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 战斗

黑压压的大军,约莫万余人,他们身下坐着黑色骏马,全副武装,甚至是骏马身上也披着一层护甲。

万余铁骑一起朝前走动 时候,马蹄声声声入耳,宛如雷动。

这些人身上蔓延着黑色气息,都是鬼蜮之人,乃是修鬼者。

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攥着黑色的猎刀。

黑色猎刀之上,传来阵阵嘶吼声,宛如地狱而来的鬼魂,冤魂,散发他们内心的不满和焦躁。

在春风城城楼上叶枫抬眼看去,看到了 熟悉的面孔吴邪和他的父亲吴峰。

看着两个人,叶枫心中一阵感触,自己跟两人离别已经很多年了,没想到再次遇见会是在这个紧要关头。

从万余铁骑中走出来一个带着钢盔,手中握着猎刀的黑甲男子。

这黑甲男子修为在渡劫后期一重天。

身上散发的黑色气焰,乃是最为浓烈的,他的背后浮现一道道虚影。

这些虚影狰狞面孔,都是冤魂,张牙舞爪,想要吞噬整个天地。

猎刀朝马背上轻轻一拍,马儿嘶鸣一声,晃动了两下脑袋,四只蹄子在地上轻轻一踏,地面烟尘滚滚,出现一道道裂痕,传来一阵阵震动。

这个黑甲男人开口道:“我给你们十个呼吸时间选择,是投降还是负隅顽抗到底,你们自己选择,我跟你们说,这一次,我们大王已经下定决心,跟你们蓬莱仙岛决一死战,我们修鬼者要跟随圣王的脚步,践踏你们整个蓬莱仙岛,我们要统一这个世界,你们便是我们踏足整个蓬莱仙岛的第一步。”

说完,这个黑甲男子便不再说话,而是伸出手指头,开始数数。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犹如催命符一样,让人心中十分震撼。

在春风城城楼上,吴邪看着父亲吴峰,眼神里浮现一丝决绝。

“吴家,你们觉得咱们怎么办?求援信号我已经发出去了,可是他们来的实在是太慢,看来我们需要跟对方面对面攻击了。”城主朝吴峰说道。

这一次敌军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以至于他们都没有时间准备,而且敌军来的实力十分强横。

怎么办?

现在面临抉择。

“既然敌人想要踏足我们蓬莱仙岛,我们身为蓬莱仙岛第一城池,应该顽强抵抗,只不过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修鬼蜮这些年来,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他们不应该这么冲动啊,难不成他们有 了什么依仗不成?”吴峰严重带着一丝忧虑。

“父亲,管他什么依仗不依仗,现在咱们是必须跟他们决一死战了,对于修鬼者这群阴暗的人来说,咱们投降不过是最后变成跟他们一样都存在,人不人鬼不鬼,整天跟一些鬼物生活在一起,这种生活非常恐怖,我可不像做成这样的人。”吴邪眼神坚决,射出一股战斗的yuwang。

“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城主,你下令吧,我吴家男儿一定不会退缩。”吴峰见儿子吴邪这么说,大义凛然道。

“好,既然如此,我们其利断金,命令所有人,走出城池,我们跟对方拼死一战,对方有一万人,我春风城难道就没一万人吗?”城主听着吴家一对父子说的话,心神激荡,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才是上天的宠儿。

可惜的是这种热血很快便被一股冷水给浇灭,因为对方的铁骑实在是太强大。

当春风城大门被打开之后,春风城的一万士兵如同潮水一样,朝外面蜂拥而出,他们手中拿着长戟和长剑,甚至是猎刀,排列整齐的来到修鬼蜮一干修鬼者身前。

“哈哈,好,没想到你们春风城的骨气这么强硬,孩子们,你们看到了吗,敌人不给我们面子,那我们该怎么办?”走在最前面,骑着黑色骏马的修鬼者,直接双脚朝马背上一踏,他整个人的身体便悬浮在半空中。

“杀,杀,杀!!!”

这带头黑甲之人一声呐喊之后,身后万余人直接举着猎刀,仰天喊出来他们内心真实的话,声音响彻九天,宛如炸雷,气势如虹。

“好,那就杀。”领头黑甲之人,一马当先,手中拿着猎刀,身体重新坐在骏马之上,一个人率先冲出去。

他的猎刀闪烁无尽黑色光芒,如同鬼神在世,前面一个春风城的士兵,拿着长戟朝他这边飞射过来。

这个春风城的士兵乃是对后期一重天修为。

但是面对修鬼蜮这个领头之人的时候,居然直接被一刀砍成两半。

黑色的猎刀,散发无尽的鬼气,诡异无比。

在砍出去的时候,整个空间传来一阵动荡然后,春风城与他对战的那个人居然身体停顿了一下,从而被这个人抓住机会,一刀拦腰斩断,斩成两半。

在远处的叶枫,眼睛骤然一缩,这个人砍人的时候,居然手中射出一道很诡异的力量,这个力量可以摄人心神。不过却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跟自己遇到天劫时候,他发出来的攻击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思索之间,他的身体迅速朝春风城那边移动过去。

只不过春风城的大军跟修鬼蜮一放大军比起来,差距实在是有点大。

尤其是对方起着黑色骏马,身上披着战甲,春风城一干修士的攻击,攻击上去之后,一大部分力量是被铠甲给抵挡住。

这样的话,对修鬼者伤害不大。

一时间春风城的士兵伤亡掺重。

吴邪一个人被周围上百个人直接给分割开来。

上百个修鬼者,嘴角发出桀桀小声,他们眼神散发无尽冷酷之色,手中的猎刀,手的一下都朝吴邪劈砍过来。

吴邪手中拿着一根长戟,这长戟约莫两米五,长戟戟身已经沾染了一层黑色鲜血。

鲜血从上面流淌下来,显得悲壮无比。

吴邪大喝一声,手中长戟舞动,身体在地上游走,长戟忽然之间,朝地上一拍。

以他为中心地面,出现了一道红色波纹。

这些红色波纹把地面的徒弟全然席卷一层,化为一道道攻击,夹杂巨大灵力,如同石头一样朝周围一群人攻击过去。

在泥土晃动别人眼睛的时候,吴邪的长戟已经挥出。

噗嗤声中,长戟划破铠甲,而后插入对方身体胸膛之中。

可是敌人实在是太多了,他能杀死一个,能杀死十个,但是包围他的人有上百个。

Y于是,猎刀一次次从背后席卷过来,吴邪的脊背上都是猎刀留下的痕迹。

伤痕中鲜血流淌出来,猎刀上浮现的鬼魂,舔舐着嘴唇,张牙舞爪想要继续上前把吴邪给弄死。

吴邪脊背上,骨头都漏出来,心中浮现一丝悲凉。

自己不过是渡劫初期,跟这群人战斗,还是太弱了。

噗嗤一声,一把猎刀再次砍中吴邪的肩膀,吴邪感觉一股钻心疼痛。

尤其是猎刀上面还散发浓郁鬼气,这些鬼气十分阴寒,一旦进入体内,吴邪感觉自己体内灵气仿佛被寒冰冻结一样,流动十分缓慢。

‘难道我吴邪今日要葬身于此?’

“吴邪兄弟,放心,你死不了。”忽然之间,吴邪听到一道爽朗声音从背后f发出,这声音听起来熟悉又陌生。

吴邪转过身,脸色大惊,却是露出无尽喜悦。

“叶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