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 人才吸收

玉符一个个从远方飞射过来。

被一群群人整理后送入踏天宫深宫之内。

叶枫看着案牍上的玉简,这些都是从四面八方城池那边传过来的最新消息。

透过这点是能够掌握到各大城池最新消息,可市场扰乱计划实施情况。

“主人,城池已经混乱,我们刚刚把之前囤积的货物抛出去,现在每天收入的灵石都不计其数,这种情况只需要半个月便可以让一方城池彻底陷入瘫痪之中。

灵石的减少,意味着更大恐怖。”

首先打开的烂柯和破鞋两兄弟的传讯玉符。

灵石这个计划,是叶枫最后的手段,因为售卖囤积的货物之后,是可以集聚大量灵石。

这点,一旦成功,叶枫没有让他们继续囤积货物,因为要制造一个更大的困境。

试想,整个城池的灵石供应出现问题,这该是多恐怖的事情。

人们无法迅速修炼,无法去购买自己需要的货物和修炼灵草灵药灵丹等等。

对他们来说是灭顶之灾。

“主人,这些天,我们已经正在收网,不过我发现一个问题,一些人开始警觉起来,他们好像在调查什么。”

蛮狮讯息里面,特别提到了一个点,叶枫看到这个时候,眉毛微微一挑。

他把一道灵光射入玉符内,“尽量做事情,这件事不要管它,你自己判断时机,什么时候可以出来,迅速出来,不要做任何逗留。”

针对每个信息,叶枫都给出合适的方法,让这些出去实施计划的人能够安稳返回北海海域。

……

叶枫在玉符内,看到一个很特殊的玉符。

红色玉符。

红色是之前自己跟沙展交代是他可以使用的。

这两个月来,第一次看到沙展传过来的玉符。

叶枫打开随后观览。

“宫主,从离开北海城后,我带领一干擅长说话,且会说话的精英子弟,迅速潜入每个城池内。

每个城池都有咱们的眼线,同时我们还吸收发展门人,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属下,这样方便收集情报,另外也方便施展机会。

现在每个城池内,因为市场混乱,每天都在有不少人加入我们组织,我们 组织叫‘踏天会’,这段时间会有大批修妖从别的城池来到咱们城池,到时候望宫主多加管理。”

看着沙展传递过来的讯息,叶枫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看来两个计划总算是结合在一起。

踏天宫的福利政策,正在不断传播出去,倘若有些人不相信,完全可以来这里查探一下。

故此,对这个计划叶枫很有信心。

至于怎么把这些人完全变成踏天宫忠诚之人,则是利益。

利益是第一,第二是稳定,第三个是适应,第四个是上瘾。

这边福利好,灵石多,修炼速度快,这对他们来说很具有诱 惑力。

这是利益。

修炼环境平和,修炼者沉浸在自己修炼当中,且这里平和,没有纷争,一切都井然有序进行。

这是稳定。

他们在这里居住,享受这些,慢慢的会把这里的一切当成自己的一切。

这是适应。

当他们适应之后,习惯这里的生活,他们便离不开,会享受这里的生活。

这是上瘾。

这四个步骤,是叶枫专门针对这些进入北海海域的人所施展开来的计划。

距离龙小小嫁给散仙岛岛主儿子的时间还有六个月,六个月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必须要在六个月内,把踏天宫一切势力整合在一起,该处理掉的障碍都要处理掉。

……

赤峰殿,一天时间后。

“大王,老臣找到了一些端倪。”从大殿外,诸葛瑾年慌忙来到里面,手中拿着玉简朝帝天龙面色沉重道。

帝天龙眉头微挑,昨天诸葛瑾年说今天会给自己消息,今天果然消息到来。

看来他昨天耗费很多心神,今日看他,觉得他面色有些疲惫。

帝天龙连忙道;“有劳军师了。”

“大王,诸葛不劳累,为大王做事乃是下臣本职所在。”诸葛瑾年拱手回禀。

接着他便把昨夜事情详细跟帝天龙禀报一番。

“通过昨天连夜调查,下臣发现这几个月虽然交易数量每天都在增加,可老臣发现一个十分严重诡异的事情是,咱们的灵石,正在不断减少。

臣民兜里的修炼钱财急剧减少,且很多人无法购买修炼物品,这个问题很严重。

老臣觉得是有人在捣鬼,故意在扰乱咱们海域的政务和经济。

税收方面增加了点,可实际上都是从这些臣民身上挤压过去的。”

诸葛瑾年把自己昨夜调查情况讲述并且分析一二的时候,忽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文臣。

这文臣面色慌张,来到大殿后,有些气喘吁吁。

帝天龙眉头一挑,“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大王,大事不好了,好多城池都报告说,城内的民众在一夜之间走了很多,现在很多城池几乎是空城。”

