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一曲《离别》

小红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穿着锦绣红纱衣。

修长浑圆凹凸有致的身躯在纱衣内若隐若现,束胸包裹,盈盈一握。

尤其是一双长腿,修长不说,且如羊脂玉,在烛光映照之下,温煦一层光泽散发出来。

色而不淫,却能挑逗起人体内最深处的欲 望 。

玉足纤细,青筋微露,香炉烟味缭绕,增添一股朦胧之感。

至于木婉清,则是穿了水绿色纱衣。

她的胸部比小红要饱满一些,宛如白玉馒头,在纱衣之下,若隐若现。

而臀部浑源,且具有弹性。

正是因为身穿水绿色纱衣,让她身上散发出来不是爆炸的勾引氛围,而是一种淡淡的宛如仙女不可侵犯。

三千青丝散落在双肩,一双杏眼朝自己看来,叶枫很容易看出眼神里蕴含春意。

她的红唇翕动之间,饱满且散发光泽,红润至极。

木婉清伸出修长玉指,微微弯曲,放在自己红唇之间,眨动长长睫毛,杏眼挑逗,粉腮微红。

玉玲珑躺在右边,修长玉腿裹着黑色透明纱衣。

黑色中带着一丝傲气,带着无尽妩媚,带着霸道。

只是她的肌肤十分白皙,在黑色映衬之下,形成鲜明对比。

饱满酥胸在黑色纱衣之下,映衬出了圆圆弧度,沟壑如同深渊,望一眼,便让人心神摇曳。

她的手指头轻轻抚摸红木大床床沿,眼神带着春色,樱唇微启,暗吐幽兰之气,芬芳无比。

进入整个房间,叶枫被这个场面给惊住了。

真的,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内心的想法, 自觉而心脏扑通扑通跳动。

三位绝色美人,风姿各异,且妩媚至极。

小红,宛如一只娇艳的玫瑰花,木婉清宛如青莲一般,妖而不媚,且身上散发仙女之气。

至于玉玲珑,宛如黑色玫瑰,带着霸道和妖艳,似乎要吞噬一切。

尤其是那两瓣红唇,散发一层黑色,近乎于妖。

“你们……干什么……”叶枫有些不知所措,没怎么反应过来。

“叶郎,如此良辰美景,不做些风流韵事,总归是说不过去吧。”玉玲珑率先开口,她的玉指挑动了一下自己黑色纱衣,露出了那修长白皙玉腿,一双玉足宛如白玉,没有一丝杂质,且温柔和煦,光泽无限。

叶枫吞咽一口唾液。

“叶郎,玉姐姐说的很对,今天正好是良辰美景,我们三位姐妹,一起侍候郎君,让郎君享受齐人之福,君主之美。”小红搔首弄姿,酥胸饱满,露出一抹沟壑,惹人遐思。

叶枫再次吞咽一口唾液。

他本是红尘浪荡子弟,一朝幡然醒悟,从而寻仙问道。

只是没想到今天三位娇妻居然诱惑自己,倒是稀奇古怪,不过心中有些期许。

正如小红刚才所说,自己乃是享受齐人之福,君主之美。

木婉清轻轻抛却腰部纱衣,从大床中间慢慢站起来,薄纱之下,玉腿横陈,修长无比,婀娜身姿带有无尽魅惑。

她从床上走来,水绿色纱衣,宛如清风拂面,又如荷花结净,只是这样神圣的样子,给人如狼般吞噬之感。

她款步轻移,曼妙身姿扭动如同水蛇一样,眨动一双杏眼,秋波荡漾,玉手来到叶枫身上,从坚毅刀削脸庞上抚摸而下,到叶枫脖子,然后到叶枫腰部,要把叶枫腰间玉带给解下。

同时她的身体在叶枫身边转来转去,如同跳舞。

叶枫吞咽了两口唾液,知道今天晚上必然要有一段好风光。

他霸道的伸出手臂,一把抱住木婉清。

木婉清身体很轻,抱起他的时候,叶枫很敏锐感觉到佳人玉体发出淡淡热气。

同时娇躯微微一震,他的身体起来反应,直接顶在那浑源臀部之上。

让木婉清嘴角发出一丝呻 吟,当然这道声音是有些压抑,从喉咙中闷哼出来。

叶枫爆发出狼一般的吼声,把木婉清放在床上,随即拉下锦绣屏障。

只见纱帐之中,玉体横陈,模糊身影,宛如水珠荡漾。

闺房之趣,夫妻之事,燕声莺语,哀婉且动听。

四人大被同眠,一夜折腾,直到第二日,东方太阳攀升之时,四人才醒过来。

只不过叶枫倍感精神奕奕,他们是修道之人,行夫妻之事,自然如同双修。

当身体达到最快感的时候,灵魂都会震颤,那个时候才是真正水**融。

从而达到修炼最高境界,效果才是最好。

“好了,今日我们便离开这渔村,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叶枫看着身边三位娇妻,身材曼妙,凹凸有致,尤其是乳 波荡漾,当真是让人乐不思蜀。

