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 破阵

叶枫用飞刀在城池内,一处山岗上,凿开一个方圆百米的深坑。yoUgE

他把那些尸体放入其中,随后掩盖。

飞刀锋利无比,虽说冰块三昧真火都难融化,可对于飞刀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不过是让自己多耗费点灵力罢了。

叶枫背后站着的是众位妖将。

他们面色肃穆看着深坑不断被填平,心头有一股悲凉。

“北国寒风,吹破帐篷。

燕儿南飞,老翅寒暑。

一杯酒,抛洒一杯血,一杯血,抛洒一柸土。

三千年修真和岁月,万里腾龙永不休。

北国寒风,吹破帐篷。

雀儿南飞,英雄莫追。

一阵风,夹杂一阵雨,一阵雨,冲走一寸山河血。

八万里星辰和日月,北海城内有孤魂!!

一路走好,我的兄弟臣民们!”

叶枫说完,举起手中的酒瓶,猛然喝一口,大风起兮云飞扬,随即把酒瓶倒立,抛洒在巨坟前。

他身后的一干妖王,也随后把杯中酒喝一半,剩余一半抛洒在坟前。

随后叶枫则是念叨亡魂,超度他们。

背后一轮淡淡的功德金轮,正在缓缓转动,散发柔和光芒,朝坟墓上涌去。

虽说之前功德金轮化为碎片从而灵魂突变,化为灵婴,但叶枫依旧是可以把它浮现出来,继续使用。

……

祭奠坟墓后,叶枫让其他妖王都进入须弥戒指。

北海城只有自己一个人便可。

其他人想要说些什么,见叶枫态度坚决,便都迅速进入须弥戒指化成的宫殿内。

……

叶枫自己盘坐在城池上,他身边坐着小黄。

小猴子不怕冷,全身散发黄色光芒,一双眼睛晶亮无比,宛如两颗价值连城的宝石。

叶枫一身大氅,头发用道髻扎束起来,就那么端坐在城楼上一个瞭望塔上。

正对着碧蟾宫中军大营。

叶枫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笛子,悠悠扬扬的吹奏曲子。

炼魂霓裳曲。

曲子优雅且生动,听到这声音的人,都仿佛进入一个极乐世界,恍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

叶枫自己也在霓裳曲中沉迷,吹奏这个曲子,本身对灵魂是有滋养作用的,所以是百利而无一害。

忽然间,曲子曲风一变,从灵动优雅,变得杀机四伏。

这音乐带着杀气,带着杀意,骤然间变成一个个飞刀,朝城池外飞去。

因为这是灵魂之刃,所以红色光罩并不能阻拦。

叶枫的灵魂之刃,嗖嗖嗖的朝碧蟾宫那一方飞去。

“铃铛响,铃铛绛,铃铛霓裳舞一场,梦里不烧香。

不烧香,空留想,坐看东南血沙场,一曲便城殇。

幽灵响,幽灵望,霓裳为君谁思量,魂飞魄散不荒唐。

小城墙,大城墙,万里山河都荒唐,此地是沙场,断然不由娘。

霓裳,霓裳,不烧香,岂荒唐,小山羊,难思量,北风将,北城凉,中山为狼,显仓皇,一曲叫霓裳。”

叶枫一边呢喃着歌词,一边音符跳动,杀气更为猖狂。

灵魂之刃,化为漫天刀影,一个个的朝碧蟾宫杀去。

碧蟾老人看着面前的沙盘,决定今日便要杀入城中。

却不料忽然间外面传来一声声惨嚎,同时还有笛子声音,伴随一句句略显痴儿怨女又显沙场荒凉的一首词牌曲。

他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化为一道流光冲出中军大帐。

一双眼睛宛如流星,犹如太阳射入北海城上。

正好看见叶枫一个人盘坐在一处瞭望塔上,而身边的黄色小猴子,看起来十分可爱。

他双眼当然也看到从叶枫那边飞射过来的一道道灵魂之刃。

听着这些妖将嘴巴里面发出来一声声的惨嚎,碧蟾老人愤慨无比。

他直接双手爆射出来两道绿色光华。

这两道绿色光华,宛如乌云一样,直接散开,笼罩了大半个军营。

同时,两道吸力从他手心传出,而后便看到十多个战鼓轰然落在他面前。

“哼,让你给我唱这些灵魂丧曲,我要让你尝尝我碧蟾宫的碧蟾曲!”

说完,碧蟾老人手中出现一个黄色棍子。

他的黄色棍子在手心一转,变成两个。

握在手心,随即身体舞动,一道道战鼓声音,刹那间如同水波荡漾开来。

“战鼓擂,雷声追,我问苍天你问谁?我举明月霓裳碎,千里江陵不堪回,势必东南北海垒。

战鼓擂,血神泪,碧蟾宫内美酒醉,魑魅魍魉徒为耳,送君一个大棒槌,千里追魂碧蟾归!”

