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 剑舞.说与山鬼听

轿子落下,虾兵蟹将打开轿子帘子,从里面走出来三位妖王。

一个是蚌精,乃是女人,修为是渡劫初期,身穿粉红色薄纱,眉心一点朱砂痣,背部背着一个棒子,棒子头上有一颗珍珠。

翩跹腰肢款款走来,妩媚横生,一脸媚意,骚不可闻。

只是旁边有人多看了她一眼,这蚌精直接伸出手掌朝对方一个巴掌拍打过去。

并且从背部拿出那棒子,朝这水妖身上一打,棒子把这人身体给击飞,撞在一座石头上。

石头即可化为齑粉。

“哼,瞎了你的狗眼,一个小妖居然这么肆无忌惮看老娘,找死。”

“蚌三娘,你本来就是天然风骚,还不让人看?”说话的乃是一个身材健硕,身高九尺一头乱发的男人,腰间拿着一柄长刀,威风凛凛,却是螃蟹精化成的。

“哼,那至少要看我的人,也是能打得过我的人,打不过我还看我,不挖掉狗眼已经很好了。”这蚌三娘随即朝这大汉抛了一个媚眼。

“当然,如果你庞旭能让我睡一夜,我倒是无所谓。”

蚌三娘心狠手辣,却是风骚无比,一身媚术倒是厉害的很,尤其是擅长房中术,据说一身修为都是靠跟人家媾和得来。

得到别人修为之后,这女人通常是把对方精血全部吸收殆尽,化为白骨。

端的是又风骚,又狠毒,蛇蝎心肠形容之是再恰当不过。

“两个人在这里打情骂俏,庞旭你可要小心,不要着了蚌三娘的道,不然你可跟她那枯井里的白骨一个样子,我倒是希望你去,这样,本公子可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多了一方海域。”开口的乃是一位身穿白色绉纱长衣,手持一柄金色折扇的男人。

剑眉星目,只是长着鹰钩鼻,略显阴沉,他身长八尺,脊背挺拔,相貌倒也是英俊,本体乃是水蛭,修炼百年方才化形。

极为嗜血,凡被他斩杀之人,全然精血吸尽,骨头都不会留下。

手段残忍,不必那蚌三娘逊色到哪里。

“哼,水东流,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谁不知道你跟蚌三娘才是最配的一对,一个擅长房中术吸人精血修为;一位是嗜血无常,且缠着人就不放,不死不休,你们两个若是在一起。

一边修炼那房中术,一边趴在对方肚皮上吸收鲜血,岂不是乐不可支?”螃蟹精庞旭哈哈大笑,一脸络腮胡在笑声中颤抖飞扬。

“哎呦,三位,你们可都来了,我在这里久候多时,咱们快点进去吧,屋里好酒好菜好美人都在等着呢。”

沙展老远就听到这三个人在拌嘴,暗地里说些卑鄙的话,他连忙走过来,笑眯眯的朝三人说道。

“呵呵,东道主来了,咱们也别多说了,老沙,你这离鲨宫可是越来越漂亮,比我那宫殿好多了, 美人也是漂亮不少,要不,你我把宫殿交换一二如何。”水蛭精水东流阴阳怪气朝沙展笑眯眯道。

“哎呦,水兄,你就别打趣我了,我这宫殿跟你那宫殿比起来,可真是寒舍对高楼,不能比,再说了,你能看得上我这破宫殿?

至于那漂亮宫娥,我这地方到底比你们那多,这点我承认,你这么喜欢,等回头我给你送个十个八个,让你好好享受一番岂不是痛快无比?”

沙展表面哈哈大笑,其实内心杀机早现,他的笑面虎功夫是不比任何人差。

“那这些宫娥的性命不是没了?沙展,你也太狠了吧,这水东流吸人鲜血的本领厉害的很,那些宫女肯定会被他吸得筋骨酥软,鲜血虚无。”庞旭在一边桀桀一笑。

“庞旭,你这话倒是没趣了,女人嘛,没事。”水东流微微一笑。

眼睛里都泛着笑意。

‘哼,水东流,少在这里看不起女人,要不然咱们去大床上滚动一番?看看那个更厉害。’

蚌三娘天然风骚,媚骨天成,且天生的淫 荡性格,一直想跟水东流尝试一下锦帐温暖,看看到底是谁更能吸。

只不过水东流这人根本不是男儿,根本不给自己机会,她当然不会放掉任何一个勾引的机会。

水东流呵呵一笑,“蚌三娘,我可不吃二手货,再说了,你这基本上算是千人骑万人压了……”

水东流说话毫不顾忌,惹得那蚌三娘俏脸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立刻要干死水东流。

只见她手中棒子举起来就要朝水东流击来。

沙展连忙当起和事佬,他站在水东流面前,朝那蚌三娘笑道:“各位都是我沙展的客人,今天可不能产生矛盾,再说,这件事情还需要各位合作,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定然能够得到宝藏。”

