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伺机而动

牛魔王的兄弟,鹏魔王、鹰魔王还有狗魔王,这三个人直接把八个和尚包围,他们一卷身上黑袍,一道道黑气遮天蔽日是迅速把这群和尚瞬间包围。

叶枫只看到前方一阵黑雾,是什么都看不到,牛魔王带着兄弟们加上铁扇公主,叶枫感觉到一丝丝危机朝自己袭来。

方才还嚣张无比的度厄和尚现在成了尸体,叶枫心惊同时,眼神猛然一缩,露出一丝惊喜。

他的身体立刻移动,来到度厄和尚身边,弯下腰,直接朝着度厄和尚手掌心捏去。

一颗蓝色珠子散发温煦光芒,叶枫要把这定风珠给拿起来,据为己有。

不料,度厄和尚虽然身死,手却是紧紧握住定风珠。

叶枫咒骂一声,也不管,拿出飞刀,朝着这度厄和尚手臂就是一砍。

手腕直接被飞刀给砍掉,他骨头再硬,怎么也不能跟飞刀抗衡不是。

叶枫手指头翻动之间,飞刀已然是把度厄和尚的手掌给切成七八块,最终是把蓝色定风珠给取出来。

握住定风珠,叶枫感觉手掌心一股冰凉气息传来,可却感受到无尽安全感。

此时,牛魔王三位兄弟,是把八个和尚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直接落荒而逃,还留下三具尸体。

牛魔王来到铁扇公主身边,大声叫喊一下,“公主,你怎么样?”

“你个死牛头,我告诉你,就是这个混蛋,变成你的模样,来芭蕉洞跟我要芭蕉扇,还轻薄人家。”

铁扇公主哭的是梨花带雨,模样让人怜惜不已,一双杏眼中蕴含水汽。

牛魔王听到自家娘子的话,气不打一出来,胸口填满无尽火焰。

“大哥,让兄弟几个把这个等徒浪子给擒下,千刀万剐。”牛魔王的三个兄弟上前一步,朝牛魔王说道。

牛魔王摇摇头,一甩自己脑袋,闷吼一声。

“不用,这个人既然轻薄我的夫人,理应是我自己来处理,我要亲自把他脑袋给掰下来。”

牛魔王说话间,是来到叶枫面前,他伸出手指头,指着叶枫破口大骂。

“你这个小白脸,你居然敢轻薄我娘子,老牛我今天非弄死你。”

“牛大王,你误会了,这一切都是误会,叶枫并非有意,只是想借贵夫人芭蕉扇一用,并未行轻薄之事,如果有不妥地方,叶枫甘愿在这里请罪,你看如何?”叶枫知道牛魔王心里有气,自己想要离开也不容易,但,该说的还是要说。

牛魔王听着叶枫的话,冷笑三声,“俺老牛也不跟你废话,你自己打断自己两条腿,两只手臂,废掉修为,今天这事情就算了解。”

叶枫眉头一挑,这牛魔王的条件,简直是不可理喻,显然是不可能办到。

‘既然牛大王执意如此,叶枫也没办法。’

说着叶枫,就举起手里的定海神针要跟牛魔王打斗,同时神色关注一边的铁扇公主,生怕铁扇公主趁自己一个不提防,给自己来一扇子,那可就后悔都来不及。

叶枫随即拿出定海神针,要朝牛魔王击打过去。

不料,牛魔王忽然间神色一愣伸出手,“慢着。”

叶枫眉头一挑,牛魔王要干什么?

“你这手里的棍子,是从那里得到的?”牛魔王朝叶枫郑重问询。

叶枫攥着定海神针,“这个啊,我怎么得到的,是从下界的一个龙宫里得到的。”

“别跟他废话,他是孙悟空的徒弟。”身后的铁扇公主朝着牛魔王大声喝道。

牛魔王一听到孙悟空这三个字,眼睛一亮。

“你真的是我贤弟……那孙悟空徒弟?”

牛魔王本想叫喊贤弟,不料看到自家娘子铁扇公主的眼神,连忙改口。

虽说他恼恨孙悟空,可当年,几个人一起结拜的时候,是义薄云天,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为了取经,淡然伤害兄弟间情谊,这让牛魔王很伤心。

不过后来想清楚,他觉得这一份情谊还是要珍惜,故此,看到叶枫手里定海神针有点犹豫。

“叶枫,虽说你是孙悟空徒弟,可你轻薄我娘子的账,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牛魔王伸出手指头指着叶枫。

