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 画乌龟

小道士慌忙跑到巷子里面,准备沿着这个经常走的道路前行。

忽然间,小道士停住前行脚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双眼睛在月光映衬下,闪烁晶莹光芒,如同一汪清泉荡漾起一层剧烈波纹。

他的手慢慢伸出来,放在自己脑袋上面。

叶枫看着小道士,手中匕首抵在他的腰间。

“你要去哪里?”叶枫声音很冷淡。

一个小道士在深夜之中,慌张前行,应该是有重要事情。

小道士身上穿的服装很显然不是一般平民所穿的,他穿的乃是官家制品。

叶枫对服饰倒是稍微了解一点,官家的服装一般为正统黑色。

即使是道袍,也是带着金丝黑边,显然面前这个道士就是这样。

当然,叶枫也担心他慌张跑动,碰上之前刚离开没多久的蚌三娘一行人可就不好了。

小道士看着远处黑暗的角落,几处灯笼挂在房檐下,随着风四处摆动。

他随即深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是前往城主府报信的人,这位好汉,如果你是宁武关的平民百姓,应该知道现在大敌当前,一切恩怨都应该对外,你怎么做,可是对整个城池不利,耽搁半点时间,到时候你犯下大错,谁也救不了你。”

没想到这个小道士倒是机敏的很,居然跟自己说这么一番话。

如果自己是则宁武关本地居民,那可真的是被他给打动。

但是,小道士并未知晓自己根本不是这里的人,而是他所谓的敌人。

叶枫冷笑一声道:“城内的人,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快点说,别墨迹,不然的话,我的匕首可不长眼睛。”

叶枫的话说完,小道士抿了一下嘴唇,显然是没想到自己一番话,对叶枫产生不了丝毫作用。

他叹息一声,“也罢,我就跟你说吧,我是要去城主府办事,在山峰汇聚之地的水脉出现问题,整个城池的水正在减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道士说完话后,便停止不说,叶枫眉头一挑。

水脉?宁武关的水脉,这个事情有些诡异。

“宁武关水脉,跟你有什么关系?”叶枫继续问道。

“前方敌人,已经被施展大法力给困住,用城池内的水,跟外面寒风和寒雪融合,可以让千里之地化为冰雪之地,到时候,敌人五万大军都会冻成冰人,我们宁武关的为难也就迎刃而解,如果你是宁武关的人,那你在这么阻拦我,可是犯了死罪。”小道士继续给叶枫制造一些影像。

叶枫冷笑一下,嘴角浮现一丝莫名笑意。

“那你知道我是谁?这城内的人跟我有什么干系?我不过是顺便过来了。”

叶枫说哇,手掌朝着这个小道士的后脑勺猛然砍了一个手刀。

小道士眼睛朝上一翻,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叶枫把小道士给放到在黑暗之中,并且用绳索束缚住他的胳膊。

随即叶枫跟之前跟随自己的几个士兵说,在这里等待蚌三娘等人就成。

这几个士兵想要跟随叶枫一起过去,他们担心叶枫万一没回来,自己这群人怎么跟蚌三娘交代。

叶枫是直接训斥道:“放心,我还能回不来?你们就在这里好好守着,千万不要轻易出来。”

叶枫说完,便是从小道士身上摸索一下,拿出来一个信物,双手朝自己脸上抚摸一下。

脸上面容就产生变化,如同水波荡漾一般。

叶枫把小道士衣服也换上自己身上,就开始沿着城主府迅速移动。

…………………………

城主府,两头壮硕的狮子站在那里,如同两个巨人虎视眈眈看着前方。

可惜的是石狮子。

在石狮子两边,站着两个妖兵,手里拿着长戈,身穿战甲,在寒风凛冽之中,眼前朝着前方凝视。

街道两边,灯笼晃来晃去,叶枫疾行来到城主府大门口。

两个护卫看了叶枫一眼,眼睛微微一瞪。

叶枫也没说话,直接是把自己从小道士那里面摸索过来的令牌拿出来递给这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看。

这个人看了一下之后,点点头,示意叶枫快点进去。

叶枫依旧默不作声,三步并作两步,朝城主府内继续行走。

城主府,走廊曲折,但是假山耸立,舞榭歌台也是不少。

叶枫双眼眯缝,在黑夜之中探寻,忽然间他看到一个女人。

女人身穿绿色衣裳,手里拿着一个篮子,不知道要干什么。

深夜居然跨着篮子出来,应该是有事情。

慢慢的,她转弯进入一个院子里。

叶枫跟随上去,预知眼前事,须问眼前人。

来到院子边,抬头看了院子上的门牌一眼,这里居然是膳房

所谓膳房,也就是做饭的地方,这个女人,深夜居然到这里做饭,偷偷摸摸的。

叶枫也没有多想,迅速化为一道黑影,进入柴房内。

此时,女人正把篮子给放下,把脑袋上的丝巾也取下,那里想到叶枫居然会过来。

连忙大惊失色,叶枫眼神微微一缩,身体立刻朝前移动,柴房大门轰然关闭。

两人是大眼瞪小眼。

女人说话到:“你要干什么?你是什么人?”

