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 神棍和神经病

叶枫看着一个个离开的人,眼神里浮现一丝无奈。

而坐在中间一个四方形约莫一米高讲台上的真人,对这些离开的人似乎是置若罔闻。

他闭上眼睛,嘴角带着笑意,似乎是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叶枫很奇怪,这个真人还真是淡定。

忽然间,真人睁开眼睛,看向远方。

远方有人,是叶枫。

只有一个人,也是叶枫。

他很好奇,微微一笑道:“你怎么还不走?”

叶枫也是微微一笑,“我觉得你讲的有点意思。”

“一般人不会有你这样的想法。”真人道。

“我可能是不一般吧。”叶枫莞尔笑道。

“有意思,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这么有意思的人,你叫什么名字?”真人问道。

“我叫叶枫,一个普通的名字。”叶枫道。

“普通的名字,人却未普通,我能够感觉到你体内有很浓厚的仙元力,你的攻击力一定不弱吧。”真人直接说道。

他还是坐在那边,一动不动,当然嘴唇在动。

嘴唇不动,怎么说话呢?

叶枫诧异,却能理解。

“是的,我也是这么觉得,不过真人的眼力十分厉害,能一眼看出来。”叶枫十分诚实,他觉得在这个人面前没有什么好保留的。

“那行,以后的话,我只为你一个人讲道。”真人忽然道。

叶枫诧异,,“没必要,万一碰上另外一个跟我一样的人呢?”

“有必要,这个世界上,跟你一样的人,跟我一样的人,千万中挑一,我有点累了,所以我想把自己懂得东西交给有缘人。”真人说道。

“既然如此,我该如何称呼你?”叶枫起身,问道。

“叫我洛河便可。”洛河说道。

洛河?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叶枫喃喃两句。

“我就叫你洛河吧。”叶枫道。

“名字而已,没必要那么客气,你有酒吗?”洛河也站起来了,似乎一点架子都没有。

“有酒。”叶枫拿出来一壶酒,扔给洛河。

洛河哈哈大笑。

“你说人生这样,算不算知己?”洛河挑眉看着叶枫。

“知己的话,应该是。”叶枫笑道。

两人随即沿着山道,朝着远处一处松柏走去。

松柏很大,占据了方圆上百米范围。

这座山上就只有这么一颗松柏。

松柏苍翠无比,不像是其他树木会在秋天凋谢,它会一年四季都是这样。

故此,也被称为常青树。

因为一直都可以生长,不用凋谢,故此,它能够长这么大。

“这座山叫做松山,以松柏命名,这棵树,据说已经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洛河一边喝酒,一边朝叶枫接受。

他一双手放在脑袋背后,脑袋已经躺在地上,他整个人身体也躺在地上。

酒悬浮在嘴巴上面,他是躺着喝酒的。

能躺着喝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二般人更是无法做到。

叶枫也做不到,这个喝酒的方法自己还真的没尝试过。

叶枫想要这般喝酒,发现酒水都从嘴巴边流淌出去。

于是在洛河的笑声中,他还是按照之前的方法喝酒。

躺着喝酒虽然潇洒,姿态也非常好看,但是如果浪费掉酒水可就不好了。

“其实啊,我很孤独,我之所以孤独,是没什么人理解我啊,在那边也都是最受排挤的一个。”洛河笑道。

他很诚实,在叶枫面前,洛河发现自己没必要去遮遮掩掩,这种感觉很奇妙。

其实知己也就是如此,这便是知己的真实味道。

总的来说,还算不上知己,如果真要详细说一下,是因为两个人对口。

能彼此理解对方,所以洛河才把叶枫当成知己。

“可是你却是心态最好的一个。”叶枫道。

“如果一个人经常受排挤,如果心态不好,那么最后肯定是成为疯子。”洛河笑道。

“你不是疯子。”叶枫肯定道。

“我当然不是,不然你就是疯子。”洛河大声笑道,笑声十分爽朗。

的确如此,如果一个人跟疯子能交朋友,那么这个人在别人看来肯定也是一个疯子。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显然就是这个道理。

“酒还喝的惯吧?”叶枫问道。

“酒是好酒,人是好人。”洛河道。

“有人来了。”叶枫伸出手指头指着远方山道。

笛声,老黄牛,从山道那边传来。

本应该有牧童,可惜牧童已经老去。

坐在老黄牛上面的却是一个老道士。

老道士倒骑着老黄牛,并且身体半躺着,手里拿着一个酒壶。

“老道士我骑黄牛,一边喝酒一边快意恩仇。

那段时间遇到了个小道士啊,给了我一壶酒现在喝了个干休。

老黄牛啊老黄牛,带我去找小道士,不然我让你喝不了酒。”

老道士喜欢喝酒,看来老黄牛也喜欢喝酒。

老道士说话的时候,手里的酒壶抛洒出来一串酒水,嗖的一下来到了老黄牛的嘴巴。

老黄牛张开嘴巴,嘴巴里面产生一道吸力,就把这酒水给吞噬进入嘴巴里面。

老道士嘴巴里面说的话,是从牧笛伴奏说出来的。

说出来就是一首歌,一手浑然天成有些押韵的山歌,从山这边传到山那边。

整个松山都能够听得很清楚,松山上的那颗约莫上千年历史的宽大松柏里面,扑簌簌的飞出来一只只仙鹤。

仙鹤看着老黄牛,看着老道士,一溜烟全部都跑掉。

“你们这些仙兽,跑的那么快干什么,难不成害怕我吃了你们的肉?”

老道士叶枫是认识的,正是之前在那学宫里面看守书屋的,

上万卷藏书都是这个老道士看守。

只是不知道这个老道士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还真是巧合。

“前辈你好。”叶枫站起来。

老道士看着叶枫手里的一壶酒,眼睛瞬间亮起来。

眼睛乃是心之门户,故此,老道士一溜烟来到叶枫身边,手里的牧笛朝着叶枫手臂敲打。

叶枫顿时感觉手臂一疼,手里的一壶酒掉了下去。

酒却没有掉在地上,而是出现在老道士的手里。

老道士不嫌脏,直接朝自己嘴巴里面灌。

他哈哈大笑,把之前自己手里拿着的一壶酒抛出去。

感觉就好像之前喝的酒水是没什么用一样,如同垃圾一样被扔出去。

老黄牛一声哞,似乎是十分恼怒,咒骂这个老道士的暴殄天物。

它的身体骤然跃出去,张开嘴巴就是把那个被老道士扔出去的一壶酒给咬住,脑袋一扬,咕嘟咕嘟的喝起酒来。

这一个仙兽,一个老道士,可真是让人觉得诡异的很。

叶枫站在一边,摸着下巴,瞪着眼睛看着老道士。

老道士把酒水喝完,然后把酒壶扔给叶枫,一双眼睛闪烁光华,看着叶枫。

“还有酒水吗?”老道士问道。

叶枫摸着脑袋,“有。”

“咦?神经病,你怎么在这里?”忽然老道士从叶枫身边朝大树边跳了过去。

“老神棍,今天又算到我来这里了?”洛河本来是躺着的,这下连忙做起来,伸出中指指着老道士。

“你这个混账,目无尊长,老神棍是你叫的?回头我跟你师傅一说, 指不定要让你睡猪圈,再说了,神棍应该是你吧,今天估计是无聊来道场,又准备把你的二愣子理论给传播出去?”老神棍皱着眉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