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0 血光之灾

“前辈,你们认识?”叶枫指着两人问道,眉头一挑,眼睛泛着光亮。

“认识,岂止是认识,这家伙还应该管我叫师叔呢。”老神棍乐呵呵一笑,直接伸出手指头朝着洛河脑袋上敲打过去。

“师叔?你可别逗了,你比我也就大了那么几十年,让我叫你师叔,你做梦去吧,还有,你可以否定我的人,但不能否定我的理论,再说了,我这怎么能说骗呢?叶枫可是很认同我的仙术理论。”洛河来到叶枫身边,伸出手臂抱着叶枫肩膀,两个人如同兄弟一样。

“去去去,把你的手拿开。”老神棍眉头一皱,十分嫌弃道。

“这个可是好苗子,叶枫,你真的认可他的狗屁理论?”老神棍看着叶枫问道。

叶枫很是认真的点了点脑袋。

“完了。”老神棍一双手捂住自己一张脸,叹息一声。

“唉,别打岔啊,我告诉你,你的才是神棍骗术,你整天算什么,我觉得你就是来混吃混喝的。”洛河没有了之前仙风道骨的样子。

现在看起来,如同市井小贩一样,跟老神棍拌嘴。

叶枫很纳闷,这个老道士怎么起了这个一个名字,听起来还真是不好听。

“什么?你居然说我的是骗术?我告诉你,我这个可是洛书河图里面演化出来的,今天就是老道士我一下子算到这个小子要来这里,本来我这些天就在找他,只不过是因为事情有点多,我给耽搁了。

今天我掐指一算,知道松山这边会有人过来,只是没有算到你这个混球居然也在这里。”老神棍皱着鼻子道,不过眼睛却是盯着洛河手里的酒壶。

洛河眼睛当然尖锐的很,他看的出来老神棍在打自己手里拎着的酒的主意,是仰头立刻把酒水给喝完。

看的一边老神棍是一愣一愣。

“哼,你能掐指一算,我什么时候突破修为吗?”洛河神奇的笑吟吟看着老神棍。

“咳咳……你这个我还真算不出来。”

“那不就得了,所以我才说你是老神棍。”洛河哈哈一笑道。

“虽然我算不出来你什么时候突破修为,可是我能算出来,等一会你会摔个狗啃屎,至于你嘛?小子,你可是有血光之灾了,不过好在你福大命大,至于你的命格,有点奇怪,老头子我居然看得有些模糊。”

老神棍上下打量叶枫,伸出手指头指来指去,随即摇摇头,显得十分无奈和迷茫。

“你还是算算你今天要来干什么吧。”洛河白了老神棍一眼。

“我是来找叶枫小友的。”老神棍直接道。

“找他干什么?”洛河笑眯眯道。

“要你管。”老神棍下巴的胡子一扬,神气无比。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猜得到,某个人的肚子里的酒虫是冒出来了。”洛河丝毫不避讳说道。

老神棍老脸一红,不过随即恢复平淡。

“喝点酒,有什么了?”老神棍皱着眉头,伸出手指头朝洛河脑袋上一点。

洛河脑袋立刻歪向一边。

叶枫也没有耽搁,随即从兜里拿出来一壶酒。

“还有没有?”老神棍笑眯眯的,一双眼睛泛着亮光看着叶枫问道。

“额,前辈,暂时没有了。”叶枫说了一个谎话,他觉得自己如果说自己有一百壶,老神棍绝对能全部要走。

还是细水长流的好。

老神棍白胡子一扬,“说谎可不好。”

“前辈,没说谎,没说谎。”叶枫心里嘀咕,自己可是为对方好。

酒喝多了伤身,自己是善意的谎言。

老道士看着叶枫,眼睛里带着笑意。

“喂,你去哪里?”他转身看向洛河。

洛河摸着脑袋,“有点事情要办,不知道我那师傅叫我要干什么。”

洛河语气里带着一丝惆怅。

不过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拍自己脑袋,从自己兜里拿出来一个玉符是扔给了叶枫。

“这个里面是我关于仙术的自我理论,没事你看一下。”洛河说着便立刻朝着山道那边匆忙离开。

不过在看到老黄牛的时候,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直接是伸出手,手指头上出现一道三昧真火,朝老黄牛的尾巴上甩了过去。

瞬间就看到老黄牛如同被人给**了一样,嘶吼着,要去顶洛河。

洛河哈哈大笑,迅速跑下去,只是那老黄牛一双眼睛充满怒火,似乎一定要把洛河给弄残废,这个仇恨不报不罢休一样!

“这老家伙,还是有点道行的,没事跟他多学学。”

山道那边还传来他的叮嘱声音。

叶枫也看的出来,洛河跟老神棍两个人虽然拌嘴,不过他们的情义可谓是深厚无比。

常常拌嘴的人,都是因为情义深厚才会拌嘴,不然的话,感情不深,连搭理也不会搭理半分半毫。

“啊……”

只不过随后山下那边传来一声惨嚎,叶枫抬眼朝山道那边淡淡薄雾之中看去,发现洛河居然摔倒在地上,真的是如同刚才老神棍说的那样,摔一个狗啃屎。

“老神棍,你为嘛算的这么准????”洛河大声咆哮,不过惨嚎之声更为浓烈,因为后面追着他的老黄牛,是用着自己的一对牛角,直接朝他的屁股中间顶了过去。

叶枫似乎是听到一股痛彻心扉的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仅是为洛河担惊受怕。

一边的老神棍却是伸出手指头摸着自己鼻孔,扣出一个鼻屎。

‘小混蛋,老头子我的推演之术,还想怀疑,简直是自不量力。’老神棍似乎十分得意。

叶枫心中嘀咕,这一对还真是活宝。

不过看样子他的确是有厉害地方,推演之术可见一斑。

叶枫肃然起敬,他把之前洛河给自己的玉符给收起来。

“这家伙的狗屁理论,说实话,我觉得是个鸡肋,但是也有点效果,没事你多钻研一下,如果不是老头子我早已经修炼自己的仙术,没准是会对他的狗屁理论产生兴趣。”

老神棍虽然说洛河的理论是狗屁理论,不过话语之中还是能听得出来,他对这个理论还是有点赞同和兴趣的。

叶枫点点头,这两个人可谓是自己的贵人,不过老神棍貌似目的性更强烈一点。

他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自己手里的酒水。

“你小子,为什么偏偏给我那么好喝的酒水呢,让我喝其他酒水,只是感觉跟喝水一样,没什么味道。”老道士有些叹息,恨不得把叶枫的所有酒水都给搜刮起来。

叶枫摸着鼻子,看着老神棍,宛如看到老强盗一样。

不过忽然间,叶枫神色肃穆无比,他看着老神棍问道:“前辈,刚才你推演之术说,我有血光之灾这个是怎么回事?”

见叶枫态度认真,老神棍眉头一挑道:“天机不可泄露,再说了,我不是也说过你可以逢凶化吉吗?”

“哦……”叶枫瞪着眼睛说道。

“对了,前辈,尊姓大名?”叶枫开口。

“不是说了嘛?老神棍。”老神棍道。

“啊?”叶枫讶然。

“啊什么啊?酒水还有吗?”老神棍笑眯眯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