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 杀,当然要杀

叶枫双眼晶亮无比,接下来的事情那就是好好的吞噬这个坟墓里面的星辰之力。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打了一声鸡鸣,一只火红色的仙鸡站在一处高山之巅,正抬着脑袋朝九天悬浮的太阳高声鸣叫。

它的气势十分恢弘,仔细一看,居然是人仙八层的修为。

这些天,这只火红色的仙鸡是一直很准时的出现在高山之巅,准时的张开喉咙打鸣。

叶枫从仙鸡身上转过头,看向身后那些悬浮起来的坟墓居然全部都消失不见,这对于叶枫来说觉得是十分吃惊的事情。

叶枫眉头一皱,“坟墓那里去了?”

藏匿于剑身之内的剑三十,也是晃动了一下剑身。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剑三十很是无辜说道。

叶枫看向远方,“看来这坟墓的奇诡之处远远不止这么多。”

叶枫准备带着剑三十一起过去,在周围查探一下,准备朝之前居住 地方过去。

因为之前那些坟墓就是一开始的时候在那个地方。

所以叶枫把目标第一个锁定之前那个房屋。

不过刚准备过去的时候,屋内传来了南熏姑娘的声音。

一身蓝色衣衫的南熏,看起来亭亭玉立,身上的仙气十分清淡,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实在是让人觉得好感倍生。

她从一边走过来,眼神里充满好奇之色,询问叶枫道:“叶枫,你们怎么起的这么早?”

叶枫朝南熏微微一笑道:“刚才是睡不着,所以就起来了,你看远处的那个仙鸡看起来精神抖擞,让人觉得十分精神。”

叶枫伸出手指着还站在山巅之上雄赳赳气昂昂的仙鸡说着。

他并没有把昨夜看到的事情跟南熏所说,不然的话,南熏肯定是会担心的。

与其是让她担心倒不如自己把这个事情处理好。

“对了,昨夜还有做噩梦吗?”叶枫转移话题问道,他怕南熏还会继续询问关于自己的事情,所以面对漂亮姑娘,总是无法狠心的,叶枫只能这么说。

南熏听到叶枫的问话,果然是不再说关于叶枫为什么起早的事情,而是苦涩一笑道:“唉,别提了,昨天又是做噩梦,而且还是跟之前一模一样的噩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来这里,不仅是感觉到有些阴寒,而且还整天做梦。”

南熏看起来十分苦恼,洁白的额头上出现了皱纹,让人很容易是会产生怜爱之心。

叶枫耸耸肩,“这两天我正在找原因呢,你不要担心了,好了,咱们赶快去给药园行云布雨吧。”

见叶枫这样,南熏眼睛一亮,转动两下,随即看向叶枫道:“你做的噩梦是什么样子的?”

南熏眼神里是充满好奇之色。

叶枫摸摸脑袋,“也就是之前那些,也是让我头疼不已,不过我相信过不了几天我就能把这个事情给解决掉。”

叶枫表现的十分自信,南熏好像是很喜欢看到叶枫自信的样子。

这样的一个自信的男人,而且曾经帮助过自己的自信男人,她是十分欣赏的, 这个欣赏虽然不是关于男女之间的那种欣赏,但是却实打实是从内心深处迸射出来的。

……

一处仙居之内,玲花娘娘站在门厅外看着身边的两个妖艳女人。

俗话说三人成虎,如果是三个女人在一起,那绝对是能变成妖虎。

女人是老虎,三个女人的老虎,能够吃死人不吐骨头。

三个女人长得都是妖冶的容颜,胸脯饱满无比,宛如两颗大蜜桃一样,那柔软的腰肢可都是如同水蛇腰,就是那丰满的臀部走起路来也是一颤一颤的。

玲花娘娘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的怨恨之色,她的眼睛看向远处,手里的一条小猫被她揉捏的十分痛苦。

以至于小猫很快就翻了翻白眼,不过玲花娘娘似乎是手上力道控制十分精准,以至于在小猫双眼泛白的时候,卡住小猫脖子的手指头忽然的松了一松。

“娘娘,你是有什么心事吗?”身边两个女人朝玲花娘娘询问。

她们两个的声音十分柔软,十分的嗲,说话的时候如果身边站着两个老头,这两个老头绝对会全身瘫软,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一定是被两人的声音和容貌迷得神魂颠倒。

再说了,光是听这声音就已经足够了,没必要去看容颜。

见身边两个女人询问自己,玲花娘娘眼神里闪烁过一丝寒芒。

这道寒芒可是堪比十二月的寒潭之气,也是堪比刀剑利刃一样,让人不敢直视。

她咬着一口碎银牙齿,眼神骤然一缩。

“我想杀人。”

我想杀人这四个字如果是从别人嘴巴里面说出来的,那不一定是被人相信,但是如果从玲花娘娘嘴巴里面说出来,那么绝对是奏效的。

身边的两个女人听到玲花娘娘的这句话,眼睛都是微微一亮。

其实她们是猜得到玲花娘娘心中的想法, 她们也知道玲花娘娘是要杀什么人。

因为这个人,也是她们非常想杀的,不仅是想杀,还是想把这个人给蹂躏一遍之后,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的话,她们内心的不满才会一扫而空,这样的话,她们扭曲的女人心才会得到平复。

她们对着的目标自然是叶枫,她们之所以恼恨叶枫,不是因为叶枫打了她们,而是因为叶枫没有正眼瞧自己两个人一下。

自己两个人长得是闭月羞花,那个臭男人看到自己两人不都是热脸贴上来,就是让这些臭男人给自己**丫子,他们都会愿意。

可是叶枫没有,叶枫对两人的忽视,是让两人心生歹意,心生恨意。

“娘娘是要杀叶枫吧?”其中一个女人上前,一双狐狸眼眸看着玲花娘娘、

玲花娘娘冷笑一声,双眼的光芒自然是把内心的想法给说出来,不言而喻。

忽然她的手指头猛然一捏,手里的小白猫,喵呜一声,双眼泛白,双腿瞪着,一命呜呼。

“杀,当然要杀!”

五个字,干净利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