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蛇鼠一窝

“你觉得行不行?”叶枫故意询问李药师,笑起来的样子看起来很是人畜无害。

他的手轻轻掐着李药师的喉咙,只要手指头轻轻一动,就能捏碎李药师的喉咙。

李药师不敢有任何动作,他语气一窒,尤其是听到叶枫的话之后,豆大的汗珠从脑门上落下。

“我……我觉得……可以。”李药师说完,好像是完成了一件很重要事情一样,他笑的特别灿烂。

叶枫轻轻一笑,这李药师倒是有点意思。

不过现在自己的确是不能杀他。

杀了他以后的事情开展起来就困难很多。

叶枫忽然松开双手。

“呵呵,你说可以,那咱们就可以。”叶枫退后两步,给李药师留下站起来的空间。

一边的之前属于李药师的千夫长有些惊讶,神色慌张,张口朝叶枫要说话。

叶枫摇摇手,微微一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

叶枫的话语坚定无比,被千夫长听到后,宛如被注入一个强心剂,他点点头,站在叶枫背后。

李药师眼神微微眯缝看着那个千夫长,而后淡淡一笑道:“好,有骨气。”

他随后朝这个千夫长竖起一个大拇指。

千夫长呼吸有些急促。

“叶枫是吧,方才我也说了,咱们之前的账,就不算了。”

说完,李药师就朝外面走去,他身边跟着的几个奴仆也都立刻跑出去。

看起来狼狈无比,丧家之犬这个时候用来形容李药师那是再好不过。

叶枫大声叫喊一声。“李公子,祝你新婚快乐。”

李药师听到叶枫这话,身体猛然一震,一双眼睛,阴鸷无比,比眼镜蛇都要毒辣。

他牙齿咬得咯蹦响动,看了一眼身边的护从,深呼一口气,恶狠狠离开。

……

“主人,刚才可真解气,这狗日的李药师,被你打的不敢还手,最后还求饶,真他娘的怂蛋。”蛮狮在李药师走后,跟阿兰来到叶枫身边,拍手叫好。

“不要高兴太早,这个人,可是睚眦必报的小人,刚才他之所以低头,不过是为了以后报复,这种人不能小觑,恶心你都能恶心死你。

他跟那些冷血的眼镜蛇有一拼,咱们还是小心点好,这几天你们就不要出去,免得节外生枝。”

叶枫吩咐之后,阿兰和蛮狮两人连忙点头答应。

……

李药师回到城主府,气愤无比。

他爹李雪峰正在练剑,忽然看到儿子怒气冲冲,眉头皱起。

“怎么,又去跟人家闹事了?”

“爹,这一次,可不是我闹事,简直是欺人太甚,这个仇如果我不报的话,我誓不为人。”李药师咬着银牙,似乎要把牙齿咬碎都不解心头只恨。

“什么事情,能让我儿子如此大怒?”李雪峰笑呵呵道。

“爹,你还笑?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你居然还笑?”李药师眉头一挑,十分不解,苦笑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那你跟为父说一下,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我这本来准备洗心革面,给散仙岛的人做个榜样的儿子,重新点燃他那跋扈衙内嚣张气焰?

你说的正确,为父我为你出手,倘若是怪你,那我可能会袖手旁观。”

李雪峰摸着自己下巴淡淡一笑,眼神眯缝起来,倒是有些仙风道骨,只不过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子,其父应该也差不多。

他的一双眼睛眯起来的时候,跟儿子李药师差不多,是一只眼镜蛇的眼睛。

“是这样的,咱们家的大管家死了,被一个外人给打死了。”

“李通死了?”李雪峰眉头一皱,今天自己的确是没见到李通,本来还想让他帮自己办事的。

“恩,是被一个叫叶枫的家仆给打死的,我去找他理论,让他偿命,可是对方实在是太厉害,孩子给父亲你丢脸了。”说到这里,李药师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起来十分悲怆,十分悲惨。

这让一边的李雪峰动容,不过他毕竟是一岛之主,也深知自己儿子德行,不免还是要再听听为好。

“他为什么要打死李通?”李雪峰一针见血道。

“李通……李通本来是要请他们来咱们家喝茶,来这边游玩看看,是给他们脸面,可是他们不愿意不说,还不给咱们面子,直接把李通给打死,爹,你说这世界上有这样事情吗?”李药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

“他们居然这样?李通这人,他的德行我岂能不知道,孩子,你实话跟我说,我要的是实话,倘若有半分虚假,就别怪为父不帮你。”李雪峰颧骨微微一动,朝李药师道。

李药师看着父亲李雪峰,沉吟一会,没有说话,很显然他在思索。

过了一段时间,李药师朝父亲道:“爹,其实是这样的……”

