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红砂破碧蟾

叶枫一柄飞刀甩出。yoUgE

飞刀闪耀无尽光芒,破碎了整个空间,划出一道青色光线。

噗嗤一声,与凌雪崖的剑尖所斩入的地方合二为一。

两道强大无匹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猛然间产生一道漩涡。

急速旋转产生的漩涡之力,骤然间让整个绿色屏障剧烈颤抖一次。

颤抖一次后,则是继而连三的颤抖。

抖,抖,抖。

随着抖动次数越来越多,波纹也越来越多。

站在绿色屏障背后的碧蟾老人脸色也跟着越来越潮红,他的双臂抖动的也很厉害。

忽然,噗嗤一声,碧蟾老人嘴巴张开,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殷红无比,喷洒在绿色屏障上让屏障看起来多了一丝诡异。

喷出的鲜血,看上去如同一朵朵梅花一样,殷红如此。

碧蟾老人感觉一股强大力量让他无法反抗,身体骤然朝后面推开。

双脚划出灵气,想要阻止自己朝后退开,可是碧蟾老人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无法阻止。

双脚因为速度后退很快,达到一种极限速度,故此,靴子被摩擦出一道道火焰。

他此时看起来宛如站在火焰之中。

碧蟾老人大惊,这魏浩跟凌雪崖的合璧,居然让自己产生挫败感,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愤怒,这太不可思议。

碧蟾老人最终还是停止住滑行的双脚,他一脸愤怒看着叶枫和凌雪崖、

尤其是这个时候两人貌似在谈笑什么,他心中怒火更为灼热。

“为什么会这样?还有那什么龙图,他娘的不是赤峰殿的人吗?为什么要跟踏天宫合起来攻打自己?莫非这一切都是阴谋,帝天龙跟叶枫合作,专门搏杀自己的阴谋?”

叶枫突然来到,而且不顾一切的把自己击飞,在这个短暂空挡时间,给了碧蟾老人思考的机会。

他看向远处正在跟自己手下对战的龙图将军,他似乎猜到了一些自己想都会觉得可怕的阴谋。

暗道一声卑鄙,看来这一次不能迎战,他的心思微妙转化之间已经在思考如何退却,安然退却。

可是叶枫也没有给他机会。

说笑之间,叶枫分别从自己袖筒里面射出来一些玉符。

这些玉符射向的方向都是一群妖王。

这群妖王把叶枫射过来的玉符拿在手心, 瞬间变知道叶枫要他们做些什么。

而后这群人朝自己所带领的妖兵呼喊一声,下方战斗的场面和阵型顿时变化起来。

只见踏天宫一群修妖开始按照八卦五行方位摆动,而且他们围绕的是一个圆形、

不知不觉间,碧蟾老人发现自己一方的修妖居然被对方给包围起来。

另外这些包围圈还在迅速变化,他们要把自己的这些妖兵给分割!

碧蟾老人大惊失色, 难道上一次的事情还要上演?

不,自己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上一次自己带过来的两百多万大军,最终是被踏天宫收服将近五十万,自己带回去的妖兵不到四十万。

可谓是损失惨重到了老家!

故此,他心中十分震惊和害怕。

可是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按照他所想的方向去发展。

叶枫看到碧蟾老人的动作,他朝碧蟾老人大声说道:“碧蟾老儿,你现在才反应过来,我看是晚了,现在你就好好享受一下我的红砂阵的厉害!”

