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 仙术哲学

叶枫把南熏给放到床上,她服用丹药之后,体内伤势正在恢复。

玛丽莲已经离开了。

叶枫走出茅屋,看着远处盛开的梅花,一阵风吹来,梅花狂舞不已。

花瓣如同飘絮飞扬起来,叶枫身体站在花瓣中间,鼻翼闻着花瓣散发出来的香气。

他的一双眼睛透过花瓣看向远处。

远处,四十八座坟墓正在那边伫立。

宛如四十八个人一样,不过即使是人,也是死人。

叶枫不明白孙仙人要这坟墓干什么。

为什么要杀自己?

忽然的花瓣从天上落下去,砸在地面上。

非常自然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原因。

叶枫明悟过来,他杀自己,或许不是因为自己跟他有仇。

而是需要杀自己。

自己只不过是刚好出现在他视线中,变成了替罪羔羊。

孙仙人跟玲花娘娘有一腿,玲花娘娘跟吴仙人是夫妻。

那么自己便有了方法。

方法是什么?

当然是在叶枫自己心中。

叶枫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先办事。

因为今天是去学习仙术的日子。

这是来这里之后,第一次要去学宫那边听课。

捆仙仙术一直都在修炼,不过叶枫觉得自己还无法掌握到精髓。

故此,需要去学宫那边听听课,一解心中狐疑。

……

雨花学宫道场,位于一座半山之上。

这座山跟其他山不一样,中间如同被利刃给铲平一般。

在山上平地建造一处十分宽大,十分豪华的道场。

道场上一座宫殿约莫上百米,全然是青玉打造成的瓦片累积而成。

青玉石板铺在地面,地面上放着一个个形状一样的圆形蒲团。

叶枫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不少修仙修真者双腿盘坐在蒲团上,面色虔诚无比。

约莫有上千人,看来这学宫一次讲学,很多人都过来了。

飘飘然一位身穿白色衣衫,手里拿着一个浮沉,鹤发童颜的修真者从学宫深处大殿之中飞射出来。

他的双脚下踩踏着两只仙鹤。

仙鹤为鞋,,当真是仙气十足。

一双脚上没有穿鞋子,脚很白,如同宝玉。

仙人躯体都是经过仙气锤炼,所以都是跟宝玉一般,即使是不穿衣服,也都会在黑暗中散发光芒。

这个人,叶枫猜想应该是今天讲学之人。

果不其然,这个鹤发童颜之人开始讲课了。

讲课的时候,周围修真者没有一个人敢发出言语,都是聚精会神听着。

至于这个讲师修为则是天仙四层。

叶枫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

“我知道大家对于仙术,可能有很多疑惑,今天你们过来,也是主要听我讲述相关仙术的内容。

我的讲学方法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跟你们之前所学习的东西,也都可能是有点偏差,但是你们觉得好呢,就吸收,觉得不好,那么就舍弃。

修仙,修炼的乃是本性本心,切不可让外在的事物给拘谨了你们的道心。”

白衣鹤发童颜之人开口便是这么一番言语,让叶枫对他好感倍增。

单单是从这句话,就能看的出来这个讲师的格局跟一般修真者是不一样的。

不然也不会说出这般具有哲理的话来。

“其实,我觉得仙术,也是一种生命,之前可能有一些讲师会说,对于仙术的运用,是对仙元力的掌控,只要掌控住了仙元力,便可以把每一分仙元力给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诚然,他们所说的是有道理,但是我个人觉得,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地方,还没有说到最后点子上,当然很多修真者都是这么修炼的,也都是按照这个规矩修炼的, 是大势所趋,想必你们也都这么认为。

我的话,你们可以暂且摈弃你们之前的看法。

我说了,万物皆有灵,仙术也是有灵的,比如我们用仙术化为天上仙兽,那么肯定是跟仙兽有过一番交流,或者是观察过对方,这样在施展仙术之后,才能形成仙兽的模型,从而具有仙兽的威力。”

“倘若我们把仙术当成朋友,那么仙术对我们也会产生好感。”

说话之间,这个真人随即手指头一甩,在他的上方出现了一个蓝色的麒麟仙兽。

这个麒麟仙兽,眨动着一双眼睛,同时从这个真人的天灵盖中射出来一道光华。

叶枫能够感觉出来,这道光华其实就是这个真人的灵魂之力。

仙兽被灵魂之力注入,两者通过一番交流,叶枫发现麒麟身上居然散发生气。

这绝对是非常诡异的事情,要知道之前那些仙术凝练出来的仙兽,不过是徒有其形状罢了。

也就是说,真正操纵仙术仙兽的乃是修真者本体。

可是从这个真人手中孵化出来的仙兽,却是似乎带着自己的本性。

它如果攻击,也是根据自我意识来攻击,而不是根据使用者的个人实力来操纵。

虽说这个仙兽操纵者还是有些联系,但是跟之前是完全两回事。

“你们看,我的仙兽是具有灵性的,也就是说,如果我跟其他人战斗,那么我的仙兽就会有自我意识,这样的话,有一个缺点,就是我对他的操纵能力就会减弱。

跟你们之前所学习的控制仙元力,严格控制的状态下,还是有些区别。”

叶枫听着这个真人讲师的话,颇为受益,真的,一点都不假。

叶枫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其实是跟大众的想法一样,是想着把身体内的每一丝的仙元力都完美操纵起来。

这样的话,攻击力也会更为强大。

但今天听到这个人的讲话之后,觉得仙术的使用完全是可以开辟一种新的道路。

“走吧,这种方法, 完全是鸡肋,我们要幻化出来的攻击具有灵性干什么?到时候战斗的时候,不听自己使唤,岂不是会对我们自己不利?”

“再说了,这个方法虽说有些好处,但是没什么用,还是鸡肋。”

“今天可算是白来一趟,真是晦气。”

“这个讲师水平不怎么样吗?”

“这样的人都能当讲师,呵呵,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叶枫听着周围一群修真者的话语,觉得十分讶然。

这群人怎么会是这种表情和反应呢?

自己倒是觉得十分不错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