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 诡异的酒坛

按察使眼神里闪烁一丝寒意,他的额头甚至是沁出汗水。

他没想到这一次自己是碰上了硬茬子。

本来自己是嗅到了一丝火攻味道。

这一处峡谷,地理位置十分险峻,如果在这里设伏,一定能得到很好效果。

此地只有这样一条道路,所以只能从这条道路走。

来之前,他是看了这边的交通要道,知道峡谷危险,也是思索了很多应对方法。

之前的玄水便是他想出来的一种方法,可是没想到对方那个黑黝黝的东西,居然能够产生那么大的威力。

修仙界,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霸道的暗器?

以前可是从来没听说过。

“禀告大人,前方发现了一个黑黝黝的东西,看起来颇为古怪。”

忽然间,从远处跑过来一名小将,小将手里拿着的正是蚌三娘之前那帮属下有人不小心丢下的一个黑火铳。

黑火铳放在手里,按察使眼神里闪烁奇异光芒,他看着面前的东西,却是不知道该怎么锻造。

明明觉得很简单,却很难制造出来,看来自己还需要多加实验一下。

……

“敖大人,你说咱们是遇到了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邪门?”牛城主十分苦恼,甚至是愤怒。

‘就是,狗杂碎,居然玄水都没用。’鹿城主也是十分不解,更为愤怒。

敖城主却是眼神闪烁奇异光华,他的眉头一挑,朝着两边峡谷上的山峰看了一眼,眼神里意味悠长。

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担心什么,咱们按察使大人一切都会安排好的。”

鹿城主和牛城主听到敖城主的话,微微点头,都觉得敖城主说的不错。

后面那个坐在马车里面的按察使大人,可是他们的主心骨。

……

却说在远风城内,叶枫看着蚌三娘传递过来的玉符。

眉头微微一挑,眼神里浮现无尽的兴趣。

他从沙盘边来到窗户出,看着城主府府苑之内盛开的丁香花,一阵风吹来丁香花从树上飘落下来,零落在地上跟泥土杂糅在一起。

“看来这次是有点意思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金仙强者,还居然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家伙。”

叶枫把玩手里的一块玉符,玉符温润无比,叶枫心中却是思量万千。

一边的李淳风眼神颇有忧虑的看着叶枫,刚才的玉符中所提出的事情他是看过的。

是没想到里面居然夹杂的信息如此强大,居然还有金仙修仙者。

“咱们要不要派遣长老团过去,毕竟对方有个实力超群的存在。”李淳风看着叶枫认真道。

“嗯,这个是需要派遣一个,不过好在我让他们佩戴了黄油,不然的话,第一场战斗,估计是被对方给破掉,到时候士气低落可就不好了。”

叶枫平复一下心情,随即给金行者发了一道讯息,金行者收到消息之后,没有任何疑惑,便是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只不过,咱们的士气终究是被挽救回来,至于妖族这群人的士气,哼,既然是第一场就被打的低落,接下来慢慢熬他们的耐心,就能找到机会了。”

叶枫对人的情绪是很了解的, 毕竟七情领域专门攻人的情绪,不仅如此,他还能够控制人的情绪。

所以,利用情绪,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叶枫转身,秋风吹动他的长发,双鬓间的青丝随风而起,看起来有些儒雅意味。

叶枫甩动长袍和披风,重新站在沙盘旁边,看着第二处峡谷之地的一个平原之上,嘴角的笑意刹那间浮现出来,灿烂夺目。

他手里的一颗玉石朝着其中一个三角旗帜猛然一甩,玉石直接甩掉这个三角旗帜。

黄沙漫漫,迅速把旗帜给淹没下去,“让他们尝尝地雷阵的味道。”

