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 小小沙弥

叶枫站在世界上最高的山峰之上,感受到无尽风雪。

这些风雪从身上飘然而过,瞬间让叶枫成了一个雪人。

雪山之上,走来了一个老人,身穿金色长袍。

“敖前辈,你这为了我可是强行压抑修为这么多年,今天总算是可以解脱了。”

叶枫看着敖金,十分高兴说道,随即从手里跑出去一瓶美酒。

“算是解脱了吧,不过我这说白了,也是为你小子在前面开路,你这还要五十年,我就去上面帮你探探口风,看看这仙界到底是什么熊样。”敖金说完长笑两声,随即拿起美酒咕咚咕咚朝嘴巴里面灌着。

“没想到你也来了,可惜你没办法喝酒,有些遗憾。”

叶枫立在山峰之上,风雪漫舞,忽然抬起头看着天上,天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一只眼睛。

这只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掺杂了一丝感情,本来上天乃是无情的,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可一旦上天有了感情,那么这个世界会成为什么样子?

见识过了人世间的卑劣,见识过太多风云,也见识过太多的风云人杰,可到底都是逃不脱这个上苍之眼的监视。

上苍之眼,它到底是什么?

叶枫的话刚说完,漫天 风雪变成了一只手掌,叶枫感觉手里的酒壶直接的被这只风雪凝成的手掌给摄取过去。

眼睛里面的光华,瞬间遮住了酒壶。

酒壶消失不见,叶枫神色微微一愣。

随后却是干笑两声。

“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叶枫抬头朝上苍之眼大声叫喊。

上苍之眼眨动眼睛,他居然眨动眼睛了,呵呵,叶枫耸耸肩。

“行,我服你了。”

“好了,老朋友,我们也该再见了。”敖金把一壶酒喝完之后,朝远方扔出去。

酒壶在风雪之中消失不见,但是敖金的身体也随着天上落下来的一道金色光华消失不见。

叶枫看着这个山巅之上还剩下自己一个人,倒是觉得刹那间孤独。

“喂,你不多陪我一会吗?”叶枫朝上苍之眼喊道。

但是天上唯有白云还有风雪,哪里有人去理睬叶枫?

叶枫呵呵一笑,“行,没人理我是吧,那我就在这里静坐个几十年,直接飞升算了。”

风雪之中,一只狗,一个猴子,一个人,在朝着周围慢慢走着。

他们走的步伐很慢,可是却很快。

明明只是踏出一步,很缓慢的一步,却是直接飞射出去几百米远。

这时间的事情可实在是太过于奇妙。

……

风雪依旧,人影也依旧。

黑狗和猴子在整个风雪中蹦蹦跳跳。

可说来也奇怪,在这个风雪之地,本该是宁静无比的,本该是没什么人的。

可是每搁上几年,就有一道金色光华从上方落下,然后一个人从这光华里面缓缓消失不见。

……

“日你先人板板,可真是急死我了,上苍之眼,这下你可算是没办法让我在这里继续呆着了吧。”

叶枫躺在山巅之上,这些年,自己那些老朋友都走了。

凌雪崖,唐十三,等等,都他妈的去了仙界,就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不过还好,自己须弥戒指里面那些家人可还都在。

“夫君,这样干脆我们就跟你一起去仙界吧,这个须弥戒指不是很厉害吗,肯定能带咱们一起过去。”玉玲珑等人朝叶枫微微一笑道。

夫妻之间的事情,当然是恩爱无比。

叶枫点点头,“我试试吧,不知道这仙界之光会不会让我过去。”

叶枫也不是很肯定。

上苍之眼最终是出现了。

它看着叶枫,眼神里浮现一丝温情。

叶枫看着上苍之眼,背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生出一股冷汗。

“你可别多想,我可没有龙阳之好,抛什么眼神不好,非要抛这个。”

叶枫算是吓得不轻。

不过这一句话刚说完,叶枫便想起来一件事情。

还记得当初跟天劫战斗的时候,十二少跟自己说过,如果自己成功,那么这一世他生活在大唐,叫做唐玄奘。

这个事情,自己可是要去看看。

“喂,问你一件事情,你知道大唐在那里吗?”叶枫看着上苍之眼。

上苍之眼眨动一下眼睛。

“那能找到一个叫唐玄奘的人吗?”

上苍之眼再次眨动一下眼睛。

“那还费什么话,快点带我过去。”

……

上苍之眼则是给叶枫抛了一个幽怨的眼神。

“你丫的……”叶枫伸出手指头指着上苍之眼,再敢抛一个媚眼你试试。

来到大唐,人声鼎沸,络绎不绝,商业发达,街衢四通八达。

在一座山峰上,一处古庙中。

一个孩子正在桑树底下读着经书。

“般若菠萝蜜……”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

这孩子却是一个小沙弥,眼神晶亮无比,投着无尽的睿智。

他手里的经书看完一本,居然又是看下一本。

每一本的字却是都能够背诵的住。

“这家伙是在吃书吧,主人,你看他看了这么多书,可是每个字都能记住。”小黄摸着自己脑袋,有些不理解,简直跟看到一个怪物一样。

“肯定是在吃书,不然怎么能读这么多书?”黑狗哮天犬在一边摸着自己鼻子,眼神闪闪烁烁的,眉头一挑,看向这孩子背后的房子,房子里面书架无数,书本不可计数,实在是让人产生一种无力感。

叶枫从院子里落下,看着小沙弥。

小沙弥也看着叶枫。

春风吹动,小小沙弥朝叶枫道:“这位施主,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没事,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空山寂寥,禅音妙妙,唯有源头,山中多笑,空山妙妙,寂寂寥寥,色不异空,空却异色。”

叶枫说完这句话,摸了摸小小沙弥的脑袋,随后便化为一道风消失不见。

“喂,主人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小黄摸着脑袋很是迷惑。

“你能听得懂才怪。”黑狗哮天犬咧嘴讽刺一笑。

“那你听得懂?”一个金色飞剑剑身之上出现两只眼睛,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从里面浮现,一脸鄙夷的看着哮天犬和小黄,不是剑三十还能是谁。

“切,搞得你能听得懂是的。”小黄白了剑三十一眼。

“唉,别瞎掰了,主人都跑远了……”剑三十挑眉冷笑道。

……

叶枫脑袋都快炸了,这三个灵物,自己隔着那么远还能听到它们的掰扯声,可真是够受罪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