叶枫看着牛魔王,听着他刚才的话,仔细分析,知道牛魔王心中有所顾忌。

“牛大王,叶枫用生命担保,绝对没有轻薄贵夫人意思,只是想要借芭蕉扇一用。此行,日月可鉴。”叶枫眼神坚定朝着牛魔王说。

牛魔王迟疑不决。

“牛魔王,你在干什么?”远处铁扇公主朝牛魔王大声叫喊,言语之中充分一丝丝不快。

“夫人放心,我一定逮住这个人,脑袋给你当夜壶。”牛魔王回应道。

“啐,老娘才不要这王八蛋脑袋当夜壶。”铁扇公主啐了一口,骂牛魔王说话难听。

说话之间,牛魔王已然是动手。

“虽然说你跟那孙猴子有点关系,但,也没有办法了, 我先把你给擒拿住,到时候找机会放掉你。”牛魔王朝叶枫传音。

而叶枫听着牛魔王的话,却是猛然摇头,自己的生命权利,绝对不会轻易交给任何人,牛魔王这话,虽说是处于好心,可,事情一旦出现变化,自己就会处于危险之中。

叶枫拿起定海神针朝着牛魔王身上就是挥打过去。

牛魔王头顶上两根紫色牛角产生雷霆之力,周围二十米范围内,出现一个雷池。

圆形雷池内,都是雷电之力,九天之上,层云之中,雷电更是密集。

牛魔王牛角拿在手里朝着叶枫一甩,两个雷龙赫然成型,朝叶枫奔杀过去。

叶枫眼神里闪烁一丝严肃, 二话不说,举起手里的定海神针与雷电撞击过去。

一时间,天昏地暗,周围雷电肆虐。

雷龙内,雷霆爆炸声音不断传来,周遭二十米范围内,世间万物,全然化为齑粉。

牛魔王把雷霆收敛,地面狼藉,出现一个巨大坑洞,毫无生机,而叶枫是消失不见。

“那个该死的修士呢?”铁扇公主来到牛魔王面前,厉声询问。

“被雷电弄死了……好像是真的……”牛魔王有点咋舌不已。心中却是暗暗抱歉,“下辈子,可千万别在投胎成那孙猴子的徒弟,唉,让你听我的,你不听我的……”

牛魔王叹息一声,铁扇公主听着牛魔王在一边嘀咕。

眉头皱起,“你嘀咕嘀咕什么?”

“没……没什么,好了,娘子,这个人真的被我给杀死了,不信你看看,我可是仙王级别修为,这个叶枫不过是玄仙,怎么能敌得过我们?”牛魔王十分自信道,拍打胸脯。

“哼,本来我想着把他好好折磨一番,吃其肉喝其血,既然现在化为齑粉,那就算了。咱们还是赶快回去,这一干秃驴被咱们打死打伤,等会来了帮手,那就不好了。”铁扇公主看着远处佛力波动浓郁的雷音寺,眼神里带着一丝担忧。

牛魔王却是直接摇头,眉头一挑,眼神里带着笑意。

“公主,你这话说的,俺老牛就不乐意听了,咱们来这里本来是干什么的?”牛魔王眼神一挑,提醒铁扇公主想一想。

“来干什么?”铁扇公主眉头一皱,手里的芭蕉扇轻轻扇动。

“大嫂,咱们不是说好了来这里,拿佛珠吗?”鹏魔王、狗魔王、鹰魔王朝着铁扇公主说道。

“对,公主,咱们来这里是为了佛珠啊,你说,咱们也把那叶枫给干掉了,正好是顺便把佛珠给拿回去,到时候咱们几个平分一下,岂不是可以随随便便突破修为?比在哪里修炼上百年舒服多了。”牛魔王咧嘴嘿嘿一笑,伸出手掌给铁扇公主揉捏肩膀。

“那行,你让我帮你也成,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每次会芭蕉洞两次,我说的是每个月。”铁扇公主之前说的话,本来满心欢喜,可发现却是叶枫假扮牛魔王的,让她空欢喜一场。

故此,得到机会后,她是再次提出来之前跟叶枫所说的话。

牛魔王听着铁扇公主的话,眉头一挑,却是犹豫起来。

“怎么?你这个死牛头不愿意是吧?”铁扇公主见牛魔王答应的不爽快,立马要走。

这个时候,鹰魔王三个人,直接是让其中一个拉住铁扇公主衣角,示意不要先走。

其余两人则是来到牛魔王身边,劝说牛魔王。

“大哥,大嫂本来就是你的原配,你每个月来看她是人之常情。”鹰魔王笑吟吟,眯着眼睛说道。

“可我不是人,我是妖啊……”牛魔王嘟囔道。

“大哥,此一时彼一时,咱们可是有求大嫂的,大嫂的那个芭蕉扇,一旦给咱们用,咱们可以全身而退……”狗魔王挤眉弄眼说道。

牛魔王一想,也是如此,随即忍耐心中烦闷,朝着铁扇公主道:“公主,你说的一切,我都答应你,不过你可要好好配合我们。”

铁扇公主听到牛魔王答应的话,转忧为喜,只不过眼神里仍然有一丝水汽。

“你这个天杀的,老娘今天就权且答应你一次,不过你可要好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然以后,我去偷汉子……”

鹏魔王等人听到铁扇公主的话,一个个都留着冷汗,这大嫂,也是够豪放的。

…………………………

叶枫在须弥戒指内听着几人商议,心中偷笑,尤其是看到牛魔王跟铁扇公主两个人之间的谈话,简直是跟孩子过家家一样。

不仅感慨,牛魔王做男人做到这份上也是够悲催 ,就是一个妻管炎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