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 布置

沙展离开后,叶枫把蛮狮和阿兰两个给叫了过来。zI

阿兰和蛮狮两人,对于这个计划也是了解,毕竟当初自己面临归元宗报复的时候,他们两个是自己最大的帮手。

蛮狮和阿兰听到叶枫吩咐自己,叫自己两人有事情,他们是十分高兴。

两人现在是渡劫中期修为,若是放在以前,肯定是经常被用到。

可是现在叶枫身边云集不少修真高手,渡劫后期的修士都有上百,两人不免感觉有些冷落。

毕竟他们更多的是想被叶枫重用。

现在猛然听到叶枫叫自己两人有事情,他们 心下是十分高兴的。

故此,满脸欢喜迅速走过来,朝叶枫恭敬行礼后,站在一边,等待叶枫把事情交代给自己两人。

“让你们两个来呢,是让你们帮我施展‘市场扰乱计划’,我要你们如同之前那样,把这妖域给动荡起来,赤峰殿,碧蟾宫,都要卷入这场计划内。”叶枫说话的时候,眼睛射出一道十分诡异光芒。

不仅要夺人,还要把对方的灵石给夺过来。

要让对方恐惧,让对方海域内的人都慌乱起来。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我叶枫要把你们的心都给攻下。

蛮狮和阿兰两人听到叶枫的话后,明白过来,他们对这个计划自然很熟悉。

故此两人连忙抱拳道;‘宫主放心,我们定然全力以赴,一定把这海域给搅得天翻地覆!’

“好!”叶枫哈哈一笑。

……

叶枫的计划正在进行,却不知道,现在碧蟾宫和赤峰殿内,却是各有各的心事。

赤峰殿内,帝天龙愤怒无比。

他一个手掌击出,便把身边的龙椅击的粉碎。

“该死,龙图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居然敢违抗本宫命令,他是不想活了吗?”

站在一边的诸葛瑾年沉默不语,他跟龙图将军关系还算不错。

“诸葛瑾年,你说说。”帝天龙忽然看着诸葛瑾年道。

诸葛瑾年沉声道:“大王,龙图完全是找死,这对大王的计划完全不利,打破了我们设定的计划,我想,大王可以撤销他的职务,杀了他。”

“你就这么想他死?我听说你们关系可还不错。”帝天龙忽然似笑非笑。

“大王,朋友是朋友,在大事上,朋友情,岂能跟忠诚相比?他这次犯下的错误,实在是滔天无比。”诸葛瑾年一脸正色道。

“哼,这龙图,我给他下过命令,不允许帮助叶枫,只待碧蟾宫绞杀掉叶枫的踏天宫,到时候我们出手,就可以把他们一举消灭,龙图完全坏了我的大事!”帝天龙心中是十分愤怒。

可是诸葛瑾年方才说的话,他没有多加考虑,龙图是赤峰殿能征善战的将军,对他还是比较重要,贸然杀掉龙图,是不行的。

可是这件事情,也必须有个交代。

“瑾年,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去叶枫那边查看一下,看看他们现在是不是不堪一击,倘若是这样,你直接拿着我的虎符,夺下龙图的军权,对叶枫等人,格杀勿论,倘若他实力尚存,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对于叶枫的 踏天宫,帝天龙是投鼠忌器,因为黑火药的威力,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且这一次,如果叶枫没有伤到根本,自己代军贸然杀去,是会造成很大损伤,对自己之后的计划是没有任何好处。

诸葛瑾年接下命令,可随后道:“大王,瑾年有句话要说,大王可以把龙图一家打入天牢,这样下臣去做事情的时候,他龙图才不会反抗。”

“嗯,还是军师你想得周到,真不愧是我的智囊,好,我现在就让人把龙图一家给绑起来,只要那边他有任何异动,我立刻让他家人灰飞烟灭。”帝天龙眼睛闪烁一丝丝狠辣光芒。

……

碧蟾宫。

碧蟾老人从北海城离开后,按照原路返回,找到了自己那一群正在逃跑的一干妖兵。

这群人看到自己的时候,是痛哭流涕,眼泪水哗啦啦都流出来,看起来很让人伤感。

看着这群儿郎们的神色,碧蟾老人是感伤加上无比愤怒。

感伤的是这次带来号称两百万的妖兵,现在跟自己回去的也只有几十万而已,这真的是损失太大了,自己从来没想到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还损失了风筒和苦头陀两员大将,实在是耻辱。

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

元气大伤后,还是尽快回碧蟾宫那边,好好休养生息一番,这个仇一定要报。

……

叶枫坐在八角亭内,伸出手端着酒壶给龙图倒酒。

“龙兄,这次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叶枫已经成为阶下之囚了,万分感谢,一切都在酒里面。”叶枫郑重朝龙图举杯,痛饮干了杯中酒。

龙图微微笑道;“叶枫,这个是我本来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我早一点过来,也不会死那么多人,这本身来说,我也有错。”

龙图想不明白为什么大王帝天龙要颁布不救叶枫的命令。

这对他来说,绝对的匪夷所思。

本来犹豫不决,龟丞相来到自己行营之中,一番口舌,耗费很多天,最终是打动自己, 故此,带兵前来。

不然自己若是晚来一段时间,踏天宫一行人还真的是生死难测。

“将军说笑了,你怎么会有错?”叶枫言外之意,特别指了那帝天龙。

龙图是聪明的人, 他知道叶枫是什么意思,龙图随即道:“叶宫主,你不要多想,或许大王他别有深意。”

