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 离鲨宫

水妖被叶枫一拳砸掉八颗牙齿,痛苦不堪,眼前都是金星。

“那你想怎么办?”被打的太惨,水妖嘴里带着哭腔朝叶枫道。

“你们这边的头领是谁?什么修为?”叶枫冷冷询问。

“沙展是我们的老大,乃是方圆千里海域最厉害的王,我只知道他是渡劫修为,到底是在那个层次,我不知道,这位爷爷,你留我一命好不好?”水妖很是苦涩朝叶枫恳求,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脏都给挖出来给叶枫看看。

叶枫呵呵一笑道:“我不是你爷爷,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快带我过去。”

叶枫朝这水妍脸上拍打一下,啪嗒一声,清脆无比,跟拍黄瓜似得。

水妖被叶枫一巴掌打得,脸上不仅出现五个手指印,还红肿起来。

他嘟囔着自己肿起来的嘴巴,含糊不清道:“你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叶枫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水妖刚才看还那么有骨气,可是现在怎么一点鼓起都没有?

随后水妖带着叶枫迅速朝前下方而去。

在飞行过程中,叶枫看到不少妖怪,当然也有一些半妖。

所谓半妖,乃是无法完全化为人形,比如之前那些虾兵。

约莫行进千米,下方忽然出现一座宫殿。

这宫殿全身呈现银光,在水中显得十分耀眼,圆形,宛如一颗巨大夜明珠。

千檐百宇,雕梁画栋,前殿后殿,仙乐飘飘。

上面写着“离鲨宫”三个银色大字,在流水映衬下,显得有些模糊不清,歪歪斜斜。

宫殿占地约莫上千亩地,周遭更是有一对对妖兵走来走去。

这些妖兵修为大概在金丹期到洞虚期不等。

水妖带着叶枫来到此处后,只见叶枫拿出一个人皮面具在脸上一套。

立刻变成了一个鲨鱼模样,另外他还从自己身上滴出一滴鲜血。

水妖很是莫名其妙看着叶枫。

接着他睁大嘴巴,叶枫把它鲜血朝身上一抹,然后叶枫身上就有了妖气。

“你……你……”水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别废话!”叶枫眉头一挑,一巴掌又是拍出。

“你……都说了,不要打我脸……”水妖眼眶中刹那流出两滴眼泪来。

看起来很是委屈,很是难受。

叶枫则是冷眼再次扫了他一下,巴掌要朝他脸上再次裹过来。

这水妖顿时憋住哭腔,哭丧着脸带着叶枫朝“离鲨宫”宫门走去。

“杀护法,你怎么又回来了?”当着水妖来到宫门的时候,忽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卫士。

这卫士身穿红色甲胄,乃是一名螃蟹精,修为元婴后期。

“我回来还要朝你汇报原因?一边闪着。”这水妖倒是对这人的询问很是不爽。

之前在叶枫面前的低声下气,现在变得趾高气昂,当然一切来源都在于叶枫在他背后。

只要他犯下一个错误,他闭上眼睛都能想到背后这位大人,一定会立刻让自己玩完。

那螃蟹精听到水妖这么说话,连忙抱拳退到一边。

只是很好奇,为何这大人今日心情这么暴躁。

他看着杀护法身后的男子,这个男人倒是很陌生啊。

不过从身上散发出来妖气可以看出,这人跟杀护法修为一样。

哎,算了,还是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那螃蟹精的心理活动,叶枫自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跟着水妖杀护法一只脚踏进宫殿之后,就感觉周围的氛围比之外面有很大变化。

