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 唐家

“离秋山,我知道你这些天想找我麻烦,可你别忘了,我唐汶水也不是吃素的,咱们东城的战甲之类都是我家打造的,即使你家护卫身上穿的战甲也都出自我家,怎么,今天倒是想跟我叫板?就不怕我一个生气,断了你家武器战甲供应?”蓝色纱衣裹身,身高七尺,相貌俊朗,却多了一丝胭脂气息的唐汶水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对面的离秋山。

这离秋山长的颇为魁梧,比唐汶水看起来强壮多了,他背负双手,眼里带着傲慢之色,听着唐汶水的话,嗤笑一声。

“唐汶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那又怎样?再说了,家族大事夹杂两家利益往来,岂能是你说断就断?我还告诉你,你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离秋山的话说完,唐汶水眉头一皱,“你……”

“我?我怎么了我?我们的汶水仙人是不是准备跟我一较高下?我今天还就跟你说了,这个歌姬我是要定了。”离秋山语气坚决,态度强硬,说话之间,眼神里透出一丝挑衅。

“离秋山,这个歌姬什么身份,你我都知道,我要她回去,是因为她是我朋友,你带她回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用意?你修炼的那个功法,巧取豪夺,你算什么?”唐汶水见离秋山要抓走身边本体是九尾狐的歌姬,立刻呵斥道。

“呵呵,我们的纨绔汶水,什么时候是跟一个歌姬交朋友了?你这话说出来完全不由自己脑子,即使是你朋友那又如何?这歌姬走不走?岂是你能决定?我倒是有个方法,不知你敢还是不敢?”离秋山眼睛稍稍一转,一计上了心头。

“什么方法?”唐汶水眉头一挑,是怒气冲天,根本没有多想,若是平时,他必然能想明白离秋山的诡计,只是今日却是强行出头,顾不了许多。

“比试,你我都不缺钱,但,有句话说的好,自古英雄爱美人,美人爱英雄,如果我输了,她,自然是你的,可,如果你输了,你就给我乖乖滚远一点。”离秋山嘴角笑意浓烈。

唐汶水听到离秋山这话,语气一窒,暗道自己一个不察,居然是被离秋山给下套。

这离秋山玄仙二层修为,他不过是玄仙一层,怎么打的过对方?

即使是身后护卫,也不过是玄仙一层之流,其余皆是天仙层次,打斗,完全是自取其辱。

见唐汶水未能立刻回复,离秋山眼睛里狡黠之色逐渐浓郁,嘴角荡漾一丝笑意,“怎么?你唐汶水哑巴了?如果是不敢打,我可是直接带她走了!”

“你……”唐汶水见离秋山十分嚣张,步步紧逼,一时间愤恨不比,可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即使打,这边也是必败无疑,他有些后悔为何不把家族之内护法给带出来。

“少主,你怎么在这里,老爷找你有急事。”忽然间,一道声音传出来,却是叶枫从楼上直接过来,假装气喘吁吁说道。

唐汶水听到叶枫的话,转过头来,面容稍稍愣神,他不认识叶枫,不过叶枫随即给他打了一个眼色,且露出玄仙二层修为,唐汶水立刻喜上眉梢。

他啊呀一声,拍手叫好,眼睛里带着笑意,颇为高兴看了离秋山一眼。

此时离秋山却是面色不快,本来他以为不用打,就能带走九尾狐,哪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看着叶枫的眼神便是多了一丝怨愤。

“你来的正好,你家少爷我正在跟人打赌,他离秋山仗势欺人,觉得我们唐家没人,你快点帮我打败他,少爷我有赏。”唐汶水大声道,说话底气足了很多。

叶枫嗅了一下鼻子,“可老爷……”

“老什么爷,放心,我爹那如果有什么事情,我给你担着,别废话了,给我干他!”

唐汶水的话听在叶枫耳朵里,让叶枫暗自觉得搞笑,这唐汶水还真是自来熟。

不过,此战是必须战 。

叶枫随即朝离秋山抱拳请战。

离秋山冷哼一声,直接出拳,朝叶枫胸口打来。

一拳容纳千百拳,龙虎之象是杂糅拳头之中,全力一击。

叶枫也不遑多让,不用刀,不用剑,直接也是一拳头打过去。

他的拳头跟离秋山拳头撞了一个对头,轰的一下,楼层内震动不已,身体周围板凳桌椅瞬间化为齑粉。

两人都倒退一步,不过叶枫却是装的,叶枫一拳击出,一道暗劲从拳头蹦射进入离秋山体内,却是埋伏下来。

接着,叶枫拳头再出,身法移动,仙元力澎湃无比,霎时间跟离秋山已然交手上百下。

忽然,离秋山身影一晃,张口喷出一口血来,殷红无比,落在地上,砸的地面震颤几下。

这一场战斗,看似很激烈,实际也不过眨眼功夫,一边唐汶水看的有点痴呆,这离秋山很显然是被击败。

“哈哈,离秋山,怎么样,你不装逼了吧?告诉你,出来装,始终是要还的。”见离秋山左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唐汶水不介意再次落井下石,再羞辱他一番。

