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 阳谋

“沐风?你怎么说?”傲龙眼睛眯缝起来,有些好奇,他伸出手摸着自己的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问道。zI

“妖皇大人,来之前,我可是看到过他带着一只猴子,这猴子当时据说是昏迷不醒,后来还专门找了馆舍的药师川柏给看了一下,这川柏当时看了小猴子之后,并没有发现异常,只不过是昏迷而已。”刘杰明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之色,他如实回禀道。

不过这句话却是让傲龙兴趣更大,这样说沐风身边有个猴子。

“那这个猴子现在在哪里,川柏又在哪里?”傲龙还是很谨慎的,之前自己在地牢里面把叶枫给试探了一下,甚至都动用了比灵魂搜索还要厉害的功法,可是在叶枫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故此,这件事需要谨慎,不然的话,别人会觉得自己出尔反尔,这样反而是不太妥当。

“川柏这人,下臣来之前便让他跟我一起,故此,他现在在大殿门口候着呢,至于那猴子,昨天,也就是发生地震海啸的时候,我是听人家说过,他沐风在四处找这个猴子,可惜的是这个猴子到现在都没出现。”刘杰明舔了一下嘴唇,面上对着笑容,一字一句十分清楚说,生怕自己漏掉一个字,让妖皇大人误会。

傲龙手指头挑了一下玉扳指,随后道:“行,你把那川柏给我叫过来,我要确切一下。”

“恩,下臣这就去办。”说完,刘杰明便下去。

很快,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从大殿之外走进来,朝傲龙跪拜一下,问安之后,口呼万岁。

傲龙直接挥手让他站起来。

“之前你是去帮沐风这人治疗过他的猴子是吧?”傲龙问道。

“是的,这个千真万确,小人不敢有半句假话。”川柏道,随后他把之前徐北风交代自己去那边治疗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呵呵,徐北风也有份?这件事看起来倒是有点好玩了,没想到一个定海神针居然会引出这么好玩的事情来,不错,不错,我正好每天也比较枯燥,来一个乐子倒是可以。”

说完,傲龙眼神里闪烁一丝玩味神色,不过面色看起来十分阴沉,如同一条眼镜蛇看到猎物那样让人心中生出一丝丝胆寒。

……

地牢里面,徐北风正要让人把叶枫给放出去。

忽然之间刘杰明从外面走过来。

“徐大人,怎么,想要放他出去?”穿着一身蛟龙衣袍,头上带着青色纱帽,腰间挎着青色玉带的刘杰明笑呵呵的走入地牢大门走道里面朝徐北风道。

站在徐北风一边的叶枫眉头微皱,这刘杰明貌似对自己并没什么好感,反而是一副想要把自己置于死地的样子。

自己得罪过他?好像没有吧。

叶枫反复想着,自己也就是今天跟他见过一次面而已。

徐北风拍了拍叶枫的手,他上前一步。

“怎么?刘杰明,你想要找事?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水落石出了,沐风他是经过妖皇大人亲自检查的,现在我要放他出去,如果你想要阻拦,那真的不好意思,你只能去找妖皇大人要命令。

如果你想要强行带走沐风,那更不好易思,你得先询问一下我的拳头是不是答应的过去。”说着,徐北风把自己拳头攥紧,放在胸口,对准刘杰明。

他刘杰明比自己差了两个等级,想要跟自己对战,岂不是找死?

刘杰明当然也知道自己跟徐北风的差距,不过他丝毫没有惧意。

徐北风看着刘杰明嚣张的样子,若是往日,这家伙肯定是见到自己就跟耗子见到猫一样,有多远就滚多远。

可是今天不一样,他似乎有所依仗。

“呵呵,徐大人,徐北风,我知道你厉害,也知道你貌似跟着沐风关系不一样,可是现在我要告诉你,如实对你说,这个沐风,今天我要带走了。”刘杰明摊手耸肩,朝身后两个蛟龙护卫一挥手,他们便朝前走上两步,要把叶枫给带走。

他们的修为都是渡劫后期一重天,虽然叶枫不惧,可是动起手来,总归是有些费力。

再说了,这里是地牢,是龙宫的地牢,在这里动手,直接说,该死千万倍的莽撞。

没人敢在龙宫之内,地牢之下闹事。

故此,他刘杰明一点都不怕。

徐北风见刘杰明让自己手下,要带走叶枫,他立刻急眼。

徐北风双拳如风,闪烁浓密的紫色光华,要朝这两个渡劫后期一重天护卫身上攻击过去。

刘杰明却是大喝一声,“徐大人,你居然敢如此放肆?你看这是什么。”

说完,刘杰明从腰间拿出来一块令牌。

令牌上面写着‘妖皇’两个字迹,上面更是散发这妖皇傲龙气息。

徐北风脸色猛然一边,刘杰明能够得到妖皇令牌,那必然是得到了傲龙准许。

可是傲龙之前不是检查过了吗?为什么现在要继续提审叶枫?

