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1 一个不留

“徐猛,给你两条路,要么死,要么给我效命。”站在徐猛身前,叶枫看着徐猛,十分真诚说道。

徐猛看了叶枫一眼,随即冷冷一笑。

“我徐猛虽然说恃才傲物,可我绝非贪生怕死之辈。”

“那你是不服了?”叶枫眉头一挑,蹲下来,从地上拿着一块石头轻轻敲打。

“是,我是不服气,如果不是被你埋伏,我岂能会落到这个地步?如果是在开阔地带,我能带兵把你们都给杀了,周冲,或许很厉害,但,跟我比起来,我依旧不服气他。”徐猛把战刀朝着地面猛然一插,铿锵一声,他的手握住战刀。

“可惜,我不能给你回去的机会,我还是那句话,给你两条路走,无论你服气不服气。”叶枫斩钉截铁道,他把手里的石头扔在地上,看了手里的飞刀一眼。

其实,叶枫听刚才徐猛的话,他倒是有想放徐猛回去的打算,让他最终服气,他记得之前看过一本书,描写的是诸葛亮七擒孟获,不过,很显然,这个时候根本不适合这种事情,也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叶枫却的就是时间,他需要尽快抵达天河之畔。

“要么生,要么死,你自己决定。”叶枫从自己兜里拿出来一壶酒,递给徐猛。

徐猛现在身受重伤,叶枫也不担心他会对付自己。

徐猛一把接过叶枫递过来的酒壶,“谢啦。”

环顾四周,看了周围还能站着的士兵一眼,徐猛惨烈一笑,随即是把叶枫的酒壶举起来兀自咕嘟咕嘟的喝着。

几个呼吸时间后,徐猛大声长啸一声,爽朗一笑,“爽快,这等酒水是我徐猛至今为止喝过的最好的酒水。叶枫,承你的情,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既然是不情之请,不如就别说了。”叶枫眼神微微一缩,眉头一挑道。

“叶枫,你不要误会,我不是为我自己生命求情,我是为我这么多还能站起来的兄弟们求个情,我死可以,他们,能不能放一条生路?”徐猛眼神里带着一丝祈求。

看着满怀希望和期待的徐猛,叶枫环视一下四周,“如果,他们不反抗,我可以饶他们一命。”

“好,这里感谢,你们都听着,等会我死了,你们都给我离开,是我徐猛对不起你们,我走错路了,导致你们跟着我受罪,但我,绝对不想连累你们。”

听着徐猛的话,叶枫稍稍感慨,虽说徐猛不想连累这群人,可实际上却还是连累了。

“将军……”一群还能站着的士兵都是一脸哀伤的看着徐猛。

徐猛惨然一笑,别过脑袋,看着叶枫道;“我想跟你最后一战。”

叶枫铿锵一声拔出飞刀,身体后退几步,拉开与徐猛距离。

徐猛大叫一声好,他也从地上拔出战刀,鼓动全身最后的仙元力,化为一道幻影朝着叶枫这边攻杀过来。

叶枫手里举着三尺飞刀,身体移动,嘭的一下,双刀撞击,火星四射,而叶枫身体也化为一道幻影,瞬间,两个人已然是交手十多照。

嘭的一声,叶枫躲避过了徐猛的一记刀气,刀气与叶枫背后的山壁猛然撞击,轰然一声,一大块山石哗啦啦从上面坠落,烟尘飙升,混乱不已。

叶枫的身体忽然一变,在被徐猛大力逼到山壁附近后,直接是双腿挑起,身体朝着山壁上踩踏而去。

徐猛大喝一声,跟随叶枫,不依不挠。

山壁上,虚影晃动,你一刀我一刀,打的十分激烈。

只不过,忽然间,叶枫双手握住的飞刀化为一道惊鸿,鲲鹏虚影振翅飞翔,叶枫化为一道闪电,从天儿降,与徐猛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山石坠落,宛如雷霆,风云变幻间,徐猛的身体赫然是从上空坠落。

轰的一声,再次迸射而出,烟尘四起,把徐猛身体包裹起来,迷蒙不清,外面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是发生什么情况。

十个呼吸时间后,很多人都睁大眼睛,当烟尘熄灭之后,看到徐猛身体挺直,手里握着站到,站在地面,他的双脚沉重无比,踩踏出来两个深深脚印,而七窍鲜血流出,悲壮无比。

叶枫站在徐猛面前,眼神里浮现一丝尊重。

徐猛这样的人,可以活路,却不选择活命,而非要以死抗争,显得颇有道义。

其实,叶枫更香说服徐猛,收为己用,可惜,徐猛不是他叶枫的兵,也不是他的将,跟他也没有过多的缘分。

看着徐猛的神色,瞪大的眼睛里闪烁不灭的气息,即使死了,也这么有气魄。

叶枫上前两步,手朝着徐猛的眼睛轻轻一抚,是把他的眼睑合上。

此时此刻,叶枫改变了对徐猛的看法,这样的才是一名真正的将军。

“将军!”看着徐猛的样子,周围还能活动,还能出生的士兵是直接跪拜下去,朝着徐猛深深鞠一躬,悲壮的情绪化为无形,笼罩在整个山谷。

“兄弟们,将军为我们而死,我们岂能苟且偷生?不如,我们随将军而去,奋战一场,何如?”

