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 寒雪

“宫主,请恕我卑职无能。”王思刀十分悔恨道,单膝跪在地上,低着脑袋。

叶枫冷哼一声,“你确实罪该万死,不过现在我不杀你,到时候你多杀几个敌人,来给我将功赎罪。”

叶枫随即让大军再次安营扎寨。

“叶枫,你们有本事就过来,我这这城池上等着你,不过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考虑好了就给我投降,如果考虑不好,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按察使是吧,你未免太得意忘形了吧,事情的是非成败还没办法成定数,你以为你胜利了?快点给你的那个什么解猴好好安葬吧,过不了几天,我就要让人把你们的城池给打开。”叶枫冷笑道。

“哼,伶牙俐齿,到时候看看谁会死。”妖族按察使猛然一甩袖筒,手中羽扇直接从他手中飞射出去,从城楼上落在地上,朝着地面一甩,地上解猴的尸体就被羽扇给拖起来,朝城池内运送。

虽说斩杀敌人一方将领,可是自己一方损失了好几千的士兵,得不偿失。

…………………………

军长内,叶枫眼神带着寒意,有些无奈,也有些沉重。

“老前辈,你说的都对,只是这城池中为什么忽然出现这个变数?”

之前老神棍是跟叶枫说了一下关于宁武关的事情。

宁武关乃是上好的陨石打造而成,即使是仙帝级别,想要破掉宁武关,也绝非易事。

可是却从来没有说,宁武关城墙上能够出现一道道缝隙,从里面飞射出来一把把飞剑。

老神棍听到叶枫的话,是颇为叹息一声。

“叶枫,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是从来没听说过这样事情的,以前妖族攻打咱们武宁管,是用了人海战术,同时是用上千神牛一起攻打城门,才把城门给弄开,也就是用蛮力给打开的,如果有方才出现的那些东西,也不会被妖族给攻下,我想可能是那个妖族按察使重新对城池进行了改造吧。”

老神棍是一筹莫展。

“城池改造?”叶枫眉头一挑,听出来一个新的词语。

这个词语里面可是包含不少信息。

老神棍点点头,“是的,只要是能够占领整个城池,那么就相当于掌握了城池的核心力量,想要改造的话,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只不过需要耗费很多东西,但是这个妖族按察使能做得到,想必是耗费了很大法力,至于如何弄出来的,这就不可得知了。”

“既然这样,咱们就想想别的方法吧,不过强攻的话,应该不成,当年妖族耗费上千神牛,这些神牛都是利用自爆手段,才把宁武关的城门给炸开,虽然说,咱们也可以用黑火药炸裂城门,但是目前唯一的道路是被阻拦下来。

他们那忽然 落下的天幕,应该是什么手段?”

叶枫很好奇那个天幕,居然可以隔绝一切。

自己的灵魂之力探入进去,就瞬间被切割不少。

老神棍眼神里露出灼热光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对方用的是一种妖族禁忌,也就是说他们在施展一种超级大的阵法,这个阵法,需要很大力量才能施展,能够让天幕落下,必然也是利用了整个城池力量。

你发现没有,那个天幕是从宁武关城池中心扩散出来的, 并没有直接抵达九天之上,这说明什么?说明不是借了上天之力,而是借了人力还有自然之力。”

老神棍对于山川地形颇为了解,毕竟他是懂点相术,也懂点风水,这方面他擅长,可以说出来一个所以然。

“那咱们就看看,他们到底是要干什么,万事总是有解决办法的。”叶枫看着军帐内点燃的灯火,眼眸中闪烁光华。

他在思索问题。

老神棍离开后,大帐一片安静。

叶枫躺在床上,灵魂漂浮,然后是灵魂出窍,飞出军帐。

此时已经是夜晚,叶枫感觉一阵寒冷。

他神识穿透地面,火眼金睛施展开来,两道光华射入地下百米之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地道出现在他眼前。

但是因为里面存储很多积水,如果一旦朝里面行进,必然会出现事故,这个方法也被杜绝掉。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里居然下起雪来。

叶枫掐指一算,此时才是秋季,这样下雪,未免有些蹊跷。

他朝着前方落下的天幕看去,天幕闪烁湛蓝色光华,上面波纹荡漾,把里面的宁武关映照的如同仙宫洞府一般,看起来瑰丽异常。

只不过四周十分安静,雪花触及天幕,即刻是消失无影无踪。

雪花只是落在自己一方军营之外,这边雪下得倒是挺大,气温降的也是很快。

没多久,地面就一片白。

叶枫看着不远处的几处篝火,忽明忽暗,在寒风吹拂下,几乎是要扑灭。

叶枫触碰一下蓝色天幕,依旧是白天的感觉,灵魂触碰上面,从上面出现一把把猎刀,朝着自己灵魂上砍来。

被猎刀砍了一下灵魂,叶枫灵魂立刻化为一道流光,直接飞射回之前出来的军帐中。

在躺着的叶枫,忽然间从床上做起来,眼神里闪烁一丝忧虑。

他起身,朝外面看着,感受着寒冷的天气,即使是在军帐中,也能感觉到一丝寒气。

“看来今年的雪,下的比往年要早点,而且似乎也大很多,只是老天爷这个时候下雪,未免对咱们有些太狠心了,那天幕之中,武宁管之处居然是一丝一毫都没落下雪花。”李淳风站在军帐外,看到叶枫便来到叶枫身边,颇为无奈道。