他的声音豪迈纵横,伴随着战鼓把声音给传播开去。

一道道绿色波纹荡漾,化为一个个蟾蜍,张开嘴巴,跟叶枫射过来的飞刀相互撞击上去。

这些蟾蜍自然也是他碧蟾老人化成的灵魂之力形成的。

盘坐在瞭望塔上的叶枫双眼眯缝,没想到这碧蟾老人居然还会这么一手,值得敬佩。

叶枫随后收起了笛子,声音戛然而止。

见叶枫收起笛子,碧蟾老人也把战鼓给挥向两边。

“苦头陀,你给我带十万人马,等会我打开冰封阵,你带人进去,给我看看城内到底是什么情况。”

“宫主,可那叶枫……”苦头陀看向城楼上的叶枫,面色有些难看。

“哼,区区一个叶枫,你就怕了?放心,他有我看着,没事,你尽管去,再说了,此时恐怕整个城池内也只有他一个人了吧。”碧蟾老人说到这里哈哈一笑,语气里尽是得意。

冰封阵,加上冰蟾之毒,绝对能够在七天内让北海城化为一片死城。

现在叶枫在上面吹奏笛子,可是从笛子声音里面,碧蟾老人可是很敏锐的感觉到一丝悲凉。

如果是心情好,他绝对不会吹奏如此悲凉的笛子,也不会在笛子中化出飞刀,来杀人,杀意如此凛然,肯定受到什么事情影响,从而扰乱他的心神。

能有什么事情可以干扰到叶枫?

碧蟾老人稍稍一想便知道,一定是城内的情况发生太大变化,故此叶枫才会如此。

按照自己计算,今日也正好是阵法功效发挥最大化的时候,也是城内人全然死绝的时候,他便派遣苦头陀过去。

只有一个叶枫,也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对于自己的碧蟾之毒,碧蟾老人可是相信的很。

所以他派遣苦头陀带十万人马过去查探,并不担心。

至于城楼上的叶枫,他能有什么能耐?

……

叶枫看着从碧蟾宫那边走出来的苦头陀,并且带着十万人马,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哼,终究还是要过来了哈,不过这次我让你有来无回。”

叶枫说完,便朝城下和城中巷道看去。

只见在城楼下,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些人躺在地上,全部死亡,头发披散在身上,身上衣服各不相同。

唯一一样的是,他们的脸蛋全部朝下。

冰水覆盖,瞬间把这些人都给冰冻在冰块内,看起来梦幻无比,也恐怖无比。

北海城内寂静无比,一颗针落下来,整个巷道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主人,你这次可是损失了几十年寿命呢。”小黄站在叶枫身边,朝叶枫唏嘘道。

“这个便是七十二变的缺陷了,当然只是滴血化身这个变化之术有缺陷,使用一次是需要耗费十年寿命,而且还要看化身数量多少,我这次弄出来几千个尸体,总的来说也是消耗了三五十年的寿命。

不过你可别忘了,我现在是渡劫期修为,我的寿命至少也有几千年之久,你难道不相信我在这之前飞升仙界?”叶枫缓缓一笑,很是仔细。

七十二变乃是小黄传承记忆给出的功法,当初他修炼之时跟自己说了一下,便把这个东西传授给自己。

未曾想自己居然也可以修炼,只不过唯一的滴血化身是需要耗费寿命的。

这个技能,可是帮助自己很大的忙,比如在鬼域那边,跟骷髅兵大战,绝处逢生靠的便是这个技能,虽说自己损耗几十年寿命,但一切都值得。

自己收获了很多,比如兄弟情义,还有去了地府的机会,一切都是机缘。

一饮一啄,自有定数。

很快,城楼下的红色光罩出现一个长方向大门。

从外面的人可以迅速进入里面。

苦头陀让一群人拿着冲天炮,直接轰击城门。

轰的一下,城门在巨大黑火药爆炸之下,全然化为齑粉。

接着,便看到十万妖兵如同蝗虫,如同流水一样,涌入北海城。

此时盘坐在瞭望塔上的叶枫一动不动。

在他对面,悬浮跟他一般平齐的碧蟾老人一双眼睛盯着叶枫。

叶枫嘴角露出一抹难以察觉到诡异笑容。

忽然之间,一道影子从端坐在瞭望塔上的叶枫身体背后消失。

“小黄,你好好看着这里,我去去就回。”

一只蚊子,十分细小,嗡嗡嗡的闪动翅膀,迅速从城楼上飞下来。

看着前方城门口那个长方形出口,蚊子化为一道流光,迅速消失不见。

这城楼上端坐的叶枫,也不过是化身而已。

化身可以坚持半柱香时间。

可这半柱香时间对于自己来说,已经完全足够,甚至还多余。

……

苦头陀带着十万人马,进入北海城内大街小巷,忽然他看到在大街小巷内都有一具具尸体,脑袋朝下,被冻结在冰块内。

“哈哈,宫主的计划果然厉害,这群人全部被冻死了,好,简直好极了。

碧蟾宫的孩子们,你们迅速分散开来,朝四周勘察,凡是还活着的,都给杀掉。”苦头陀骑着自己的水晶麒麟兽,也随后朝城池内游走。

他不担心上面坐在瞭望塔上的叶枫,因为外面碧蟾老人是在看着叶枫,一旦叶枫有任何移动,碧蟾老爷一定会出手的。

所以对于叶枫现在的生死,苦头陀一点都不关心,等自己把这里面情况确认之后,到时候跟碧蟾老人说一声,自己再处理这个让自己几番铩羽而归还差点身亡的叶枫。

一定要他碎尸万段,化为肉泥!

……

“沙展,咱们要不要出去,这群人已经进入城池内了。”在须弥戒指化为的宫殿内,蚌三娘和郭破虏还有落山等一干妖王看着沙展问询。

“不行,咱们得等宫主讯号,如果他那边没讯号,咱们到时候还是出不了北海城,还是要被困在这里。”沙展连忙摇头。

“等会出去,我一定让这群该死的王八羔子变成我们的爪下之魂。”另外一边,龙玉娇眼神眯缝,语气十分阴冷。

在冰封阵布置之后,她的一个族人因为躲闪不及,被寒气侵袭,现在正在进入休眠期,这个族人她还比较看重,故此,对碧蟾宫这群人是恨之入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