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2 酒尚温

“城下何人?报上名来。”

一名守城官看着叶枫带着一干将官在城楼下叫阵,他是扯着嗓子朝着下面大声叫喊。

“在下叶枫,你让你们李靖李将军出来,本将军今日要挑战他。我给他一个面子,让他亲自跟我动手。”叶枫淡淡一笑,眼神里带着一丝丝轻视之意,十分嘚瑟,他就是故意表现成这样。

守城仙官看了叶枫一眼,眼神斜睨叶枫,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们李将军叫板?赶快滚一边去,你们爷爷我是没功夫搭理你,我们将军说了,我们不会跟你们战斗的,赶快滚吧。”

守城仙官趾高气昂的样子,让叶枫心里乐呵呵一笑,这家伙还真是不给点苦头不服气是吧。

“你说什么?你们是胆小如鼠,没脸跟我们打吧?我们叫喊了一天一夜,你们也能忍?也真是乌龟王八生的,我告诉你,最好把李靖给我叫过来,不然的话,你爷爷我,今天就在这里叫上了。”

叶枫说话之间,从一边拿出来一张弓弩,张弓搭箭,瞬间完成,拉成满月状,弓弦嗖的一下,发出一声嗡鸣,随即是穿云夺雾一般,呼啸而去。

他是使用了全身的仙元力,仙王五层的攻击力可不是小觑的,一般人破不了的千机城阵法,他叶枫还是可以破掉的。

箭如风,如电,瞬间穿破阵法,射中了那个守城仙官。

城楼下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守城仙官哎呦凄惨叫喊一声,当真是如同别人把他的命根子给弄断一样,鲜血如注从他的眼睛里迸射出来,这只眼睛算是没了。

凄惨的声音,穿云夺雾,最终是让这个守城仙官哭爹喊娘的奔着城内城主府李靖仙官住所之地去了。

没多久,李靖还真是来了。

叶枫看着一身仙甲,面色威严,如同黑炭一样肤色的李靖,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

“怎么着?李将军,想见你一面还真是难啊,你这几天当成缩头乌龟,就是不出来打仗,是什么意思?”叶枫言语之中带着无尽哂笑。

李靖摸了一下鼻子,眼睛里带着一丝冷意,对叶枫是根本没什么特别注意的,在他看来,叶枫不过是一个败军之将而已。

“如果你是专门跟着你一帮手下骂我的,那就算了,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到时候我有办法惩治你。”

听着李靖的话,叶枫眼神微微一缩,他明白了,李靖这肯定是在等什么机会,那会是等待什么机会?

援兵,肯定是援兵,他李靖想要把自己还有王振大军一网打尽。

这狗杂种心思可是够大的,也是够毒的,不仅如此,还挺能忍。

自己让人咒骂他三天三夜,他十八代祖宗估计都被搬出来叫骂一番,甚至是祖坟都要被骂的七窍生烟了,可这李靖就是不出战。

不过,想起哮天犬给的方法,说的事情,叶枫可没有放弃,他知道李靖今天必须要出来,一定,不能有任何差池。

“李靖,那行,我今天呢,其实就是为一件事情,就是来跟你战斗的,我知道,你觉得我打不过你,不过,我有点不服气,凭什么我打不过你?就凭你那个玲珑宝塔?我告诉你,如果没这个东西,老子能敲死你。”叶枫坐在仙马上,威势可是不小。

李靖冷笑一下,“叶枫,你也就有这点本事,我告诉你,你还别说,我就要避而不战,你拿我没撤,我告诉你。”

“好,李靖,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一个拿自己儿子升官发财的人,你算什么正人君子?你的儿子如果不是被你给带走,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会成为莲花之身?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就不心疼?还有,这个就是你的儿子,我今天呢,为他烧点纸,让他早点死,当然,如果你能下来跟我一战,能把我给捉住,我就带着大军立刻滚蛋,你觉得如何?”

叶枫的话语很歹毒,说话之间,身后的老乌是直接把李靖三儿子的雕塑给弄了出来,叶枫让老乌带着人准备朝着上面撒尿屙屎。

反正,就是要做一些侮辱的事情,这种方法却是对一个仙人的损害还是蛮大的。

李靖眼睛里寒芒闪现,叶枫眼睛瞪着对方,想要看清楚李靖的一举一动。

其实他心里也是有点忐忑,可,哮天犬告诉他说,李靖的爆发点,其实就在他三儿子身上,一旦是做点对他三儿子不利的事情,这李靖一定会火冒三丈,丧失理智。

“来人啊,给我备马,叶枫,我李靖对天发誓,一定要砍了你的脑袋,给我的儿子当夜壶。”李靖压住一口欲要朝着喉咙处喷射的老血,眼睛通红,几乎是睚眦欲裂。

叶枫一见李靖这样子,神色微微一愣,不过他掩饰的很好,“好,你爷爷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说完之后,叶枫仰着脑袋,看着李靖是走下了城楼,他心里可是偷着乐。

“行啊,哮天犬还是有两把刷子。”

说完之后,他是让老乌等人退后,留出一大片空间。

“叶枫,拿你的狗命来!”