“妖皇大人的令牌?”徐北风呢喃两下,有些愣神。

“哼,没错,这就是妖皇大人重新下的命令,沐风跟定海神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方才才找到破绽,怎么,徐大人,你还想阻拦?”刘杰明有些得意看着徐北风,话语之中的语气透出一股嘚瑟。

徐北风眉头一挑,自己还真敢阻拦。

“刘杰明,我劝你最好说话客气点,不然等一会你把我 的脾气彻底给激发出来,那时候我可是翻脸不认人。”

“哼,你好大的胆子。”刘杰明眼神猛然一缩。

“你可以试试。”徐北风丝毫不惧。

叶枫此时却是站出来,叶枫拍打了徐北风肩膀一下。

叶枫其实心里很好奇,为什么傲龙之前的话,现在根本不算数了,之前不是经过他的亲自搜查,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可是他为什么现在改变主意了?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还是他有其他别的打算?

“徐兄,不要冲动,现在我在地牢之内,在龙宫之中,可跟踏天宫不一样,既然妖皇大人有请,也要找我商谈事情,我自然是义不容辞,现在就过去,我想应该是没事的。

你完全可以在家里稍等片刻,指不定我半个时辰后就要去你那边喝酒。”

叶枫说完,微微一笑,笑的十分爽朗和自然。

自己刚才的话,没有说错,也说的天衣无缝、

不过刘杰明却是桀桀笑了笑。

“沐风,你可能是想多了,这一次,妖皇大人也说了,让徐北风徐大人一起过去,他同样也有事情要询问徐大人,你们一起来的,那么便一起过去吧,这样也有个伙伴,岂不是更好?”

刘杰明因为有妖皇的令牌,故此很是嚣张,如果不是叶枫阻拦,徐北风肯定是要跟他对战一番,打的刘杰明鼻青脸肿,找不到东南西北。

刘杰明见徐北风想要打自己,却不敢击打,他冷哼一声,眼睛眯缝的更为厉害,几乎是一条线。

“等着吧, 少在这里给老子张牙舞爪,等去了大殿,我一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嘴里叨咕两句后,他直接挥手让这些人把叶枫和徐北风给带走。

一路走来,很快便再次来到龙宫大殿。

这个地方,自己总共是来了两次,第一次文武大臣位列两边,人数很多,也很热闹。

今天却是颇为冷清,诺大的一个宫殿,只有一两个太监和坐在宝座上的傲龙。

傲龙掀了掀自己的眉毛,随后睁开眼看着从大殿门口被带入进来的叶枫和徐北风两人。

他玩味一笑,摆摆手,让带着叶枫和徐北风两人胳膊断了两个护卫下去,只留下刘杰明一人。

“回禀妖皇,这两个逆贼我给带过来了。”

逆贼两个字从刘杰明嘴巴里面蹦出来后,徐北风勃然大怒。

“刘杰明,你是脑袋被狗咬了,还是脑袋被驴踢了?我是逆贼?注意你自己的措辞。”

“哼,你本来就是。”刘杰明不依不挠。

“够了,当本皇不存在是吧?”傲龙勃然大怒,自己还没开口,这里两个人就开始吵吵,让自己还说不说话?

他一巴掌拍在龙椅之上,龙椅上的木头咔嚓一声,断成两半。

“妖皇息怒,妖皇息怒。”刘杰明双腿一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傲龙求饶。

徐北份则是轻蔑的看了一眼地下跪着的谄媚刘杰明,他只是抱着拳头朝傲龙道:“徐北风知错。”

“哼,一个知错就够了?”傲龙冷哼一声。

“刘杰明你先站起来,等会还有话要问呢。”傲龙摆手让刘杰明站起来。

虽说刘杰明动不动就跪下,这个骨气让傲龙觉得不舒服,可是另外一方面,傲龙也比较喜欢这种感觉,毕竟有人给自己下跪,这是一种自豪,心灵上的自豪。

“沐风,徐北风,你可知道今日本皇专门让你们过来,所为何事?”傲龙眉眼一挑,眼神里带着一丝冷丝丝的目光,盯着两人询问。

“下臣也是疑惑的很,按理说,这个时候,我应该带着沐风离开龙宫。”徐北风首先开口道。

“沐风,你呢?”傲龙对徐北风的话,充耳不闻,而是看向叶枫,眼神里的玩味之色更为浓郁。

“这个沐风不知,妖皇大人心思玲珑剔透,岂能是我等能猜得出来的。”叶枫故作恭维道。

“哈哈,好一个心思玲珑,哼,叶枫,我且问你,你想死还是想活?”傲龙哈哈一声大笑之后,眼神变成眼镜蛇一般毒辣,射出两道寒芒,盯着叶枫。

叶枫骤然感觉到周围空气都冷了下来,降低了十多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