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2 火焰山

乌云缠绕整个星空,烈火形成一条条火龙,在官邸上盘旋,被一个个修为精湛修仙者给用仙元力凝练出来,显示出今日风景别有一番风味。

叶枫看着天空上攀升起来的火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白修罗本来是打算跟叶枫一起去东胜神州,只是在这里找到了那个要找的人,且能传她天机阁之秘术,故此,便取消之前只念头。

倒是对叶枫颇有愧疚,好在叶枫是理解加之劝说,白修罗这才释然。

“白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日你也算是修成正果,他日我们再见时,估计你都有孩子了。”

见叶枫打趣自己,白修罗笑骂道:“你小子,也要找媳妇,争取在我之后要个白胖小子。”

仙人,也是人,也有情有义,也会粗鲁,也会骂人,更会做一些平常人会做的事情。

至于一边白修罗的女人,则是羞红了脸,纵使她杀过不少人,也见过不少世面,可总归还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在谈及生孩子方面,总会表现的极为羞涩一点。

看着白修罗的女人脸色羞红,叶枫觉得自己也不用再调戏两人了。

“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乃是人生乐事,白兄,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叶枫看了白修罗一眼后,直接转身,此时小桥流水,流水猛然间全然炸开。

炸开的流水悬浮起来,形成一行字。

“送君千里,千里南,送君万里,万里北,此去风情依旧,他日再聚首,风云舞动。”

字字珠玑,字字发于心,叶枫微微一笑,扬长而去。

正如他跟白修罗遇见的时候,是那么的仓促,离开的时候,也是这么的随意。

手里举起的酒壶,对着明月,赫然畅饮,一步一个脚印,而一步却是踏出一片天地。

天地中,夜色下,叶枫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黑夜,尽头,没有了一个人的身影。

长亭,长亭很长,但也不长。

青山虽坚定,却也仍显可爱。

十里长亭外,有马一匹,有一人,也有一壶酒。

酒是好酒,人隐没在月色下,马呢,全身散发血色光华,乃是汗血宝马。

人是暗皇,叶枫看着暗皇。

“没想到,暗皇您老也来送我。”

“不要称呼什么皇不皇的,我叫叔本华,称呼我为老叔也成。”暗皇叔本华朝叶枫笑道。

叶枫还是第一次听说暗皇的名字,不过这个叔本华名字叫的倒是挺有哲理性。

“你还是算了,占我便宜。”叶枫哭笑不得,叔本华居然是让自己叫他老叔,这不是占自己便宜还是干什么?

“哎,我说你小子,我好歹也是修炼多年,年龄都比大上很多轮,你称呼我一声老叔也不为过。”叔本华不依不饶道。

叶枫摇头,眼神坚定,“我就是不叫,你还能把我嘴巴给撬开?”

叔本华一愣,没想到叶枫居然跟自己耍起横来。

“行,你小子有种。”叔本华无奈的伸出手指头指着叶枫,颇为无可奈何。

“怎么,舍不得我离开?送君千里,不舍情更长。”叶枫看着叔本华道。

“说实话,老子倒是不想让你走,不过你小子,是一个倔脾气,你的决定,我岂能改变?再说了,当年我们是约定好的,给你二十年时间,时间到了,任务完成,我的计划也实施起来,咱俩谁都不欠谁的。”

“本来呢,我要拉着破军他玩意过来,可这家伙,一遇到这样的场面,就会痛哭流涕,还是不让他过来的好,免得丢人现眼。”

暗皇叔本华的话,让叶枫颇为诧异。

“那个杀人狂魔还有哭泣的一天,打死我都不敢相信。”叶枫来到叔本华身边,见叔本华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也是没任何拘束,直接一屁股也是坐在地上。