李靖大喝一声,冲出城楼后,是没有任何迟疑,一出手就是最强一击。

他的玲珑宝塔化为一道紫色光流朝着天上一扔,周围二十米范围,全然是被锁住,玲珑宝塔之上浮现一个个紫色符文,每一个符文都有天地规则。

天上雷霆愤怒,一股脑的朝着叶枫这边迸射过来,同时,巨大的玲珑宝塔朝着下面砸下去,要把叶枫给砸死。

叶枫也没有任何留手,他一甩手,一颗颗黑色的黑火药直接朝着上方飞去,黑色的火焰,升腾不已。

与此同时,叶枫施展出飞刀流星,他的手伸直,弯曲,动弹震颤了一下,整个空间都产生了一道道波纹。

这些波纹跟叶枫抖动的速度十分吻合,一时间,好像叶枫都融入了空间之中。

黑暗,原本紫色的天空,刹那间变成了黑暗。

遥远的星空,黑暗的天地,闪烁光华的星辰。

忽然间的,斗转星移,天上的流星雨哗啦啦的掉下来,十分璀璨,十分好看。

只见无尽虚空中,骤然迸射出一道璀璨光华,这道光华,可谓是遮天蔽日,让人失色,风云变幻,星辰斗转,嘭的一声黑暗全部消失。

整个天空轰然震动,那硕大如同天空塌陷一样的玲珑宝塔赫然是被叶枫的飞刀给抵挡住了。

就那么一柄飞刀,于空中悬浮,止住了玲珑宝塔下坠的趋势。

…………………………

叶枫军营中,哮天犬脚踏七星,双手舞动仙剑,嘴角念叨有词,小黄在一边如同看着神棍一样。

他倒是很好奇的看着,因为之前从来没加哮天犬居然会这么一招。

“天灵灵……地灵灵……急急如令,东皇太一……随我化形,天地无极……正道归宗……给我定!”

他的话语迸射出去后,就看到哮天犬全身一震,一道黄色的光华,璀璨如同流星,嗖的朝着天上飞去。

一眨眼消失不见,而与此同时,在天宫伸出的“太阳神树”之畔,一只金乌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是吐出了一口口水,这道口水朝着远处飞射出去。

…………………………

叶枫眼睛一缩,天空窜下来一道金色光华,直接是射入哮天犬给的那口钟上,只听得天地间一阵清脆响动,玲珑宝塔赫然是裂出了一道缝隙,虽然细不可见,但也是破了。

叶枫感觉周遭的空间,全然是手段自己掌控,这一刻,他也没有丝毫的耽搁,也不敢有任何错误,直接是施展时间和空间之力,身体嗖的一下,从原地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噗嗤一声,李靖心中一惊,他感觉事情不对劲,多年战斗以及仙王九层的意识让他瞬间闪避了一下,只不过,还是有一缕头发被叶枫射中。

黑色头发坠落在虚空,眨眼间,消失不见。

叶枫,还是在原处。

噗嗤一声,李靖手里射出了一柄飞剑,不,乃是一柄仙剑。

仙剑全身绽放蓝色光华,宛如海水,轻若鸿毛,飘然而至,刺入叶枫肩膀处,直接斩断叶枫肩膀。

鲜血如注,喷洒如雨,叶枫脸色刹那间苍白无比。

“李靖,我走了。”叶枫惨烈一笑,是刹那间消失不见,他是入了须弥戒指,至于老乌等人,早就听从叶枫安排,已经撤回了军营,同时,军营之中,黑火药,黑火铳,蚌三娘率领军队,丝毫不放松,丝毫不感觉浪费,是把黑火药以及破弩箭全部朝着李靖这边射过来。

李靖不得已,心中压着一口怒火,是转身后退,他可以抵挡这些东西,可他知道,他的仙兵们,根本无法抵挡。

叶枫,就留你一条狗命,两天后,老子一定拿你狗命,来消减我的耻辱!

李靖冷哼一声,憋屈无比,迅速回城。

叶枫拖着一只断臂,鲜血流淌,他是脸色煞白,在李靖离开后,化为一道惊鸿,来到了中军大帐。

“酒呢?”叶枫朝着小黄大声喊了一声。

小黄是立刻把酒水给叶枫拿来,是之前叶枫临走时,斟满的那杯酒。

一杯酒下肚,叶枫眉头一挑,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猖狂的笑意。

“酒尚温!酒尚温!!哮天犬,快来,头发有了!”

叶枫癫狂的如同孩子,如果是旁人看到肯定费解不已,这个人岂不是疯子,胳膊断掉了还这么疯狂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