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 破城

蓝色海水翻腾,璀璨夺目。

当一处处黑火药爆炸之后,整个海域百里之地都被红色染透。

一个个朝海沙城冲杀过来的碧蟾宫水妖们,他们的尸体炸裂,残肢断臂散乱在暗礁地面。

鲜血染红了海水,可是却染不红他们心头杀意。

碧蟾宫的人好像是根本不畏惧一样,的确,他们畏惧什么?

他们这么多人,黑压压一片绝对能瞬间把海沙城给干掉。

一群群人前赴后继的朝城门上奔杀,他们手中举着飞剑,朝前面投掷。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个灵器,不要命砸过来。

城墙轰然碎裂。

这些城墙虽说是上品花岗岩打造而成,堪比中上品灵器般坚硬。

可是在这狂暴灵器波动下,他们还是如同豆腐一般,碎裂,化为齑粉。

轰的一声,城门被撞开。

城墙被破开。

碧蟾宫的一干水妖,如同蝗虫,犹如流水,全然冲入海沙城内。

海沙城上的属于踏天宫的修妖,眼神里浮现浓郁战意。

尽管敌军十分多,十分浓密,看起来跟蚂蚁一样多,可他们不畏惧。

因为在他们身前,有城主万海山悍不畏死的冲杀。

万海山本体是百年修炼的鲨鱼精,他见到如此多的妖兵,直接冲散火铳队伍。

他便毫无顾忌直接释放出本体。

巨大的鲨鱼本体,约莫上百米长。

猛然朝四周一甩,巨大的鲨鱼身体撞飞了上百个碧蟾宫妖兵。

鲨鱼皮肤表层,一根根尖锐无比的寒刺,每一个都如同一柄中品飞剑。

同时,鲨鱼张开嘴巴,露出那尖锐獠牙,咔擦一声,十几个妖兵被他嘴巴里面释放出来的吞噬之力给吸收过来。

这些人进入嘴巴内,鲨鱼牙齿搅动,噗嗤声中,一个个妖兵便被拦腰咬断,鲜血迸射了鲨鱼一嘴巴。

其他人见万海山直接化为本体他们也跟着这样做。

一时间,成百上千的妖兵化为本体,巨大的身躯,占据了整个城池空间。

碧蟾宫一干妖兵也不甘示弱,他们纷纷化为本体。

死亡在不断增长。

苦头陀在中军之中,眼睛扫视海沙城,明显看到万海山殊死抵抗。

他嘴角露出一丝狠厉残忍冷笑。

“谁给我杀掉这人?”他一声爆喝。

随即从身边走出来有个渡劫后期一重天妖将,连忙拱手朝苦头陀道。

“准!”苦头陀一挥手,这妖将迅速朝海沙城上正奋力杀戮的万海山奔杀过去。

“你这妖将,简直是找死。”从碧蟾宫一方飞射过来的妖将,手中拿出一个长刀,便朝万海山化为本体的鲨鱼身上噗嗤砍来。

长刀散发妖异血色光华,刀芒有深厚无比,十多米之长。

轰然砍上万海山鲨鱼本体上,那一根根尖锐无比的寒刺,便被长刀直接咔嚓斩断。

火星四溅,此时的万海山看起来跟身上点燃烟花一样。

万海山嘶吼一声,巨大的鲨鱼身体倏忽一变,变成人形状态。

背部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鲜血从其中流出来。

绿色的鲜血,看起来诡异无比。

万海山爆喝一声,手中拿出一柄血色长剑。

长剑剑气纵横,他朝碧蟾宫妖将身上猛然一挥。

便是成千上百道剑气,密不透风席卷而去。

这妖将冷笑一声,他乃是渡劫后期一重天修为,还会害怕?

他不退反进,也不抵抗万海山射杀过来的剑气,横冲直撞,挥着手中巨刀,宛如山丘一样砸下来。

剑气噗嗤声音,宛如击中金石发出来的声响,可 只能破掉这妖将身上的铠甲。

对敌人根本伤不到一丝一毫。

这妖将嘴角冷笑,巨刀刹那间加速,直接把万海山一只胳膊给砍掉。

万海山张开嘴巴,呜嗷一声惨叫,鲜血迸溅,喷射对方妖将一脸。

万海山此时眼神里闪过一声惊惧,根本不是敌人对手。

他忽然面部朝南,“宫主,我万海山今日一定不会投降。”

说完,万海山猖狂大笑,手中的飞剑也不攥着,全身灵气在腹部内轰然炸裂。

他要自爆!

碧蟾宫的修妖,哪里想得到这万海山居然视死如归,居然自爆!

他没有反应过来,嘭的一下,他的一只胳膊被巨大的爆炸力量直接给卸掉。

鲜血迸溅而出,宛如喷泉。

这人哀嚎一声,倒退几百米。

苦头陀见状,脸色阴沉无比,随手射出一道雄浑灵力,注入这妖将肩膀上。

肩膀震颤两下,立刻生出一只崭新胳膊。

妖将拜谢。

苦头陀长啸一声,声音如同滚滚雷电,他朝海沙城那边呐喊道:“海沙城城主以被斩杀,孩子们,给我速速攻城!”

听到海沙城城主被杀,这群人疯狂了,他们兴奋无比,一个个跟吃了鸡血一样,奋不顾身,拿着飞剑灵器便是砍砍砍,杀杀杀!

鲜血,火焰,惨嚎,这一切都在一瞬间杂糅在一起。

轰!轰!轰!