两人手里,都有美酒,此时月色淡淡,那匹汗血宝马走到一边,低着脑袋吃着青草,时不时发出哼哼声音。

好像是在发情一样,直接是让暗皇叔本华,一个石头给敲到一边。

“你可别说,我一开始还不信,不过看过几次,我就习惯了,这男人啊,还是个柔情的种,别看杀了那么多人,最看不过的就是这个场面。”叔本华有些感慨说道。

叶枫想,破军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啊,居然还会哭,还真是一个多情的汉子。

可惜自己没有妹妹,如果有妹妹,倒是可以把妹妹嫁给破军,找这么一位男人做小舅子,还是可以的。

“你小子,这次走了,倒是不怀念什么,赤条条来,赤条条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不是这样说的,带走的是你们这群人的心,轻轻地来,不会轻轻地走,当然了,我走了,这里还是这里。”叶枫不以为然说道。

“好了,不扯淡了,今天过来呢,我给你说一下,你去花果山,此去或许很艰难,当然也有大机遇,到底是什么机遇,暂时是天机不可泄露,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飞刀,我很喜欢,让我似乎找到当年的那种,你呢,好好干,不要辜负飞刀。”

叔本华的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也绝对不是随便说的,肯定是由心而发。

叶枫听着叔本华的话,眉头一皱,却是一丝疑惑袭上心头。

“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做李寻欢的人?”叶枫忽然的询问。

叔本华愣神两下,“好了,不多说了,这匹汗血宝马,日行万里,你去花果山,可是要小心谨慎且小心。”

叔本华似乎不想回答叶枫的询问,他的身体化为一道光线,直接是在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叶枫眼神里带着一丝光亮,如果自己猜的没错,叔本华一定知道点什么。

可他却不说,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关系?

算了,叶枫摇摇头,既然他叔本华不说,自己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只不过,叔本华有点奇怪,几十里送别,长亭下,喝着酒,留下一匹马。

好,本公子,就权且承你叔本华一份人情。

叶枫脚抬起,登上马镫,屁股坐在马鞍上,一声轻喝,千里不留行,飞去,飞去……

花果山,距离此地几十万里,单单是骑着汗血宝马都需要半个月时间。

至于还要去那边特地勘探一番,故此,叶枫觉得要消耗掉很多精力。

何况,这途中会不会遇到一些危险?

这些都是未知数。

花果山,原本是孙悟空久居之地,未曾想,西方如来一个手掌拍下来,此地变成了五指山。

五指山成了花果山,花果山也成了五指山,当年嬉笑之场所,如今成为困地,对于齐天大圣来说,肯定十分痛苦。

坐在汗血宝马上,风声雨声全然从耳边穿过,可这些对叶枫并不能产生影响。

十五天眨眼而过,让叶枫奇怪的是,这十五天,乃是风平浪静。

已然是到了之前暗皇叔本华给自己地图上的范围之内。

荒芜的山地,丘陵,此地已然是有了很多山脉。

甚至是此地的气温都比别的地方要高上很多。

此地倒是妖精聚集之地,所谓妖,其实也是灵兽一种。

只不过这种灵兽,以盗取天地灵气,猎杀他人夺取别人修炼精元为主,故此,算走了一条偏门小道,为人类不齿。

不过也有一些强大血脉精粹的妖兽,不用如此,即使如此,也能把吞噬之物精元炼化的一干二净,不会对他们产生丝毫影响。

在山涧中迅速行走,叶枫感觉多日行走,有些疲惫,故此,是把汗血宝马朝一边一放,让它去山涧那边喝清泉,以此解渴。

至于叶枫,则是脱掉衣服,直接跳入山涧之中,与天地寒泉相互依偎,环绕,寒泉流水在皮肤上流动,带来清爽,让叶枫觉得心旷神怡。

忽然的,叶枫把脑袋扎入泉水之中,全身冰凉,通体舒泰。

只不过,一阵尖啸声,随之而来。

嘿嘿嘿嘿……

桀桀桀桀……

叶枫从寒泉中直接飞射出去,看到恐怖诡异场景。

陪伴自己多日的汗血宝马,此时脑袋已经被砍掉,而一个尖嘴猴腮,红色头发,红色兽皮,身形如同野兽,一看就是一只野猫精,身高约莫两米,手里的骨刀,是正在切割脑袋。

汗血宝马的眼睛瞪得老大,血腥气息弥漫整个山涧,叶枫眼神一缩,骤然眯缝,心中一股火气蹿升。

叶枫手中飞刀化为三尺之长,衣服卷入身上,手起,刀落,直接朝这个野猫精砍过去。

嘭的一声,骨刀瞬间被砍成两半。

野猫精身体倒飞而去,手里攥着的汗血宝马脑袋是直接掉在地上,他的身体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坑洞。

野猫精嗷呜一声,一道绿光是从嘴角喷射出去。

这个野猫精实力不弱,赫然是有玄仙四层修为。

只是,在这个偏远山区,丘陵纵横之地,为何会有如此实力强大妖兽?

