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 友情说完,战吧

龙图被叶枫说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叶枫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说道;“上一次碧蟾宫两百五十万大军一起朝北海海域杀来,我被裁军还剩下五十万人马,即使紧急增加一些妖兵,也不过是七十万不到而已。

七十万对战两百五十万,龙兄,你想想,这是什么差距,整整几乎是有两百万的差距,如果是你,你想一下,能抵挡的住?”

叶枫微微苦涩一笑,挑眉看向龙图,龙图沉默不语。

他的嘴巴紧紧闭着,几次想开口,却找不到反驳叶枫的理由。

“凭借咱们修行者的能力,要知道前方疆域在打仗,肯定在瞬间传播到赤峰殿那边,但是赤峰殿怎么做的,他帝天龙怎么做的?

迟迟不发救兵,让我七十万人还不到的踏天宫在这里对抗?你觉得这有意思?是不知道还是故意如此?

这个种原因,稍稍猜想就能知道吧,这点我估计你也清楚,但是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来救援,你比还清楚。

最后你能来帮助我,这份心,我叶枫永远都不会忘记,会放在这里面。”叶枫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指头朝自己心脏地方指着,他一脸真诚,一眼坚定看着龙图。

“如果不是龟丞相在那边求你,恐怕龙兄最后还是不会来吧?我也能理解,是因为帝天龙的命令,你也有苦衷。

至于后面的犒赏,龙兄,你就更别说了,诸葛瑾年名为犒赏,实际上就是来扰乱我踏天宫的。

在三军将士那边,在投降士卒那边,他怎么做的?我这有专门用灵气镌刻的玉符,放在这里面,龙兄你可以看一下。”

说着,叶枫便把玉符给撕开,里面的影像立刻浮现在两人盘坐石桌上方。

当时诸葛瑾年去看迫击炮铳的攻击,检验妖兵,且把那群投降的碧蟾宫修士带到审阅台,给他们训话,这些活动都在里面。

龙图是看的清清楚楚,里面诸葛瑾年的确如叶枫所说,他根本不是来犒赏的,根本就是来找事的,尤其是对一群投降的修士所说的那些话,可以直接在这群人心中种下复仇的种子。

他龙图知道,诸葛瑾年一直都是大王帝天龙最忠诚的臣子,他的话代表着帝天龙的话,他出行在外,都是大王帝天龙特地允许的。

“龙兄,这一切的一切你都看的清楚,如果这一次我踏天宫实力没有这么强盛,我估计诸葛瑾年回去,帝天龙就会派遣大军来诛杀我踏天宫所有人。

至于他跟你我解释的之前为何不救我,什么大王的注意是想着前后夹击,偷袭碧蟾宫一群人,这一切都是假的不能在假。

他是派遣了一群人去碧蟾宫那边,可这群人走到半路的时候,便停下来不再前进,他们在一处峡谷游山玩水,这是打仗?

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觉得很可笑?”叶枫反问龙图。

龙图怅然叹息一声,“叶枫,你说的话,我无话可说,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很多观点我是跟你一样的,可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应该这么做,更不应该去挑战赤峰殿的权威。”

“龙兄,你难道是让我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让我宁愿牺牲踏天宫所有人去奉承赤峰殿?让我愚忠?这恐怕没道理吧,他帝天龙不仁,让我却仁义,这难道不是笑话?”叶枫呵呵一笑,摇头很是无奈。

本来因为东方明的原因,叶枫觉得自己没必要去跟赤峰殿斗,只需要在他势力下慢慢成形,最后与碧蟾宫、赤峰殿三足鼎立,毕竟东方明跟天蓝公主是帝天龙的女儿女婿。

出于情面,处于对师兄的尊重,自己不吞并赤峰殿只发展自己海域实力就成,可帝天龙显然不会让自己这么做,他是逼迫自己,想要吞并自己。

显然不可能,既然这样,那只能反抗。

允许你压迫,不允许我反抗?这天底下放到任何地方都不成道理吧?

而龙图所说的话,叶枫也理解,不过是愚忠罢了,可让我叶枫愚忠,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无论如何,我叶枫绝对不会愚忠。

既然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

叶枫心中思量万千,而龙图何尝不是有很多话要说。

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说。

最后龙图叹息一声道:“我们各自为政,我龙图始终是要为大王做这件事情,既然我们主意已定,那就战场上见面,方才之言,不过是我想做最后的挽留既然挽留不住,咱们只能兵戎相见。”

龙图也是个大丈夫,做事有自己风格,也有自己规矩。

他之前的想法被推翻后,索性把心一冷,朝叶枫正色道。

他有家庭,家人都居住在赤峰殿皇城,自己要为他们考虑。

大王对自己还算不错,故此,要尽忠。

叶枫从自己须弥戒指内拿出来一壶酒,猴儿酒!