沙展的话起到作用,这三个妖王就是因为沙展给他们玉符说,找到一处宝藏,需要三位一起去,他们便过来。

沙展再次说出,更是激起他们心中贪婪好奇之情。

“这个,等先进去在所,一切都要谨慎而为。”沙展笑眯眯道,并没有解释。

三人连连点头,这事情的确是要隐秘,不然外人插入一个,机会就少了不少。

一行人浩浩汤汤来到后殿,在大殿之内,沙展早已经让宫娥们备好了酒菜歌舞。

领舞的乃是一位妖媚高冷的女人,身披黑色纱衣,内中则是红色绉纱长袍,胴 体若隐若现,手中一柄寒剑在手中上下翻飞,舞姿曼妙。

不是玉玲珑还是谁,至于另外两个跟她一起舞剑的乃是小红和木婉清。

沙展看着三位主母大人的舞姿,感叹无比,且惊艳无比。

暗道大人叶枫真乃是奇人一个,应该享受如此美人。

水东流和庞旭,两个人都是男人,看到如此娇艳三位美人,心中砰砰直跳。

双眼迸射出来的无一不是淫秽之色,笑眯眯的双眼眯缝起来,如同幽狼一样,要射透玉玲珑三人身上穿的纱衣。

“沙展,你真是好大的福气,如此佳人在手,君王岂能早朝?”水东流挥动手中折扇,大有羡慕之色。

庞旭也在一边点头,只是眼睛并不离开在中央舞剑玉玲珑三人曼妙身姿。

“哼,见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动的三条腿蛤蟆。”蚌三娘在一边冷笑一声。

她是女人,也是漂亮的女人,可是在三位佳人面前,却还是略逊风骚,见水东流和庞旭这两位男人看着面前三位佳人,目不转睛,她女人妒忌心就生出来,十分不爽。

若不是这是沙展宫殿,她一定会立刻棒子飞出,砸死场中舞剑女人。

见蚌三娘冷笑,水东流和庞旭两人会意,连忙尴尬摇头,无奈苦笑。

“来来来,咱们先来喝酒吃菜。”

千里妖王大抵修为都在渡劫初期,故此,玉玲珑几人他们并不能伤害。

只是三人修为被叶枫给遮掩,这几人看不透。

三人中也就玉玲珑修为超高,小红和木婉清不过是元婴修为。

沙展当然听到水东流和庞旭两人的话,而且也看到他们那不干不净的眼睛在主母大人身上瞄来瞄去。

心中冷笑,“你们就看吧,待会把你们的狗眼一个个都给扣掉,一群死猪。”

沙展心笑,脸上更笑。

玉玲珑舞剑,恨水剑,剑光四射。

“佳人剑舞起苍黄,左擒苍,右牵狼,何日去北梁?

一式惊天一式兮,山岳臣服恨水击。

咦,谁能与我一起。

咦,漫天星辰剑飞奇!

佳人剑舞起苍黄,左牵狼,右执枪,何日去北梁?

一生一世一双人,终究一切付鬼神。

心中万千语,都付与山鬼听。

咦,拔剑一起。

咦,星辰飞齐!”

玉玲珑嘴巴里面吐出字句,字字珠玑,一字发出,恨水剑便是一震。

恨水剑一震,便是剑气萦绕。

随着她曼妙身姿不断起舞, 手中长剑更似飞鸿,翩迁起舞,身体凌空。

朝前刺,朝后刺,左刺,右刺。

嗡,嗡,嗡!

剑气荡开一层又是一层。

纱帐起了一次又是一次。

酒水喝了一杯又是一杯。

眼睛瞄了一下又是一下。

喝彩声此伏彼起,就连那妒忌的蚌三娘也都为之失神。

这女人是谁,她的剑舞为何如此奇妙?

剑气,一层盖过一层,缠绵如流水,声东又击西!

沙展坐在一边,都看的痴迷,主母大人,简直是天女下凡,这剑舞简直是太精彩了。

他手中酒杯忘记朝嘴唇喝下,手臂忘记落下,酒樽也忘记摔下。

忽然间,剑气铿锵一声,玉玲珑的玉指猛然弹起剑身。

剑身铮鸣,弯曲如竹。

骤然间,沙展身体一震,他会意过来,手中酒杯猛然朝地上一扔。

落地有声,酒杯碎裂,宛如珠玉在地,叮当有声。

剑气刹那间变化,从声东击西,变成只朝中心击。

从温柔缠绵,化为杀机盎然。

小红和木婉清两人双腿一弯,身体一飞,一落,坐在案牍之上,手持琵琶,拳击鼙鼓。

风姿绰约,一阵风起于大殿之内,帷帐上下起伏,动荡有声。

从屏风之地,邹然一声如同鬼神哭泣,一柄飞刀嗖的一下,迅雷不及掩耳,杀人不问东西,直接插入那庞旭眉心之处。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这一切,都在剑舞杀气出现之时。

叶枫化为一道白光,宛如流星,飞刀射出,同时手掌为爪,从大殿之下,地面之中忽然出现,来到水东流身边,爪子伸出,顷刻捏住他的喉咙。

咔嚓一声,干净利落。

三大妖王,还有一王,蚌精面色,苍白如纸。

她连忙站起来,身体踉跄退后,撞在玉柱上,‘你……你是谁?!’

她声音有些撕心裂肺,却又是恐惧横生,无尽凄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