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大军来袭

“宫主,不知道怎么的,那个苦头陀一回来,便下了撤退号令,然后碧蟾宫一干水妖跑到比兔子都快,本来想去追的,龟丞相说,穷寇莫追,我们便在这里打扫战场了。”沙展朝叶枫认真道。

不过他而后明白过来,“宫主,我现在是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跑了,肯定是宫主你把那苦头陀打的落花流水。”

说完,沙展笑的十分灿烂,看起来跟一朵向日葵的笑脸一样。

叶枫微微一笑,虽说没开口却是默认。

这个时候蚌三娘已经从远处过来了,她把战报给叶枫报道一下,叶枫点点头道:“你们快点回去修养,这群人我感觉他们还会再来的。”

蚌三娘点头,随即和沙展下去。

龟丞相和雷烈耀两人来到叶枫身边,不过雷烈耀背上背着鸺鹠的尸体。

叶枫没说话,带着他们来到一个好地方。

叶枫看着四周,很是满意。

他对沙展道:“这里风水好,前面岸山,左右两边也有暗礁,左青龙右白虎,前面岸山,把他葬在这里,好生安葬。”

雷烈耀朝叶枫拜首,感激道:“多谢主人。”

“没事,他也算是我的属下,只是命稍微薄了点。”叶枫稍稍感慨。

而后雷烈耀和龟丞相两人在一处暗礁上弄出一个墓地,把鸺鹠的尸体放入里面。

随即一点三昧真火沾染上鸺鹠的尸体,鸺鹠尸体上轰的一下火焰四射。

很快,当火焰熄灭,鸺鹠尸体成为骨灰,尘归尘,土归土。

叶枫这个时候一招手,从一边拿过来一块大石头。

他手中飞刀在上面噗嗤噗嗤划了好几下,石头成为一个石碑,长方形,约莫一米多高,一指宽,上面用飞刀刻上鸺鹠的名字,并署名踏天宫三个字。

轰隆一声,石碑被叶枫插入小坟包前面,朝鸺鹠微微拜了一首,便朝远处离去。

龟丞相拜了三拜,而后也跟着离去,只留下雷烈耀在那边。

他们两人知道雷烈耀跟鸺鹠的关系,算是伯乐与千里马的恩怨。

听鸺鹠说,雷烈耀是他跟碧蟾老人举荐过来的,当然雷烈耀本身实力不错,故此,碧蟾老人同意他来管辖雷神海域。

所以说,上一次鸺鹠要带他走,雷烈耀并没有反抗,而是愿意跟鸺鹠一起去碧蟾宫。

只是半路上被叶枫救下,他鸺鹠也成为踏天宫属下。

现在他鸺鹠死了,雷烈耀是很感伤。

这个情感,叶枫很理解,从这一方面来看,雷烈耀更值得尊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热血汉子,虽说脾气暴躁了点,性格冲动了点,总体来说,还是可以大用的。

“主人,我看这个苦头陀离开之后,目前不会对咱们再动手,他肯定会禀报那冰蟾老人,到时候恐怕对方全体妖兵过来,大军压境,还是要多做点准备。”龟丞相眼神里闪闪烁烁有一些担心。

叶枫听到他的话,点点头,“你的话我会记着,我也有点担心,不过也不要过分担心,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况且我建立他天宫以来,本身就是要战斗不休的。”

叶枫说的话的确不假,龟丞相听到后点头随即不已。

至于在这场战斗中死去的妖兵,叶枫则是负责帮他们超度,送他们进入轮回。

帮助这群人超度,一来是让他们更好的进入轮回通道,二来是也能够锻造自己的灵魂之力。

……

在超度完亡魂之后,叶枫命令雷烈耀等人加紧对周边巡视,防备敌军忽然突袭。

不过正如龟丞相所说,那苦头陀并没有立刻再派大军过来。

在叶枫手底下吃瘪,他苦头陀不敢冒进。

在碧蟾宫一干军帐大营中,苦头陀眉头微皱。

他上一次跟叶枫战斗,被叶枫用飞刀加上诸般变化打的措手不及,最后不得已才逃离战场。

而自己战斗时候,派遣出去的几个妖将,有好几个被雷烈耀等人杀掉。

现在士气看起来不怎么好。

他思索再三,询问军帐中一些降临该怎么办。

“元帅,不如我们回禀碧蟾老爷,让老爷亲自出马,到时候这北海海域和雷神海域一定是能搓手可得,这样的话,也省的咱们损兵折将。”一个妖将上前两步抬手禀报。

苦头陀看了这妖将两眼,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而后再次走出一名妖将,抱拳道:“大人,小将也认为应该跟碧蟾老爷禀报,这件事情毕竟关系重大,且战斗之时,地方忽然冒出一对妖兵,手中拿着黑色筒子,这些筒子厉害诡异无比,宛如一个个修妖自爆一样,咱们妖兵在那一场大战中损失惨重。”

这人一想到踏天宫那一干妖兵拿出黑火铳不断释放黑火药,爆炸声接连不断。

每一个爆炸都相当于拿着黑火铳修妖的丹田自爆,再怎么多的妖兵也不够对方杀的。

踏天宫的黑火铳可是给他们留下很深印象。

“小将附议!”

