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 长史

“叶前辈的修为,自然不是我等要考虑的,叶前辈的能力,那是毋庸置疑的,咱们现在是一个阵营里,我也把我的计划给大家和盘托出,叶前辈在镇东王杨过那边是有关系,我们就投向那边,但,想要打通道路,跟镇东王那边取得联系,必须要破掉‘丹凤城’,不知道众位能不能攻下这个城池?”唐乾看着众人说道。zI

“‘丹凤城’最高修为者,不过是仙王三层而已,我们破掉他城池,只是时间问题,顶多半个月,便能够把城池给拿下。”一位家族族长直接站出来拱手说道。

“对,或许镇东王那边破掉丹凤城很困难,但,对于我们来说,那是易如反掌,丹凤城北面靠着‘寒雪山’,雪山终年落雪,气温十分寒冷,天仙以下修为进入,如果没有特定的火焰纱衣,绝对无法过去,故此,对方想要过来很是困难,我们这边是不用经过寒雪山,可以横冲直撞,杀入其中,时间趁早不宜迟,咱们城池发生的情况,他们估摸着现在还不知道呢。”又是一位家族族长站出来说道。

“我有一个担忧,之前临走的那些家族,他们是一个隐患,虽然说,唐家族长你非常仁义,可此时,却不能仁义,这群人原本是依附离家,现在离家破败,他们对离家依旧是有眷恋之心,毕竟那敢情不是随便就能斩断的,我担心,放虎归山,一旦把消息给透露出去,我们整个城池就危险了。”一个家族族长十分忧心忡忡说道。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在场众位族长,于是大家都是连忙说,不能纵虎归山。

“这件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人处理好了。”这个时候,叶枫直接开口,他的话语一说完,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随即有人立刻附和道:“前辈果然是英明,是我等之福气,既然如此,我们到不如现在就回去,把家中子弟集合起来,家丁也都集合起来,在最短时间内汇合,然后攻打丹凤城如何?”

“这位家族族长怎么称呼?”叶枫微微一笑,双眼绽放光芒看着立刻附和说话之人。

被叶枫询问,脸上长有一块黑斑,黑斑上长着一根白毛,略显富态,带着三山暖帽的男子表现的十分喜悦,连忙说道:“前辈,本人韩山坪。”

“好,韩族长果然深明大义,既然如此,韩族长可为众位族长之首,聚集人马,与唐家族长一起攻打,两路大军,一起抵达丹凤城。”叶枫朝着韩山坪直接说道。

韩山坪当然明白叶枫的意思,叶枫这么做,无疑是让他来统筹其他家族之事,做最高族长,他高兴都来不及,直接朝着叶枫道谢。

其余之人,心中都有些后悔,为何不表现的积极一点。

“前辈放心,韩山坪义不容辞。”韩山坪颇为激动道,就差跪在地上表示忠诚了。

随即,在场诸位族长全部离开。

看着空荡荡的议事堂,叶枫也没有继续做下去。

唐乾朝着叶枫道:“那离破败?”

“这家伙破掉了,没想到他的法宝,逃命这么迅速,既然现在不能捉到,就只能以后碰运气了,对了,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咱们现在需要急速朝着丹凤城那边,兵贵神速,不能耽搁时间。”叶枫朝着唐乾道。

“我这就让人准备,一个时辰后,即刻出发。”唐乾也是觉得事情比较严峻,并没有耽搁时间。

叶枫点点头,“那行,我就带着我的一干队伍,先行过去,你们来到之后,即可发动攻势。”

叶枫说完后,直接走出了议事堂,接下来他要去的地方自然还是丹凤城。

对于叶枫来说,他知道自己就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火药,只要给予机会,就能把丹凤城给搅的天翻地覆。

………………

一日后,叶枫抵达丹凤城城池城门出。

手里拿着一块仙石,直接递给看守城门的将士,城门将士自然高兴不已

只要不是从北面而来,他们就都非常欢迎,自然觉得是自己一方的兄弟。

跟何况,叶枫拿出来一块十分精纯的仙石,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仙石也能让仙人成凡人。

叶枫随即是大摇大摆进入了城池。

他进入城池内,直接找了一家靠近城主府附近的客栈居住下来。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他在等一个机会。

同时,他也在找关系,找这城池内,那一家族的关系实力最强,那一家族之人的矛盾最多,那一家族的人心向背,那一家族的人最为阴险。

时间,过得倒是很快。

眨眼间,黑夜是降临,打赏小二一颗上品仙石后,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黑夜,本就是无星无月,如果不是几颗火红色的仙石吊在一边的大树下,估计,整个城池下,会是一片黑魆魆光景。