这次是他给龙图倒酒,而后自己倒一杯。

“来,龙兄,你我再干了这杯酒。”叶枫眼神里闪烁一丝决绝和坚定。

而后举杯与龙图酒杯碰撞一下,两人仰头一饮而尽。

酒水喝完,大口吃肉,肉吃完,桌子轰然从中间裂开化为两半。

上面的玉蝶和酒杯全然化为齑粉。

两人站起来,面对对方。

“叶枫,既然如此,我们只能刀兵相见,你我定下三局两胜之战,这三场战役一旦完成,胜负便能出现,明日我们一同会战,今日我们回去布置一番,明天这个时候,你我仍然来这里。

他们在战斗,我们也要战斗,我们乃是天人之战。”

龙图不久前,也成为了渡劫后期五重天修为,两人目前修为一样。

叶枫感受到龙兔身上传来的阵阵战意,他眼神微微一缩,坚定点点头。

“既然龙兄主意已定,那我们明日再来决战。”叶枫朝远处吹了一个口哨,小黄化为一道黄色流光飞过来,站在他的肩膀上。

两人从麒麟崖离开后,便朝各自行营而去。

在行营内,叶枫让沙展、落山、蚌三娘、龙玉娇、天涯散人、茉莉仙子等一行妖王聚集在中军大帐内。

“明日我们将会与赤峰殿决一死战,到时候胜者成王败则为寇,今天我叫你们来,是为了让你们明天怎么来对付这场战争。

蚌三娘,你带领人,在这个地方,把我要把你的事情办掉,一定要在明天来临之前做好。”

蚌三娘出列,伸出手接过叶枫给的玉符,随后她抱拳朝叶枫拜首,便直接朝外面走去。

“落山,你过来。”

叶枫同样是递给落山一个玉符。

玉符拿在手中,落山也直接走出去。

至于其他人,叶枫则是随后把玉符都分发给他们。

……

“夫君,你跟龙图在麒麟崖生死之战,倘若无法知道这边情况怎么办?”玉玲珑在一群妖将走出去办事情后,来到叶枫身边询问。

叶枫微微一笑道:“这个不用担心,明日我跟龙图对战,顶多是灵魂之战,我们会事先把所有的战术模拟在脑袋里面。

战斗的时候,其实就是那些妖兵真实战斗景象。

不过战场风云变幻,不一定会按照自己设想方向发展,故此,我在每个玉符之下,都写下了一个提醒,如果战场上发生变化,直接把情况输入玉符内便可。

我在这些玉符上都分布了自己的一丝灵魂之力,这些灵魂之力可以把战场上的一举一动都映在我的脑海里面。

当然我想龙图那边也会这么做,只有这样,明天的灵魂之战在比较刺激。”叶枫说到这里,都有些期待,不仅热血沸腾。

……

第二天,叶枫站在远风城上,看着远处正在奔走放置战鼓的玉玲珑三位娇妻。

她们三个起得很早,因为今天战火要起,故此她们一早就来这边准备。

战鼓用上好妖兽皮肤制作的,敲打,便会荡漾开一层层声音波纹,这波纹是能够看到的。

他随即把目光朝城门前方笔直看去,看到此时赤峰殿那边,一队队人马正在朝这边前进,一辆高大銮舆走在最前面。

这个銮舆是九条水猪拉着,十分威武,九条水猪在前进中,鼻子里面不时喷出白色气流,并且鼻子发出哼哼声音,宛如雷鸣。

“叶枫,你我现在去那麒麟崖吧。”銮舆忽然炸裂开来,其中九头水猪,左右晃动一下,它们化为一道幻影,彼此交映在一起。

最后九头水猪消失不见,变成一只硕大长着角的野猪。

黑色水猪,獠牙锋利无比,宛如两根长剑。

这个是九头剑池猪,乃是一个稀有妖兽,修为居然是渡劫中期。

龙图一双脚伸开,一屁股坐在九头剑池猪身上,朝远处飞离。

叶枫朝一干文臣武将道:“按照我昨天交给你们的玉符里面的方法来对敌,随时把情况让我知道,踏天宫是成是败,一切都靠我们的努力了。”

叶枫说完便化为流星,小黄奔跑如同黄色火焰,来到叶枫坐下,既然对方有坐骑,自己就做主人的座机吧,小黄抓耳挠腮心中嘻嘻一笑。

在另外一边,玉玲珑三个人敲打战鼓。

“飞雪,飞雪,杀敌三千举头望明月。

破虏,破虏,铁甲男儿挥手洒热血

城头望,震天响,万里山河功名赏

拔剑震八方,斩杀魑魅魍魉

豪气万里荡,誓杀胡虏铁血将!

铁血将,万里荡,功名赏,震天响。

怒把头颅望,杀敌八万场!

八万场!!”

————————————————————《飞雪.破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