听着唐汶水的话,离秋山更是怒火攻心,一口鲜血欲要喷出,被他强行压制。

他的眼神十分阴郁,看了叶枫一眼,叶枫觉得这家伙是想欲杀自己而后快。

“你给我等着,唐汶水,今天算你走运。”说完,离秋山十分不甘心狼狈离开。

感觉打走疯狗的唐汶水乐呵呵一笑,看着离秋山狼狈逃窜的背影觉得十分爽快。

忽然,他眼珠子一转,舔舐一下如涂脂一般红唇,转身看向叶枫,眼神里带着好奇上下打量叶枫。

“奴家多谢唐公子搭救。”

这个时候,那美艳九尾狐,始作俑者走出来,面带喜色,颇让人怜爱。

“你啊,不用谢我,真应该谢的是这位相公,好了,你先下去,我稍后让下人帮你打点,去我府中住下。”唐汶水看着身边歌姬九尾狐。

九尾狐听到唐汶水的话,自然是乖巧温顺恩了一声,随后不忘朝叶枫打一个拱,道一声谢,说一句万福,便是很知趣离开。

叶枫看了这女人九尾狐,恩了一下,便不在看她,生怕唐汶水起疑心。

“朋友,还未请教大名,刚才多有感谢,如果不是兄台出手帮忙,我都不知道还怎么处理。”唐汶水避退一干下人,拱手朝叶枫感激不尽。

“姓叶,单一个枫字。”叶枫直接道,没有任何防范。

“叶枫?这名字怪是有点熟悉,在下唐汶水,在这城内,有些威望,叶兄,刚才出手可真是威力不凡!”唐汶水佩服不已。

“唐兄,方才那还不是我真实实力呢。”

说着,叶枫的手已经悄然搭上唐汶水的肩膀,唐汶水即可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完全掌握在叶枫手中。

这……这……

他大惊失色,早知道唐汶水印象中最强大的老祖宗,也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就是自己玄仙七层的父亲,想要瞬间控制自己,让自己产生臣服心思,那都是不可能瞬间做到的事情。

叶枫,比自己父亲都强!唐汶水心中得了一个他自己十分肯定的结论。

感受到唐汶水的震惊,叶枫知道自己这一手已经是达到目的,便直接把手从唐汶水肩膀拿开。

“叶兄,不是本地人?”唐汶水眉头一挑,给叶枫倒下一杯酒水。

“来此采办一些药材,本是山中修炼人。”叶枫饮酒一口,微微一笑。

“敢问叶兄在何处山脉修行?我家中有一护法,就是在附近哀牢山修行。”唐汶水直接说道。

“哦,哀牢山,这个我知道,就在咱们城南偏左方向,不过我却不是在这附近修行,实不相瞒,我是云游到此,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只是此次中途遇到一些波折,感到心累,就再次多住了些许日子。”叶枫只是稍稍提及一下,稍作引导。

唐汶水听到叶枫的话大概是明白了,他随即苦涩一笑。

“但无论如何,叶兄能够帮助我唐汶水,这件事,实在是没齿难忘。”唐汶水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叶枫笑道,知道唐汶水心中仍是有些疑问,只是他不便说出来罢了。

既然你不问,叶枫想,自己倒是要说出来。

“其实,我救唐兄,也是有些原因的,唐兄不必如此介意。”叶枫淡淡一笑,拿起自己酒壶,给唐汶水倒一杯自己的猴儿酒。

唐汶水听到叶枫的话,是眉头一挑,眼神里浮现好奇,“叶兄,你还有原因,那你到底是为何搭救我?”

“这个啊,说来话长也话断,是这样的,我有一位好友,唐十三,跟唐兄是一个姓,方才听到那离秋山叫唤唐兄名字,我便是一不小心听到了,故此,想起我那位好友,这才出手。”

叶枫解释让唐汶水哈哈一笑,“敢情我还要谢谢那位唐十三兄弟,如果不是他,估计今天我就惨了,听叶兄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位跟我同姓唐十三了。”

唐汶水眼神里闪烁好奇之色。

叶枫一笑,“那唐兄估计很难了,我这位好友,就是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唐汶水哦了一声,稍显遗憾。

不过他随后眼珠子一转,“叶兄,看你样子,也是居无定所,兄弟我是有个建议,先说出来,至于答应不答应,还是看叶兄意思。”

“但说无妨!”叶枫道。

“叶兄,你不如来我唐家,做一护法,你实力这么强大,我家族一定欢迎,再说,如果你来我家根本没多少事情,除非是大事才会有劳叶兄,平日里就是打坐修炼,享受人生该享受之事,叶兄,你平时修炼,无非也是如此,就是遇到瓶颈需要天材地宝是还需要自力更生自己千里迢迢去寻找。”

“如果在我唐家,保准能准时奉上,这样,岂不是有更多时间修炼?我想叶兄跟其他修士有很大不同,乃是一位致力于修仙问道,涿鹿巅峰的修道者,叶兄,我说的对也不对?”

一席话说完,唐汶水是眼神之内神采奕奕,光华闪动,十分真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