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 天宫御史

“祖爷爷,这事情怎么办?”离秋山后悔不已,自己怎么得罪叶枫这么个怪胎。

但,现在木已成舟,两家恩怨早就结下,这叶枫实力强横,他感觉颇为棘手。

“也没办法,既然成了敌人,那不能为我离家所用,就必须要为我离家铲除,过几年,就是军正大全大比时候,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错误,就是倾尽我们这么多年得到的财富,也要找到一个绝世高手。”离破败心在滴血,而心火也旺盛无比,犹如要焚烧他五脏六腑一样。

刚才的战斗实在是太憋屈,憋屈的让他想要钻入地缝之中。

可惜,斗兽场坚固无比,哪里有地缝让他钻。

…………………………

叶枫回到唐家之后,平日里没事做的时候,唐汶水就会过来找他玩。

顺便蹭一蹭他的酒水,喝酒本来不是唐汶水的喜好,不料跟着叶枫之后,这家伙却是喜欢上了酒水。

当然,喝的酒水仅限叶枫给的。

同时,他还要给叶枫介绍一下自己的表妹,要撮合两人。

叶枫简直是要被唐汶水给打败了,不过唐汶水跟唐十三倒是有点类似。

看着唐汶水,叶枫时常会想起唐十三和凌雪崖两个人。

这两位兄弟,自从离开须弥戒指后,就没什么消息,他们现在估计是正在修仙界艰苦的闯荡着。

不过,叶枫相信,如果自己站在了最巅峰时,肯定能见到这些往日的兄弟。

对于叶枫来说,来唐家之后,生活多了一丝的味道,唐汶水的叽叽咋咋倒是如同给清淡如之小米粥一样的叶枫生活中增添了一点油盐酱醋,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除此之外,叶枫就是没日没夜的修炼。

时间很快过去了半年,半年时间,叶枫成功是把体内的佛珠还有李寻欢留下来的精元炼化掉十分之一,这对于叶枫来说,已然是很大进步。

他的修为也提升到了仙王二层,对于战斗之法的理解也更为深刻。

他可以在飞刀破空之时,把时间和空间之力一起甩入其中。

时间倒退,加速,空间禁锢,是能够在一起做到,可以说,面对同级别高手,叶枫可以做到一击必杀,至于仙王三层,叶枫可以跟他蹂躏对方,仙王四层,打个平手倒是不错。

仙王五层,那可就要危险,除非是逃入须弥戒指,否则是有生命危险。

叶枫大致的推算一下,按照自己的修炼速度,十年时间,自己估摸着能够炼化十分之三的体内精元。

所以他每天都把时间安排满满的,偶尔出来放松心情跟唐汶水溜溜大街,说一些修仙界的奇闻异事。

所谓修炼无岁月,世上已千年,叶枫来唐家眨眼间已然是十年。

十年,一晃眼。

整个城池外,秋色一片,内中也是秋意浓郁。

城池内,苍山之上,层林尽染,薄雾如同红布一样,笼罩整个城池。

而紫云阁那边,却是紫气东来之象,浓郁无比。

叶枫从紫云阁飞出后,朝着唐家那边迅速疾驰过去。

前日,唐家来信,半年后,就是大比之日,到时候请叶枫替唐家出战。

十年来,叶枫突破到了仙王四层修为,而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离家离破败找到一位绝世高人,花费重金,认了一个干亲,对方乃是仙王五层修为。

叶枫踩着山道,身影如同梦幻之星,眨眼间消失不见。

而忽然,叶枫停下脚步,眉头一皱,城门东面,一亮豪华銮舆,正在奔驰过来,朝着城内官道而去。

而在这銮舆之前,是有几匹上好汗血宝马行驶,马背上坐着的都是一些身穿血色盔甲,全副武装的修士。

这些人修为不低,其中赫然是有数十名仙王级别高手。

往日里,仙王高手十分难寻,就是一座超级城池,府州级别城池,也不过是两三个仙王,而州县级别城池,能有一个仙王就赫然不错了。

今天这个阵势,绝非寻常。

叶枫心头一跳,“莫非是唐家和离家大比,上面派遣人过来观战?可,唐家书信上面,也并未叙说这件事情。”

叶枫思索,这件事情确实是透着一丝丝的诡异。

………………………………

“你说真的?”离家离破败听着离秋山的话,眉头一挑,眼神里闪烁一丝疑问。

“千真万确,咱们城里来了御史大人,是天宫那边派过来的,要协查之前叶枫案件,据说此人在唐家,所以他是调查这边关系后直接来到咱们离家,要咱们把唐家的关系网给指出来。他们好办事。”离秋山眼神里闪烁一丝丝灼热光华,显得十分高兴。

离破败再三确定一番,随即是哈哈一笑,笑的十分张狂。

“没想到啊,唐家居然是给自己惹来一个祸端,不过,这个叶枫,真的是那个叶枫?那个叶枫,可最多也只是玄仙修为?”离破败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祖爷爷,你管他呢,御史大人说是,那就是,如果不是唐家在天宫那边也有点实力,估计,这个御史大人会直接去唐家问他们要人,这次主要是想问一下,他们唐家到底是有多少仙王,整体实力如何,对这叶枫是什么态度。”离秋山道。