叶枫觉得匪夷所思。

绿色光华化为一张网,朝叶枫脑袋上喷射下来。

叶枫全身上下立刻被这个绿色大网给笼罩,紧紧包裹。

随后,这些网上的丝线,居然是朝着自己肌肤里窜入。

叶枫冷笑一声,自己肌肤,早已经经过千锤百炼,即使是飞刀,想要划破,也不是那么容易。

噗嗤,一声声衣服断裂的声音迸射出来,然而,叶枫肌肤毫发无损。

一边的野猫精眼神里闪烁一丝恐惧和震惊。

没想到叶枫的机体防御能力居然如此强悍。

叶枫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笑意,手中刀,朝着前面就是一划。

嗤的一声,绿色小网直接化为碎片。

野猫精大惊失色,整个人朝远处飞逃。

叶枫哼的一声,直接追踪上去,双腿上仙元力一点都不保留,化为一道流光。

手中飞刀,一甩而出,周围空间产生一丝气劲爆炸。

噗嗤一声,破空声音传出,远处野猫精是直接从半空掉在地上。

一命呜呼。

飞刀插入对方身体内,湮灭掉灵魂,夺走它体内仙婴,瞬间来到叶枫身边。

叶枫来到这个野猫精身边,摸索一番,摸到一块血色令牌。

上面写着一个火字,并有一个火焰标志。

叶枫把令牌攥在手里,来到山涧处,把地上扔着的汗血宝马脑袋给拾起来。

看着汗血宝马残躯,叶枫心中浮现一丝哀伤,这种感觉就跟心里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十分烧心。

“没想到,到了今日,居然你我分别之时……”

叶枫用飞刀在地上刨出一个深坑,把汗血宝马给放入其中,山涧上飞来一块石头,石头上写着马兄,无名氏,之后,叶枫站立良久,便是离开。

令牌上,有些许文字,出现最多字便是火焰山。

而也有一条路线,穿过火焰山,便是雷音寺。

至于花果山这样字眼,是全然看不到。

方圆万里之地,是暗皇叔本华跟自己指出的按照以前花果山出现和运动轨迹,推测出来的位置。

而这两万里之外,便是东胜神州之地。

叶枫把周围最可能出现的地方给标记一下,觉得雷音寺自己可能是要去一下。

这里是佛教之地,虽说佛修不多,香火不旺盛,但,却有可能。

毕竟美猴王齐天大圣是被如来佛祖给用佛法压制起来。

但凡佛教出现之地,花果山出现可能性是倍增。

从山涧离开后,叶枫沿着一条山道,径直而去,没有了汗血宝马代步,叶枫只能是用自己双脚,时而飞行,时而御刀,时而徒步。

只是没走多久,顶多是百立之地,忽然间从前面窜出来一大群孩子。

孩子数量约莫二三十个,一个个都穿着红肚兜,脑袋眉心之处,都点缀一点桃心,眨着冲天辫,从丘陵和山道上冲过来。

为首一人坐着一亮火红色玄铁打造车架,慢悠悠的朝叶枫这边前行两步。

“是你杀了我家的仆人是吧?”为首的孩子,眼睛里放射出一丝光华很狠戾看着叶枫。

这孩子与那些孩子有些许不一样,他看上去比这群孩子稍大几岁,红肚兜上绣着一颗荷包,两个小辫子垂在脑袋后面,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项圈,皮肤白皙,白里透红,双颊更是有些红晕,至于腿上红裤子脚踝之处,也是套着两个项圈。

说话之间,手里三尖梅花钢枪朝着地面山石猛然一插,直接是把山石给插得粉碎,崩裂开来,气势汹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