叶枫身影如同鬼魅一样,在街道上穿梭,骤然间,他停在一处宅院门前。

宅院之前,两只石狮子是伫立在地面,如同两位神灵一般。

这位乃是城池内城主之下长史崔文元的府邸。

崔文元,平日里帮助城主出谋划策,只是平日里他为了扩大家族利益,是谄媚于城主,结党营私不说,还暗害一些家族子弟,那个人看不顺眼,他就会在城主那边给对方摆一道子,反正他是离城主身边最近的人。

平日里出谋划策,对城主十分有利,城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准确来说,崔文元绝对是一个损人利己的东西。

他的存在自然是遭到很多人怨恨,前些日子,因为太多家族一起告状,要城主撤掉崔文元,崔文元做的也实在是有点不好,甚至是威胁城主位置。

城主便趁势打压,把崔文元手里的兵权给夺掉一部分,分给管理城防的司马。

这对于崔文元来说十分憋屈,更何况,这段时间,城主担心他是贼心不改,担心他活动以前旧部,故此,是专门派遣城防营探子深藏与大门之外,府邸周围,时刻观察他崔文元的动向。

这让崔文元有种惊弓之鸟感觉,他甚至产生逃离想法,除此之外,每天索性也不出门,就在家里看看经书,修习道术,修为赫然是比之前稍微精进了一点,这么多年,一直沉湎权术,在修炼方面稍稍放松。

之前收敛的仙石以及修炼珍宝,这个时候正好用上。

他似乎再次回到了以往那种修仙问道的理想生活,只是时不时的一种不满会袭上心头。

此时,他心中苦闷再次袭上心头,直接是从书房内走出庭院,来到一边的八角亭处。

他背负双手,踱步徘徊,心中烦闷无比。

他知道自己烦闷什么,看着池塘里的游鱼,自由自在,可实际上依旧逃不出池塘。

“难不成,我一直都处于监视之下,这种日子,实在是太憋屈了,想我之前也是长史,手握兵权,吸收军中战士之气,化为仙元力,何等潇洒,那些家族之人,不过是哦手掌心玩弄的狗东西罢了,现在却是被他们掣肘,实在是憋屈。”崔文元叹息一声,声音在夜色之下,显得有些哀怨。

“其实,你本不必憋屈的,或者是说,从今以后,你就不必憋屈了。”一道声音赫然是从一边响起。

崔文元眉头一皱,心中警觉立刻提到极点,他的眼睛环顾四周,却,并未发现任何人。

嘭。

又是一声,一个黑色圆球之物在地上滚动。

嗖的一声,崔文元手里窜出来一道三昧真火,火光灼热,闪烁亮光,八角亭内一切都尽收眼底。

他眼睛睁得老大,地上赫然是两个人头。

这两个人的面孔,他是认得的,就是之前在自家府邸周围巡视探子。

居然有人把他们给杀掉。

这显然是要栽赃自己。

居心叵测,实在是居心叵测。

“你到底是谁?有本事,就从黑暗里走出来,我崔文元虽然是做过不少亏心事,可也不怕你。”崔文元大声呵斥。

黑夜寂静,声音显得十分响亮,十分清脆。

叶枫乐呵呵一笑,“你倒是知道自己做过不少亏心事,能说出来,也不算亏良心,你呢,不用怕我,我就在这里。”

叶枫说完话,却是坐在一边凉亭的石凳上,他的猛然出现,如同鬼魅,更是让崔文元恐惧无比。

叶枫的神出鬼没,只能是证明一个事情,叶枫实力十分恐怖。

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崔文元眼神骤然一缩,面前的人他不认识,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想叶枫肯定有事情。

叶枫打了一个响指,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聪明,果然聪明,我是来求合作的。”

叶枫也没跟崔文元兜圈子。

“你现在的处境,你自己应该清楚,想要求得破冰,那就得敢做一些事情,胆子大,就成。”叶枫淡淡笑道。

“什么意思?你有话就说,我可没那么多耐心,我还准备去报告城主大人,是你杀了这两个探子。”崔文元狠言威胁叶枫。

这家伙,还真是冥顽不灵,叶枫没想到他居然胆敢威胁自己。

嗖的一下,叶枫身体直接移动,一只手卡擦一下,伸出,直接扣住崔文元喉咙。

嘭的一声,崔文元略显瘦弱的身体撞在凉亭石柱上,胸口内,气血翻涌,痛苦无比。

“你觉得,你的城主大人,会相信你吗?威胁我,你还不够格。”叶枫手腕一用力,朝着一边一甩,啪嗒一下,崔文元身体如同死狗一样被摔在一边地面石板上。

青石板碎裂,如同冰裂纹,看起来颇有一种艺术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