外面稍显寒冷,宫殿之内,却是温暖无比。

周遭房檐之上,悬挂的乃是上好珍珠。

前殿有上百房屋,屋内前前后后走来不少宫娥女修,乃是一些贝壳精,蚌精之类的。

她们本就是小巧之物,故此女性居多。

加上有修为,能够幻化容貌,个个是闭月羞花,腰肢款款,身上穿着的乃是绿色纱裙,白玉腰带,酥胸半露。

她们手中端着玉盘,玉盘内放着珍馐美味,佳酿酒樽。

见到杀护法后,她们都立刻弯腰,显示自己恭敬态度。

还有些女人,甚至是朝杀护法抛媚眼,以得到杀护法恩宠。

妖精与人不外乎还是形体上有些不同,但心都是一样。

各种欲 望在这里也都能体现,勾心斗角,肆意争宠,甚至是出卖自己肉 体都在所不辞。

因为在这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穿过几十个长廊,庭院各不相同,且周围密布假山无数。

最终是来到那中央宫殿之处。

这里与别处稍显不同,护卫则是更多,且都在洞虚期之上。

只不过渡劫期寥寥无几,反正叶枫走入其中,目前一个都还未遇到。

从宫殿内传来鼓瑟之声,想来是那鲨鱼王沙展在无事看歌舞表演,享受自己人生快乐时光。

“我们王,很厉害,你可要小心一点。”

杀护法把叶枫给带到宫殿门口,便不再进去。

叶枫松开他身上的杀气,这水妖杀护法不知道是好心还是什么,居然还特意警示叶枫一下。

“快点走吧,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当然你可以大声呼喊。”叶枫微微一笑,只是如同笑面虎一样,看在水妖眼里,心里发寒。

宫殿约莫百米之长,四周乃是玉柱顶住宫殿房梁,玉柱约莫百许,分离在四方,排列为四,每列约莫二十几许。

每个玉柱下都放着一个白玉案牍,案牍之上放的不是书简,而是美味珍馐并百年佳酿。

案牍之后端坐一些人臣武将,他们穿着锦绣长袍,或面带微笑,或正襟危坐,或眼睛带着笑意,露出隐晦之色,或不屑一顾,兀自喝酒。

形态不一,心态不已。

玉柱中心,乃有宽约五米平底,平底之上铺着妖精们吐出来的丝线编制而成红色地毯,踩踏上去双脚传来丝丝凉意。

在百十米尽头,有一对宫娥,正在翩跹起舞,她们貌美如花,身姿如柳,舞姿十分优雅。

穿着粉红色纱裙,丝带婉转飘飘而起,或蹙眉,或喜悦,或幽怨……

从嘴巴里面也传出来咿咿呀呀声音。

与两旁拿着乐器鼓动的妖精们弹奏出来的乐曲相得益彰,十分融洽。

好一派奢华,好一处享受,好一个舞曲。

而在这宫娥之后,则是玉阶银座,珍珠玉帘,屏风锦绣,香炉生烟。

玉阶之上,是一处高台,高台中心靠屏风之处,有一银座。

银座两边,立着两个银色鲨鱼雕像,端的是威猛无比, 赫赫生威。

在宝座上坐着一位头戴银冠,身披锁子甲,肩带银色披风,腰束银色玉带,脚踏步云履,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美男子,长得很是妖艳。

这人应该就是那鲨鱼王沙展。

他躺在宝座上,手里拿着银色玉杯,眼神迷离,怀里抱着一位蚌精。

长的是闭月羞花,身材婀娜,胸前一对饱满,在沙展手中揉捏不定,女人脸色潮红,嘴巴发出靡靡之音。

甚至这沙展另外一只手直接放入美人衣裙之内,做些下流动作。

而女人则是极力奉承,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都掏出来。

双眼迷离,春水荡漾,酥胸裸 露一半,宛如羊脂白玉,暗香浮动。

这些人都在享受,也很容易理解,周围相对平静,看似安居乐业,不享受又能做些什么?

只不过在叶枫刚踏入宫殿之时,所有的人目光都朝这边看来。

因为宫殿所有座位都已经坐满,该让过来的文武大臣也都过来,为何还有人来?

莫非有什么重要事情?