他伸出手掌朝木婉清那浑圆臀部拍打一下,顿时惹来美人娇嗔,且喘息连连。

这声音娇媚无比,惹得叶枫道心不稳,身体产生反应。

叶枫差点再次跟三位美人一起颠鸾倒凤。

不过他毕竟是渡劫后期一重天修为,对待自己情绪和欲 望控制还是很强的。

三位美人听到叶枫的话,都睁开一双双杏眼,水波荡漾,她们微微一笑,睡眼朦胧,更添妩媚。

身上纱衣轻轻一裹,而后身体浮现一层白色水汽。

水汽消失之后,各自换洗上了昨天衣着。

三位美人,各有风 骚,叶枫暗淡自己真是三生有幸。

很快,他带着三位美人走了出去。

这小黄和黑狗两个小灵物,昨夜并未进来,两人一直在外面游戏打闹。

见主人们都出来了,他们便一起过来。

、支支吾吾,好不活泼。

叶枫一行走到海边,这群村民都看着他们,满眼都是不舍,毕竟叶枫昨日的行动救了他们,他们心中倍感温暖。

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里不过是自己征途双脚践踏一部分而已。

远处那打铁匠铺,仍旧是火焰升腾。

打铁匠站在铁匠铺门外,他手里拿着锤子还有钩子。

朝叶枫这边喊了一声,喂。

接着就站在火炉旁边,拿起十多个铁器,手中钩子和锤子在上面敲打,居然产生了一股美妙音乐。

“曲名《送别》,朋友,有缘再会!”

这打铁匠说完,甩动他那瘸着的左腿,眉飞色舞。

“东山青鸾西山凰

东南西北走四方

别离伤,勿难忘

一曲离殇莫断肠

莫断肠,小山羊

我的朋友你走海洋

修行路上,逆天妄

魑魅魍魉且都消亡

打铁匠,打铁匠,你的好风光

那一杯酒,拿一杯酒,三言两语说不光

我的朋友我的枪,我是渔村打铁匠

……”

别离伤,勿难忘!

一曲离殇莫断肠!

叶枫迎着海风,转身朝这打铁匠铺微微一望,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宛如海风。

当然海风是冷的,这一场寒雪下的是如此浓烈。

但,此时此刻,却温暖无比。

寒风寒雪,刮不透自己外衣。

叶枫嘴角呢喃那别离殇,勿难忘,一曲离殇莫断肠,从兜里扔过来一壶酒。

便转身带着三位娇妻并且两个灵物,驾着大船,瞬间迎风而去。

海浪滔天,寒雪纷飞,海上苍茫一片,宛如白雾齐下。

一行几人很快消失在渔民渔民视线之中。

薄雾尽头,还是一片汪洋,叶枫看了一眼天空,随着不断前行,寒雪更重。

他看 了三位娇妻一眼,“走,咱们进入海水里面,我带你们去要去的有趣地方。”

说完,他就身上升起一股刀芒,全身笼罩跳入海中。

要去的地方,自然是离鲨宫。

离鲨宫中,仙乐飘飘。

叶枫带着三位娇妻并两个灵物来到离鲨宫之后,守门卫士居然朝叶枫齐齐一拜。

叶枫稍稍诧异,没想到这沙展办事这么利落,这才多大功夫,整个离鲨宫都知道自己存在。

玉玲珑三人看着这离鲨宫,明白过来,这里是妖族一方势力宫殿。只是不明白,为何叶枫在这里这么大能量。

不过玉玲珑是玲珑心肠,稍稍一想明白过来。

“这一定是你昨夜出去做的事情。”

叶枫微笑,“真是聪明的女人。”

也不啰嗦,便带三位美人朝后殿过去。

沙展本来以为叶枫会三日之后过来,不料提前过来,连忙出来,一脸笑容,巴不得把自己心都给叶枫看看。

“大人,这三位是?”沙展不知道如何称呼。

“这三位乃是我的妻子。”叶枫淡淡介绍,并让沙展安排房间。

沙展连忙道:“三位主母大人,真是貌美天仙,大人,你放心,我这就去准备房间。”

约莫半盏茶功夫,玉玲珑三人先入沙展吩咐宫娥们整理房屋而去。

至于沙展则是跟叶枫在他宫殿。

叶枫端坐在宫殿上,沙展在下面汇报。

“大人,昨夜你走之后,我便发出请帖,找了离我最近的三个海域妖王,让他们来此会晤一番,说我有中重宝给他们看,他们今早派人过来,晚间就会前来。”沙展笑眯眯道,眼神里带着狡黠笑意,似乎已经确定了结果。

‘行,晚间你就先跟他们吃饭,届时你摔杯子,我就直接把这些人给处理掉。’叶枫声音温和,却透出一股不可一世的味道。

沙展大喜,就差欢呼了。

晚间,整个宫殿一片光明,夜明珠在宫殿之上闪闪烁烁。

叶枫处于深宫之中一座白玉床上,眼睛闪烁金光。

火眼金睛射出的光芒透过海水,穿越来到离鲨宫之前,看到三支队伍正在赶来。

三支队伍夹杂三个红色轿子,在水中极速行驶,几个呼吸间便来到离鲨宫红色大门前方。

只见穿着一身银色锁子甲,头戴银色琉璃冠,腰束玉带,脚踏步云履的沙展,一脸喜色,带着两班文武大臣欢迎这三位远道而来邻居。

他们平日看似平和,但一旦掺杂到了利益,便会立刻翻脸不认人,弱肉强食,根本不必言说。

沙展说说笑笑,至少言语上迷惑住了这三位前来的妖王,。

他们哪里知道,等待他们的 是一场虐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