“小将也附议!”

……

看着一个个将领上前跟自己说要回禀碧蟾老爷让他亲自来督战,苦头陀更加愁眉不展。

一人看向其中几人,然后看看元帅苦头陀,他心下疑惑,随即询问道:“元帅,我等这么说话,元帅为何愁眉不展,跟我们说说,我等也能出谋划策。”

苦头陀听到这人说话之后,叹息一声,随即终于是开口道:“碧蟾老爷这次是专门派遣我过来,说让我拿下这些人,虽然说今日是杀了那叛徒鸺鹠,可是对方的雷神海域咱们根本进不去,白白浪费碧蟾老爷的厚爱,现在又让我回去跟碧蟾老爷求助,这……这该怎么说?”

众将听到苦头陀这么说,也随即理解元帅为什么愁眉不展。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找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将领出来。

这妖将上前两步道:“元帅此言差矣,你这么做这么说,还是我们碧蟾宫的功臣,或许元帅因为跟对方主帅在海域之上战斗并未看见对方那黑色筒子的威力。

倘若看见了,也必定要去禀报碧蟾老爷让他帮忙,你这么做,是为了咱们碧蟾宫,小将认为不但没有过错,碧蟾老爷还会大大奖赏元帅,要知道咱们的碧蟾老爷可是非常喜欢一些稀罕玩意。”

这名妖将说的话,很是稀奇,也很是具有吸引力。

苦头陀听到之后,觉得还是有些道理,不过自己的确是没看到过那黑火药的威力,听这群妖将说了好几次,他心下也生出疑窦,好奇那玩意到底是什么。

“你们可有那玩意给我看看?”苦头陀随即问询。

这些小将随即从乾坤袋内拿出之前从踏天宫那一些人中夺过来的几只黑火铳。

威力夺这些黑火铳也是损伤 了上百个妖兵,还都是洞虚期的,可谓是损失惨重。

他们好奇这个东西,故此,非要把这些东西给夺取过来。

当时战场混乱,踏天宫火铳队的妖兵难免是要跟对方短兵相接,最终还是被杀掉一些。

苦头陀跟小将们一起出去,其中一人乃是千夫长,洞虚后期的实力。

他拿着黑火铳,并且把一枚废丹放入其中,朝远处一个小暗礁上飞射过去。

黑火铳注入废丹,被弹射开来后,立刻轰隆一声,火焰四射,爆炸声滚滚而来。

远处那座小山包一样大小的暗礁便顷刻间化为齑粉。

想要摧毁这个小山包一样的暗礁,苦头陀知道,必须要洞虚期修士全力一击才能够办到。

没想到这个黑色筒子居然这么厉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他心中骇然,想起刚才这群小将的言语,心中立刻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恐惧了。

这么一想,加上小将们的再一劝说,他便让这群人用玉符记录下来这个黑火药爆炸的场面,随后派人专门朝碧蟾宫那边过去。

他自己则是依旧驻扎在雷神海域之外海峡内,关注对方一举一动。

……

半个月后,北海城内,叶枫忽然心血来潮,感觉修炼没什么心情,便直接从须弥戒指内走出来,来到北海城的城楼上,拿着‘通天镜’朝远处观看。

通天镜是一门专门用于战争窥探敌情的灵器,周遭的几十里之地的情况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叶枫扫视周围一下,并没有发现异常,随后便询问把手把守城门龟丞相,询问他这些天有什么异常状况。

因为考虑到雷神海域毕竟距离北海城有些远,叶枫做了一个决定,让雷神海域内雷烈耀和龟丞相把所有能带来的妖兵全部带入北海海域内。

这样到时候彼此照应,即使发动战争,也能迅速集结在一起,不会被对方各个击破。

但是叶枫也没有白白把雷神海域给放出去的意思。

他命令蚌三娘在里面把黑火药全部埋葬在地上,每一个重要地方都放上黑火药,并且布置的很有规律,怎么放,多少距离放一排,都是有过精心策划。

同时还放出一些妖兵在那边勘察防守,一旦敌人有任何动作,那边便传回来消息,并且点燃黑火药,让对方化为游魂野鬼。

龟丞相上前禀报说,这些天对方异常安静,并没有什么动作,不过他说,应该是等待什么东西。

到底是等待什么,却是无法猜测到。

叶枫随即也就没问,只是心血来潮,他心绪不宁,故此便坐在城楼上,跟龟丞相一边下围棋,一边喝美酒谈论兵法上的事情。

恍恍惚时间便过去了好几个时辰,之夜时分抵达。

在海域的之夜时分,是寒气最终的地方,故此,很多修妖都准备休息,或者是睡着修炼。

叶枫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是心绪不宁,他总是感觉要有大事情发生。

小黄要求出来,于是叶枫便让他出来。

他在城楼上蹦蹦跳跳,把玩着一颗颗挂在城墙上的珍珠。

忽然远方传来阵阵剧烈抖动,同时一处处火光升天而起,通明无比。

叶枫站起来,眉头一皱,远处那火焰飞天的地方正是雷神海域。

虽说距离千里海域,可那边黑火药安下很多,一起爆炸是能够起到这个效果。

出事了,叶枫脑袋里浮现这三个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