还有一道道爆炸声。

海沙城属于踏天宫的一干修妖,见城主万海山被对方杀掉,他们一时间悲恸无比,一个个咬牙切齿,都不想活了。

直接引爆了丹田,他们要杀身成佛,为城池做出直接最后一份贡献。

一道道爆炸,宛如烟火,燃烧了整个海沙城。

城内的尸体一个接一个的增加。

而那座闪烁光芒的传送阵,竟然是没有一个人过去。

虽说叶枫曾经下了命令,传送阵现在只能单方向传送,目的是给自己看守城池的修妖活命机会,不让对方跟着传送阵进来。

可是这些守城妖兵,居然不进去,他们视死如归。

守城将士约莫六七千人,一起自爆。

整个场面狂暴无比,壮观且悲壮。

一时间,碧蟾宫妖兵损失惨重。

……

在千里之外,长城之上,一座城池内传送阵中,沙展等人十分焦急等待。

“怎么万海山他们还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烽火台燃起,他就应该带人过来的,可是现在没有。是不是出事了?”蚌三娘担忧道。

嘭的一声,蚌三娘话音刚落,传送阵震颤一下,而后上面的灵石枯竭。

沙展脸色一沉,“坏了,传送阵爆炸了。”

随即其他人脸色也都是一变。

……

海沙城内,爆炸声滚滚,尸体无数。

苦头陀一脸阴沉,随即一个妖将来到他身边回禀。

“元帅,我们这次损失五万人!”这个小将面色不怎么好。

敌人一万都不到,只有六七千,居然让自己一方人损失五万。

这实在是耻辱。

苦头陀心中犹如有一股火焰在燃烧。

“现在城内有多少俘虏?”

见苦头陀询问自己,妖将立刻回禀道:“一万人不到,基本上都是金丹期以下修士。老人孩子比较多。”

“杀,给我全部杀掉,一个不留!”苦头陀阴冷无比道。

小将听到后,稍稍一愣,而后眼神里放射杀戮光芒。

“是,末将这就去执行命令。”说完,这个妖将迅速奔走。

……

“母亲大人,我们该怎么办,父亲方才跟那群该死的妖兵作战自爆丹田了。”在一个房舍之内,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孩子,一脸悲伤朝他的母亲道。

孩子母亲眼泪涟涟,呜咽一声,“咱们快点离开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少年重重点点头,心中虽说是悲痛无比,可母亲还在,自己决不能让母亲受到伤害。

只是两人刚从房舍中出去,便遇到大量妖兵。

“杀,前方发现城中居民。”一对妖兵眼睛里闪烁一丝妖异光芒。

为首一人是洞虚初期修士,其余乃是金丹元婴修为。

随即一群人骑着水马奔驰而来,手中猎刀散发幽蓝光芒。

因为骑着水马,故此速度十分迅速,宛如风卷残云一样,嗖的一下来到这一对母子两个身边。

少年不过金丹期,女人不过元婴期。

怎么能抵抗的了?

噗嗤两刀,刀入骨头声音清脆传来,而后便是两颗头颅飞入一边暗礁之地。

鲜血抛洒殷红无比,而后长刀轻轻一挑,这一对母子身体中的金丹元婴便被砍杀之人取走。

不远处,一个乞丐水妖,正准备逃亡,不经意间,一只羽箭飞射过来。

羽箭强势无比,乞丐哪里有防备?

铿锵一下,羽箭便射入这乞丐心脏之内。

接着是哐当一声爆响,房舍墙壁震颤不已,这只羽箭直接把这乞丐给钉上墙壁,鲜血殷红抛洒在墙壁上,宛如梅花,凄惨无比。

同样的场面在海沙城内每一个角落上演。

每个角落都有一群人,他们手无寸铁,面对敌军洞虚元婴的修为,他们根本无法反抗。

全然被斩杀殆尽。

约莫一万城中水妖居民,赫然是一个都没有生还。

看着城内鲜血弥漫的样子,苦头陀一脸兴奋。

之前那种阴霾不爽心情一扫而空。

“速速跟我一起迎接碧蟾老爷。”一声叫喊,他带着手下妖将,冲出城门,朝远处碧蟾老人所在之处进发。

……

叶枫看着战报,眼神里的火焰闪烁不止,升腾如同波浪。

他手指头刹那间攥紧,直接把战报给捏的粉碎。

“该死的苦头陀,碧蟾宫,为何这么狠毒?那群妇女孩子虽说是修为在金丹元婴,可他们只有灵力,并不懂杀人方法,为何要赶尽杀绝?”

叶枫牙齿紧咬,恨意滔天。

战报上说,海沙城城主万海山率领众位将士,杀身成仁,在战斗的巅峰时期,选择自爆,最终杀敌五万人。

叶枫知道了为什么沙展说海沙城的传送阵被破掉,根本没人过来。

原来是他们选择自爆。

人或有一死,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万海山,你的血不会白流的、

海沙城的将士们,我叶枫一定会为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叶枫攥紧了拳头。

内心嘶喊,他眼前不断浮现海沙城内那些妇女孩子,手无寸铁之力,在一群残忍妖兵挥刀之下,脑袋飞溅,鲜血喷洒。

他的喉咙不知道为何居然有些哽咽。

叶枫长呼出一口气。

强行压制体内的不舒服,心情的不爽快。

“宫主,龟丞相回来了。”这个时候,蚌三娘从大殿之外来到这里一脸沉重朝叶枫禀报。

叶枫连忙招手,让她宣龟丞相速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