说完,叶枫双手一甩,一道白色身影从他手中飞射而出。

接着这白色身影骤然变大, 约莫上百米,嗖的一下照在上方。

这个时候,整个战场被一层迷蒙雾气给笼罩。

血色的雾气把白色鲲鹏虚影给映照的也变成了血色。

“走,咱们也进去。”见这所有人都被红砂阵给笼罩,叶枫对凌雪崖说了一声后,便踏入红砂阵内。

他出现在阵法中的时候,与凌雪崖是分割开来的。

这个当然也是叶枫故意如此,这阵法是他设置的,自然他是可以控制住的。

透过慢慢红色迷雾,他对阵法内一切都了如指掌。

他手掌一挥,一股庞大的红色沙土便依附在踏天宫一一方修士身上。

这红砂不能能够杀人,也能够帮人。

红砂环绕在他们身上,宛如战甲。

至于碧蟾宫修士,凡是被红砂附身的踏天宫修士击中,便立刻化为血水。

漫漫红砂中,叶枫看到了碧蟾老人所在地方。

碧蟾老人此时正走在荒漠之中,整个荒漠只有他一个人。

叶枫把空间一摆,自己便进入其中。

当然他并没有直接出现在碧蟾老人面前,而是隐藏在阵法虚空之中。

叶枫双手一拨,一层红砂宛如雪花一样从空中落下。

随后一道狂风卷起,这如雪花的红砂,在阳光下,显得十分诡异。

宛如蝗虫,嗖的一下朝碧蟾老人席卷而来。

碧蟾老人本来正准备去寻找自己那一干妖兵,不料来到这里荒凉沙漠,一望无际,他心下有些难过,并且有些担心。

这种阵法他从来都没见过。

忽然间,看到远处射来一层红砂,这红砂宛如飞蛾和蝗虫,朝自己迅速而来。

想要把自己给笼罩其中。

红砂来势凶猛,碧蟾老人视线十分敏锐,他清晰看到在沙漠中一个仙人掌在红砂过后,化为灰烬。

故此,碧蟾老人闷吼一声,秃顶上还剩下的一些头发狂舞不止。

他手中玉蟾蜍呱呱一声,发射出来一道绿色光芒便把他给笼罩下去。

他迅速朝前面飞射过去。

红砂和玉蟾蜍射出的绿色光罩摩擦碰撞。

碧蟾老人感觉周围如同千钧之力压迫下来,他感觉到前行阻力十分强横。

嘭的一下,漫天的红砂一层层过来,把碧蟾老人给击倒在沙漠上。

这些红砂似乎是有眼睛一样,追着他碧蟾老人死活都不肯放。

碧蟾老人心中惊骇万分,从刚才第一次跟红砂接触,他除了感觉到巨大力量之外,更感觉到另外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一旦触及自己玉蟾蜍绿色光罩,光罩便如同被腐蚀一样,一层层灵气化为血水。

这些光罩可是他体内灵气一点点凝聚出来,通过玉蟾蜍射出来,产生巨大作用。

故此,他能够清晰感受到。

碧蟾老人见红砂继续朝自己摩擦过来,他张开嘴巴朝空中大声叫喊一下。

“叶枫,我知道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有本事出来,藏起来算什么英雄好汉?”

碧蟾老人的声音不怎么好听,在空中散播下来,十分刺耳。

叶枫感觉到周围空间在他声音之下都发出一丝震颤。

不过叶枫并没有按照碧蟾老人所想所要求所说的出来,自己就隐藏在虚空中,活活看你捉急死。

恨一个人,却干不掉对方的感觉,也找不到对方的感觉,一定是非常难受,也非常难熬。

叶枫看着碧蟾老人着急的样子,他把自己的情绪领域给释放出来,哀惧负面情绪是能够让人在绝境中感到更为绝望更为痛苦。

这样的话,对碧蟾老人的伤害才能达到最大程度。

情绪领域释放出来,是能够在慢性中影响对方,故此,叶枫不着急。

他双手一甩,下方宛如蝗虫飞过来的红砂,交织在一起,化成一柄血色长剑。

长剑自然是由无数个细小颗粒状的红砂组成。

出现之后,朝碧蟾老人杀过去。

碧蟾老人能够感到上面强横的杀伤力,他只能拼命把玉蟾蜍催动,把里面的绿色光华吞吐出来。

可是很快便出现让碧蟾老人恐惧的事情,因为红砂凝成飞剑,每次刺中自己绿色光罩便会吸收大量自己光罩上的灵气。

他感觉到体内灵气消失十分迅速,且在这个阵法内,灵气根本没有,他只能损耗自己原有的灵气。

此消彼长之下,他还是没想到破解方法。

飞剑再次从远处射来。

嘭的一下,飞剑射中碧蟾光罩。

光罩荡漾一道波纹,而后波纹中心出现了一个类似冰裂纹一样的东西。

随后咔嚓一声,玉蟾蜍鼻子上居然出现一道裂纹。

碧蟾老人惊慌失措,这玉蟾蜍可是极品灵器,是自己最为依仗的法宝。

可是在红砂连续攻击之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行,绝对不能被破坏掉。

“莫非真的要施展那个玉符?那个可是师傅留给我的,几百年来,从来没人让我使用过这个玉符,叶枫,该死的叶枫!”

碧蟾老人随后朝虚空大喊大叫一番,很是不甘心。

但是不甘心又如何,叶枫继续使用红砂过来,刺杀碧蟾老人。

玉蟾蜍鼻子上的裂纹越来越长,碧蟾老人额头上开始出现汗水。

就连他身上笼罩的绿色光罩也开始忽明忽暗下来。

眼看着自己就要坚持不下去,碧蟾老人牙齿一咬。

“叶枫,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有本事出来,跟老子斗一斗。啊啊啊啊!!!”

可是没人回复他,碧蟾老人痛骂一顿后,手中出现一块玉符。

这玉符上画着一些东西,看起来如同符咒。

他把这玉符捏碎,上面滴入一滴鲜血。

叶枫发现在碧蟾老人身上立刻涌现一个血色光圈。

这血色光圈从他双脚出现,而后浮现到头顶上。

嘭的一声,叶枫身体猛然一震,他发现红砂阵根本抵挡不住这个血色光圈飞离。

当他摆正心神的时候,这地方哪还有碧蟾老人的身影。

叶枫暗道一声奇怪,他询问敖金刚才发现什么异常没有,敖金却说没有发现。

可是碧蟾老人却是活生生消失不见。

那个血色光圈,他碧蟾老人捏碎的玉符到底是什么玩意,居然具有如此大的威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