“我们紧跟将军脚步,誓死不降!”

“对,誓死不降!”

…………………………

叶枫看着周围的士兵,眉头微皱,没想到徐猛的死居然给这群人还带来一股勇气。

他眼神里迸射出一丝寒气,“徐将军,可惜了。”

说着,叶枫转身化为一道幻影去了刚才的山谷之上,“一个不留。”

蚌三娘听到叶枫的话后,立刻走了下去。

半柱香时间,叶枫看着山谷内狼藉一片,填满了尸体,他便让蚌三娘把两边的山谷全部炸裂。

“既然他们是在这里死的,那就让山谷为他们陪葬吧。”

悲壮,何其悲壮?不过战争就是这样。

即使悲壮的让人同情,可该杀还是要杀。

“大哥,我有点先不明白,这群人明明可以活下去,为什么非要跟我们作对?求死?呵呵,有点傻吧。”小黄很是不理解,方才那种情况,叶枫都答应那个徐猛了,说,只要这群人不反抗,便可以给他们一条生路。

“氛围感染情绪,准确来说,是徐猛杀了他们。徐猛带着这群士兵,他自然知道这群人的脾性,所以说,真正该死的是徐猛,他知道他的死,可以带动这群人的勇气,让他们破釜沉舟,最终找到一道生机,可惜的是,我却不能给他这个机会。”叶枫淡淡说道。

小黄眉头一挑,“那这样的话,这个徐猛,也真是可恶。”

“没有可恶不可恶一说,战场就是这样,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既然知道没有生路,何不杀身求仁?这样也不会留下什么骂名。”叶枫摇头说道。

“去,把徐猛的脑袋割下来,放到“远帆城”那边,让他们看看,军心一定要让他们震撼。”叶枫眼里闪烁一丝狡黠神色。

徐猛脑袋很快是被小黄给提到“远帆城”城墙之下,一时间城池上的守军都是震惊不已,陷入慌乱之中。

“你们听着,这位便是你们的徐猛将军,不过,现在已经成了我们将军的刀下亡魂,希望你们快点打开城门投降,我们能放你们一马。”

“你们的城主呢?哪一位是你们的城主,可看清楚了。”

说完,小黄把徐猛的脑袋朝着城池上就是一扔,赫然是悬浮在城池周围观看的将官眼前。

“紧闭城门,紧闭城门,不要让这群人进去,给我放箭。”守城仙官眼神里闪烁无尽恐惧,他让一干人立刻拿起飞箭朝着下方射击过来。

小黄连忙让人撤退,随即是蚌三娘出列。

蚌三娘身后有五百仙兵,这群人身边运输着一个个巨大的迫击炮铳。

对城池上的人来说,显然是显得怪异无比。

“给我轰击。”

蚌三娘一甩令旗,迫击炮铳随即是剧烈抖动一下,便看到一个个黑色火球,从下方飞射上去,朝着“远帆城”不断攻击。

远帆城四周,赫然是起了一层蓝色光罩,这个蓝色光罩是把远帆城给笼罩起来。

护城大阵!

每一座城池都会有一座阵法,这座阵法是通过城池的地基设立,倾尽全程的地龙之龙气,威力莫大,不过在迫击炮铳的黑火药剧烈撞击之下,护城大阵逐渐出现问题,震颤不已,晃动无比。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顶多也是一天时间,便可以摧毁护山大阵。

只是,忽然间,整个天地一阵颤抖。

叶枫拿着一个“通天镜”看着前方城池,只见城池正在迅速倒退,同一时间,地面浮现一道道流水。

流水很快覆盖大地,眨眼间,城池背后的海港赫然是冲入前方,平原成了河流汇聚之地。

叶枫是连忙号令三军,急速撤退。

一个时辰后,叶枫后退三十里地,从平原一度上了高山。

他看着前方汪洋一片的场面,心里十分震撼。

远帆城居然如此诡异,居然能够凭借城池之力,把背部的海港转移过来,这样就把水当成了天然屏障。

“哼,以为这样就能阻挡我的去路?简直是太小看我叶枫了。”叶枫眼睛看着远方,那如同豆子大小的城池依山而立,眼神里顿时射出一道挑战光芒,璀璨无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