说话之间,她伸出手抱在胸前,一副十分谨慎,担心叶枫要欺凌自己的样子。

叶枫眉头微微一挑,“城主大人在哪里?”

“你……你不知道吗?”女人很好奇看着叶枫。

“我忘记了。”叶枫淡淡道。

叶枫表现的十分冷淡,这个女人眼神里带着一丝畏惧。

“你……你朝这边走。”

说着,女人随即把城主居住地方给说出来。

叶枫转眼看着案板上放着的篮子,篮子里面放着一些灵芝人参,他微微一笑道:“看来你是要吃补品了,城主府的伙食不好吗?居然还半夜来这里单独做饭。”

叶枫说完,便是直接虚空一点,一道仙元力射入这个女人的肩膀上。

女人随即瘫软如泥。

叶枫合上大门,迅速朝这个女人提供的位置走了过去。

没多久,叶枫就闪避过不少卫士,最终来到了一间翘角飞檐的楼阁前面。

楼阁之内,灯火通明,中央大殿,大门敞开。

一对对卫士,站在那边,一动不动,他们是在站岗。

十步一岗,百步一哨,可谓是防备森严。

但对叶枫来说,这些防备根本是可有可无。

叶枫施展三十六计,化为一只蚊子,拍动翅膀,嗡嗡嗡的迅速飞跃一群群士兵。

最终是飞入楼阁之中。

叶枫双眼灵光闪现,左右探寻,最终定格在一个红纱帐上。

珠玉成圆形状态,搭在一根根丝线上,朝下面垂着,乃是帘子。

帘子内,红纱帐放在地上,里面正有一个人躺在里面。

叶枫眼尖,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不是那妖族按察使还能是谁。

他微微一笑,一计袭上心头。

自己既然来了,总得留下什么东西。

要杀他,倒不如惊吓他一下,让他尝尝自己厉害。

随即叶枫从须弥戒指里面拿出来一根毛笔。

毛笔手指头粗细,沾染上了黑色墨汁,便是在墙上挥洒起来。

叶枫笔走龙蛇,十分潇洒。

狼毫在墙壁上走动,几个字留了下来。

不仅如此,叶枫更是化为一只蚊子,只不过蚊子的手臂成了他的手掌,攥着一个毛笔,在妖族按察使脸上画了两下。

阿嚏。

一个喷嚏从这个人比之里面喷出来,叶枫化成的蚊子立刻被甩飞。

自己虽然可以拿着飞刀,破掉他的身体,但是终究还是无法杀死他。

毕竟这个人是金仙修为,他的身体防御力度还是不小的。

自己一旦仙元力释放出来,他即使在梦中也能察觉。

自己若不运用仙元力,飞刀就是一个普通飞刀,顶多是能割破他的肌肤,却在切割瞬间让他反应过来,还是得不偿失。

故此,这个方法乃是最好的方法。

叶枫拍拍手,很满意离开。

…………………………

半个时辰后,妖族按察使不知道为何,便是从床上站起来,他发现自己今夜睡眠质量并不好。

从床上下来之后,本想着出去赏月,可是忽然间眼睛一缩。

他的眼神里闪烁无尽寒意。

“败军之将,狗头暂且留在你身上几日。叶枫留笔。”

不仅如此,他的桌子上正好有一面镜子,自己脸上居然被画了一个乌龟。

妖族按察使眼神惊惧之中浮现无尽愤怒。

他的拳头猛然间朝着桌子一锤,嘭的一声,桌子化为齑粉。

“来人,给我过来。”他的声音愤怒无比。

………………………………

叶枫从城主府出去后,立刻化为一道流光,在深夜之中,在巷子里面急速前行。

当他来到之前所在巷子里面后,发现在墙角站着蚌三娘。

衣甲寒冷,青丝飘舞,蚌三娘眼神里浮现担忧之色。

她的手里一直都拿着黑火铳,她看着墙角昏倒在地上的小道士。觉得有有些可笑。

小道士现在一身道袍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身亵衣穿在身上,躺在地上,跟一个流浪汉一样。

忽然间,她听到脚步声,连忙抬起头,看到叶枫,面色立刻一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