“呵呵,的确是有深意,不过龙图将军放心,我叶枫知道该怎么做。”叶枫继续给龙图倒酒。

龙图也是心中有事,不免多喝了几杯。

猴儿酒,酒力很大,倘若不用灵力消融,是很容易醉人的。

叶枫跟龙图两人相见恨晚,自然不会用灵力去消融酒力,两人痛饮一番后,酩酊大醉。

忽然龙图站起来,朝叶枫大声吼道;“叶枫啊,其实一开始……我听到这个消息,是很不理解,大王他老人家为什么会这么做。”

“可是我后来一想,完全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那么强大呢?他是个做首领的, 自然是担心属下实力强大,会威胁到他的地位。

可我又是想不明白,我们不都是修炼者嘛,为什么要醉心功名利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还有啊,我跟你说,你的那个龟丞相,当真是好的不得了,忠诚的不行,他跪在我面前,跪在行营面前,跪了几天几夜啊,我的那些妖兵们都被他给感动了。

我当时就想,你叶枫怎么能有这么忠诚的妖兵,为什么我都没有这么厉害的属下?

我大王为什么对你不放心?黑火药,绝对是黑火药。

可是黑火药他不是已经得到了吗?自古伴君如伴虎,当真说的不假,你们这些蓬莱仙岛的人啊,说的话,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不过我想根本的原因,你是蓬莱仙岛的人,虽说驸马爷有关系,是师兄弟,可是这里始终是妖域。

叶枫,我觉得还是要小心点。”

龙图喝醉酒后,心中的事情全部都撒了出来,他的话语一句句迸射出,看得出来他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觉得很窝囊。

叶枫虽然也喝了很多酒,可是他经常喝酒,喝得还是猴儿酒,故此,对酒水有一些免疫力,并没有龙图醉的那么深。

叶枫听到他说龟丞相跪在行营外求他过来帮忙,叶枫心中猛然一颤。

随即是一种心酸,这种感觉他也不知道如何表达,就是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如同被人用刀子切割一样。

龟丞相,居然下跪!

在叶枫一直以来的认识中,龟丞相不过是谄媚的大臣而已,虽说他有聪明,却都是小聪明。

只是今天龙图的话,彻底改变了叶枫 看法。

龟丞相, 不愧是我踏天宫的忠诚丞相。

龟丞相,你辛苦了。

叶枫长呼出一口气,自古男儿膝下有黄金,哪有随便便下跪的?

即使是自己上早朝的时候,一干妖王也只是单膝下跪,这个是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尊重。

但是双膝下跪,意义完全是不一样,每一个修炼者,其实都是自傲的,都是有强烈自尊的。

他们放在世俗界,都是万里挑一的存在,都是智慧无限的存在,他们有自己的骄傲。

故此,叶枫心中感动无比。

龙图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叶枫伸出双手推了一下龙图肩膀。

“将军,你喝醉了。”

“我……我没醉,我没醉。”龙图继续嘟囔一下,伸出手退开叶枫放在肩膀上的手。

运费高看着他的面色,凄惶之中带着不甘心,不是滋味的表情看起来怎么都不是太让人高兴。

今天本来是个开心的日子呢,自己是要给他庆祝的,却闹成这个地步,让叶枫心中颇为难受。

叶枫再次叹息一声,他朝两边妖兵一挥手,两边走过来两个妖兵。

“速速带龙将军回屋休息。”叶枫一挥手,两名妖兵立刻 带着龙图离去。

龙图离开的时候,嘴巴里还嘟囔着我没喝醉,我没喝醉。

叶枫却是微微一笑,喝醉酒的人,一般都说自己没醉,没醉。

叶枫坐在八角亭处,朝上方看去。

上方透过一重重海水,能够看到九天之上的那一轮玉兔正在照耀着整个大地。

尽管上面还在飘雪,可这月亮却不曾隐退。

水中月,是不是一场空?

叶枫不免叹息一番,他掐指算了一下,距离龙小小嫁给散仙岛上岛主之子的日子还有八个月。

八个月对自己来说已然是很紧迫了,现在必须要加快进程。

三足鼎立?

哼,我叶枫绝对不要三足鼎立,今日你们给我的苦果,我要让你们百倍偿还。

帝天龙,你身为一殿之主,居然担心我叶枫要叛乱,本来因为天蓝公主原因,叶枫觉得自己顶多是三足鼎立即可。

可是帝天龙三番五次要置自己于死地,这份杀心,可着实让自己愤怒。

碧蟾老人,携带两百五十万妖兵,朝这边杀来,其中的缘由归根结底,还是他赤峰殿帝天龙搞的鬼。

倘若不是他主动让人化身踏天宫修士,对雷神海域雷烈耀发起攻击,绝对不会有之后的事情。

只要给自己一段时间,自己完全可以把雷烈耀等人势力全部瓦解,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对碧蟾宫进行势力渗透。

可是帝天龙的行动完全是打破自己计划,还让自己陷入危难之中。

“现在可以先行布置扰乱市场计划了,人力扩充计划,现在效果还算不错,八个月时间,自己至少可以拿下赤峰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