所谓地雷阵,其最本质的东西还是黑火药。

黑火药乃是用炼制的仙界废丹,也就是所谓的废仙丹打造而成,比凡间时候的那些普通丹丸威力可是大上不少。

叶枫双眼绽放光芒,他倒是很期待前方会传来什么战报。

且说蚌三娘站在第二道防线上,这第二道防线可谓是宫主为敌人准备的最美味的东西。。

能让他们喝一壶的。

看着身边几千火铳队队员,她眼神里浮现一抹得意和自豪。

从人间界那边,自己率领的这群士兵,就已经打出了属于踏天宫的威力。

在仙界这边,依旧是可以扬名立万,这群人都是宫主的功劳。

宫主,可谓是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吃得开。

自己当初的选择果然没错。

她手里拿着‘通天镜’,很是隐蔽的观察前方妖族军队的前行。

随后蚌三娘从自己手里拿出两块玉符,分别注入灵魂之力后,便朝着东西两个方向甩了过去。

玉符化为流光,肉眼难以看到。

……

时间在慢慢的推进,而妖族大军也在慢慢前行。

按察使看着远处一片开阔的平原,刚才他是心惊胆战,生怕敌人会在第二个峡谷继续袭击自己一群人。

如果还是之前那样的袭击,他觉得自己一定可以破掉对方阴谋,并且抓住对方头领,询问一下,手里的黑色暗器到底是什么东西。

摸着手里的黑色冰冷暗器,他实在是看不出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以前从未见过。

他的眼神看向远处,深邃无比的眼眶,投射出来他拥有很高的智慧。

可惜的是,有时候周瑜遇到诸葛亮,任他是再厉害的智慧,也只能是付诸东流。

平坦的平原,秋风吹过,十分安静,只是安静的太狠,让他一时间有些不安。

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太过于平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他命令妖族大军缓慢前行,同时他一个人从马车里面直接飞射出去。

眼睛里面放射出来两道湛蓝色光华,如同流星一样,看向远方。

只是地面为什么会有一些酒坛?

酒坛,这个地方不会平白无故出现酒坛。

按察使感觉有些不对劲,故此,他继续前行,同时双手挥动,让身后的大军即可停止下来。

他的速度不是很快,但也不慢,眨眼及啊,方圆好几百米都被他一览无遗。

他发现地面之前看到的酒坛有很多,这些酒坛是呈现一种八卦图形分布。

如果自己猜想没错,这一定是之前人放置的东西,有鬼。

他飞速撤退,来到了三位城主身边。

“你们不要前行,大军即可停止,你们朝前面看望,前方地面埋藏酒坛,要破开酒坛,看看里面是什么。”

说话之间,他让三个城主带着一队人马,约莫上百人,专门去地下挖掘酒坛。

一个修妖者拿着长剑,十分小心翼翼的挖开地下找到的一个酒坛。

他心里十分谨慎,把酒坛拿出来后,左右看了一下,如同做了亏心事的小偷一样。

但是看到其他人也都跟自己这个样子,他心里就安稳多了。

“把酒坛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按察使在后面大声叫喊一下。

……

蚌三娘通过通天镜看着远处那群人正在挖掘酒坛,脸色显得阴郁无比,更是布满担忧。

没想到这里的人,尤其是那个按察使居然坎破了这个阴谋。

宫主设置的阵法,不能就这么被破掉吧?

她全神贯注的看着通天镜。

身边的小将也都是一个个攥紧拳头,眼神里的神色十分凝重。

……

啪嗒一下,仙剑切掉酒坛上的酒封,然后是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一群妖族脸上的紧张刹那间消失不见。

他们看着酒水,舌尖都浮现一丝丝的口水。

这酒水的香味实在是太过于浓郁。

不知道是谁,没有经受得住诱惑,是直接举起了酒坛,朝着嘴巴里面灌着。

一边的按察使脸色有些难看,十分阴沉,他手里立刻发射出去一道剑气。

剑气凛然,搜的一下,射中那名喝酒妖族手里的酒坛。

酒坛啪嗒一下,碎裂,酒水从其中飘洒而出,洒在地面上,十分清楚。

按察使三步并作两步,很快来到三位城主身边。

他看着敖城主,手指头一勾,敖城主手里的酒坛便是被他给吸收到手掌心。

他动了一下鼻子,鼻翼传来酒水的清香。

他把脑袋上三千青丝中插着的一根银簪拔下来,放在酒水之中,试探一二。

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东西,他眼神里闪烁一丝迷茫。

不过或许是因为酒水实在是太香了,他伸出舌头朝酒水触碰一下。

还是没有异象出现,这让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时候,敖城主却是说话道:“大人,这个酒坛,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虽然带着面具,可是嘴唇和下巴之处,都是没有遮挡的,所以说话十分方便也十分清楚。

按察使眉头一挑,“你说说,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按察使让自己说,敖城主自然没有推辞,而是认真叙说起来。

“之前我是听说过远风城的城主吕凤长十分喜欢喝酒,平日里让人家把酒坛给放在野外之地,这样酒水放在地下,历经风霜雨雪,加上地理之气温养,当然还有龙脉之气温养,能够产出最为甘甜的酒水,实在是一种享受,所以卑职想,这些酒水该是死去的吕凤长城主专门放下的,他死了,别人不知道,却是被大人给发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