随后他把李通跟阿兰和蛮狮之间 的真实情况给说了出来。

李雪峰冷哼一声。

“我就知道李通是这德行。”

李药师面色哭丧着,“爹。”

“好了,别嚷嚷了。”李雪峰舔了一下嘴唇,眼神更为眯缝。

“当务之急,不是找这些人麻烦,而是要把天外天的事情办好,不要在这时候节外生枝,倘若让别人知道你品行不端,风流无度,到时候坏了爹的大事,爹就是溺爱你,也不得不辣手摧人了。”李雪峰严厉警告道。

李药师不是第一次看到父亲这种表情,而是看到过不少次,每次父亲露出这种神色的时候,都是要杀人。

“你放心,这叶枫,我会帮你处理好,只不过不是现在。

我告诉你,从来没有人敢在散仙岛如此放肆过,你要记住,这散仙岛,永远都是我们李家的,也只是我们李家的。”

李雪峰提醒李药师道。

李药师先是微微一愣,而后连忙拍手笑道:“爹,你可真是我亲爹。”

……

时间过得很快,一夜便是过去。

叶枫盘腿坐在床上,灵魂之力密布在整个客栈周围。

他清楚看到一些人,从那李药师离开之后,便一直蹲在周围。

他们盯着自己这群人居住的房间。

呵呵,这群人也真是够有毅力的,也不感觉到寂寞。

这些不用想,叶枫便知道是那李药师安排过来的眼线。

这个李药师,睚眦必报,叶枫从他眼神里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的品行。

既然你想找事,那我便陪你好好玩玩,只不过别玩得太过火,到时候我叶枫疯狂起来,可不是谁都能阻拦的。

“叶枫,想好三天之后,怎么去天外天没有?”门外敲打门窗,徐北风走进来,关闭门窗朝叶枫关切问道。

“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策。”叶枫微微一笑。

“哦,什么计策?这个可是很重要,跟我分享一下吧,我可是左思右想,还是没能想出来好方法来。”徐北风兴趣立刻被提起来。

“欲学屠龙术,须问山中人。这今天一幕便是一出好戏。”叶枫嘴角裂开,随即上扬。

“恩?今天?你是说那李药师?”徐北风眉头一挑。

“徐兄果然是聪明过人,我只不过是微微一提,你就说出来了,没错,就是他李药师。”叶枫称赞道。

“快说,别卖关子了,不然不给你烧鸡吃。”徐北风从自己乾坤袋里面拿出来一只准备好的烧鸡,并拿着一瓶上好烧酒。

叶枫切了一声,并笑出声来。

这徐北风,居然还跟自己摆谱。

“行,我就告诉你,过来。我跟你说说。”随后叶枫把事情说了一下。

徐北风听过之后,仿然大悟,拍手叫好。

“妙,这个计划不错,来,本公子赏你一个鸡腿吃。”说着,徐北风从烧鸡上撕下来一块鸡腿递给叶枫。

叶枫白了徐北风一眼,这德行,真是找打。

……

三日后,一座轿子从散仙岛上方落下来。

这座轿子通红无比,乃是老红色,看起来颇为绚烂,也颇为耀眼。

只是轿子外面没有一个轿夫,这轿子是自动飞过来的。

“李雪峰,李药师,出来吧。”

这顶轿子最后落下的方向,乃是城主府大院子里面。

一声清脆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从轿子里面发出来之后,轿门的帘子被打开。

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穿蓝色长袍,腰配白蛇玉佩,头戴一顶蓝色顶帽,双鬓落下两绺白发的男子。

这男人约莫四十左右面容,当然他的真实年龄要比这面容浮现的年岁大上好多倍。

他从轿子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李雪峰和李药师两人就已经从屋里连忙跑出来。

他们看到来人时候,忙着拱手道:“恭迎龙九大人到来,李雪峰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李雪峰不明白为什么龙九不在外面等着,这样自己就可以敲锣打鼓迎接对方,也让对方有面子不是。

这天外天之人行事,果然是与众不同。

“没有必要用太多繁文缛节,今天我来这里,就是带令公子前往天外天那边,我们家主说了,在那边的婚礼事宜都办置好了,只要令公子一到,便可以举行婚礼,现在那边行房,到时候再过来这边举办一次婚礼。”龙九朝李雪峰道,同时看向一边李药师。

他看这李药师面色白皙,修为还算可以,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上次家主说这个人还算可以。

自己倒是要好好观察一下,不过因为时间紧急,只能在路上观察了。

龙九沉吟一下,随后道:“你这边轿夫准备的如何了?”

“回禀大人,前两天便已经准备妥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