这大臣说话的时候,把那些从其他城池传送过来的玉符递给诸葛瑾年看。

诸葛瑾年慌忙把这接过来的东西递给帝天龙。

半盏茶功夫后,帝天龙面色沉重,且显得十分阴沉。

“城池的人离开大部分,这些人朝哪里去了?”帝天龙沉声询问。

“这个还不知道,目前只是报上来具体情况。”文臣惶恐道。

诸葛瑾年随后拱手道:“大王,这件事情交给下臣来办,既然事情已经出了端倪,我便要看看到底是谁搅动这一场风云。”

……

赤峰殿主殿,虽说一群大臣在紧张处理事情,可是天蓝公主却稍显安适。

她跟如意郎君东方明在这里郎情妾意好不快活。

只是在走廊经过的时候,忽然听到丫鬟说,今日买东西特别难受。

她便在一边听了一下,立刻感觉要出大事情。

她于是走上前来,专门找了一个丫鬟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主,今天早上小翠去帮宫主买些胭脂水粉,不料去到那边后,发现要价非常高,小翠就跟那人争吵了一番,说自家是宫主府衙的人,可那伙人说,即使是大王亲自来,也是这个价格,我们就非常生气,要让人去拿那个店铺黑心老板。”

“老陈斋的胭脂水粉,不是一颗中品灵石便能够购买的了嘛,现在是什么价格?”天蓝公主眉头微皱道。

“不是,现在已经上涨到一颗上品灵石了。”丫鬟慌忙禀报。

灵石之间,换算单位是一比一百,这之前是一颗中品灵石,现在成了上品灵石, 相当于什么?

相当于直接上涨了百倍的价格!这也太无法无天了。

难道这些黑心商家不怕被斩杀?

真是岂有此理,我公主府都这样欺诈,其他普通臣民还了得?

“公主,你且不要动怒,这其实……其实整个城池都这样。”丫鬟见天蓝公主十分气愤不过,连忙劝道。

天蓝公主再次皱眉,这次比之前皱眉更为重了一分。

“什么,整个城池都这样?”

“对,不仅如此,其他城池也是如此,现在一切都陷入混乱中,白天价格好好的,可是傍晚就突然乱套。公主可以去外面集市看一看便知道。”丫鬟提醒道。

天蓝公主随即就走了出去,她发现果然如延缓所说一样。

她在大街上溜达一圈,约莫一天,当她再回到一开始的地方,物品价格就开始发生变化。

比如一个银簪,早上是一颗下品灵石,现在变成五颗下品灵石,增长五倍。

可是过了一个时辰后,忽然变成了二十颗下品灵石价格。

然后当到了傍晚之后,这些提高的价格忽然降低到一个银簪只需要十分之一下品灵石就能购买到手。

也就算说,一颗下品灵石可以购买十个银簪。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一天下来,显示价格涨涨涨。

傍晚却是跌跌跌。

这岂不是要乱套?

很多人都显得很是郁闷。

忽然她走到一家商行面前,太白商行。

这太白商行,一切都井然有序,里面物品价格,好像是独立在这个城池之外一样。

当自己进去的时候,这里面的人十分温和,且对待自己很好,询问自己要买什么,然后把物品的属性什么都介绍一遍。

天蓝公主就好奇他们的物价为什么不变动呢,店小二就说,我们这边觉得商人应该是正直的,不应该是唯利是图,我们太白商行做的是信誉。

店小二并说,在早上和中午的时候,这边来的人十分多,几乎都要把门环给踏破。

只是傍晚人少了。

不过这个现象不会消失,因为物价上涨下跌很频繁,很多人都坚持不住,再者,他们也很需要相关物品,故此才让很多商行从中谋取暴利。

……

天蓝公主从太白商行离开后,心思很沉重,在回去的时候,她看到了好几个打斗场面,都是一些人偷盗或者是强抢别人灵石,最后被执法队给带走。

以前这个场面是很少发生的。

她立刻朝赤峰殿走去。

刚一到赤峰殿,她就听到父亲十分愤怒的声音。

“该死,我们都被叶枫给欺骗了,这叶枫,他,他实在是太可恶了。”帝天龙愤怒无比。

“大王,这件事情,我们的确不能坐视不理,今天老臣查询到这些离开 的人都去了北海海域,那边情况十分安定,可是跟咱们这边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诸葛瑾年道。

“哼,我觉得一定是他们在捣鬼,碧蟾宫那边也是这样。”另外一个大臣道。

……

天蓝公主听到他们提到叶枫这两个字,眉头皱起来,怎么又跟叶大哥有关系?

不过听他们的话语,好像是对叶大哥十分不满,自己可不能看着叶大哥让这些人中伤,不然又要起什么干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