凡是宫殿人臣,谁人不知,鲨鱼王沙展在宴会群臣,享受艳 舞之时,是不允许有人私自进来,违者斩立决。

除非有重要事情发生,且紧急不可防备,才可以进来。

这人很陌生,无有一人认识。

“殿下何人?”忽然从两边案牍之上站出来两个人,身穿甲胄,腰带长剑,怒目看着叶枫。

“我找沙展。”叶枫微微一笑,朝大殿中心看着。

这两个武将眉头一皱,“放肆,我王的名字怎能是你随便乱说的, 找死。”

这两个武将直接拔出腰间长刀,朝叶枫斩来。

妖气纵横,长刀之上嗖的一下划出刀芒。

叶枫冷笑一声,身体如风,朝前朝左移动两步,拳头几处,

刀气化为虚无,而两个武将也身体崩裂,撞击在白玉柱子上,吐血三升。

这两个不过是洞虚后期妖精,岂能是自己对手。

叶枫干掉这两个妖怪后,身体如风,朝着大殿中心尽头风驰电掣而去。

猛然出现如此现状,周围那些文武大臣都惊骇 不已,进而他们都纷纷站起来,拔出自己武器,一股脑都朝叶枫杀来。

至于中心跳舞的宫娥,尖叫一声,退到屏风后面,朝内殿奔跑。

鲨鱼王沙展,端坐在银座上面,双目微缩,射出冷光,手中已然是出现一柄银色长枪。

这大殿之内,约莫有上百文臣武将,个个修为都是洞虚中期左右,后期修士占据少数,毕竟才是千里海域的势力范围,能有多厉害水妖?

只是一股脑攻击过来,也颇有威力。

叶枫冷眼扫了这群人一眼,手中飞刀顷刻间出现。

刀芒无尽,青色耀眼,他身体朝前面猛人踏步,身体在原地旋转一个圈,手中飞刀已然是飞出。

青色飞刀在空中划出一个很诡异的弧度,刀芒约莫百十米,直接杀到这群文臣武将身上。

波的一声,青色波纹荡开,首当其中的文臣武将们,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武器稍微次品的,那武器便被砍成两办。

一时间惨嚎之声崩裂发出,不绝于耳。

叶枫飞身,朝前,脚步虚幻,宛如幻影,刹那间来到银座之前。

那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带着银冠的沙展这个时候,站起来,朝叶枫冷声询问,“你到底是谁?”

沙展面对叶枫刚才的一击,十分吃惊,就是自己也得全力施展,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可这个人,轻描淡写,似乎根本没用什么力气。

“你惹不起的人。”

叶枫冷笑,手中飞刀变成三尺之长,朝沙展挑来。

“哼,狂妄自大。”

沙展毕竟是千里海域的王,他有自己的傲气,也有自己的依仗,手中长枪嗡鸣一声,银光大作。

长枪在挥出之时,寒星点点,变成一只鲨鱼虚影。

他的这个长枪,乃是一个上品灵器。

气浪翻腾,鲨鱼狂暴,张开血盆大口,带着枪尖朝叶枫心脏刺来。

叶枫不为所动,只是手中三尺飞刀,直接劈砍在枪尖之上。

嘭的一声,巨响无比,沙展的长枪被长刀给压弯,而沙展的身体猛然间倒退撞击在屏风之上。

锦绣屏风,当场炸裂千百块。

不过却是给了沙展反击机会,沙展长枪柔软如弹簧,在弯曲刹那,他嘴巴里面喷出一口鲜血,喷洒在长枪枪身。

枪身光华大作,从上面传来一股狂暴力量。

当的一声,把叶枫长刀给甩开。

叶枫喝了一声,长刀消失不见,而身体变成猿猴,乃是魔猿变。

双拳如同铜锣大小,脚下疾风靴更是闪烁光芒,速度快的一逼。

化为虚影,沙展根本无法看得清楚,就感觉背后袭来一股大力。

一只闪烁青光的拳头,上面带着玄妙符文,嘭的击中沙展肩膀。

咔嚓一声,沙展感觉左边肩膀骨头尽碎。

“不过是渡劫初期修为而已。”叶枫嘴角微微上扬,声音出现,在沙展耳朵里面无异于是惊天霹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