说话之间,一口口白色雾气从嘴巴里面喷出,看起来颇为浓郁。

一些站岗的士兵,身上已经堆满了一层白雪,远远看上去,跟一个雪人似的。

他们不得不把体内仙元力鼓荡开来。

“这雪下的还是有些诡异,这样,师兄,你带几个人朝外面走走看,看看那边是不是跟这边一样在下着雪,我感觉事情总是有些不太对劲。”叶枫十分认真朝李淳风道。

李淳风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师弟叶枫为何会浮现疑惑,可是他想叶枫让自己去,应该是有叶枫的道理。

让自己去也是信任自己。

李淳风离开后,叶枫让站岗的士兵去叫一下敖金来。

没多久,身穿蓝色丝绸长袍的敖金朝叶枫大步流星走来。

这段时间,他是在跟龙玉娇一起。

夫妻两人多年未见,这时正在温存,不想外面士兵过来禀告,叶枫找自己有事,故此,不敢有丝毫耽搁,便迅速过来。

叶枫看着敖金,让他进入军帐,两人坐在一处桌子边,双腿交叉。

桌子上早已经备好一席酒菜,上面还放着一壶酒,乃是猴儿酒。

闻到猴儿酒的香气,敖金便把对龙玉娇的情愫还有交代抛在脑袋后面。

“敖前辈,这么多年没见,我还以为你的习性改变了呢。”叶枫微微一笑,军帐里火炉熊熊燃烧,营造一股温暖氛围,两人脸颊也被火焰映照的通红。

敖金微微一笑,下巴地方浓密胡须微微颤抖一下,嘴角带着笑意。

“什么习性?”

“当然是扣鼻屎的习性。”叶枫笑道。

“你可别逗我了,叶小子,我可真是没想到,你这家伙到哪里都能搅动一番风云,可真不是老实的小子。”敖金十分不客气道。

他也没有隐瞒,两人之间也不必隐瞒。

“前辈你不也是不老实,这不也是做起了城主?”叶枫所指自然是敖金之前在妖族那边担任敖城主的事情。

敖金摆摆手,摇摇头,嘴里嘟囔着喝着酒,随即一口酒喝入肚子里面,感觉一股暖流从喉咙进入丹田。

他摸了一下鼻子,“我这是无奈之举,本来是帮了那边一个忙,可是非要我做城主,思来想去的,最后我就被他们给说服了,你知道的,我这人比较好说话。”

“对了,前辈,那个妖族按察使,你了解多少?”叶枫叫敖金来,一来是叙一下之前情谊,二来是要对那个妖族按察使做个了结。

毕竟自己这方的人对妖族按察使不了解。

敖金听到叶枫询问自己关于妖族按察使的话,他微微摇头。

“这个人呢,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上面派遣过来的按察使,所谓按察使,其实就跟世俗皇帝陛下之下专门找的一些刺史,就是专门帮助上级查探军情,政情,如果那里有不满,他们也能查出来,并且朝上面汇报,说白了,就是刺史。”

说刺史的话,叶枫是知道,这个在儒家经典里面,都有讲述。

之前在凡人界那边,他也算是读过四书五经,是个文化人。

“不过他是前段时间忽然来我们这边的, 听说是什么兄弟被修罗城的城主给杀了,我想应该跟你有关系吧。”敖金把事情说出来。

叶枫眉头一挑,随即把事情联系起来,他想到了之前在澜沧仙河上遇到的刺杀金仙。

那个金仙是这个妖族按察使的兄弟的话,想来他是找自己报仇的。

叶枫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个缘故。

“你之前收服的那个鹿城主,跟我自动的也差不多,这家伙,胆子并不大,能被你收服也是情理之中。”敖金吃着鸡腿,喝着酒水,模样颇为豪爽。

…………………………

叶枫与敖金夜谈,不知不觉时间过得很快,已经是早晨时刻。

不过因为下雪缘故,外面依旧是有些昏暗。

军帐忽然被掀开一个牛皮帘子,一身寒雪的李淳风嘴巴和鼻子冒着热气,朝里面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