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恐怖的凌雪崖

却说帝天龙看到龙床上留下来的一卷白纸,白纸上写着一行龙飞凤舞的毛笔字,看起来十分有神韵,且非常耐看。

但是字里行间透出来的都是威胁轻视之意,他根本生不出来一丝欣赏心情,反而是勃然大怒,一下子撕碎了白纸书卷。

一声嘶吼,从他喉咙里咆哮而出,“叶枫,你该死!”

说完他整个人飞出大殿,破门而出,而躺在床上的十二个玉体横陈的娇艳女人却不知所以,一脸茫然,只不过在听到远处方向传来的巨大声响,她们脸色也都变了。

远处那个方向,明明是军机处所在。

军机处,制造黑火铳所在之地,这段时间,大王十分看重。

火光冲天,爆炸声响,想来那边肯定是 出事。

“叶枫,你给我站住!”帝天龙飞身来到军机处,看到一抹黑色身影,在蓝色海水下显得十分诡谲,因为波纹纵横,叶枫的身影看起来有些扭曲。

只是叶枫转身微微一笑,便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帝天龙在周遭查询了几遍,把自己灵魂之力铺天盖地朝整个军机处扫描,却是没有发现叶枫一丝一毫身影。

帝天龙心头火气更胜,他看着下面被爆炸卷为齑粉的军机处,还有那缺胳膊掉腿嘴巴里哀嚎声不断的修妖,这些时间的苦心全然白费。

自己让他们锻造的灵器‘黑火铳’在一息之间便化为虚无。

帝天龙如何不恼怒?

同时他也在心惊,叶枫什么时候跑到自己寝宫之中,还写下那么一篇暗袋嘲讽轻蔑无比的书卷,倘若他当时杀掉自己,岂不是易如反掌?

故此他心中怒气和凉气相互交融。

一声‘全程追缉’发出后,一大群妖兵便如同蝗虫一样在整个皇城内挨门挨户的搜索,皇城城门轰然关闭,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一时间皇城内外,人心惶惶,之前经济混乱,灵石匮乏让他们本就是张皇的心情,现在变得如同惊弓之鸟。

诸葛瑾年从一旁飞过来,来到帝天龙身边,一脸震惊看着化为齑粉的军机处,刚才这一声惊天爆炸出现后,他就马不停蹄,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踩着灵器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来到这里。

看到大王帝天龙先自己一步来到,慌张拱手告罪。

帝天龙怒哼一声,甩了甩自己龙袍。

“军师,我们这么多天的努力,算是白费了。”帝天龙十分痛心疾首道。

诸葛瑾年道:“大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是叶枫,叶枫来了。”帝天龙沉声十分嫉恨道。

“叶枫?他怎么来这里,前方北海海域战事吃紧,他怎敢来这里?”诸葛瑾年大声惊诧,可是帝天龙岂能说谎话。

他随后道:‘大王,我现在就立刻追踪这叶枫,一定不会让他离开。’

帝天龙苦笑一声,不过也没明说,任由诸葛瑾年去抓捕。

可是他心中却是对结果一目了然,叶枫能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还给自己留下那么一个纸张,他岂能是诸葛瑾年这群人能抓捕到的?

……

帝天龙坐在深宫大殿,让自己的暗修士迅速出城去前方北海海域调查情况,他心中有些不安。

叶枫写下的字迹,口气十分狂妄,三个月内让自己亲自投降!

这决然不是空穴来风,他是帝王,通常感应是很准确的,心中有些慌张,故此才让专门探查情报的暗修士离开皇城。

“诸葛大人到。”站在门外的太监大声呼喊。

“进来!”帝天龙闷吼一声。

“大王不好了,几名暗修士来禀报老臣,龙图大将军府邸之人全部消失不见,宛如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诸葛瑾年之前帝天龙吩咐过,好好看守龙图一家人动向,所以他诸葛瑾年一直留心观察。

可是方才居然有人来通报说龙图将军府邸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他便去查探一番,果然如此,随后慌慌张张来朝帝天龙禀报。

帝天龙听到这话,忽然一屁股坐在宝座上,心中失落无比,“莫非真要完了?”

见大王帝天龙如此模样,诸葛瑾年心中一晃,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大王为何是这种表情?

