弄的一个笑话而已,当然丹药的药性还是存在的,能够让人短时间内,感悟天道,得到大突破,天下之忧那么一颗,是老主人耗费十年光阴,不眠不休感悟天道炼制出来的。

而今,总算是起到了他所想要的后果。

老主人,你的愿望正在一步步实现呢。”

金行者说完,眼角居然有些湿润。

叶枫伸出手朝金行者肩膀上拍了两下。

苦涩一笑道:“是的,这不愿望正在一步步实现嘛。”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口,叶枫伸出手直接推开。

李寻欢设置寻音殿,一直以来都是给五族之人开玩笑。

他要对这些人报复。

放心吧,师傅,我会一步步完成你的计划。

“我师傅他现在是?”

叶枫想知道李寻欢现在是什么情况。

但是金行者却没有回答叶枫。

“现在你的实力,还不能知道老主人在哪里,这是老主人的命令。”

金行者坚定摇头。

叶枫眉头微蹙,脚步稍微停顿。

不过他随后也就没再问,不过心情有些低落。

师傅李寻欢一定是遇到什么大问题了。

对于师傅这两个字眼,叶枫一直以来都很尊重,非常看重。

之前耶律军,那个青玉门喜欢研究丹药的老家伙,就那么的一下子死了,当时他是感伤了很久。

所以对于这一位师傅,他叶枫自然更为看重,不想再失去一位师傅。

“左边有一个丹架,上面放着有雷劫丹,不过并不多。只有三瓶。”

进入大殿后,金行者恢复之前神色,在里面看了一眼,随手指向左边。

叶枫神色肃穆,朝左边连忙看去,双脚同时踏出。

丹架上,果是放着三瓶丹药,上面写着三个小子,雷劫丹。

叶枫拿起一个,打开药瓶,里面圆溜溜的几颗丹药静静躺在里面。

只是上面闪烁雷电之光,噼里啪啦作响。

“就这么一颗丹药能够让人轻易避过雷劫?太不可以思议了吧?”

叶枫有些纳闷,这就是天残地缺和风晴雪一直想要的东西?

“这雷劫丹,威力巨大,功效逆天,只要在渡劫的时候祭出,便可以吸收大量雷劫,并且化为力量进入修士身体。”金行者不无感慨道。

叶枫听着老金的话,药瓶在手中掂量两下,随后道:“我要这个也没什么用。”

随后,叶枫把黑色水晶球拿出来,悬浮在身前。

在一处四野苍茫地方,有两个连体的老头,正在不断朝前方行走。

双眼迷离,有些气馁,可又有些不甘心。

叶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老伙伴,给你们。”

说完,他手中两个药瓶朝里面黑色水晶球里面射去。

接下来,水晶球在他身前转了半圈,出现一个火焰四射的场面。

一个白衣女人,面如寒冰,却美艳不方物,手中一柄寒剑猛然射出。

前方那火舌便被一削两半,寒冰浮现,冰晶无数,湮灭了 火焰。

叶枫手指头一动,手心另外一瓶药也打入水晶球里面。

看的一旁的金行者诧异无比。

“少主你这是……”

“朋友。”叶枫似笑非笑简单说道。

金行者呆立,随即忽然一笑,看起来很温和。

……

“大哥,你说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个地方怎么都是一片荒野,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这里到底是不是考验?”

地缺十分不爽道,他的耐心已经被损耗差不多了、

“唉,别提了,这里可不是就这样,我觉得咱们在朝前面走断时间,如果没有,咱们就回去吧……”

不过天残刚说完这句话又开始犯愁了,“可是这回去的路在哪里啊?”

可怜两个老人怀着一腔热血,要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机缘。

但是找到个屁啊,地缺都不想说话了。

这里就是鬼都看不到。

老人迷迷糊糊地继续朝前行走。

“唉,老二,起来,快起来。”

忽然天残嘴角抽搐一下,他连忙伸出右手朝地缺肩膀上猛然拍打两下。

地缺有些疲惫,躺在地上正在做梦呢。

梦中他和大哥天残总算是找到了雷劫丹,成功度过雷劫,羽化成仙,然后两个人身体经过仙气重塑都变成正常人了。

再也不用残疾了。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可是那些场面忽然震荡一下,全然消失不见。

地缺感慨原来是一场梦啊,不过大哥,你好歹也让我把梦做完。

唉,在这里做个梦都不安稳。

地缺迷糊眼睛朝天残道:“大哥,你要干什么?”

“快看,别啰嗦,前面好像有东西,还散发金光。”

天残看起来很高兴,在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总算是看到奇怪现象。

所以他才显得很高兴。

所谓事情若是反常必定有妖异之处。

地缺被大哥天残这么一说,连忙晃荡一下眼睛,跳到天残身下,两人宛如野兽一样,随即朝前方急速奔跑。

地面生出一股烟尘。

这两个老东西总算是在半盏茶功夫后来到所谓闪光点。

天残和地缺这两位悲苦人,忽然眼泪纵横,全身激动颤抖。

“二弟,咱们成功了。”

“是啊,大哥,我们成功了,呜呜呜……”

两个老人家在这里痛苦不已,眼泪水看起来很是悲凉。

不过两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笑着哭,是一种境界,也是一种享受。

那两瓶写着雷劫丹三个字的药瓶,悬浮在半空,因为没生命,故此,对下面两人不闻不问。

……

风晴雪有些泄气,在这里找了那么久都没发现雷劫丹。

师尊这一次特别交代,让自己来这里找一下机缘。

然而遇到困难不少,可是机缘倒是没几个。

劈开一段火焰,再次生出一道火焰。

这条火焰道路貌似无穷无尽。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

风晴雪脸若冰霜,手中倚天剑化为滔天寒芒,朝前方扫去。

不过在挥剑刹那, 她很是及时停下手臂。

因为在前方有一个悬浮药瓶。

白衣如雪,忽然朝前方一跳,青葱玉指攥着药瓶。

“呵呵,没想到你在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