“那这事情也是有点奇怪,凭他是御史大人,可以直接跟咱们的城主说,让城主下令对付唐家,为何要咱们家参和进去?如果不参和进去,我倒是乐得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离破败眼神里闪烁一丝阴柔之光,与他暴躁的脾气不可同日而语,这家伙虽然说脾气暴躁,可毕竟是修炼很多年的老妖怪,见惯这修仙界很多风云。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还是你亲自去询问一番为好。”离秋山看着祖爷爷离破败道,倒是希望他快点出去迎接一下那个御史大人。

从天宫派遣出来的御史大人,那可是权利滔天,如果他美言几句,整个离家或许会有不少好处,离秋山虽说知道家里那些长辈会打点好一切,可他觉得,自己如果能在御史大人眼里留下一点印象,那倒是不虚此行。

离破败在离秋山劝说之下,是从屋里走出去,专门迎接远道而来要除掉叶枫的御史大人。

他抬眼看了一眼,虽说,这御史大人不过是仙王一层修为,可他身边的高手,却是实力雄厚,有的自己都看不清修为。

他可是仙王四层修为了,这十年来,也不是白白度日子。

………………………………

离家来了御史大人,唐家此时却是炸开锅。

唐乾看着唐书阁,眼神里闪烁一丝凝重。

“你是说,从外面远道而来的那伙人是去了离家?”唐乾问道。

“是,这伙人我正在让人去调查,他们来这里,城主大人肯定知道。”唐书阁颇为忧虑道。

其实来的这伙人实力很强大,他一开始倒是不担心,问题是,这群人去了离家,那就奇怪了,而这也让他开始担忧。

其实,这伙人如果去别的任何一个家族,哪怕是去城主府,他都不会担心,问题是,这伙人偏偏是去了老对头离家。

远处,一只白鸽从天边飞射过来,唐书阁眉头一挑,手指头一指,飞鸽是直接来到他身边。

他从飞鸽脚下弄出来一张纸条,打开后一看,脸色一变。

唐乾看着唐书阁脸色上的变化,眼帘一抬,“怎么回事?如此惊慌?”

“老祖宗,那边来的可不是旁人,而是御史大人,是天宫派过来的。”

唐书阁这话说出来后,唐乾面色也是微微一变,只不过他毕竟是人老成精,养尊处优之外,心性也锻炼的不错。

“御史大人嘛?来他离家做什么?我可是从未听说,离家在上面有人,莫非咱们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唐乾眉毛一动,手,却是摸上了自己下巴。

“爹,老祖宗,不好了。”院落外,豁然传出来一道声音,显得十分急促。

是唐汶水。

唐汶水直接推开门,也不做问候,直接看着两位长者叫嚣。

唐书阁眉头一皱,“阿水,你干什么?急急忙忙,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一点礼数都没有了吗?”

见父亲唐书阁发怒,唐汶水也没有迂腐,估计那么多规矩。

直接是急促道:“爹,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什么礼节?出事情了,大事情,咱们唐家被城主府,还有离家给包围起来了。”

唐汶水的话,如同一块石头,砸入水池之中,更何况,这水池原本就是起了一层涟漪,现在唐汶水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唐书阁眉头皱的更紧,“怎么回事?你跟我仔细说清楚。”

他的手,却是攀上了唐汶水的肩膀,抓的有点紧,让唐汶水皱眉。

唐汶水推掉自己父亲的手,“你干什么,爹,弄疼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扬言说,咱们家窝藏什么罪犯,通天罪犯,要拿我们家全部人员,而那离破败,更是扬言,要诛灭我们九族。”

“混蛋,他离破败算什么东西,我唐家,想动就动?整个城池的护城卫队战甲,都是我们打造的,他算什么东西?”唐书阁勃然大怒,就要出去。

“你们父子两个,都给我站住,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吧?老头子我还没下地狱呢,我告诉你们两个,这件事情,他离破败要抓走我们所有人,那得看看老头子我答应不答应。”唐乾直接是站起来,来到唐汶水符纸身边,拍着两个人肩膀,豁然朝着大门走去。

唐家,他最清楚,但凡来一个外人,他都让人调查清楚,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叛徒,这离破败显然是找事。

而那御史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窝藏通天罪犯,罪名不小,株连九族,哼!

…………………………

唐家庄园内,叶枫眉头皱着,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他眼神看着远处,心中疑虑万千。

“按理说,没有人知道我的消息,我来这里,改头换面,再者,修为进步神速,怎么可能有人发现我?”

虽说他心中疑惑,事情却正是这样,他能感觉到唐家府邸之外,那重重包围的士兵以及数十个仙王级别人物,这群人虽说都是仙王二三层,可也不容小觑。

他真正担心的还不止于此,他担心唐家。

原本是借助唐家势力,找到训练场所,把体内的精元全部炼化。

这才一直在这里十年时间,同时打探斩仙台那边消息。

准备过两年就离开此地,进入军队,一步步入斩仙台,现在却出了这个事情,无疑是把唐家推入地狱之中。

如果唐汶水一家因为自己,流离失所,株连九族,那自己可真是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