……

叶枫能够猜得出此时帝天龙的表情和他愤怒的心情。

但是这些跟自己丝毫没什么关系,这一次自己要做的事情完美完成,下一步则是要去跟碧蟾老人斗斗。

碧蟾老人倒是屡败屡战,光是这份心情都让人佩服。

这个时候居然还专门收拢八十万妖兵,可见他对自己的恨意是多么浓厚。

不过这次可能还是要让这碧蟾老人失望了。

距离去天外天和散仙岛的日子不远了,所以一切都要加速进行。

来到远风城,叶枫直接命令这群人不必演戏了,可以正大光明偃旗息鼓,止住兵戈战斗。

他则是把龙图夫人等一干家族大小都安置在远风城。

龙图夫人知道叶枫便是北海海域的镇北王后,脸色大惊。

她对叶枫的隐藏十分诧异,不过却是心中有万千疑问不敢说出来。

叶枫微微一笑说,这件事情稍后龙图会亲自过来跟大嫂你详细叙说一番,你们就现在这里安置下来。

随后他纷纷远风城城主好好对待龙图夫人一行人。

城主自然是百般全心全意按照叶枫的话去做。

……

叶枫从远风城离开后,便马不停蹄的来到大军征战的前线 城池。

他来到的时候,整个城池外面正在大军战斗搏杀。

叶枫扫视一眼这成千上万妖兵,没有留神,朝虚空处感应一番,却是看到两道身影。

龙图和凌雪崖两人,分别在虚空之处战斗。

龙图对面是一个巨蟒妖兽,这妖兽渡劫五重天修为。

不知道碧蟾老人到底怎么说服这妖兽的,居然在这么短时间你,再次找来一个强大修士作为帮手。

龙图跟这妖兽半斤八两,不相上下,真正让叶枫诧异和关切的是在另外一边跟碧蟾老人酣战正厉害的凌雪崖。

此时的凌雪崖比之前修为强大了很多,居然直接抵达五重天修为。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他这是一下子渡劫好几重天。

渡劫也能这样?

故此,叶枫显得十分讶然。

不过现在他也没时间去想这些,战斗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他没有立刻上前帮助凌雪崖,凌雪崖好像是故意挑战碧蟾老人。

自己好歹要给他这么一个好机会。

凌雪崖的剑道,乃是遇强变强,他的剑道是取死之道,战斗的时候悍不畏死,以命博命。

生死之间有大感悟,有大突破。

所以他才这么做,叶枫估计能做到凌雪崖这种地步的人少之又少。

凌雪崖手里拿着一柄寒剑,寒剑一出,周遭海水瞬间成冰块。

蓝色冰块噼里啪啦的朝碧蟾老人杀去。

碧蟾老人嘴巴张的老大,肚子也鼓的很大。

他嘴巴猛然喷出一口绿色气息。

这绿色气息宛如波纹一样,从他嘴巴里面喷出来后,立刻朝四周扩散。

周围那些结冰的地方,瞬间便被笑消融。

同时碧蟾老人双脚在水中猛然一踩,叶枫发现他和凌雪崖周围的景象全然变得扭曲起来。

而他们身后的海浪骤然沸腾,发出一声声澎湃响动。

忽然凌雪崖手中长剑横在胸前,他全身灵气化为一体,全然注入寒剑中。

他此时便是寒剑,寒剑便是他。

他的脊背上生出来两个薄如蝉翼的翅膀,看起来十分诡异。

猛然一声长啸,寒剑飞射而出,凌雪崖整个人也飞射而出。

他全身上下笼罩一股一往无前,有死无生,可以说是不求生的疯狂剑意。

周围海水在这剑意交割之下,全然化为碎片,化为水汽,消失无尽,形成一道真空地带。

碧蟾老人脸色沉重,他把自己的本命灵器给拿了出来,赫然是之前的一个绿色玉蟾蜍。

这蟾蜍在他手中滴溜溜旋转,他全身的妖气和灵魂之力宛如海水一样,似乎是永无尽头朝碧蟾里面注入。

猛然间碧蟾呱的一声,几乎是要活过来,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眼眶里转动一下,这玉蟾蜍就张开嘴巴,吐出一道绿色光柱。

绿色光柱顷刻间跟凌雪崖合二为一扑扇翅膀的寒剑撞击在一起。

周围一切在撞击之下,突然静止起来,短暂性的静止。

叶枫发现一丝诡异状况,他明显感觉到方才一瞬间整个空间瞬间被扭曲起来。

准确来说,空间在刚才一瞬间发生了暂停和前进,如同两个冰块错开一样。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奇怪。

可是随后,一股巨大的气体波动朝他席卷过来。

叶枫看的十分清楚,凌雪崖和碧蟾老人两人所在的地方,海水化为白气。

白气笼罩方圆几十米地方,这些都是水汽,被巨大气浪和爆炸蒸发出来的水汽。

两个人身影都看不清。

叶枫当下立刻射出火眼金睛光芒,透过重重宛如迷雾的水汽,看到凌雪崖的身体,抵达到了碧蟾老人身边。

他手中的剑,很坚定的刺在碧蟾老人身前三尺之地。

而碧蟾老人身前形成一道绿色屏障,手中的玉蟾蜍,嘴巴吞吐绿光,赫然是形成绿色屏障的主要法宝。

剑尖抵住波纹,一道道波纹不断扩散,越来越快,空间再次扭曲。

可是凌雪崖的剑是无法刺入碧蟾老人身前的绿色屏障。

这个时候,叶枫眼睛骤然一缩。

“凌雪崖,我来助你!”说完,叶枫手中便甩出一柄青色飞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